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白影人听了更加怒火中烧,道:“你知道什么?呵呵,是你穷追不舍,就别怪我手狠心辣。”色无戒听了他语气有所不对,似乎又要动手,可自己要知道的事情,还没弄清楚,忙道:“慢着……”下面的话还没说出,只觉耳边风声正急,一道冷冷的剑气逼来,先是一惊,而后头一低,那剑气从头顶划过,嗤的一声,划在了冰墙上。
  这剑招之快速,色无戒只觉冷汗直冒,刚才若不是躲闪的快,半个脑袋恐怕就要被削了下来。而且那一招极像华山剑法中的“风刃剑”,绝对模仿不了,不由的道:“华山剑法,你是……”那白影人道:“少废话,你能死在我的剑下,算你有造化。”中攻直进,连出三招,攻向色无戒的三中下三路。
  眼见着来招极速,甬道相对来说又比较窄,色无戒只退后几步,而后左腿从下往上踢,踢开了上中二路的进攻,眼见着那白影人第三剑向体下刺来,色无戒不但不怎么害怕,反而起了童心,笑道:“你这老头,难不成要我绝种,你也太阴毒了吧。”说话的同时,两膝盖一夹,将来剑夹住。
  那白影人冷笑一声,道:“年轻人,你可别太嚣张了。你性命都将不保,还留着那东西做什么?”色无戒又道:“你这话就不对了,应该说性命可以不保,命根子可不能没了。”那白影人右手一旋,色无戒只怕膝盖会被他划破,身体忙向后退了一步。那白影人挺剑向前一送,依然刺在他的两腿之间,而后剑刃朝上,猛力的向上拉。他见色无戒如此珍惜下体这东西,也便偏偏攻击这地方。
  色无戒见这下三烂的招数,还真有些胆寒,下体只觉有些凉嗖嗖的,更不敢迟疑半刻,两腿一蹬,身体也便腾了起来,脚尖分别在剑刃上轻轻一踏,左脚尖向前一送,便即向那白影人下巴攻去。只道:“我也还你一招,让你满地找牙。”
  那白影人不由的吃了一惊,更没想到人的身体,能站在自己的剑刃上,一惊之下,却也有些呆了,竟愣在那儿不动弹。色无戒见此,脚下收了些劲,微微向上一扬,踢中了他的脑袋。那人只觉脑袋一怔,似乎那脑浆都要迸裂出来一样,方使回过神来,右手收剑,又直刺出去。心中想着,只要剑一收,色无戒的身体必定会下落,由于身在半空,没有借力之处改变方向,这一剑刺出去,非必中胸口不可。
  色无戒何尝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大笑一声:“老前辈,你是不是被我踢傻了,你怎么把剑刺空,是不是什么绝招,可不可以教我一下。”左脚在右脚背上一踏,身体微微腾了起来,而后两腿伸出,夹出了来剑。
  那白影人吃了一惊,没想到色无戒的武功竟如此高强,竟能两腿相互借力,使身体不下落,如今剑尖被他夹住,却似被钳在了钢铁之上,无论怎么拽拉都是纹丝不动,本来心中就藏着事情,眼见不敌,更是恍恐之极。眼中突然冒出愤怒的火花,只道:“你既然非得咄咄逼人,我心知不是敌手,就只有跟你同归于尽了。”两掌夹住剑柄,做搓绳子之状,顿时一股劲力传至剑身。
  听得剑身嗡嗡作响,色无戒便觉两腿有些发麻,也不由的吃了一惊,心道:“这老头果然也有两下子,这两手一搓的功力,实是不比少林绝学金龙手逊色。”提神一看,只见那白影人欺近身来,右手五指作鹰爪状,便当头抓来,来势锐利,不由的又是一惊。只不过色无戒此时身在半空,那白影人一爪抓不到头上,却抓住了色无戒的胸口。他五指一扣紧,色无戒顿觉胸口疼痛异常,似乎有五根铁针要刺入心脏一样。意识来不及反应,体内的洗髓经神功自然而然的全部聚集在胸口保护。
  那白影人一使劲,便感觉体内的真气好似百川入海一样,源源不断的被色无戒吸入了体内,此时想控制都难,心中紧张不已,喃喃的道:“这……这是什么功夫?”色无戒方使想起,定是自己体内洗髓经起了作用。只听那白影人又道:“你果然是魔教中人,斩草不除根,果然后患无穷,如今后悔已是晚矣。”最后竟惨然的笑了起来。
  色无戒根本听不懂他讲些什么,什么“斩草不除根”什么“后悔已晚。”正待开口问出,只听那白影人怒吼一声:“今日看来是我何笛羌的祭日,既然躲不过,那只有跟你这个魔头同归于尽,免得你再出去危害江湖。”
  色无戒越听越觉莫名奇妙,心道:“他叫何笛羌,看来我猜错了,他并不是华山派空余道长。他一直念念叨叨着什么‘魔教、魔头。’此间到底存在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刚想到这里,只觉胸口又是一痛,那白影人的五指就好似钢爪一样,抓的整个胸口生痛,若不是洗髓经正在慢慢的耗尽他的内力,只怕这时的胸口已经被他抓出了五个洞。
  色无戒一惊回神,腰一扭,双腿借着腰力从左往右一旋,只听咔的一声,双腿顿时将利剑拦腰扭断,色无戒就借着这力道,左腿踢开那白影人断剑的左手力道,而后右腿猛得向上踢中了胸前的一只手。那白影人只觉右臂震得厉害,似乎都要被震断一样,可却不肯松手,明显就是不要命了。
  色无戒没有借力之处,身体开始下落,除非使出全力将那白影人的右手弄断,否则自己的胸口非被抓出五个洞不可。可色无戒根本就没伤他之心,更不知道是敌是友,如今只道:“你还不快放手。”那白影人狠狠的道:“休相,除非我死了。”色无戒见他口气如此坚决,他再仁慈,也不能不顾自己的性命,只道:“那好,那我就只有全力以赴了。”
  两腿刚一落在地上,顿时又跳了起来,两脚尖此起彼伏的踢击那白影人的胸口。那白影人只觉胸口好似被铁块猛得捶击一样,每被赐一脚,热血便翻涌不已,喉头一甜,从嘴里喷了出来。色无戒连续踢了十脚,那白影人也足足吐了有十口血,断了两根肋骨,若不是他用内力抵御,恐怕早已经不济而死。
  色无戒见雪白的甬道里,散满了那白影人的鲜血,看了也觉同情不已,只道:“老前辈,我看你是认借人了,我不是你所说的魔头。你快放手,不然你会死的。”那白影人哈哈大笑,道:“魔头就是魔头,你们杀人如麻,何必在这里假慈悲?我贪生怕死,躲在这寒冰洞里,到头来却还是躲不过。哈哈哈……”又是吐出一口鲜血。整个身体都被踢飞了起来,最后终于支持不住,手一松,整个身体向前摔出数丈。咔咔两声,身体又断了两根肋骨,甜意又袭上心头,一侧头,一口血喷在冰壁上,将冰壁染的殷红一片,鲜血顿时被凝结在了冰壁上,看了不由的使人心寒。
  色无戒的心跳极速上升,却迟迟不肯稳定下来,胸口的衣服已被抓破,朝胸口一看,胸口只被抓出了五条血痕。转头看时,只见长达数十丈的冰甬道,几乎染满了鲜血,白红相映,不知是什么一副场景。再看了一眼那白影人,只见他慢慢的爬了起来,可不知是不是太滑的原故,又再摔倒在了地上。色无戒一伸手,想去扶他,可不知为何却没有行动开,更不知说些什么。
  那白影人连续站起三次,可三次都又再摔倒,最后终于是精疲力尽,再也站不起来了。如今冰壁被鲜血所染红,已不单单只是白色,色无戒也便能看清楚他的样子,只见他满脸皱纹,年纪确实超过了八十,样子削瘦,尺许长的胡子连着眉毛。让人一看,就起尊重之情。
  色无戒看他如此样子,不可相信他的力道那么强劲,更不可相信他被踢了十几脚,还能有命在,不由的道:“老前辈,你真的是误会了,我真的不是……”那白影人打断了他的话,只道:“你住口。呵……呵,你刚才使的是不是少林七十二艺的‘足射功夫’?”
  色无戒见他知道“足射功”不由的愣了一下,只听他又喃喃的道:“足踢砖石练脚功,白昼踢挑练不停。前人流传足射功,历代武僧用苦功。秘传如法练在身,云游八方全群雄。严惩恶霸徐暴徒,济困抚危救众生。”
  第108章
  足射功夫是少林正宗七十二艺中,内外功夫的硬功外壮法,属阳刚之劲路,专门练脚部的射击功夫,其重点练脚尖踢功。
  足为全身之根,根底不稳,虽上身强壮也只是虚器。其重点在足趾抓地和足根稳固,切不可前俯后仰,趾跟全虚。后退时宜轻,瑞脚时宜速,探步时宜灵活,其余百盘步法,都应遵法运用。底根如稳固,则全身灵活。足动则全身都动,足停则全身都停。此外习武者还要注意足的方位,然后决定是攻还是防。步法快捷、身法灵活、进退得力、攻防得当、随机应变,皆在足的举止上。拳谚所说“身要随足行,手要随腰变”:“远战可用足,近战可用膝”:“足履地时势如山,悬颠平踏自天然”等等,均表明足的重要性。
  少林武术要求“脚如钻”,而脚是武术步法的根基,根基不稳其步法必乱。只有根基稳固,才能进步有力,退步隐避,运用自如。经过练习足射功法,可以加强踝关节的灵活性,练习足趾抓地的能力,增加足尖的点踢力量和足部的支撑力量。无论在运动上还是搏击上,都有很大益处。练法:1。练功方法简便易行,将砖石块放在地上,用足向前挑踢射击,先踢小块石砖。初踢时足尖疼痛,要由轻到重,循序渐进,切不要一开始就踢重石,以免发生创伤。习练时间持久,则筋肉坚实,并可增强弹力。
  2。如上法踢击两年时间,砖石块可慢慢增大,并设定预击目标,瞄准击之,直到很重的物体也能随意踢出时表明全功告成。
  此功一旦练成,在敌我交手之时,远离则出其不意踢砖石击之,近处则以足踢敌身,敌受击必应声倒地。同时由于经常练习,也可增加自己下盘的稳定性。
  色无戒更是吃了一惊,只道:“你知道足射功的歌诀?你到底是谁?”那白影人不但没有回答,反而道:“你是少林寺的人,那你师父一定是了圆了?”
  色无戒一听“了圆”二字,心中一怔,只道:“不是,他不是我师父。”那白影人呵呵冷笑两声,道:“我早该知道了,那魔头本来产下一子,却突然失踪,大家都以为一个不到周岁的孩子,肯定必死无疑,没想到,没想到呀,却是给了圆救了去。冤孽,冤孽。”色无戒脑袋乱的很,根本听不到他讲什么,追问道:“你说什么?什么不满周岁的婴儿?你胡说些什么?”
  那白影人道:“我胡说?我也希望我是在胡说,要知道真相,你最好去问了圆。”色无戒又听他提起了圆,欲知之心更烈,道:“师父,问师父什么?”一时口快,竟承认了了圆是自己师父。如今想讲其他话茬开,却不知如何讲起。那白影人哈哈大笑,又是讲着“冤孽,冤孽。”而后又吐出一口血来。
  色无戒看他这样子,还真怕他会一口气提不上来,就此死去,可刚才生死相拼,如今连他叫什么名字都还不知道,心中只觉空虚,忙又追问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若不说,该知道有什么后果?”那白影人冷哼一声,只道:“别假惺惺了,你既然追到了寒冰洞里,目的就是杀我。大丈夫死则死矣,何况我已年迈至此,若想羞辱我,你死了这条死吧。对,害死你全家的人中,我也有份,怎么样,要报仇就来吧。”
  色无戒听了他的话,就好似晴天响了一个霹雳,全身不由的一怔。他从小在少林寺长大,只以为少林就是他的家,至于他爹娘是谁,他根本没有想过,如今听眼前之人讲起,更是摸不着头脑,一双眼睛瞪着老大,都快爆炸了开来,大叫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那白影人道:“再说一遍还是一样,魔教人人得而诛之。你要为父报仇,还不快来杀了我,多说什么?”色无戒心中愣了愣,见眼前之人疯疯颠颠,一定是把自己误认为魔教中人,他刚才那许多让人听不懂的话,也一定说的就是那位魔教中人,而并不是自己,如今只有表明身份,道:“我不知道前辈是什么人,但前辈一定是认错人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晚辈原是少林寺戒律院首座绝色,如今已留发还俗,再不是少林中人,更不是什么魔教中人。”
  那白影人一双眼睛瞪着老大,不可思议的道:“你是绝色?少林寺第三位学全七十二艺的戒律院首座?”色无戒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晚辈如今叫做色无戒。”刚向前走出一步,可那白影人似乎还有戒心,赶忙阻止道:“你先站住!”那白影人躺在地上,如今已是剩下了半条命,色无戒要近身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可见到那白影人口气中带着恐惧,也便站在原地不再动弹。
  那白影人眼神闪烁了一下,只道:“你既说你不是魔教中人,那你怎么会在这寒冰洞里,你的目的是什么?不是因为要杀我?”色无戒道:“前辈一直问我这个问题,晚辈也有事情不明白,一直想问前辈。”那白影人顺口说出:“问我什么?”而后又怕色无戒问一些自己不想回答的问题,赶忙转口道:“没有什么可问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色无戒也不理他,直接问道:“前辈问我是谁?为何会在寒冰洞里?我也正想问前辈这个问题,前辈虽不肯回答,但晚辈若是没有猜错,前辈就是华山掌门空余道长,不知有没有猜错?”他讲这话的时候,只见那人全身一震,答案很是明显了。
  那人又看了色无戒一眼,只道:“我先问你,你真的不是魔教中人?那你上华山来干什么?”色无戒道:“实不相瞒,晚辈此次上华山,目的是为查明华山掌门空余道长的死因?”那人惊讶的道:“华山掌门?”色无戒点了点头,只道:“对,就在三个月前,华山派大弟子广发英雄贴,疑心空余道长可能是被人暗害,所以邀请天下武林,齐集华山,誓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晚辈虽没见过空余道长本人,但一直非常敬仰,得知此事心中甚是婉惜,所以也因此事上华山来。”
  那人喃喃的道:“是以秀?”眼神看着地面,甚是恍恐。色无戒道:“几乎天下武林都认为空余掌门已死,如今却活生生的在寒冰洞里出现,若不是亲眼瞧见,说出去有谁会信?晚辈实是有莫大的疑惑,空余掌门为何要如此做?”
  那人冷笑一声,道:“对,说出去是没有人会信,没错,我就是华山掌门空余。”色无戒听了这话并没有感到多大的惊讶,因为他心中猜的就是这样。只不过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假死?而他口中的魔头又会是谁?心中正在思考的时候,忽听空余闷哼一声,便见他脸色有些发青,而后由青变紫,最后由紫变黑,看来是走火入魔,危在旦夕,又见他脖子微伸,想要咳嗽的样子,可却是咳不出来,定是淤血在体内冻结,堵住了气管。
  如今天寒地冻,空余又是身受重伤,连呼吸都受阻了,哪能调动体内真气。没有真气御体,危险之急。色无戒也顾不得什么,忙上前两步,右手伸出便欲逼空余体内的淤血。谁知空余突然伸出两指,便朝色无戒的眼睛刺来。色无戒如今与他相距甚近,更是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待得查觉,右手赶忙翻转向上,抓住他的手腕,动作稍慢,眼角已被指甲划出了两条窄窄的血痕,若不是空余有伤在身,动作又慢了很多,此时的色无戒恐怕要变成瞎子了。
  色无戒一惊回声,瞪着空余,不明的道:“你干什么?你既已知道我的身份,就该知道我不是坏人,为何还要……”刚说到这里,似乎见到空余很是激动,张大了嘴巴,想讲却是讲不出,还真怕他会一口气提不上来,就此死去。忙道:“空余掌门,你不要激动,色无戒无害你之心。”而后除下他上身衣服,手掌在他胸口上轻轻试探,只觉胸口气门的膻中穴有一物突出,显是淤血,导致他无法呼吸。现下四指握紧,独大拇指翘起,暗运一股洗髓经的力道,按在膻中穴上。
  第109章
  只听嗤嗤声响,一道道的洗髓经内力从膻中穴传入空余的体内,淤血块片刻之间也便被融化了。色无戒按住拇指不放,旋转手腕,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依次按住了空余胸口任脉线上的玉堂、紫宫、华盖、璇玑四穴。只听五道指力嗤嗤响个不停,空余的整个胸口便好似钢铁被烧红了一样。他的脸上一闪一烁,黑色渐渐退去。
  色无戒手指感觉处,知道空余的左右胸口各自断了两根肋骨,一不小心,恐怕会触及内脏,后果堪言,所以五指都不敢用力。见空余的脸变回了苍白,有一股红色的鲜血涌到喉节处,心知最后的关键便在天突穴上,若是天突穴按的太轻,不足以逼出淤血,恐怕就没有机会再来第二次。但若是按的太重,空余吃受不住,依然性命尤甚,心里迟迟拿不定足意。只觉这生死不应该由自己决定,于是道:“空余掌门,晚辈无百分把握,更是不敢拿你的性命开玩笑。如果你赞成我这样做,你就闭上眼睛……”
  空余开始不知为何,死意很是强烈,可刚才在生死一刻,突然想通,任何事情都要去面对,死并不是一个解决事情的好办法。见色无戒为自己的命如此专心,若自己再一味求死,那就说不过去。色无戒此举成功固然是好,若是失败,大不了也是一死。本来还用狠狠的眼睛瞪着他,如今却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色无戒见得到了空余的认同,顿时一喜,信心也增加了不少。四指依然按住各自的穴道不放,手腕向相反方向一转,大拇指转到了天突穴的上方,相距不过一寸。只要指头微向前送,是生是死,靠的便是天意。眼见大拇指不断澎涨,再是迟疑不得,猛得按了下去。忽听咔咔两声,由于出手太重,空余的胸口又被震断了两根肋骨。
  色无戒一惊,五指赶忙松开,问道:“道长,道长。”脸色也变得发青。色无戒五指一收,那胸口上堵着的淤血,便延着纷纷冲到了喉咙处。那喉咙被涨得越来越大,迳逾一尺。色无戒只怕他的脖子会被涨破,正在不知所措之时。空余咳嗽一声,张开嘴来,顿时那脖子处的血便从嘴里冲了出来。
  空余仰躺着,从嘴里喷出的鲜血就好似喷泉一样,只达一丈之高,而后纷纷下落,似乎下起了一场血雨,将两人淋得全身湿透。色无戒看着空余的脖子慢慢的沉了下去,最后恢复了原状,心中一喜,知他的淤血已经清除大半,上前将他扶了起来,使他盘膝坐在地上,自己的左手按住他背部神道、灵台、至阳三穴,右手伸到他脐下一寸三分的丹田之处,将洗髓经内力直接送入他的丹田。
  如此过了半个时辰,虽洞里温度极低,可色无戒却不由的热得冒汗。空余渐渐回过神来,只觉体内真气充盈,温暖舒适,只不过并非自己所能控制。现下双掌从胸口下按至丹田。色无戒一喜,只道:“前辈,你终于没事了,我好生高兴。”空余道:“绝色大师果然名不虚传,空余佩服之至。”说话的同时,一股气运到丹田,还入色无戒体内,色无戒趋此抽身。只见空余依然闭着眼睛,双手下按到身体两侧,感觉有两股强劲的内力聚集在他的掌心。空余慢慢举双手在胸前,先是向内划了三个圆圈,而后向外划了三个圆圈。
  色无戒惊讶的看到,空余空手这么轻轻一划,眼前竟是聚集了一个迳逾三寸的透明光球。这自然无法用肉眼看到,可在内功高强之人心中,是能感觉到清清楚楚。色无戒不由的惊叹一声,好强的内功。空余双手作合抱之势,将那光球渐渐的挤成了眼珠大小,送入了嘴里,随着双手的下按,最后贯回丹田。空余猛哼一声,胸口便向前微突,并听到咔的一声,自动接上去了一根肋骨。连续哼了六次,断烈的六根肋骨已全部接续上了。
  色无戒这时明白,知道他刚才将内力通统抽到体外,经过锻炼重新贯回丹田,这一手功夫正是华山派的绝学“至之死地而后生”,他刚才经过生死一刻,体内的真气几乎已经不受控制,反而会伤害到他的身体,他将真气先抽出,而后贯回丹田,就好似一个人将几十年修练的内力全部传到他体内一样。不由的佩服的道:“华山派的武功果然天下正宗,晚辈实所佩服。”
  空余谦逊了几句:“哪里,哪里。”而后仔细的端详着色无戒。色无戒被他看得心中发毛。只听空余道:“绝色……”而后咳嗽了几声。色无戒一惊,方始知道,空余看上去虽像个没事人一样,但刚才受到了自己的重击,内脏已经受到损伤,只不过他靠一股强劲的内力支持着,已是命不久矣,不由的报歉道:“空余前辈,色无戒真是对不起你了。”空余自然知道他说的什么,只摇了摇头,道:“那也不能怪你,你也只是为了自卫活命,一切都是天有注定,强求不得。”他经过刚才一试,似乎对生死看开了许多。
  色无戒不解的问道:“前辈好好的活着,为什么苗大弟子会说你无故逝世,晚辈却怎么也想不通。”这个问题他问了好多次,每次都没有得到答案。空余反问道:“你还没说你是怎么进寒冰洞里的?”色无戒道:“是苗大弟子带我们进来的,说为了查清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