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⒆樱闶悄母校磕阌惺裁床环俊
  秦萧疏听了这话,怒火顿时上扬,道:“你这糟老头真是孤陋寡闻,连我都不知道。北岳四剑听过没有?我就是四剑之一,人称‘擎天剑’的秦萧疏。”心想他听了这话,定会为刚才说的话而后悔。没想到郝三通仍然是不屑一顾,只道:“什么四剑?能喝的还是能抽的?有没有我的赤炼酒和销魂烟味道好呀?”秦萧疏听了,更觉面子过不去,握住剑柄,便欲动手。而云千载听到“赤炼酒”“销魂烟”,心中也是一奇,而后拦住秦萧疏,道:“一口酒一口烟,赤炼销魂赛神仙。酒鬼烟王郝三通可否就是阁下?”
  走在后头的人本都没注意到郝三通,如今听云千载说酒鬼烟王,顿时议论起来:“山西四怪,想不到他们也来到华山了。”“好像只有老二郝三通一个人在,其他三人不知在哪?”“听说山西四怪为人古怪,一直被中原正道所排挤,如今在华山见到他们,不知要发生什么事情?”
  郝三通迷着眼,得意的道:“北岳剑首云千载果然见识不浅。只不过教出的徒弟……”摇了摇头。他既知道秦萧疏是云千载的徒弟,定然也知道北岳四剑的称号,看他如此口气,明显就是不把北岳派放在眼中。秦萧疏的脾气又上来了,只向云千载道:“师父,这老头太不自好歹,竟连你也不放在眼中……”云千载何尝不是个爱面子之人,郝三通目中无人,他自然也是看不过去。只不过今日碍着身在华山有所顾忌,再加上他自认为是名门正派,不屑与这类人动手,心中虽有气,可也得摆出一副掌门的气度。
  那郝三通听他们两人在耳边嘀嘀咕咕,却是不理会,轻轻吮着葫芦里的酒,好似宝贝一样,顾自喃喃的道:“郝老头我几天没动,骨头痒的很,真想找个人松松筋骨,不知谁第一个来给我解闷。呵呵。”一抽销魂烟,准备吐个烟卷来玩耍,可洞里实在太冷,烟吐到一半,顿时冻结,呛得他不由的咳嗽了几声,大骂:“什么破洞?连烟都不能好好抽,怎么能浪费了。”说完大拇指按在烟口上,将烟按灭,插在了后腰。转头一看,看见了泰山派的蒋名嵩,只见他身高和自己差不多,一样是委琐的陀着背,一样是一对豆眼。只不过看上去一正一邪,若别人不认识,还以为是两兄弟。一般乌鸦都会认为自己不是很黑,郝三通也是一样,他只觉自己的样貌独一无二,常以此为傲,如今见到蒋名嵩的模样,顿时觉得自己丑了许多,气得不行,连喝酒的雅性都没有了。有檀木一塞葫芦嘴,向前便走。
  蒋名嵩见云千载铁青着脸,只道:“云兄,不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免得失了身份。这寒冰洞九曲十八弯,我们快些跟上去,免得迷了路。”秦萧疏道:“蒋将门说的对,这姓郝的不知好歹,等下华山之后,由弟子教训便是。”云千载见郝三通身在华山,只以为是空余道长生前朋友,不由有气道:“不知空余掌门怎么结交的这种人?”说完向前便走。
  秦萧疏正欲跟上,看了看左右,却不见吴里醉等师兄弟,前后看了看,只见他们三人正欣赏着洞里的景色,心中兀自有气,走上前去,道:“你们三人还有空在这里欣赏风景,师父刚才都受人气了,还不快跟上,不然师父把气撒在我们身上就糟了。”而后听到“谁这么大胆?他不想活了?”“带我去见那人,我非扇他两耳光不可……”声音渐渐没去,绕过了这个大洞。
  第105章
  色无戒看到刚才的一幕,不由的冷笑了一声。令儿哆嗦的道:“无……戒哥哥,你笑什么?刚才他们说什么赤炼酒、销魂烟?那是什么?我看他们讲着讲着都快要打起来一样,怎么又好好的不动手?”色无戒呵呵一笑,只觉令儿什么都不懂才是世间难得的,只道:“小女孩不要问这么多?”令儿弩着嘴道:“我今年十七了,我已经成人了,我哪里还是小女孩?我真的已经长大了,真的。”她之所以一再强调自己长大了,就是不想色无戒把她当成小女孩看待,因为她喜欢色无戒,她希望色无戒也能像爱真情一样爱她。
  色无戒无奈的摇了摇头,见众人绕过了这个大洞,进入了另外一个洞室,笑道:“好好,我的令儿大小姐,你是大人了。我们走快点,不然在洞里就要捉迷藏了。”令儿真是天真的让人有怜不爱,她一听“捉迷藏”兴至顿时来了,拍手叫好,只道:“好,我们来玩捉迷藏。”说完抢先跑到前头,绕过洞室。色无戒不由的从心底露出喜意,童心顿时被令儿激发出来,笑道:“那好,你可要躲好了,让我找到了可要挠你的痒。”说完三步两步的赶了上去。
  刚出这个大的洞室,眼前便是一条小小的甬道,道路不宽,一次大概能由两个人通过。两边都是雪白的冰墙,寒冷阵阵从石壁间散发出来。色无戒突的觉得四周静的很,听不到任何声音,心中不免有种不详的预感。眼前一个人都没有,令儿更是不知去了哪里。色无戒试着叫着:“令儿,我们不要玩了,你出来吧,小心迷路。”
  如此叫了好久,可就是没人应当。色无戒想起“迷路”二字,更觉事情不对,他只觉这寒冰洞邪门的很,开始延着甬道向前跑,跑了很久,双手伸出,似乎还能碰到两边的冰墙,身前身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更不知尽头是在哪里。
  色无戒的心越来越慌,脚下不停的跑,突然砰的一声,额头竟硬生生的碰到冰墙上,他伸手摸了摸,才知眼前是个死路。他明明看到五岳剑派的人以及令儿都是从这条道路里进去的,怎么走着竟是死路,那么他们去了哪呢?他以为走错了地方,开始往回走。刚才撞过一次墙壁,他便留神的一点。没走出几丈,只觉眼前似乎有东西遮着,他试着伸手摸了摸,又是一堵冰墙。色无戒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令儿,令儿……”除了回声,四周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四处摸索着,只觉四周不像甬道多么狭窄,伸手不见物体,好似又进入了一个洞室。不过这个洞室四周通体雪白,没有其他颜色,更没有其他物体。四周好像很宽阔,因为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但又好似并不怎么大,因为走了好几次,碰到了都是眼前的冰墙。“这是什么地方?”色无戒心中默名的想着,“难道真的迷路了?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一时间各种问题都是浮上心头。
  色无戒不知道眼前的这是哪里,就好似被埋在雪堆里一样,除了白色,什么东西也看不到。他试着使出罗汉眼诀看了看,依然没有任何发现。他不由的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一切都是苗以秀的安排,他害死自己师父,邀五岳正派中人来华山,而后把他们引到这个寒冰洞里,一举将这些人消灭,那么中原武林群龙无首,魔教有机可趋。
  一想到“魔教”二字,顿时想到恶人帮奉了魔教圣使的命令,来华山下毒。可在华山上却没有再看到他们,本来心中以为他们怕了自己知道内情,所以知难而退,如今看来,苗以秀很有可能也是他们一伙。想到这里,心中越来越烦,看着四周好似阴曹地府一样,白茫茫的什么看不到,便不寒而栗。
  色无戒大叫着:“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呀?”他希望有人会应他一声,也好知道现在究竟身在何方,可是世界上就好似只有他一个人一样,除了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外,其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他运起一股内力在双手上,而后向前推了出去,只听轰的一声响动,听到冰块哗啦啦散落在地的声音,他连续试了几次,都是一样,仍然看不清出路到底在哪。
  洞里很冷,色无戒急的却是严热难当,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张过。不管遇到多么厉害的敌手,他都能有条不紊的对负,可这时他根本不知道对手是谁,所以才会这样。他突然回过神来,心道:“我不能这样慌张,我要镇定。”想到这里,双腿盘膝坐定,使出洗髓经的静气功夫,打坐起来。这招果然有效,没过片刻,他只觉躁动的心渐渐有些平复下来。
  色无戒心道:“我既然能进得这洞里,一定有入口。只不过四周都是白色,看不到洞口而已。”想到这里,慢慢的起身,摸到冰墙边,延着墙壁一点一点的摸索过去,走了没几步,手前突然一空,眼前竟是一个洞口。
  色无戒心中一喜,而后发现这洞刚好能进得一人去,像来路时那样是一条窄窄的甬道,他刚走进去几步,突然又想:“不知这条是不是出口,如果冒冒然进去,一样会找不到出路。”于是又退出洞来,从衣袖上撕下一条布带,他穿的衣服并不是白色,所以可以与冰墙区别开来。他把布条往洞口一放,顿时便清楚那里有一个洞口。
  色无戒再试着向旁边摸索,没走几步又发现了一个洞口。不由的喜道:“果然没有猜错,这里不止一个出口。”于是又撕下一条衣袖,放在了洞口。如此过了半柱香时间,色无戒总算是知道自己身处的地方,是一个圆形的石洞,冰墙每隔两米便是一个洞口,总共十八之数。因为每个洞口他都放了一条衣袖,因而知道的清清楚楚。
  色无戒站在石室中央,仔细看这十八个洞口,不由的泛起了迷糊,心道:“哪一个才是出口?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洞口,里面一定藏着机关。”他不敢掉以轻心,仔细一着磨,竟发现这十八个洞口是按五行八卦排列,以他的经验,除了入口一个洞外,只有一个洞是安全的出口,其他十六个很有可能是设有制命的机关。
  色无戒虽知道这些洞是按一定的规律排列,可他对这些奇门术术根本不甚了解,因为学习这些奇门术术多半用的都不在正道上,所以正派中人视这些武功有邪功,不屑学之。少林派群起江湖,自然也没有这样的功夫。
  色无戒在每个洞里都走了一两米,发现都是一模一样,仅能一个人通行,并且一眼望去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他一时拿不定主意,也便又退了回来,心道:“到底哪一个才是?”他知道华山身为名门正派,寒冰洞内却设制的如此邪门。而且以前华山派除了掌门之外,几乎不准让外人进入。所以数十年来,连五岳中人都没有进来过。而今天苗以秀却轻意让人进入,他虽说是为了查清师父的死因而不得不破例,这时也只觉这个借口牵强了一点。想到这里,更觉事情不寻常,只怕武林中人会中了计谋,可他又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左右为难间,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办法。
  盘膝坐下,又是打坐片刻,突然想到,这十八个洞口虽做的一模一样,可深浅肯定有别,只要自己在洞口呼喊,凭经验一定可以听出哪个洞有异常。想到这里,首先在身前的洞口喊了一声,只听声音慢慢的直向前传,并没有回声,看来这个洞很深,而且一直是这个宽度。
  色无戒再在一个洞口喊了喊,只听声音慢慢的扩散,而后消失不见,知道这洞口虽小,可内里却是越来越宽。就按照如此,色无戒在十八个洞口都喊了一遍,让他发现了一个规律,有八个洞声音传过去有回声,有八个洞声音消散的无影无踪,唯有两个洞例外。心道:“一定就是这两个洞了,一个是入口,通向另外一间洞室,一个是出口,也就是来时经过的甬道。他只觉这洞太古怪,不管怎样,总是要出去再说,于是选择了来时的甬道,刚准备走进去时。忽然只觉身后有风吹过。他顿觉奇怪的很,这洞里密不透风,无缘无故哪来的风势,猛然间转头一看,只见眼前一个白色人影闪过,进入了那个通向另外一间石室的洞里。
  色无戒看得清楚,刚才根本就不是风,而是一个人。经过刚才一试,知道那人武功很高。因为洞内安静异常,那人竟能不声无息的窜到色无戒的身后,这就非得高手才能做到不可。色无戒好奇心起,想知道那人到底是谁,于是延着那人跑进的洞口追了进去。
  第106章
  色无戒进得洞去几步,而后将耳朵贴在冰墙上,顿时赤骨的寒气扑面而来。他同时听到有一个极其细微的声音正快速的向前跑去。色无戒确信无疑,大叫一声:“什么人?快站住。”也便使出蛇形之术,向前猛追。
  可没想到,那人的速度也是极快,有如一阵清风飘过,色无戒心道:“他到底会是谁呢?”一时之间却也没有头绪。色无戒就延着这条冰甬道追着,只觉道路越来越宽,可离那白影人始终隔着一断距离,却是怎么也追不到。色无戒欲知之心更烈,因为他的蛇行之术,连少林方丈都难以追上,恐怕当今世上,能胜过他速度的人屈指可数,其中一个便是华山派掌门空余道长,有着“千里追马”的外号。
  想到这里,色无戒不由的吃了一惊,喃喃的道:“难道他是空余道长?不可能的,苗以秀发下英雄贴,说他无故去世,如今五岳剑派,以及江湖上的老师名宿齐集华山,也正是为查此事,他怎么可能好好的出现的寒冰洞内?”一时间只觉头脑乱的很,自从走上华山的那一刹,任何奇怪的事情都接连发生。先是看到恶人帮受人之命上华山下毒,可到了华山却不见他们的影子。而后又是在劈斧石里见到怪人,如今随着众人进入寒冰洞,却无故迷路,而又有一个武功高人躲在寒冰洞里。如此一连串的问题想起,只觉事情更加扑朔迷离,心中有一种不痒的欲感,只觉这次的华山之行定会有大事发生。如今见那人还在这条甬道里穿行,若前面出现叉路,让他逃走,那事情更加弄不清楚。他虽心里打量着这如许计划,可动作却一点也没有放慢,如今右手向那个背影一推,一股强劲的气力向那人击了过去。
  刚击出的时候,色无戒不由的心想:“若是那人没能躲开,这一掌乞不是会要了他的命?”犹豫片刻,而后又想:“他有如此的速度,除轻功了得外,内功自然不弱,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死。”就在这思考的片刻,那一掌已经只逼那白影人而去,即使想收掌也是来不及了。
  突然间,只见那人转过身来。他全身穿着雪白的衣服,头发眉毛胡子也都是全白,再加上苍白的脸,在这甬道里,根本看不清楚面部轮廓以及身体胖瘦,唯有那一双冷气逼人的双眼,直勾勾的向色无戒瞧了过来。
  色无戒不由的跟他一对眼,只觉他的眼神极是吓人,好似要将人吞进肚里一样,却又有一种恍恐,似乎怕被人发现自己的存在。色无戒愣了片刻,突觉一股混厚而且强劲的力道击在右掌之上,于自己的内力相抗,而后便觉右臂酸麻,胸口气闷,似乎连喘气都很困难。
  色无戒知道,定是那人硬碰硬的接了一掌,如今感觉到一股真气源源不断的从掌心击来,内力之雄厚,着实让人吃了一惊。两人如此一对掌,两股齐鼓相当的内力相互抵抗,竟是想收掌都难。色无戒吃惊的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洞里?”那人没有讲话,除了一对眼睛看得见,一只手感觉得到外,其他都是苍茫一片,跟甬道相衬映。
  色无戒见那人没有回答,心中更是空虚,而后只觉那人掌力微微一弱,只以为他内力不支。可忽然又觉胸口有劲道逼来。色无戒这才知道,那人将一半的内力聚到另一只手,向自己胸口打来。这明显就是拼命的打法,他那一掌虽可以打到色无戒的胸口,可色无戒只要右手一用力,那人与之对掌的那条手臂就会被内功震碎,以至两败俱伤。
  色无戒吃惊不已,两人无冤无仇,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却不知他为何会出此险招。如此正在生死一刻之时,实是容不得片刻考虑。猛然间收回右手五成内力,迅速传至左手,而后伸到胸口,刚好接住的那人的来掌。四掌相接,两人都觉体内热血翻涌,真气乱窜,最后只听那白影人一声闷哼,被震倒在了地上。色无戒自己也被两股内气震得身体不断的往后退。他双手伸出,抓在甬道两边的冰壁上。两手各自在两边抓出了十条指痕,只听哗啦啦的清脆响动,被刮出的冰屑纷纷掉在了地上。
  色无戒回过神来,只觉体内真气乱走,身体澎涨的厉害,喉头一呕,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可却什么都吐不出来。于是盘膝坐定,摆个五心朝天的姿势,冥神静气,慢慢的将真气贯回丹田,身体才渐渐觉得舒服。听刚才那白影人的闷哼之声,苍老的很,知道那人的年纪没有八十,也有七十好几,心中不明,也便道:“前辈的武功当今可谓数一数二,不知如何称呼,晚辈刚才冒犯,还请前辈不要在意。”
  色无戒刚说完,只听那白影人“哇”的一声,地上顿时出现了一淌鲜血,知道他刚才拼命的打法,内气也是有所伤到,只道:“我和前辈从未谋面,只因刚才前辈的招式太过厉害,晚辈若不还手,恐怕如今已没有命在,却是无意伤到前辈,还请前辈不要责怪晚辈。”说话的同时,只觉那白影人也从地上坐起,打坐疗伤。色无戒看了他的双眼,知道他面对着自己,而后他眼睛一闭上,便什么也都看不见了。
  两人就如此面对面的坐着,却不知隔得有多远,周围静的很,听不到任何声音。色无戒见那白影人正在疗伤,也不好出言打挠到他,于是闭口不说话,自己也是闭上眼睛,开始调息。没过片刻,色无戒突然感觉那人动了一下,一惊之下睁开眼来,只见那人突然腾起身来,迎面一掌又向自己打来。
  色无戒本来以为他受了重伤,一时半刻不可能会恢复,没想到只这么一会儿功夫,他竟然已经疗伤完毕,如今又是雄厚的一掌向自己击来。本能的伸出右掌向来掌迎去,同时只道:“老前辈,有话我们坐下来说清楚,何必如此拼命……”完刚讲话,只觉那白影人突然收回了手,而后转身便逃。
  色无戒更是没想到这一点,见那白影人的内功虽强,可比起自己却有所不及。只不过他的内力收放自如,这一点却怎么也比不上。眼见的一掌击出无处泄力,如果收回势必伤到自己,危急时右手向侧一击,只听一声巨响,甬道被击碎了一个大洞。
  那白影人越是神秘,色无戒欲知之心便更是俱烈,大叫一声:“快站住!”而后蹲身抓起一把地上被震碎的冰屑,便向那人掷了过去,同时使出蛇行之术,紧追上去。那一把冰屑被色无戒随手一扔,就好似无数暗器向那人投去,他心里想着:“即使那白影人能够躲开,我便可以趋这时机追到他。”
  就在冰块要击中那人时候,忽听唰的一声,一道白光闪过,那人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剑,只见他唰唰唰的不断挥动,把全身保护的无泄可击,冰屑乒哩乓啦的都掉在了地上。色无戒见了,不由的赞一声:“好剑法,恐怕除了白氏剑法之外,也只有五岳剑派的名宿有这种境界,请问前辈是哪一位?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其实色无戒的心中已经怀疑他就是空余道长,只不过漏洞太多,不敢肯定。
  那白影人见色无戒咄咄相逼,此时一剑横在胸口,狠狠的瞪着他。终于讲出第一句话来,道:“年轻人,你是谁?这里是华山寒冰洞,你怎么会在这里?”声音冷冷的,更是古古怪怪,不过口齿清晰,显然中气十足。
  色无戒听到他开口讲话,反而是松了一口气,想像在一个白茫茫的洞里,看不到他的人影,又没听到他的讲话,还真让人有那一种害怕,心都快提到噪子眼了,如今总算缓和下来紧张的情绪,微微一笑,只道:“你这话问得好生奇怪,你也知道这是华山寒冰洞呀?那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能进来,我就不能吗?”
  那人见色无戒语言轻挑,心中一怒,只道:“这怎么相同?你知道我是谁……”色无戒道:“你是谁呀?难不成是玉皇大帝。”只呵呵一笑。那白影人又道:“你私入寒冰洞到底有何乞图?是谁派你来的?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色无戒愣,本来一心追上他,就是想问他问题,没想到他一连串的却老是在问自己,不由的道:“谁说我是私入……对,我是私入寒冰洞,为的就是一个很大的阴谋,但我就是不告诉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色无戒的性格就是别人要他做一件事,他偏偏要做另外一件事,那白影人听了他的话,心中寒毛直竖,不由的道:“没想到三十年过去了,该来的事情怎么也逃不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哈哈哈哈。”色无戒听了他这几句话,心中一愣,不知他在讲些什么,但可以肯定,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于是又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既然做了,逃避已是于事无补。想你在江湖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竟然如此贪生怕死,躲在这个洞里不敢出去见人,你以为这样就能逃避得了吗?”
  第107章
  色无戒其实根本不知道什么事情,他见眼前之人武功高强,语气之中又带着威严,一定在江湖上有一定的地位,而他如今这么怕见到外人,再加上听刚才他说的话,一定是在外结下仇家,怕仇家找上门来,所以躲在洞里。色无戒说出那些话,只是想让他亲口说出真相。
  那白影人听了更加怒火中烧,道:“你知道什么?呵呵,是你穷追不舍,就别怪我手狠心辣。”色无戒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