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Ψ⒋铮闹脱构αΥ亢瘛
  此功在少林武术技击对拆时有重要作用,拳谱云:“练成金刚罗汉拳,浑身合下力千斤。若非此身成罗汉,强敌哪能不近身。任他四周都是敌,将身一晃敌难近。遭着何处何处重,我也不知功力深。”是说在和敌人搏击时,只要双臂一推,千斤大力就可把敌送出丈外,任敌众多,双臂一推,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又使敌人无力抵抗。
  对于此功的基本要点,少林拳谱诺言:表面观此功,是练上臂上托之力,其实就是因托重而加固了全身上中下三盘之功力,无处不致,非其它功法所能。功成之后,仍要保持练习,不练功力即退,停则前功尽弃。
  练习此功的先决条件得身体魁武,实力充足之人练习此种功夫最为合适。身形矮小,力量弱者,练习此功难臻上乘。可色无戒身体虽算不上胖,但他内力高深,如此正可以互相磨合,才练成此功。
  1。在初练此功时,可以空手习之,足站马步,以两手上举于顶门之上,指尖斜向右,掌心斜向上,其势法与岳武穆八锦段中“托天提地理三焦”类似,以练玄上之劲。
  2。空手练习三个月后,即可改用石墩。初练不可托太重的石墩,以托30斤重的为宜。练习3个月以后再换重的。
  3。继续按上法托练,石墩重量增至60斤,劲力和耐力随之增加。此时仍要继续苦练,天天增力。
  4。苦练半年到一年时间,石墩可增加至120斤。达到上托顺利自由时,更要继续苦练,不可中断或忽冷忽热。托上时要略做停顿,以增加耐力。
  5。继续增加重量,直到加至200斤能自由上托,而且能坚持一段时间气嘘喘时,换闸石练习。
  6。闸石的设置:立两根巨木为柱,两柱相对处,可凿一道极深的槽路,另备长度相当的石板若块,每块200…300斤,甚至100斤不等。将石板放在槽里,用索牵着,使石板不致于下溜,放在离地4尺处,即扣住其索。习者蹲身其间双手向上托举300斤重的大闸。(翠微居小说)
  7。练习若干年后仍要慢慢增加负重量,直至能托起500斤的大闸,已足能退百人之敌,力量极其惊人。
  8。坚持练习,力量矢矢上升,直至双手能托起千斤大闸,俗语所说“两膀一晃千斤之力”者,即指此托千斤闸。
  练习的功效不能按时日而计,要看练功者力量大小而定。此功夫练成以后,不但两臂之力惊人,就是全身各处,都有相当雄厚的功夫,股肉坚硬结实,两足劲力稳固。北方人练此功夫者很多,因此北方人精力充沛,性格豪爽,极为相宜。南方人喜欢灵巧敏捷之功夫,所以练此功者较少。色无戒能练成此功,可谓是难能可贵。
  歌诀曰:“千斤大闸重妃山;托起大闸打非凡。手托千斤轻四两,连出须练十五关。”
  色无戒每抬高一点,脚下同时也下陷一点,令儿见得如此,也不用色无戒催促,从铁笼里钻了出去。色无戒见到了,顿时喜出望外。令儿一出得铁笼,便即伸出手来,道:“无戒哥哥,快把手给我,我拉你出来。”正在这时,色无戒只觉脚下快速下陷,身体连着铁笼一起,陷进了地下。
  大约陷下有几十米,地板一怔,下陷速度停止了,可铁笼依然向自己罩下来。说时迟那时快,色无戒一矮身,身体向前一滚,随即便听到一声沉重的声音,铁笼落在了色无戒身前的地上,幸好没有被罩在里面。
  色无戒一惊回神,只见四周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东西,里面更是静的很,似乎一个人身处在宇宙之中。使出罗汉功四周一瞧,只见身处在另外一个洞室里,四周仍是铁墙,只是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抬头看那自己掉下来的地方时,只见是一个迳逾四尺左右的水井,刚才下陷的地板重新升了上去,又将井口堵的死死的了。上下离得太远,听不到令儿的声音,心中只想着她到底怎么样了。于是走到井底下,两手十字撑开,贴在井口两边,两腿一蹬,已经跃上十几米高。使出壁虎游墙功来,片刻间已经溜上又有十米,这个时候突然觉得铁壁溜滑之极,原来铁壁上钻有小孔,从小孔中渗出液体,弄得双手极不容易把握。
  色无戒运起内劲,传到双手之上,把周围的液体都蒸发掉,又向上爬出一米,可实在太滑,一时失手,整个身体开始往下掉去。色无戒先是一惊,而后镇定下心来,左手左脚撑在一边,右手右脚撑在右一边,总算缓解了下坠之势。他抬头一看,使出罗汉功却也瞧不到顶端,知道要爬上去十分不易,更何况井口被罩住,从下往上没有借力之处,根本不可能打得开,于是慢慢的滑到了地上。
  色无戒看了看四周,想不到这个地牢是干什么做的。走到铁壁边上轻轻敲打着铁壁,却没有任何反现。就在这个时候,只觉得身后有一个巨大的物体向自己袭来,在这静静的洞里,却是无声无息,如同鬼魅。
  色无戒猛然转身,只觉得劲风扑面而来,慌忙伸出双常,向那不明物体打了过去。只听得当当两声,手掌感觉处,竟也是一堵冷冰冰铁墙。心中不由的道:“刚才四周空荡荡的,这堵墙却是从哪里来的?”正思考考间,身后劲风更急,又有一堵墙快速的移动了过来,气势更加威猛,色无戒冷不防吃了一惊,转过身去,出双掌击在铁墙上。铁壁一震,咯吱咯吱吱的慢慢停住,震得色无戒的双手也是不由的生痛。那咯吱声自是铁墙与地面摩擦的声音。(翠微居小说)
  第一堵墙本来已经被色无戒震住,这时又向他的背部攻了过来,就好似有人控制一样。色无戒心里知道,若是全力转过身去对付一堵墙,那么另一堵墙依然会压过来,到时两堵墙相距越来越近,非把他压扁不可。于是左掌推在铁墙上不动,伸出右掌推在另一堵墙上,两堵墙的攻势顿时缓了下来。不过色无戒双手十字伸开,抵抗着两墙的进攻,也是吃力的很。
  色无戒的力气几乎都聚在了两手之上,他只怕前面后面又会有其他不可预知的机关,只想快点摆脱两堵墙的夹攻。他双手一撑,两脚便凌空抬起,代替手在支撑着两堵冰墙,而后双手便在两堵铁墙上拼命击打。一时间少林七十二艺都展露了出来。只听得吭吭咔咔的声音不断,色无戒的一双铁掌,硬生生的将铁墙打出许多窟窿,可却是无济于事。两堵墙的夹击太过厉害,使得色无戒的双腿不得不弯曲。
  色无戒停下手来,知道如此蛮打只会浪费力气,正在想着怎么办的时候。忽然听到那个井道发出声音,抬头一看,只见那井盖又快速异常的陷了下来。色无戒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盯着那井盖下落,当那井盖露出头来的时候,只见令儿站在上面,头顶上那圆形铁笼正快速的向她的头顶罩来。不由的叫道:“令儿,小心,不要让铁笼罩住。”
  令儿此时还不能看到色无戒,当听到他的声音,已经是激动不已,喜道:“无戒哥哥,你没事吧?我好担心你呀,你现在在哪里?”
  色无戒一惊,知道令儿的反应速度没那么快,危险之极。此时井口的亮光微微照射进来,顿时发现夹击自己的两堵墙虽高达三丈,却没有到顶,于是双腿猛得一蹬,借着两堵墙的反弹之力,凌空直上,跃到了墙头。他不停片刻,使出蛇行之术,向那井道飞了过去。一把抱住令儿的身体,同时听得灯的一震,井盖落到了地面。头顶风势紧急,那铁笼呼呼的声响,快速的罩了下来,光听那声音,就不由的让人吓了一跳。
  令儿被色无戒从后面抱住了腰,鼻中闻到他腋下不同的男人之气,顿时猜到是他,心里哪还有什么危险之分,高兴的叫着:“无戒哥哥,你没事就好了。”而后只觉身体随着色无戒仰头倒去,不由的尖声一叫。
  第113章
  色无戒就在要倒在地上的时候,左手抓在井盖上,猛力的向前一推,借着反弹之力,两人好似离弦之箭,迅速的向后退出。事情正巧,那铁笼罩了下来,似乎要压住色无戒的左腿一样。令儿见了,大叫道:“小心呀!”伸出手去便要去拉色无戒的腿。
  色无戒左腿一回收,那铁笼从脚心滑下,只压住了他的裤腿,随着身体后退的余势,裤腿嗤的一声被扯破,只露到大腿。同时两人横躺着,就好似飘浮在空气中一样,向后渐退。
  此时可算是在千均一发之际,两人的想法都是本能,根本不需要发应。令儿双手一抓,抓在色无戒赤裸的大腿之上,触手炙热,一时回过神来,羞得满脸飞红,赶忙收回了手,喃喃的说不出话来。而色无戒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只觉刚才的事情好险,可谓是九死一生,现下双腿相互一踏,抱着令儿的身体,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好似重力都消失了一样,令儿的衣服飘洒起来,合着井口传井来的淡淡光亮,真好似仙女下凡一样。
  令儿一落到地面,便离开色无戒的身体几步,转头不理,她不去想刚才的事是否危险,只是觉得害羞。这时听着铁壁摩擦的声音,那井盖和铁笼又重新升了上去。洞里又是漆黑一片,色无戒有罗汉功,自然能看清楚东西,可令儿却是什么也看不见,那份诗情话意顿时消失,只道:“无戒哥哥,这里怎么这么黑?我看不到你。”
  色无戒走到她身边,牵着她的手道:“我就在你的身边,你不要害怕。”令儿感觉到色无戒的存在,自然不再害怕,靠在他的肩膀上,甜甜的一笑。她只觉得只要能跟色无戒在一起,就算是冒再大的危险,那也是烂漫之极。
  色无戒却是不解的问道:“你怎么也会从井中下来的?”令儿道:“我见你陷进了地下,那井盖回升上来,你却不知去向。我四周都找遍了,没有找到你所说的机关,我只怕你……只怕你有危险,所以……”她原先在上面哭的死去活来,只以为色无戒死了,这时见到他,自不消说,只道:“这时见到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原来井口下面,却还有这么一个大洞,我还真吓了一跳。”
  色无戒见令儿不知道洞里的危险,却肯冒险下来,她对自己的那份情意,真是让人感动,不由的紧紧的将她抱在怀中。两人相拥很久,令儿沉浸在甜密之中,可色无戒却是清醒的很,只道:“我们要小心,这洞里机关重重。”令儿道:“是吗……”心里却在想:“只要有你在,就是阴曹地府,刀山火海也不怕。”色无戒有女对她如此痴心,他也算得上三生有幸了。
  色无戒看着四周的动静,不敢乱走乱动,只怕像刚才那样无故去敲墙壁,弄得两堵墙好似着了魔一样来攻击自己。过了很久,四周没有动静,色无戒心想:“总不能如此下去。”小心的向前走出几步,来到刚才夹击自己的两块铁墙边,突然那铁墙极速的向两旁退了回去,只贴到墙壁。色无戒不由的退了几步,忽听头顶铁链声响,自以为又是铁笼之类的东西罩了下来,现下也不抬头一看,抱着令儿便即向后一跃,同时只听钢的一声,只见一块铁板下面都是尖锐的钉子,铁板上面由一根手指粗细的铁链牵着,作上下伸缩之用,若被击中,那还不成了肉酱。
  令儿害怕的道:“怎么会这样,这洞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色无戒也不知道,看看从井口上去,那是不可能的,如今不知出路在哪,心中更是空虚。愣了片刻,忽听令儿突然喊道:“啊,什么东西缠住我了。”色无戒转身一看,只见一条细细的铁链捆住了她的腰,铁链的一头连在墙壁之上。
  色无戒忙道:“不要紧张,我来弄断铁链。”说着使出金龙手,准备将铁链拦腰扭断,可没想到那铁链的韧性极强,以金龙手弄他不断。令儿抽出长剑,往铁链上砍去。只听得叮叮作响,铁链未断,只觉缠的自己的腰更加紧了。一时松手,长剑掉在了地上。(翠微居小说)
  色无戒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只听背后有一物体悄无声息的近身,只隐约能感觉到。令儿面对着他,刚好看得到,不由的叫道:“小心哪,又有一根铁链向你背后飞来。”她的话没有讲完,色无戒已经转过身去,左手伸出,猛得抓住了铁链。谁知那铁链就好似一个人的手一样,猛得挣扎着快速窜回。
  色无戒左手加紧,右手又再加上,抓住铁链绕左臂一圈,死拽着不让它退回。心道:“能设制如此精巧的机关,那人的聪明才智可谓是天下罕见。”心念一动,只见身体右侧又有一物向自己快速冲来。色无戒听这声音路数,明显又是一根一模一样的铁链,现下右手伸出,猛得抓了出去。那铁链一击不中,正要缩回去时,色无戒右手向前一探,又抓住了它。而后右手左右一缠,将铁链缠在手臂上数圈,一手一根铁链,就如此对抗的。
  令儿见他如此,只紧张的叫着:“无戒哥哥,你要小心哪。”色无戒看到缠在她腰上的铁链越收越紧,知道那种痛苦,沮丧的道:“令儿,我真是没用,没办法救你。”令儿笑道:“我没事,你不用管我的,这根铁链在帮我束腰,我求之不得。”说完扑赤一笑。见她这个时候还有心开玩笑,真是出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色无戒的心里只不是滋味,心道:“色无戒啊色无戒,枉你自侍武功高强,如今却是这般束手束腰,连女孩子都不能保护,你算什么英雄好汉?”
  嗖的一声,眼见着一根铁链只朝腰间而来,匆忙间没有时间思考,右腿提起,踢在铁链之上,而后使劲下压,将铁链踩在了脚下。谁知那铁链在色无戒有腿上一绕,趋着回收之劲,将色无戒的右腿拉了起来。色无戒只有左脚着地,身体凌空,左右手抓住的铁链,反而给自己造成的了负担,正欲松手时,只觉左脚一松,又被一根铁链缠住拉,整个身体被铁链举到了半空,四肢分别被拉向四边,就好似古时的五马分尸酷刑一样。
  色无戒全身凌空,根本没有借力,一身武功,竟也是施展不开。令儿见了,一颗心也随着提到了噪子眼,紧张的道:“小心哪,我来帮你。”捡起地上的长剑,便猛砍着缠在腰间的铁链。色无戒低头一瞧,只见令儿的腰被束的越来越细,后果堪言,忙道:“令儿,你千万别动,我不会有事的。”令儿一愣,看着色无戒身体在半空一上一下摇着,哪里肯信他的话,只道:“我不信,你不要骗我了,我要救你下来。”说完已是泣不成声,她只想着要救,能不能救下来,却没有想那么多。扔掉长剑,向前一步一步的走出,每走一步,都是痛苦不堪。
  色无戒心道:“这个时候劝她,她肯定不会听的。但她若是再这样下去,性命会有危险,我怎么能让她冒这个险?”现下冥思苦想着,到底有什么功夫可以摆脱。突然想到那个在劈斧石里怪人,他能从小小的裂隙里爬出来,这铁链自然束他不住,可自己虽会缩骨功,可每缩一次骨,那铁链便束紧一分,处境更加危险。
  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见到这铁链都是铁墙上伸出,铁链韧性太强,不能用硬法攻击,铁墙却是坚硬,用自己的掌力未必不行。他见这些铁链诡秘之极,肯定铁墙上设有精密的机关,只要将设制打坏,铁链也自然不攻自破,想到这里,赶忙对令儿道:“令儿,你千万别动,我有办法了。”令儿一听,也便停住不动,此时一张脸已民经变得铁青,腹部的东西都快要被挤到了胸口上。
  色无戒用着劈空掌的招式,使出少林铁沙掌,猛得击在对面墙壁,这一掌是用内力所发,只听镗的一声,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手掌印,洞内微微了震。令儿叫了一声好,道:“加油,无戒哥哥,我相信你能做到。”色无戒听了,更是不怕掉在轻心,左右手连续发掌,只听得镗镗镗,澎澎澎……连续不断的发出,色无戒每一掌击在墙上,都硬生生的使铁壁向里面陷了进去,而且每一掌都是打在同一位置,当第十二掌发出来的时候,轰隆一声,铁壁上开了一个大洞,可以看到洞里是一个个巨大的绞齿,这些铁链的一举一动,都是绞齿转动造成的。
  控制左脚铁链的机关被色无戒打破,那条铁链便是一松,垂落在地上,左脚得已解脱。色无戒左脚一点击,而后在地上一蹬,这时借到地的反弹之力,左掌运劲,右掌直直的打出,正好打在露出的绞齿之上,那绞齿是木头所制,顿时被击碎成数断,铁链自然也都垂了下来。色无戒一腾空,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第114章
  令儿拍着双手叫道:“好,无戒哥哥好厉害……”腰上的铁链一松,本来被挤的不成形状的腹部一时间反弹回来,气力一失,向前便倒。色无戒刚落到地上,眼睛就是瞧着令儿。这时赶忙上前抱住了她,叫着:“令儿,令儿。”而后左手按在她的背部,向她输入真气。
  令儿的奇经八脉本来有些被阻塞掉,经色无戒的内力一通,精神顿时恢复了过来。色无戒依然源源不断的向她输入内力,只到她完全清醒。令儿哭泣的道:“无戒哥哥,你又救了我一命。”扑在她的怀中。色无戒也是感动,眼眶中泪水盈盈。色无戒笑道:“傻丫头,这有什么好哭的?”令儿道:“我刚才真的好害怕,我怕……我怕……我们就此要分开了。”色无戒连连拍着她的背部,安慰道:“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不会有事的,你的无戒哥哥我,可没这么容易有事。”令儿渐渐的止住了哭泣,她在危险之时,想的还是色无戒,却没想过自己那么做,会不会有危险。
  过了片刻,洞内又变得静悄悄的了。色无戒的警悌一点都没有放松,仔细一看,就在被打出破洞的铁壁左侧,出现了一道门。令儿不由的道:“那会不会是出口?”色无戒心中一喜,只道:“很有可能。”牵起令儿的手,走到门边,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长长的方形隧道,依然是漆黑一片,看不到隧道里面是什么,是通向哪里的。两人都是一愣,令儿道:“不知这隧道里会不会也有可怕的机关?”色无戒自然也不清楚,只道:“我们两人要从井口爬上去,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眼前必竟是一条路,我们现在怎么办?”如果他只是一个人,自然毫不畏惧的向里面走去,可如今身边有一个人要保护,他自然不敢莽撞。令儿心里何尝不知,只说不出的激动,道:“祸福自有天定,我一切都听你的,顺其自然,是生是死,我都陪在你的身边。”“你的”二字讲得特别柔情,心里似乎在说:“我连整个人都是你的。”一想到这里,自然满脸飞红,只是四周太黑,没有被色无戒发觉。
  色无戒喜道:“好,有令儿姑娘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完当先向前走去,令儿与他并肩而行。这条隧道看来也是封闭的,里面暗的很,两人紧慎的一步步走出。四周静的,两人每一次落脚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声音远远传送出去,只到消失,看来这隧道很长很深。色无戒见隧道的两边每隔一丈,就有一盏油灯,显然是给人经过这条隧道所用,不由的道:“若带着火烛,就不用摸黑走路了。”刚说完,只听擦的一声,一些许轻微的声音在色无戒的耳边想响,色无戒正不知是什么声音时,眼前出现了一点亮光,而后从亮光里看到了令儿的笑脸。只见令儿手中拿着一只火烛,将隧道里照的有一点光亮。只听令儿道:“自从那晚在庙宇见过鬼后,我便偷偷的留火烛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这时刚好可以用上。”色无戒笑道:“鬼精灵。”而后将隧道旁的油灯点亮,顿时一缕柔和的亮光散发出来,照亮了前方的道理。两人每走一步,便即点亮一盏油灯。
  在灯火映射下,令儿苍白的脸已不那么明显,红红润润的,美丽之极,样子也是成熟了许多。色无戒不由的盯着她,一时间走神。令儿被他看得心中似有一只小鹿在乱撞,甜甜的道:“你……你这样看着我,难道不认识了?”色无戒突的回神,他本来只将令儿当成妹妹看待,更因为顾着真情的面子,不敢对她有非份之想,可刚才的一愣,却完全不是这样,只怕再多看几眼,就会忍不住要在这里邂逅令儿,他不想这么么做,于是向前走出几步,道:“我们得快些离开这里,外面可能已经闹翻了天。”突然觉得手臂一热,原来是令儿迎了上来,挽住了自己的手,心中一动,可还是忍住了。只听到令儿甜甜的声音道:“我才不管那些,我只要永远能跟你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色无戒早知道令儿的心意,只是故意假装不懂的样子。
  走着走着,竟不知不觉到了尽头,色无戒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他刚才不知在想些什么,只一直向前走,只到现在才是回过神来。令儿道:“无戒哥哥,你刚才在想什么?”色无戒勉强笑道:“我……我没有啊,我心里只想走出这里,哪里有想什么?”言不由衷的话,是人都看得出来。令儿道:“刚才不远处有一条茬路,我问你要不要走哪条路,你却没有回答我,我还以为你心里有主意呢。我们回头去走那条路吧。”色无戒心中想着:“刚才你有跟说话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难道我刚才真的走了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4 4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