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答案。空余反问道:“你还没说你是怎么进寒冰洞里的?”色无戒道:“是苗大弟子带我们进来的,说为了查清楚真想,只有破例了。”空余兀自低下头,道:“是以秀,怪不得,怪不得。”
  色无戒不由的问道:“怪不得什么?”他只怕这一句不明,空余又反问自己了。只听空余接道:“寒冰洞机关重重,若不是以秀带路,常人怎么进得来。”色无戒一惊,心道:“华山群起五岳,江湖上名声响当当的,为何寒冰洞要设制的机关重重?难道里面藏了什么,防止外人进入不成?”这个是人家的私事,他只在心里想着,并没有讲出来。
  空余看色无戒愣在那儿,确信他是绝色不疑,只不过见他俗人打扮,肯定是发生了变故。色无戒逃下少林时,空余已经传出死讯。根本不知道色无戒怎么还的俗,但刚才听他自称为“色无戒”恐怕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空余更不必说了。不由的道:“你刚才说在路上遇到魔教中人?那你的目的真不是要杀我,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色无戒为难的笑了笑,道:“前辈身为华山掌门,五岳之首,晚辈佩服之至,何况我与前辈无冤无仇,这话如何说的。至于在华阴县里,确实遇到被称作圣教的使者,派恶人帮的人来华山准备下毒害人……”说到这里,空余急切的问道:“圣教使者?你有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胖是瘦,是高是矮?”
  色无戒见他眼瞪死盯着自己,他不紧张问那些来华山下毒的人,反而寻问那圣使的样子,心中不由的奇怪的很。但在他面前也是不敢隐瞒,只道:“那圣使是个女的,二十出头年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他一连串讲了那圣使的许多迷人之处,想起那晚的轻轻一吻,至今受用无穷,不由的笑出声来。
  空余喃喃的念着:“是个女的,二十出头,不应该呀,真是奇怪,怎么会这样,难道另有他人?”表情似乎非常疑惑,色无戒听着更加迷糊,道:“晚辈愚昧,前辈一直在问我问题,似乎却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空余回过神来,一想到过去的事情,脸上就罩上了一层阴霾,显得很是激动。
  色无戒看了,不由的道:“前辈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可对人言不成。若前辈信得过我,大可以说出来,或许我还能帮得上忙。”空余背过身去,只道:“你既然不是魔教派来杀我的人,跟你说也是无益,这件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免得惹来杀身之祸。”
  色无戒听到“杀身之祸”四字,全身一颤,心想:“连空余道长都怕的‘杀身之祸’到底是什么?”欲知之心更烈。只道:“前辈刚才都说了,逃避并不是什么办法,现在各地江湖群豪都为这事聚集在华山之上,总得做个了结,前辈藏身寒冰洞里,也不是什么万全之策。”
  空余叹气道:“都怪我做事不周,事先没有考虑的如此周详,以秀的性格我清楚的很,他疑心病重,我早该想到他不会就相信我会这样死了,没想到他却如此大动干戈,乞不是正着了魔头的道。”表情显得懊恼的很。他一紧张,更是咳嗽的厉害,脸色又变得很难看。
  第110章
  色无戒赶忙道:“前辈,你千万别冲动。什么着了魔头的道?你说清楚点。”他越问,空余便更加讲不出了。色无戒一惊,正欲再输洗髓经进他的体内,忽听不知哪里传来一声熟悉的叫声:“无戒哥哥,你在哪里?你快出来呀,我们不捉迷藏了,我不想玩了,你快出来吧。”正是令儿的声音。色无戒听这声音哭的都有些沙哑了,心中先是一酸。而后知道令儿安然无恙,那份担心总算是消除了。正想出声回答,只听身边咯咯作想,才是想起了空余。
  色无戒一转头,只见空余在冰墙上一按,机关扭动,眼前有一堵门转开,空余进入门里,那门便慢慢的放下,眼见就要合上了。心中一惊,忙叫道:“前辈……”心中还有问题没问清楚,快步抢上前去,想阻止空余,可却是慢了一步。只听沉闷的一声,那门关回,空余已经不知了去向。
  色无戒在四周摸索着,都是白茫茫的冰墙,却不知哪里才是机括的按扭,遂对着冰墙喊道:“空余前辈,你要去哪?为何要这样?”空余自然没有回应,恐怕早已经不知了去向。而令儿听到色无戒的喊叫,心中一动,也叫道:“无戒哥哥,我听到你的声音了,你在哪里?我是令儿,我们不玩捉迷藏了。”
  色无戒听令儿的身子仿佛就在附近,凭着感觉退后了几步,身体右侧有一个甬道,便朝着甬道喊道:“令儿,我在这里。”而后便听到令儿的声音道:“在哪?我找不到呀。”这声音只从身前的甬道直直的传送了过去。色无戒一喜,向甬道走进去。令儿见色无戒不再回答,又是喊道:“无戒哥哥,你怎么不回话?你听不到我讲话吗?”
  色无戒感觉这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就在眼前,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了,只道:“听得到,听得到。”放慢脚步刚走出三步,耳边便听到一个沙哑,微微带着哭泣的声音道:“无戒哥哥……”色无戒停下脚来,转头一看,只见令儿站在眼前。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满脸流水,憔悴的面容,让人看了不由的心中发酸。色无戒愣了一下,而后喃喃的念着“令儿”二字。
  令儿本来以为色无戒要跟她捉迷藏,所以抢在色无戒的前头进了巷洞,她不想一开始便被找到,所以不顾什么,迎头只跑出很远。心中兀自高兴:“无戒哥哥,看你怎么找得到我?”眼见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还没见到色无戒,她的心里开始着急起来。再加上她毫无内功底子,身体越来越冷,似乎都快冻结成冰。她开始有些害怕,心道:“若是无戒哥哥找不到我,他也会很着急的。”于是便准备回到他的身边。
  可没想到,巷洞里横七竖八的都是甬道,她不知转了几个弯,如今不知身在何处,已是迷路,走了好几次,都没走出去,更没见到有人。心中一紧张,便已经是泪流满面,在洞里绕来绕去,口中喊叫着色无戒的名字,如今见到了他,只是说不出的喜悦。听到他开口叫自己的名字,才知这一切不再是幻想,这一切都是真的。此时的心情再难用言语来表达。上前死死的抱住他,却是不松手,把脸蒙在他的怀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都挤弄到他的身上,嘴里还不断的说着:“我不要玩了,我不要玩了。”
  色无戒抱着她的身体,就好似抱了一块冰一样,只觉她全身没有一点温度,哆嗦的不断发抖。知道她一个不会内功的弱女子,在这寒冰洞里一定受了很多苦,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部,将一股温暖的内力输入她的体内,嘴里好似哄小孩一样的说着:“不玩了,不玩了,我们不玩了。”
  过不多时,令儿便觉全身温暖如春,再也感觉不到冷了,便用手捶打着他的胸口,道:“都是你不好,都是你害的,你是故意的。”令儿的拳头击打在胸口上,别说还真有些痛,不过色无戒一看到令儿稚气的样子,脸色嘴唇都恢复了红润,哪里生得起气来,看到她没事,心里就已经很高兴了,只呵呵的笑道:“对,都是我不好,我怎么能让令儿姑娘在洞里受冻?我应该一开始就把你找到,不应该让令儿姑娘替我担心,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令儿听了色无戒这么说,也难能再生气,微哂道:“油嘴滑舌,谁说过我担心你了,我只是怕你遇到什么危险,就此失了小命,那我……那我才高兴呢。”最后一句说的言不由衷,微微侧过了头。
  色无戒不是傻子,哪里会听不出她的意思,将她的双手握在手里,伸到嘴边呵了呵暖气,瞧着她的双眼,只见她的泪水兀自未干,秋波流转,千娇百媚。不由的道:“现在还冷吗?”令儿见色无戒如此对自己,激动的泪水充满眼眶,双颊晕红,不敢与之对望,低下了头,害羞的道:“不……冷了,我倒感觉热的很,还不快放开我。”这句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心跳却是越跳越快。
  色无戒看到这里,忍不住在她的粉颊上吻了一口。令儿初时不觉,待得色无戒的嘴唇碰到有些僵硬的脸蛋时,顿时好似被火烧一样,烫的厉害,却是没有想躲闪的意思,喃喃的念着:“你……你,我……我。”却不知讲些什么。
  色无戒只想保护她,不想让她再受到委屈,就是不知用的是什么感情,是男女之情,还是兄妹之情。伸手搂住她的腰,只道:“这里面太冷,我们还是先出去吧。”令儿只觉幸福的很,自然言听计从了。
  两人一直向前走,通过了三条甬道。令儿惊叫一声:“地上怎么这么多血?”她一开始还没注意,这时朝色无戒的身体看时,只见他身上也染满了斑斑血迹,一时紧张,道:“无戒哥哥,你身上也有血,你受伤了,怎么回事?”样子显得极是着急。
  色无戒也是一惊,看着这条甬道梁满了血迹,明显就是自己跟空余掌门打斗时留下的,顿时想到两人正在绕圈。想起空余刚才讲过的一句话,说洞里机关重重,而他讲话总是不清不楚,似乎故意在隐瞒什么,开始有些提心呆胆,牵起令儿的手,便即向前快步走去。他见空余通过机关进入了一扇门里,肯定那才是真正的出口,于是快步向那里走去。
  令儿见色无戒都紧张的样子,不由的道:“干嘛,走的太快了,我跟不上。到底怎么了,你身上没事吧?”色无戒道:“不要说了,我没事,我们可能迷路了。”说完已到甬道的尽头,他放下令儿的手,开始在冰壁摸索着机关。
  令儿念叨着:“迷路?我也觉奇怪,那些人不知都到哪去了?”看色无戒奇怪的样子,不由的道:“你在干什么?”色无戒道:“我刚才在洞里遇到了一个人,他不知在哪里一按,逃进了另外一个洞里。”令儿道:“遇到一个人,他是谁?”色无戒知道一时半刻跟令儿也是讲不清楚,也便不再回答。令儿也便不再追问。
  色无戒找不到冰壁上有任何可疑,双手运劲,便即向眼前的冰墙推去,可却是纹丝不动。色无戒让令儿退后一点,右手铁沙掌击打下去,眼前一层薄薄的冰块被击碎。连摧三掌,哗啦一声,一层冰屑洒散在地,冰屑背后出现了一整块银色物体。色无戒用手轻轻敲打,咚咚作声,竟然是坚硬无比的玄铁铸成的门。
  令儿看了也奇怪的道:“怎么是铁门?”色无戒道:“出口一定就在门后错不了。”令儿一想到铁门外面便是温暖舒适,不由的高兴的道:“太好了,在这寒冰洞里多呆一刻,就多受一份罪。”色无戒道:“这铁门是坚硬无比的玄铁所铸,恐怕非人力所能击碎。”令儿脑筋一转,道:“这铁门固然坚硬,恐怕连接铁门的冰墙未必也一样坚硬。”色无戒听了,顿时一喜,道:“说得对,击不碎铁门,将两边的冰墙击碎也是一样。”于是叫令儿照顾好自己,双手运足了劲道,各自捶打铁门两边的冰墙。冰壁被击开了一条裂缝,补上一拳,冰屑又是纷纷滑落,可看到冰壁后面竟是铁壁时,不由的泄了一口气,心道:“我色无戒难道就永被困在这里,直到老死不成?”摇了摇头,又是猛力击打着铁壁,但除了听到沉闷的当当声外,就是震得自己的手隐隐生痛。
  令儿心中一酸,或许女子的心天生特别的细,她微一转头,见铁壁上有五个头发丝大小的洞孔,呈手掌形状排列,心中不由的一奇,走近身去仔细一看。只见洞孔周围是一个指头大小的圆形,死死的钳在铁壁上,更觉不寻常,伸食指一按,那圆形竟陷了进去。
  令儿起初一惊,忙伸回手指,而后明白过来,伸五指按在五个洞孔上,微一使劲,那五个小圆形同时陷将进去,同时只听咯的声,铁门从静而动,渐渐的向上伸起。色无戒虽有些灰气,但却是没有放松防备。听到咯的一声,只觉不对劲,身体赶忙退后,道:“令儿小心……”刚讲完,见铁门开始上升,先是一愣,而后看了令儿一眼,顿时恍然大悟,不禁拍打着自己的额头,道:“唉呀,我怎么没有想到,真是太粗心。”
  第111章
  令儿喜道:“这五个洞孔这么小,你一个大男人自然注意不到。”色无戒道:“还是令儿姑娘心灵手巧,真情有你这个丫头,真是她的福气。”令儿听色无戒提起小姐来,才又记起自己只是一个丫环,不由的心中不快。色无戒却是没有注意到,拉住令儿的手,笑道:“我们快出去。”(翠微居小说)
  谁知迎面吹来的不是暖风,眼前依然是一个洞室,四周都是银白色的铁壁,所处地方为八卦形状。东西北三边壁上各自贴着一张人物图画。三张图所画的人都是面目削瘦,却个个昂首挺胸,自有一代宗师的气派。图中三人各自背负长剑,东西两幅图都是身穿褐色衣服的道士,北面的身穿白色衣服,跟刚才洞里见到的空余倒有几分相像。
  色无戒刚进得洞里,便觉一股子威严扑面而来,看了图上所绘的三个人,心中不由的道:“这三位肯定就是华山派先逝的前辈,他们的祭灵为何要摆放在机关重重的寒冰洞内?”只觉得不可思议。而后只见令儿突然又扑到自己的怀中,样子好似害怕的很,不由的道:“怎么了?”令儿指指三幅图旁边中空的铁壁上,只道:“有棺材,好恐怖,这里难道是坟墓不成?”
  色无戒一进来便盯着三张图看,倒没注意,一经令儿提醒,果然看见离地三丈高的地方,各自摆放着三具白色棺材,心中奇怪,这些棺材不入土埋藏,却摆放在高处,不知这是不是华山派历代前辈入藏的习惯。
  色无戒亲眼见到空余从这道门里进来,试着叫了叫:“空余掌门,晚辈色无戒有事相询,还请出来相见。”他不敢大声叫喊,只怕亵渎了神灵。可接连叫了几声,洞室里都是静悄悄的,不由的让人寒栗。令儿道:“这里没有出路,我们还是出去再找一下,这里太恐怖了,我有些害怕。”
  色无戒心道:“不应该呀,真是太奇怪了,我明明看到空余前辈进来这里,怎么却不见他的影子?”只道:“外面甬道纵横,我们摸不清楚门路想要走出去,等于难上加难,这洞里一定有机关,我们找找看。”令儿依偎在色无戒身边,道:“那好吧,你不要再离开我了。”
  色无戒见北面是一个案台,案台上摆着香坛,两边摆有蜡烛,看似常有人在这里祭拜,高台上摆有三个灵牌,走近一看,只见当中有一个灵牌写着“华山派先祖陈抟之灵位”。令儿看了一眼,不由的道:“这里原来是祭祀之洞,怎么连棺材都摆放在这里,真是奇怪。”色无戒点了点头,拿火烛点燃了边上的两根蜡烛。令儿不解的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色无戒道:“陈抟乃华山先祖,我们误闯此地,打扰了他老人家的神灵,已是大大的不该,祭拜一下,磕几个响头乞不应当?”而后点起三根祭香,插到香坛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令儿对陈抟的名字是第一次听说,她不懂得什么打扰不打扰,不原无故的陪着色无戒磕了头,心中便不明的问道:“这位陈……”她不知该用什么称呼,愣了一下,接道:“……到底是什么人?神神秘秘的,我看他长相也没有什么,一个弱质书生的样子,却还背负长剑,他的武功很好吗?”
  色无戒对陈抟知之甚少,只听传他好似仙人,与传说中的吕洞宾,李琪交往甚密。先是在武当山九室岩隐居,后才移居华山云台观,只止少华石室,直致终老,华山先祖因此一说。但他的生平索事,就不太清楚了。令儿心道:“你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就磕头,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女子的小心眼暴露无疑,对刚才的无故磕头还觉不服。对着旁边两个灵位道:“那这两个又会是谁?”
  三个灵位之中,色无戒只听说过陈抟一人,其他两人倒是闻所未闻,如今听令儿提起,正想仔细看时,只见眼前的案台忽的向后缩去。色无戒一时察觉,只怕案台上设有机关,忙道:“小心。”抱起令儿,脚尖轻轻点地,已经轻轻跃到了洞室正中。
  令儿回过神来,不解的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色无戒道:“这洞室太古怪,我们要小心。”令儿一惊,忙道:“那我们快离开这里。”拉着色无戒就要走。色无戒却死死的盯着那案台,只见那案台转了一圈,消失不见,眼前只是平平的铁壁。令儿见了,大叫道:“有鬼呀,我好害怕,我们还是快走吧。”双手死死的挽住色无戒的手臂。(翠微居小说)
  色无戒却是不怎么害怕,只是不清楚案台上设制这样的机关所为何事,正想上前查看清楚之时,只听的头顶铁链之声叮咚,而后便觉有一沉重的东西落将下来,匆忙间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圆形铁笼迅速异常的罩将下来。片刻便已经下落到胸前。
  色无戒本来一心盯着案台,只怕那里会发出什么暗器,没想到铁笼罩的突然,下落迅度更是奇怪,根本容不得片刻思考到底为什么会这样,说时迟那时快,左手伸到胸前,抓在铁笼上。谁知这铁笼极重无比,色无戒只觉左手一震,差点被弄脱臼。现下赶忙放开令儿的身体,右手也抓在铁笼上,使出全力支持着。这铁笼看来不下一千斤之重,压得色无戒的双手难受的很,可总算是被拖住,离地面只剩不到三尺。
  此事突兀之极,常人的反应速度怎么来得及,令儿此时才是回过神来,看色无戒的双手筋骨都似要涨破衣袖,脖子上的一根青筋突出,一直延伸到额头上,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噪子眼里,脸色极是发青,只道:“这……无戒哥哥……这,怎么会这样?我来帮你。”说着伸出双手抓住铁笼往上举。可她那纤纤细手,哪里使得上劲力。色无戒却是靠着强大的内功支持,双手的澎涨,也是洗髓经聚集的原故。每支持一刻钟,都很耗内力。使出全力道:“令儿,你快趋此爬出去。”他只怕那铁笼一落定,不知还有什么机关接连而来,被罩在直径不到五尺的铁笼之中,等于是瓮中之鳖,危险之极。
  令儿却是猛摇着头,道:“不要,你说过不再离开我的,我更不会让你一个人冒险,我可以帮你的,我力气很大的。”说着泪水已经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蹲下身,伸肩膀扛住铁笼,使出吃奶的劲向上顶。色无戒见令儿如此,心中感动的很,但他知道,只要自己稍一松手,铁笼马上落地,这点功夫,不可能逃得出去。心中知道令儿定不会自己先出去时,便道:“如果我们两人都被罩在这个笼里,那定是九死一生。你先出去,看有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才有希望救我出来。”
  令儿听了心中一动,更加一使劲,道:“好。我替你扛着,你出去找机关。”色无戒见令儿太过稚气,心中想笑,却哪里笑的出来,忙道:“你扛不住的,况且你心较细,一定能找到机关,你听我的,不会有错的。”令儿一看色无戒涨红的脸,心里乱的很,不得已道:“那好,你一定要坚持住。”说完正欲矮身钻出笼去,谁知地下一动,两人所站的地方开始慢慢下陷。令儿的一脚没有跨出去,此时铁笼离地面只剩下了两尺。
  眼见的脚下一点一点的下陷,令儿紧张的道:“怎么办?我爬不出去了,我不敢爬,怎么办?”以令儿的瘦小身体,如果身体贴到地面上,完全可以爬得出去,可色无戒只怕她爬到一半,地面突然快速下陷,铁笼不受控制的罩将下来,到时后果不堪设想,只是一愣,铁笼离地面已经只剩下一尺了。
  令儿满脸泪水,连连讲着:“怎么办,这到底怎么办才好?”色无戒突然想到七十二艺中的一门功夫,心中大喜,只道:“令儿,你要沉住气,看准时机,我抬高铁笼,你马上逃出去,只有这一个希望了。”令儿听色无戒讲得严肃,自然不敢掉以轻心,只一个劲的猛点着脑袋。
  色无戒双腿马步站定,猛吸一口气,而后闭住,使出少林绝学“千斤闸”功夫,而后开声吼出龙吟之声,双臂渐渐的抬至胸口,往后向上与头平齐,最后竟将千斤重的铁笼举过了头顶。本来双手拖住铁笼,靠的是手连肩,肩带腰,腰接双腿,等于是全身的力气都能用到。如今高举过头顶,等于是双手与肩的力气支持着,这一千斤重的铁笼,实际上比得上三千斤有余,色无戒的身体也足足胖了一倍,全身发红,略显有点黑。
  第112章
  千斤闸是少林正宗七十二艺中的硬功外壮功法,纯属阳刚之劲,是专供锻炼两臂及两腿足和其它各部的重要功法。(翠微居小说)
  千斤闸功法与举重不同,它是一种传统练功方法,一般是作为难度最大的基本功来练习的,是强身壮力和强化武术功底的重要功法。它和石锁功又不同,虽然都是少林传统的武术练功法,但石锁功的练法重点练习臂部的提掖力,千斤闸则着重臂部上托及全身施力。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可使全身功力发达,四肢和腰脊功力纯厚。
  此功在少林武术技击对拆时有重要作用,拳谱云:“练成金刚罗汉拳,浑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4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