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颐腔赝啡プ吣翘趼钒伞!鄙藿湫闹邢胱牛骸案詹拍阌懈祷奥穑课以趺匆坏愣疾恢溃训牢腋詹耪娴淖吡松瘢俊弊约阂簿醯媚婷睢A饺擞质亲恚呋厥鬃笥遥患蟛嘁惶跷⑽⑶阈钡牡缆分煌ㄏ蚯埃廊皇强床坏骄⊥罚诙炊吹模殴值暮埽挥傻挠质且汇丁A疃蚯氨阕撸藿淙词倾对谀嵌挥傻淖淼溃骸拔藿涓绺纾阍趺戳耍俊鄙藿湟菜挡怀龈鏊匀焕矗坏溃骸拔易芫醯谜馓趼泛芄殴郑纯从忻挥衅渌穆房勺摺!绷疃耍肿吡嘶乩础A饺俗笥艺伊艘槐椋苏庖惶跚阈钡穆吠猓渌际茄鲜档奶凇
  令儿喃喃的道:“现在该怎么办,只有这一条路了。”色无戒只盼是自己多疑,没有办法,只有向着倾斜的隧道向前走,每走一步,那种不安的预感便越来越俱烈了。一直走出好远,都是没有任何异样,色无戒正在心想是自己多疑的时候,突然身后听到有些许动静在渐渐的靠近,似乎就在左近。这声音好似潮起时的喧哗,可这里是个洞室,色无戒只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心里一愣。却听令儿道:“无戒哥哥,你有没有听到身后有什么声音?”
  色无戒听她这么一说,道:“你也这么认为?”转身一看,身后是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可那感觉却更加真实了,明显有一个物体正在慢慢靠近。使出罗汉功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只见一个圆形的巨石,顺着倾斜的角度滑了下来,速度正在一点一点的加快,那巨石将整条路都堵的死死的,如此滚将下来,可谓是危险之极。
  由于太黑,令儿却是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不由的问道:“那是什么?”色无戒一惊回神,抱起令儿道:“不要说了,我们快逃。”说话的同时,已经跃出好远。手里虽抱着一个令儿,可依然纵跃轻巧,不减半分速度。令儿莫名不已,弄着自己也紧张的很,只道:“到底怎么了?我们为什么要跑?你看到什么东西了?”
  色无戒不知该怎么回答,也便不再说话,只一个劲的向前跑。可眼前的这条斜道似乎没有尽头,那巨石刚滑下来的时候悄无声息,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就好似打雷一样,让人听了都觉得害怕。令儿从身上拿出火烛来,点着一看,只见那巨大的圆石已在眼前,正快速异常的滚将下来,若不是色无戒早一刻发觉,两人早已经成了肉饼,黑暗中陡然间看到这么一个东西,着实让人吃了一惊。不由的尖声一叫:“巨石快压下来了?”(翠微居小说)
  色无戒听了令儿的叫喊,不由的转身一看,就这么片刻功夫,那巨石已经迎面压了下来,气势惊人。色无戒本能的运劲挥出左掌,打在巨石之上,可掌力随着巨石的转动,这一掌就好似打在棉花堆里,劲力消失的无影无踪。同时一股刚猛之极从左手传到全身,右手不由的一松,令儿便摔倒在了地上。听着令儿“唉哟”一声哀叫,色无戒不由的一惊,忙问道:“有没有事?”而后那巨石便撞在了肩头之上。
  色无戒要跃开,那是松而易举的事,可这样令儿必将被巨石压扁,事情太过突然,容不得片刻思考,于是双手齐伸,使出千斤闸功夫,猛力的推向巨石。那巨石少说也有几千斤,再加上滚动之势,力量惊人。色无戒只被硬生生的向后挤出。
  令儿刚才一摔,只觉全身骨头就快要碎了一般,这时回过神来,看到如此巨石,三魂顿时少了七魄,站起身喃喃的说不出话来,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色无戒心中更急了,忙道:“令儿,你快想办法逃走,不然,不然……”他一讲话,力气泄了大半,有些抵抗不住巨石的压迫,现下猛吸一口气,双腿马步站定,几乎都要掏空丹田的内气,聚在了双掌之上。只听得咯吱咯吱的声音不断,那巨石在双掌上不断的摩擦,色无戒只觉双掌好似被火烧一般,火星四溅,难受之极。双腿也硬生生的在地上摩擦着向后。那巨石在地与两边墙壁的摩擦之下,转动速度也渐渐有些缓了下来。
  令儿心中冒出一个念头:“无戒哥哥,我来帮你。”可她马上又想到在八卦圈上,那个千斤的铁笼罩将下来,自己不但没有办上忙,反而给他增添了负担,现下也不顾什么,只道:“无戒哥哥,你要坚持住,我想办法找找有没有其他出路。”来时的路被巨石所堵,只有一个劲的向前跑。
  第115章
  色无戒见了,心中一喜,令儿跑远了,他的那种担心也不由的消失了。血肉之躯怎能抵挡住千斤巨石,只觉双掌肿了起来,鲜血洒将开来,染红了巨石的一圈,便是巨痛难当。力气泄了一点,巨石只硬生生的将他推出数十米。色无戒收起左掌,用左肩向上抵住,那巨石在肩头摩擦,竟将衣服摩擦的起了火。
  色无戒知道,这巨石太大,非人力所能制住,由于处在斜坡,不管怎样那巨石总要向下滚去,如此下去终究不是办法,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只听身后传来令儿的声音道:“无戒哥哥,这里有地方可以躲,你快逃下来呀。”声音摇摇晃晃的传来,空洞洞的感觉,明显已经离开好远,色无戒不用再担心令儿,便是少了一些负担,所以猛得一个劲道在巨石上一推,趋着缓冲之劲,身体已经向身后跃出数丈。而后使出蛇行之术,在黑暗的斜道里,有如鬼魅一般向前冲出。
  那巨石没有力道对抗着,速度也便越来越快,紧跟其后。色无戒片刻之间已经跑出几十丈,眼前一晃,只听耳边有声音道:“无戒哥哥,在这里呀。”由于速度太快,听声音讲完,余势已经向前冲出好远。色无戒赶忙向回赶,只见令儿正在向自己招手,喊着:“无戒哥哥,快上这里来。”这声音夹带着巨石的滚动之声,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色无戒握住令儿的手,相互使劲,跃到了她的身边。同时只见那巨石从眼前快速滚了过去,劲风吹着两人的脸,使人不寒而栗。隔得片刻,只听澎的一声巨大声音,便听不到了那巨石的滚动之声,看来斜坡下面是一条死路。
  色无戒刚才不觉,如今危险过后,只见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级级的台阶,这台阶在壁间开出,只通向上,刚才只觉好险,这时不由的松了一口气。黑暗中,令儿只觉色无戒的双手粘粘糊糊的,并有一股子血腥味,拿起火烛一照,顿时吓得哭了出来,只见色无戒的双手血肉模糊,已不成样子,心痛不已,泪水潺潺而下。喃喃的道:“你……这……”一滴泪水滴在色无戒的伤口之上,色无戒只觉一下抽痛。令儿一感觉到,赶忙擦干净自己的眼泪,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色无戒呵呵笑了笑,道:“傻丫头,你胡说什么,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而后不想令儿难过,便把话题茬开了,道:“你怎么找得到这里可以躲藏?”令儿弩着嘴道:“不要说话,我来给你包扎。”用嘴吹了吹色无戒的伤口,道:“痛不痛?”色无戒笑道:“一点都不痛,练武之人这一点小伤那是经常的。”
  令儿道:“你骗人,练武的人我见多了,哪有受这么重的伤还说是小事的。”从身上拿出手帕来,要替色无戒擦干净手上的血。色无戒忽的一缩,令儿整个心都是一惊,紧张的道:“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痛你了?”
  色无戒道:“没有,这么干净的手帕,弄脏了多可惜,还是不要了,等血瘀凝固了,也就没事了。”令儿听色无戒说出这句话来,不知好气还是好笑,强行将他的手拉了过来,只道:“无戒哥哥,你不要吵了,伤口若是感染了,到时还不是你自己受罪。”说完轻轻的将色无戒的手包扎好。色无戒看着她,黑暗中看到她模糊的脸,俨然是一个小妹妹的样子,不由的看得呆了。
  令儿突的抬起头来,道:“现在好点了吗?”色无戒回过神来,微笑道:“好多了,多谢令儿姑娘。”令儿低着头甜甜的一笑,道:“好啦,我都说不要跟我这么客气了,我们……已经……我们……”羞的不知讲些什么。两人就如此坐在台阶上,愣了片刻,令儿突然将头靠在色无戒的肩膀上。
  色无戒感觉到她体温的存在,心中一动,而后道:“我们现在不知身在何处?”朝台阶之上看了看,数十级台阶绵延而上,黑漆漆的恐怖的很。令儿却没管这么多,只道:“这里面危险虽是危险,但如果我们俩人永远能呆在里面,那该有多好。无忧无虑的,没有第三人,我们……”下面想说:“我们生儿育女,白头到老,永远都不分开。”这自然是少女怀春时不顾一切的想法,他没想过这洞里危险的随时可能送了命,即使不这样,洞里没有吃的,如果找不到出路,依然不可能活下去。
  色无戒听得心中发毛,站起身道:“我们还是往上找找出路。”令儿就这样挽着他的手,一步一步的走上台阶,大约走了三十几级,便是一条向左拐弯的隧道。色无戒看了看四周墙壁,并没有油灯,但隐隐觉得前方不同寻常,不由的停下脚来。令儿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走了?”色无戒道:“令儿,你有没有感觉前面有什么不对劲?”以令儿的眼力,只看得到漆黑一片,只是摇了摇头。
  色无戒却是不敢掉在轻心,道:“不如你先留在原地,我到前面去看一看。”令儿自然不肯,道:“不要,我要跟着你,不然……不然我会害怕的。”色无戒听她这么一说,也不想留下她一个人,只道:“好,你跟在我后面。”令儿拉住他的后腰衣服,紧紧的跟随其后。
  只走到隧道正中,依然是没有异样,令儿道:“会不会身后又突然有巨石滚过来?”转头看了一眼。色无戒见这隧道并没有倾斜的角度,料定不可能。突然脚下一动,有一物体只从地上刺了上来。色无戒忙道:“小心!”脚尖一蹬,扶起令儿的腰向后跃出几步。同时只见有十根大腿粗细的木头,从地上并排刺了上来,木头一端削尖,好似利刃。
  只听得那一排木头呼呼声响, 从原地陷下去,而后又从地上冒出,接着又再陷将下来,如此一陷一伸,只逼色无戒而去。令儿只能听得到声音,道:“呼呼的声音是什么?”色无戒道:“是木头做成的机关,你要注意一点脚下。”令儿赶忙朝脚下一看,道:“注意脚下什么?”色无戒正欲再说,只见那一排木头本来还在一丈以外,随着一陷一伸,却已在脚下,先是吃了一惊,而后使出足射功,便即向木头上踢去,随知这些木头上都长满了细小的针刺,刚才那么一踢,几根针刺进脚尖,疼痛异常,不由的吃了一惊。
  令儿听着心慌,抓住色无戒身体紧张的道:“怎么了?怎么了?你哪里受伤了?”色无戒忙道:“我没事,你不要担心。”见那排木头又要下陷,到时不知从哪里再伸上来,很是危险,说时迟那时快。色无戒双脚抓地,左手抱拳腰间,右手拇指、食指、中指成虎爪抓出,抓在中间一根木头顶部,劲透指尖向上提。这一招正是少林七十二艺中的“拔山功”
  拔山功是少林正宗七十二艺中的硬功内壮功法,属阴柔之劲路,是专门练习手指的重要功夫,为少林寺武僧练指不可缺少的功法。
  拔山之功在少林武术技击中起着重要作用。功夫练成之后如与敌搏斗,三指捏住敌人则敌难逃脱;触敌则伤筋动骨;捏敌穴位脉门则可闻其血脉。无论为人或为物,只须一举手之间定胜负。少林寺历代皆有精此技者。练法:
  1。先用茶碗粗细的木桩一根,长5尺,下埋3尺,上露2尺,加砂石砸紧筑实,使木桩稳固,丝毫不能活动。每日用拇、中、食三指抓捏上提。初练时无丝毫移动,逐日渐进增力,经久抓提,木桩则会微动。至木桩渐渐上升、到完全拔出时为止。练习时要垂直用力,向上抓捏拔提,不准向两侧摇动。
  2。再用同上粗细的木桩,长6尺,下埋4尺,上露2尺,依上法朝夕苦练,慢慢拔之。至完全拔出时为止,再更换更长些的木桩。
  3。依上法选择茶碗粗细的木桩,7尺长的木桩埋入地下5尺,上露2尺。按以上拔法拔之,天天练习,至渐渐增力,拔出木桩为止。
  4。用7尺长,茶碗粗细的木桩,埋地5尺,上露2尺。继续用拇、中、食三指抓握捏提,练至应手而拔出地面。
  5。用茶碗口粗细的铁桩,埋地9尺,上露2尺。依上法用中、食、拇三指捏抓上提,继续锻炼。
  6。经数年纯功,勤苦修炼,终久应手而拔出丈余长的铁桩,即大功告成。但仍须坚持不懈,不可停顿,停则不前进而退步。每练习后则空手抓捏,以舒其筋骨。
  要点:练习此功完全以臂腕之虚力,练提革之功。功成后阳刚之劲足,如再练习其阴柔之劲,则技艺可登峰造极。须渐进而莫要猛进,要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歌诀曰:“拔山功法气力大,练习三指赛钉把。强敌若中我的爪,疼痛哀求跪地下。”
  第116章
  这些木桩虽比色无戒所练的较粗大,可由于头顶被削尖,刚好可以把握,七十二艺是他最得意的功法,如今使将出来,只有一股劲力源源不断的向上提。那排木桩想要下陷,却怎么也陷不下去,只听得吱吱声响,渐渐的在木头的四周发出焦臭味,看来控制这排木头的绞齿已被损坏,木桩也便不再下陷。色无戒猛向侧一使劲,只听喀嚓一声,当中一根木桩断为两断。
  色无戒松了一口气,这时才有功夫将左脚的刺拔了出来。令儿刚才看不到什么,这时上前轻轻触碰身前的木桩,手指顿时被尖刺刺破,才是知道刚才有多凶险。色无戒见了,笑道:“怎么?你想试试是你的手指硬,还是针刺硬?”令儿弩着嘴,生着气道:“你只会笑话人家,刚才我还担心的要死,看来是我多余了,你……”刚说到这里,身体不由的腾了起来,原来已被色无戒抱起跃过了眼前挡路的木桩。
  令儿道:“快放开我,你抱着人家做什么?羞不羞呀?”色无戒不由的摇了摇头,只觉女子的心好似海里的针,说变就变,正欲松手时,只听隧道两边有异声传来,仔细一看,不由的吃了一惊。只见从左右两侧各滑头六根木头,这些木头都是人头形状,由于长达一米,所以眼睛鼻子嘴巴耳朵也都被拉的特长。黑暗中看来,就好似六颗无尸头颅在地上移来移去,恐怖异常,让人不由的吓了一跳。
  令儿也听到这古怪的声音,她不要开口问色无戒这是什么,也便拿起火烛照照看。当眼前一亮,见到六颗头颅围在身体四周,吓得大叫:“妈呀,有鬼,好可怕。”手一抖,火烛掉在了地上,顿时灭掉了,眼前顿时又是一暗。
  令儿紧紧的抱紧了色无戒,道:“还是让你抱着好了,我以后不再闹脾气了。”色无戒听了,虽脸前危险的很,却也不由的笑出声来,只道:“那你就抱好了。”迎面一颗木头快速的移近身来,张开嘴露出满嘴的钢牙,便即向色无戒咬去。
  色无戒道:“真人我都不怕,弄些木头来装神弄鬼。”左腿一蹬,身体跃起一丈之高,右脚便朝木头的脸颊踢去。那木头硬生生的向后急退。而后其余五颗木头也同时攻上前来。色无戒双腿并不落定,身体向左一摆,一腿蹬在左侧一颗木头上,借着势道两腿连踢,将围在身边的五颗木头,踢得纷纷向后退出,有的耳朵掉了,有的鼻子也歪了,只不过他们没有生命,自然也不知道痛。它们做着同样的动作,向后直退,六根木头连成一排,即不前进也不后退。看来这些木头都是由绞齿控制,按照一定的规律运动。
  黑暗中,令儿只能感觉到色无戒的存在,而刚才自己随着他在空中转来转去,脑袋都转的晕了,现在定了下来,只道:“无戒哥哥,那些头好可怕,你打败他们了没了?”色无戒只想吓她一吓,道:“唉呀……”令儿紧张的道:“怎么了?”色无戒道:“我的腿好痛,可能被那些鬼头咬断了。”还故意倒在地上。
  令儿由于看不到东西,还真被吓了一跳,顿时又再哭了出来,道:“不会的,不会的,你一定是骗我的,让我看看,你的腿不能断,我不要你变成瘸子。”色无戒见她动不动就哭,也不好让她太伤心了,只是扑赤一笑。令儿道:“你都成瘸子了,还有空笑话人家。”随即觉得不对,道:“你笑,你笑说明你是骗我的,你的腿没有事。”真是说不出的高兴,而后脸色又变:“我就知道你这人没一句真话,你这个大坏蛋。”伸手猛力的捶打着他的大腿,拔出剑来,道:“你既然这么喜欢做瘸子,那我就把你的腿给砍下来,看你还敢不敢拿这个开玩笑。”
  色无戒忙道:“好啦,好啦,令儿姑娘大人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你若砍掉我的腿,那你不是要踢候我一辈子。吃饭的时候你要扶我出来,洗澡的时候,你要为我烧水搓背,连上茅房……呵呵,你不怕辛苦,我却心痛你会累着。”令儿听他说:“洗澡的时候,你要为我烧水搓背。”羞的顿时脸色发烫,低声道:“你少臭美了,你若变成瘸子,我才懒得理你。”站起身来,心中却在想:“你若真变成瘸子,即使小姐不要你,我也会侍候你一辈子。或许还轮不到我,小姐又不是无情之人,她也一样会照顾你,也轮不到我一个小丫头。”脸上不知是什么表情,一会儿一喜一会儿怒,一会儿忧郁一会儿难过。
  他们两人只顾你浓我浓,似乎那几颗木头听了,都会显出尴尬的表情。也亏得他们,令儿稚气未脱,年少无知,色无戒却是童心未泯,两人这么一搭配,还真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若是换了别人,哪还有闲功夫在这里谈论这不着边境的话。
  色无戒朝那六颗木头看了一眼,只见它们张开嘴来,吐出一口口白烟。那烟本是白色,不过在黑暗中看来,就变成了灰色了。色无戒先是一愣,只感觉有一股腥臭味扑鼻而来,不由的叫道:“这烟有毒。”随即闭住呼吸,伸出右手,堵住了令儿的口和鼻。令儿一点准备都没有,一口气没有吸完,只觉难受不已,不由的挣扎。
  色无戒见那六颗木头连续的吐着白烟,时间一长,即使不被中毒而死,也会窒室。现在除下自己衣服,围住令儿的口和鼻,但又怕这些毒性太强,隔着衣服一样会中毒,于是点住了令儿的气管,让她暂时不能呼吸,心道:“得尽快将那六颗木头制住。”现下身体向前冲出,左右手各挥一拳,顿时将两颗木头打得碎裂,左踢一伸,右踢一踢,又踢着两颗木头撞在墙上,碎成数瓣。身侧有一颗木头快速移动近身,张嘴正欲咬向色无戒的腰间,色无戒只是不闪不避,右手铁沙掌从上往下打在那木头额头,那颗头从顶门裂开碎成两瓣,最后只剩下一颗木头了。
  那木头原地转了一个圈,便向墙壁上退去,那墙壁刚好有一个一米高的洞,他一进去,便慢慢的升了下去。木头的嘴里依然源源的吐着白烟。色无戒心道:“一根木头,也懂得逃吗?”快速抢上,在那道门还没有伸下来的时候,双手抓住那木头的耳朵,硬生生的将它拉了出来,双手向内一挤,那木头便碎成数瓣,这时才发现,那些木头身上都缠着数根细小的软铁丝,它们的一举一动,都是通过软铁丝连在绞齿完成的。现下也没时间去想,抱起令儿,便即向前便跑,跑出十几丈,渐渐感觉毒气消散后,才停下脚来。
  正欲解开令儿的穴道时,头顶一阵炙热迎来,色无戒抬头一看,只见一股烈焰盖将下来,不由的吃了一惊,身体向后一跃,隐约能闻到些许头发被燃焦了。色无戒心中奇怪,手中抱着的令儿好似晕了过去,一点都没有挣扎的感觉,不由的担心:“令儿不会闭气,若时间久了,对身体不利。”想到这里,隧道两侧伸出两根铁管来,铁管为中空,一股烈陷从里面喷了出来,左右夹击色无戒。
  色无戒一惊,事情实在是太突然了,使得他都有些手足无措,感觉两只耳朵越来越热,他身体一后仰,躲了开去,余势依然向地上摔去。运劲在左手,在地上一撑,眼睛向侧一看,只见墙壁的底端是一排手指粗细的洞孔,便有一红色物体从洞孔里冲了出来,正是火焰。
  色无戒五指运劲,向后一推,使出蛇行之术,身体真正好似巨蛇一般,向前平行滑动,只不过他是后背紧贴地面,仰面朝天。随着身体的向前穿行,只听的扑扑扑扑扑扑……连续不断的火焰冲击声,一尾尾火焰从墙壁边冒将出来,从色无戒擦身而过。
  色无戒只觉全身炙热难当,虽自己的速度刚好可以躲过,可火焰实在是太旺,有皮肤露在外面的地方,都被烫的好生难受。一不小心,左臂衣袖被火点着,色无戒赶忙将左袖扯破,扔在了地上,那衣袖顿时燃成了灰尽。色无戒只怕令儿会受伤,一个女孩子,若是脸蛋被毁了容,那就是跟要了她的命一样,于是便将她整个抱在怀中,解开蒙在她脸上的衣服,将她的全身遮了个严严实实。色无戒的背部本来离地面有几寸的距离,可快速穿行的时候做这件事,背部顿时下落贴到了地面,速度未停,背部衣服顿时被磨破,血肉模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