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幌隆V谌诵闹谢骋苫岵换岢隽耸裁词拢南肷倭峙傻牧嗽泊笫ξ涔Ω呱钅猓艹鍪裁词隆?銮乙陨倭峙稍诮系牡匚唬崦皇氯ト撬恰
  了缘与绝欲等人见方丈了圆带着绝色去了另外一个山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也是着急的很。由于这是少林的私事,他们不想让太多的外人知道,如今听别人提及,了缘只敷衍几句了事,道:“方丈师兄确实同我辈一同上得华山,如今去了哪我们也是不清楚。”
  苗以秀道:“既然连了缘大师都不知道,可能是方丈大师有事耽搁了。”擎天剑秦萧疏道:“这个场合没少林派压阵,难成方圆。”秦萧疏为人就是口快,往往没有心机,不过刚才那一句话却是惹得数人不乐意。如今五岳剑派的高手聚集在此,何况少林派又有了缘,难道少了方丈了圆,这事就没法解决?“众人只是心中不快,只怕伤了和气,没有说出口来。那一股冷冷的气势,已能说明一切。北岳掌门云千载瞪了秦萧疏一眼。秦萧疏方使明白,低头退到一边。
  众人面面相觑,正在无语之时,却听到一个空洞沙哑的声音从人群中静静的传来,说话之人正是东岳泰山派掌门蒋名嵩,只听他道:“苗贤侄,英雄贴上说空余道长无故死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个问题众人在拿到英雄贴时都不由的相问,如今到了华山,只盼知道真相。听蒋名嵩这么一问,众人顿时把注意力聚集中在了这个问题身上。
  苗以秀道:“就在三个月前,师父还教我和师弟们练武讲道,谁知第二天醒来,就看到师父他……”讲到这里,似乎心情很是激动,哽咽的讲不下去。但他似乎强烈控制住,如今面对众人,又不能哭哭蹄蹄的不成样子,冷静下来接道:“师父竟死在了床上。”众人“啊”的一声,北岳掌门云千载道:“为何会这样?是不是空余道长原先有病在身?”
  苗以秀道:“师父虽年纪渐老,可一向体态健壮,临死之前更是没有任何异状。”云千载接着问道:“难不成给人事先下了毒?”苗以秀道:“弟子也曾这么猜测,可是却查不到蛛丝马迹。所以遍邀各位同道前辈,希望能查出师父的真正死因。如果师父是安享晚年终老,自是无话可说。若是被奸人所害,华山派非找出此人,为师父报仇不可。”他越讲越是高亢,都快控制不住的样子。
  色无戒抱着令儿,却是久久不松手,如今听的入神,渐渐的松开了手。令儿一直甜甜的笑着,只觉幸福之极。更是觉得害羞,转过脸去,伸手摆弄着头发,一张脸已经涨得通红,心中却在想:“如果永远这样下去,那该有多好。”
  色无戒朝对面看了一眼,只见那正站着衡山派掌门何泛与妻子内旖旎。心里想着伏刚也会不会来时,左右看看却没见他的影子。却听何泛上前一步道:“据贴中所说,苗兄将空余掌门的尸体封存在华山寒冰洞内,如今事情扑朔迷离,只有带我们去看一眼空余掌门的遗体,才能找出原因。”众人也都是点了点头。
  苗以秀道:“晚生之所以将师父的尸体用寒冰冷冻,为的就是此间,我现在就带大家前去。只因洞内寒气刺骨,大家可要受点罪了。”说完当先引路。如今天气严热,众人大多穿着单薄的衣服,如今进入寒冰洞,就靠各人的内力强弱了。
  一时间,除了自认内力太差,不敢进洞的人留了下来。其他都跟着苗以秀走出了镇岳宫。色无戒与令儿跟在他们后面。令儿刚才只是激动,如此回过神来,也便问道:“你刚才都去哪了?”色无戒不想说起跟了圆断绝师徒之事,也不便提起在劈斧石里见到的前辈高人,如今见到令儿天真无邪的样子,任何烦恼都没有了,只道:“我刚才肚子饿了,我就到厨房里大吃了一顿,你们以后吃的,都是我吃剩下的了。”
  令儿扑赤一笑,道:“你胡说。”色无戒道:“我怎么胡说了,不信你摸摸我肚子。”令儿的脸一红,低头娇哂道:“干……嘛,谁想摸你的肚子,真不要脸。”色无戒道:“你既然不摸,看总可以看出来吧。”说着肚子一鼓气,用手在腹部划了个手势,小腹就好像怀孕一样,突出了一小块。令儿觉得好玩,笑道:“怎么你们男人也会生孩子的吗?”伸手便在他的小腹上轻轻一拍。
  色无戒一泄气,只道:“你不是不摸的吗?”但看到令儿满面笑容,也忍不住还笑着,牵住了她的手。没想到令儿却突然甩开,弩着嘴径自往前走。色无戒更是不明白了,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一会儿就变脸了,跟上前去,只道:“我的令儿大小姐,你又怎么了?”
  令儿道:“你就爱胡说,你只想着你一个人在厨房里有吃有喝的,我却空担心你没东西吃会饿着,本来还给你留着一些花生米,如今看来是我瞎操心了。”色无戒听着她的话,见她竟相信了自己跟她开玩笑的话,只觉得她是没有心机。可听了后半句一时没听懂,只听令儿手一挥,咣当一声,一个碗摔在地上碎成四瓣,随即沙沙沙的一阵响动,花生米散落了开来。色无戒顿时明白她后面半句的话。原来令儿怕自己饿着,特地给自己留了一碗花生米。本来一个姑娘家有如此举动,被众人看见甚是难为情,令儿又很爱面子,肯为自己做这事,心中不免激动万分,一丝泪水含在眼中,想要掉了下去,可又忍了回去。
  色无戒从心底叫出“令儿”二字,想再牵起她的手,令儿却自顾向前走去。童趣的脸上,泛着些许愁意。色无戒望着地上的花生米,突然蹲下身来,捡起一颗花生米,兀自念道:“这可都是令儿姑娘的一片心意,怎么可以就这么浪费了呢?”说完放进嘴里,咀嚼一块会,又道:“虽是花生米,却吃出了令儿对我的好意,色无戒真是无以回报。”说完又是捡起一颗吃了。
  令儿听了色无戒的讲话,莫名奇妙的转过身来,见到色无戒正一颗一颗的捡起花生米放进嘴里吃,也不管脏不脏,又听到他嘴里讲的话,少女的心顿时被软化了,只觉得他有些傻,不过傻傻的自己很是喜欢,走近身去拉起他道:“唉呀,一个大男人捡地上的脏东西吃,你害不害臊?”
  色无戒趋此赶忙将令儿的双手握在的手中,对着她微笑道:“谁说这是脏东西,这可是令儿姑娘对我的一片心,怎么能浪费。”说完蹲下身来,又是捡了一颗在吃。令儿看的又是扑赤一笑,道:“你就一张嘴甜,我看你是肚子饿坏了,所以才会对这花生米恋恋不舍。”讲到这里,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伤心事,脸微微一沉,而后又泛起笑容来。
  色无戒对女子的心思,可谓是了如直掌,何尝不懂令儿刚才的意思。令儿的意思是,色无戒如今身边没有其他女人,所以才会对她好。她把色无戒比作肚子饿的人,而把自己比作了这落在地上的下等花生米。色无戒看了她一眼,看到她强颜欢笑,心中一酸,想想她的话,何尝是没有道理。当她看到南绿木与中黄土护法的可爱时,他心中自然没有想到令儿。当她看到真情那样了解人意,又温柔体贴,她依然没有太在意令儿。若不是令儿在他与真情两人之间多加阻挠,色无戒根本记不得她长什么样。如今身边没有一个女人,他也像讨别的女孩子一样,讨令儿欢心。他也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此时更不知讲些什么。
  第103章
  正在这时,只觉一股酒气扑鼻而来。色无戒正想转头看时,只见低处一个人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色无戒矮着身子,正好看见他的一双脚。看他走路轻飘,似乎根本不着地一样,正要踩到散到地上的花生米。色无戒心道:“令儿姑娘的一片心,怎么能让人随便贱踏?”这时也不管这人是谁,伸出右手即向他的左脚抓去。没想到那人的脚却不再踩下来,右脚一蹬,凌空跃起,跳了过去。身体轻飘飘的,落地一点声音都没有。走路似乎总是垫着脚,脚根并不着地。
  色无戒见他露出这一手功夫,只觉武功却是不弱。抬头看他时,只见他穿着一身破烂衣服,全身似乎没有骨格,好似水袋一样,软啪啪的,真怕他会一不小心倒在地上。他背对着自己向前去,身材极矮,左手拿着一酒葫芦,右手拿着一只旱烟杆,左一口酒右一口烟,样子萎缩却好生逍遥。色无戒看了他一眼,只听他喃喃喃念道:“肉麻,真是肉麻,年轻男女真是让人搞不懂。”声音极是尖税,若没看到他的人,似乎还以为是女子的声音。
  色无戒知道他说的是自己,不过听他的声音,看他的样貌形为,心中在想:“难道他就是山西四怪之一的郝三通?华山英雄贴中,难不成也请了他们不成?”他知道山西四怪的名声在江湖上并不怎么好,多被称为邪魔一道,想华山大会断不会请这种人。如今只见郝三通一个,其他三人却不知影踪,心中还是很奇怪。
  令儿见他愣在那儿,只道:“怎么了,即使让我说中了,也不必这么小气,竟不理人家了。”色无戒方使回过神来。却没听清楚她刚才讲些什么,只是默名的笑了笑。忽然听到前方有一个声音道:“师叔,他不是绝色师弟吗?怎么没看到方丈?”色无戒听这声音熟悉之极,抬头一看,只见说话之人正是绝欲。人群走远了,色无戒在最后,绝欲无意间一转头,便即看到他了。
  色无戒见他们正向自己靠近,便即知道他们要问了圆的事。如今他心中不想再提以前的事,也不想再惹少林派的人。牵起令儿的手,便道:“我们走。”令儿见他冷默的表情,也便不敢给他开玩笑。两人刚走出没几步,就已经被了缘等人拦住了。
  令儿见几个光头挡在身前,便即没好气的道:“好狗不挡道,快快给我让开。”色无戒低着头,牵着令儿的手又欲向前走。绝欲道:“师弟,你暂且听我们讲几句话,我有话要问你。”色无戒道:“师弟?别再这么叫我,我的名字叫做色无戒。”绝欲一愣,只道:“好,色无戒施主,那小僧可否请教你一个问题?”色无戒道:“大师身为出家人,恐怕我没有能力回答大师的问题,请大师借个道。”绝欲听色无戒讲出这话来,心中一凉,只道:“师弟,再怎么说我们都是师兄弟一场,你讲话何必这么伤人的心,有什么事情,大家可以讲出来说个明白,何必弄到如此地步。”
  色无戒的心情也不免有些激动,只道:“我无话可说。”又再走出一步。绝欲又是伸手一拦,道:“师弟……”下面的话还没有讲完,令儿拦到两人当中,唰的一声拔出了长剑,对着绝欲怒道:“我说你这个臭和尚还要不要脸了,无戒哥哥都说没话好讲了,你还咄咄逼人干嘛?还不快给本姑娘让一边去。”慧德慧永慧行见令儿如此无礼,不由的有些奋怒,齐道:“你这丫头,怎么可以对我师父无礼。”令儿道:“他是你师父,又不是我师父。什么无礼不无礼,本姑娘就是如此,你能拿本姑娘怎么样?”胸口向前一挺,傲气十足。慧德等三人正欲再说,绝欲瞪了他们三人一眼,示意他们不要再讲。而后掌立十字,道:“这位女施主,想必你也是绝色师弟的朋友。我是他师兄,如今有几句话要跟他说,请姑娘不要阻拦。”令儿道:“什么绝色绝丑?他的名字叫做色无戒,不是你口中的绝色师弟……”
  色无戒刚才一直低着头听他们讲话,这时只道:“不要再讲了。”令儿随即道:“本姑娘没空理会你们这群臭和尚,还不快快让开。”挥剑虚劈,呼呼声响。了缘在旁越听越气,怒道:“师侄,不要跟他们废话。”而后指着色无戒道:“我问你,你把方丈师兄怎么了?你们两人到山后干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如今回来了,那方丈师兄去哪了?”语气傲慢的很,明显就是长辈在责问晚辈一般。
  色无戒最是听不惯有人对自己喝斥,只道:“大师说的好笑,少林方丈又不是三岁小孩,我怎么管得住他去哪了?”令儿在旁听的拍手叫好,用手指划了划脸蛋,只道:“自己师兄不见了,却来质问别人,真不知羞。”了缘瞪了她一眼,道:“女施主,我们少林派在处理事情,请你不要插嘴,否则别怪我无礼。”
  令儿见他那样子,却是不害怕,反而上前一步,道:“你想对我一个女子怎么无礼呀,我倒是要看看。”了缘气得不行,若令儿是个男子,他还真想出手教训教训,如今面对的是一个不满二十的少女,与情与理,这手怎么能出?可一肚子的气没地方发泄,右手虚劈一掌,只听轰的一声,离他左前方一丈远的一块大石被震碎,石屑分飞。令儿还真是吓了一跳,退后了一步,扑在色无戒的怀中。
  色无戒抱着令儿,对了缘道:“大师莫不是要与我动手,请大师选个地方,色无戒随时奉陪,何必吓唬一个弱质女生。”少林寺规森严,了缘辈份又高,寺内僧人几乎都很敬畏他。哪里受得过这等气,握九环紧背大刀的手一抖,怒目道:“那你说要在哪里动手?”大刀上的九个环敲打着刀面,发出叮叮的响动。阳光在锋利的刀锋上划过,显得火药气十足。
  色无戒虽嘴里硬撑,可心里实不想再跟少林派的人动手。因为他必竟不是冷血之人,从小在少林长大,对少林的人或物哪能没有感情,如今却要反目成仇,刀戈相向,哪里下的了手。愣在那儿不再讲话。令儿见了,还以为色无戒胆怯了,他似乎从来没看到色无戒这样过,心中一酸,在他耳边道:“无戒哥哥,你不要怕,他若真敢动手,我挡在你面前,料定他不敢拿我怎么样。”她心中虽也是害怕,可这时却又走到两人面前。
  色无戒听了令儿的话,还真是不知什么感觉,忙把她又拉回身后,低声道:“别再胡闹了。”了缘的一口气迟迟沉不下心来,刚才又是一怒,胸口不住的起伏,两行眉毛都快皱到了一块,似乎再要一激,还真会不顾一切的动起手来。绝欲看到他这样,赶忙道:“师叔,事情没弄清楚之前,切要忍住气,免得越弄越糟,况且如今身在华山,再怎么样也不能在这动手。”
  了圆方丈也正是因此,所以带色无戒去西峰解决事情。了缘也是因此,所以好几次有要动手的冲动,都忍了下来,如今听绝欲又再提醒,背过身去不再理会。绝欲走近色无戒身边几步,看着他却是不再讲话。色无戒自然不敢与他的双目相对,眼神左飘右闪,无处耽搁。
  愣了片刻,绝欲道:“绝色师弟……就让我再这么叫你一次……同门学艺几十年,我怎么代你你应该清楚。想起小时候,你调皮贪玩,偷偷的抓青蛙抓蛇来吃,后来被方丈知道了,罚你面壁三天不得进食,是谁偷偷的送饭给你?你以为是我,其实是方丈怕你饿着,特地让我送给你。”色无戒听到这里,眼中顿时泪光闪闪,那回的事他记得清清楚楚,他还因此生方丈的气。如今想来,小时候的时光真是太有趣也充满了爱,一想到如今,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绝欲接着道:“看到你这样,我很难过。你不愿做少林和尚,我没为难你。绝绪师弟由于下山找你而遭到不测,我不相信不是你干的。可是今天,我亲眼看到方丈和你去了那山头,如今不知所踪,不值得我们不怀疑。只要你说一声,我绝对会相信。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将方丈怎么样?方丈他到底去了哪里?”
  听了这些话,别说是色无戒,就算令儿心中也不免被感动。她一个少女,如今竟流出泪来,呆在一旁低声哭泣。色无戒饱含泪水,可就是不忍掉下来,只道:“我可以告诉你,我没有把方丈怎么,你知道我不是哪种人。在西峰上,我和方丈也都讲清楚了,他先我一步下山,如今去了哪里,我心里也是不知。”而后将在西峰上发生的事情,除了劈斧石里出现武功高手一节略去外,其他都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第104章
  绝欲听了,只是点了点头,道:“希望你说的是真的。”而后转身就走。了缘道:“绝……色无戒,如果你说的是假的,我绝不会饶了你。”而后也走了。色无戒千百次相哭了,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愣在原地,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令儿见他这个样子,还真不知道怎么劝说,她自己却早就哭的一塌糊涂,好不容易想到一句:“无戒哥哥,不要难过了,只要不想那不开心的事,自然就不会苦恼了。”她在心中先念叨着这句话,正欲讲出来时,只见色无戒突然转过脸来,笑着向自己道:“令儿,我们快赶上去,不然进不了寒冰洞看那美景了。”说完牵着她的手小跑出几步。
  令儿先是一惊,不敢相信色无戒还能笑出声来。如今见他满面春风,似乎把刚才伤感的事都忘的一干二净,心中也顿时一喜。她不知道其实色无戒是用笑来掩饰内心的痛苦,只道:“无戒哥哥,那寒冰洞里有什么,你这么紧张?”色无戒道:“你到了不就知道了,我也只是听说,没机会进去过。”说到这里突然停下脚来,令儿不明所以,只道:“怎么了?”色无戒道:“洞里冷的很,你内功不精,我看你会受不了。”令儿听色无戒出言关心自己,别提有多高兴了,泯嘴笑道:“有无戒哥哥在,我有什么好怕的?我真若冷,你就……你就抱着我……我不就不冷了嘛。”说到这里,一张脸涨得通红,甩开色无戒的手,抢先跑在前面。色无戒心中一热,随脚跟了上去。
  走到寒冰洞前,虽洞门紧闭,可还是有一种刺骨的感觉飘荡而来。只见苗以秀在洞前的圆形机括之上一按一扭,那洞前的石门也便升了上去。顿时,严热的夏天顿时好像变成了寒冷的冬天,众人仿佛掉进了冰窟一样,全身为之一颤。而后都是运出内气抵御寒冷。一到洞口,令儿全身便哆嗦不已,双手紧紧的抱住色无戒的腰,舌齿都咯咯作响,一张脸更是变得苍白。色无戒见了,不免笑道:“怎么了?冻的受不了了吧,你还是到洞外等我吧。”
  令儿自然不肯放过跟色无戒在一起的时光,何况还能这么近的抱着他,只道:“谁说我冷了?我一点都不……冷。”讲这话的同时身体还不由的抖了抖。色无戒见了,也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办法。随着众人走过一条比较窄的道理,进入了另外一个山洞。那洞起初较小,越走只见越大,到得后来,竟是进入了一个洞室。只见洞顶钟乳石直垂而下,雪白透明,白光交相辉映着,就好似藏了世间的金银珠光,玲珑剃透,别提有多美丽了。左侧一个半圆形的湖面结满了冰,冰上竖起一座高两米的冰柱,作锂鱼形状,就好像锂鱼跃龙门时,突然冻结成冰。那身上的雨水滑落一半而冻结,徐徐如生。四周一朵朵一丛丛的冰花,姿态婀娜,通体雪白,那种纯结无暇让人羡慕。一进得洞来,就好像身处一个冰的世界,这世界里什么都有,有树有鸟,有花有草,有水有鱼,而没有的却是世间的销烟,世人的兽性嘴脸,和那种尔愚我诈。让人一见,不由的心情舒爽,什么烦恼都抛到了九宵云外。不过这种意境也需有心人去理会。
  色无戒淡淡一笑,对着怀中的令儿道:“你不是说要看看洞里有多漂亮吗?”令儿本来将整个脸都埋在色无戒的怀中了,听他这么一说,方使敢抬起头来。看到洞里的千姿百态,顿时喜笑颜开起来,赞叹一声:“好美啊。这里难道真的是凡间?明显就是神仙所居住的水晶宫嘛。”色无戒听了,不由好笑道:“小女孩就爱瞎想。”
  泰山派蒋名嵩的弟子解若施与杨阴里本来是手牵着手进洞,见到色无戒与令儿如此拥抱,心中羡慕。解若施甜甜的说一声:“师哥,我也觉得冷。”杨阴里听她这么一说,心中怦怦乱跳,只觉全身热乎,哪里还感觉到洞里的严寒,慢慢的伸手搂住她的腰,只道:“师妹,那我抱着你好不好?”嘴上这么说,手上却还有些不敢。解若施一喜,慢扑在他的怀中。杨阴里一怔,而后感觉到师妹的体温与自己的温度相衬,只觉幸福之极。色无戒见了,心中也是一乐,心道:“但愿有情人都有终成眷属。”
  秦萧疏仰望四周,只道:“这就是华山寒冰洞,果然如传说中的一样。”他刚说完,只听身边一个声音冷冷的道:“也不过如此而已嘛。”众人进得洞来,几乎都被洞里的极寒已经炫丽所迷,人虽很多,却没发出喧哗之声。“也不过如此而已嘛”八个字在雪白洞壁的回应下,大多数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色无戒看了讲话之人,只见他仰天含了一口酒,咕噜一声喝进洞里。而后吸了一口烟,那刺鼻的烟味似乎刚一冒出来,便即被冻结住了。正是山西四怪之一的郝三通。
  众人看了他一眼,大多都没有在意。秦萧疏有些气不过,看着他委琐的样子,只道:“我说你是见识浅,还是有眼无珠,什么不过如此而已?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华山寒冰洞乃是中原三大奇洞之一吗?”郝三通冷哼了两声,看了秦萧疏一眼,诡秘的眼神从小眼珠里挤将出来,道:“小毛孩子,你是哪根葱?你有什么不服气?”
  秦萧疏听了这话,怒火顿时上扬,道:“你这糟老头真是孤陋寡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3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