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的距离,可快速穿行的时候做这件事,背部顿时下落贴到了地面,速度未停,背部衣服顿时被磨破,血肉模糊。
  色无戒强忍住疼痛,偶然间朝洞顶一看,不看还可以,这一看,心再也静不下来,只见洞顶又有三排洞孔,心中只怕又会有火焰冲出,到时山下夹攻,两人非被活活燃死不可。心中正在想着,那事情却真的发生了,只见眼前一亮,三排洞孔里冲出的火焰连成一堵火墙,迅速的压了下来。
  色无戒五指用劲,穿行速度硬生生的停住了。伸掌在地上一拍,身体连转几个筋斗,站在了地上。眼见头顶火焰压下来,脚下又有火焰攻来,真是前有虎后有狼,危险之极。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色无戒想也没想,伸出全身内力聚集在左掌之上,朝着旁边石壁便是连续不断的打出八掌。生死一刻,这八掌可谓是必生所学,石壁虽是劳固,却也是禁不起如此排山倒海般的冲击,哗啦一声,从中破了一个大洞。
  第117章
  色无戒二话没说, 纵身朝洞里跳了进去。趋势转头一看,只见身后已成一片汪洋火海,火焰还跟着从身后冲出。色无戒一掌打向火焰,硬生生的又将火焰逼了回去。身体直直的向下摔去,左手乱挥,却没有借力之处。色无戒此初惊慌难当,一生之中也没遇过如此凶险之事,可不由的心想:“这个时候,紧张并不是办法?”渐渐静下心来,使出罗汉功朝黑暗中一看,只见除了身体左侧有一堵墙边,其他三外临空,并且下面一望无际,就好似万丈悬崖一样,若是摔将下来,可谓是九死一生。
  色无戒见离左侧的那堵墙隔着一丈距离,双腿一蹬,左手虚抓一把劲,身体便随着这股劲力,向墙上靠近,五指用劲,整只左手已经钳入墙中,随知两人的下坠之势太猛,一时把握不住,身体又再下坠。连抓三次,三次都是一样,而且一整块墙经受不住,哗啦一声倒塌了下来。撞在色无戒的头顶,色无戒顿时感到一阵晕花,幸好七十二艺中有一项铁头功,不然脑骨必然碎裂,身体又下坠了数丈。眼见五指血肉交加,指甲纷纷翻盖,所谓十指连心,万般疼痛难受形容,不过色无戒自己却没有在意,抓住时机,一拳打在墙上,整只手陷进了墙里,五指一张,抓在了墙壁之上,整个身体向下一掷,下坠之势可算是停住了。
  色无戒抱着令儿,整个人悬挂在半空,令儿就好似死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鼻子里早已经没有气进入,色无戒紧张不已,喊道:“令儿,令儿,你快醒醒。”令儿自然是没有反应,色无戒不敢去想,右手隐约能感觉到她的心跳还在,只是心脉越来越弱,命在垂危。眼见围住她口鼻的衣服已经被拿掉,却忘记了刚才点住了她呼吸之穴,见她兀自未醒,一颗心怦怦乱跳,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难道令儿无意中被石头撞中?或者她吓得晕了过去?还是刚才中了有毒的烟?”一时间任何答案都在心里闪过。
  色无戒将内力输入她的体内,连输好几次,令儿没练过内功,内力不能到达丹田,便都聚集中胸口膻中穴,使她的胸口向外猛突,再这样下去,恐怕就要被涨破。色无戒吓了一跳,赶忙停手。他心里清楚,若是内力输入一个已经死掉的人体内,那就好似进入了无底洞一样,不会有任何反应,可令儿的胸口既然突出,说明她还活着。可她即不呼吸,也不醒过来,一时间迷惑的很,心道:“怎么会这样子?难道令儿在跟我开玩笑?一定是了,这丫头就爱胡闹,她肯定是在吓我。”半信半疑的喊着:“令儿,你快醒醒,无戒哥哥认输了,你不要装了,我知道你不会有事的。”连说数次,令儿都没有的反应。
  色无戒更加惊慌了,眼见令儿的心脉越来越弱,只要一停,那就是大罗神仙也救她不活,一时间泪水充满了眼眶。这在这个时候,色无戒见令儿的胸口在一起一伏,明显是在呼吸,可就是没有气进入,一想像间,顿时明白了,不由的大骂自己:“色无戒啊色无戒,枉你一世英明,怎么会这么糊涂?是你点了人家的呼吸之穴,人家又怎么能喘过气来?”一时间又喜又惊,喜的是总算是找到了病根所在,惊是的只怕就算自己解开了令儿的穴道,都已经为时已晚。如今一手抓在墙上,一手抱着令儿,哪里来的第三只手替她解穴。情势所逼,他也不加细想,只道:“令儿,得罪了。”张开嘴来,将内力聚在舌头之上,舌头顿时坚硬如铁,好似变成了一根手指一般,在令儿的胸口,脖子,嘴边穴道上各点了三下。
  令儿胸口里所存的气已经耗尽,胸腔变得越来越小,再加上色无戒内力的输入,使得她的筋脉澎涨,如今穴道被解开,胸腔猛得变大,一大口气吸了进去,只觉呛的很,她连咳三十几个咳嗽,总算是醒了过来,色无戒的内力也随着到达了四肢百胲,可谓是又惊无险。
  色无戒见了,真是喜出望外,终于不小心,一滴泪水掉了下去,消失的无影无踪,笑道:“哈哈哈,令儿,你总算醒过来了,看来你太调皮了,连阎王爷都不要你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令儿慢慢睁开眼来,听到色无戒的话,却不知他在讲些什么,喃喃的道:“什么阎王爷不要我?”待得知道知道自己悬挂在半空中,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双手死死的抱住色无戒的腰,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怎么我们会在这里?”
  令儿一开始由于气沮,便即晕了过去,没看到刚才惊险的场面,也没看到色无戒如果不顾生死的保护她,更没有机会看到色无戒难得的泪水,如今一醒来,又发现自己半吊在空中,自然万般奇怪。色无戒道:“令儿,你知道吗,你刚才……我还以为你死了?”这时不由的开心不已,只是笑个不停。
  令儿道:“你笑得这么开心,是不是巴不得我死了呀。噢,一定是你看我讨厌,想将我摔死,而后又想若是这么做,不知怎么向小姐交代,所以才又将我救起……”一时冲动,伸嘴便往色无戒的胸口咬去。令儿这一口咬的突然,色无戒没有做任何防备,不由的大叫一声,差点手一松,便又掉了下去,赶忙道:“唉呀,我的令儿大小姐,你别胡思乱想了,你快高抬你的嘴,不然我的手一松,我们都要掉下去摔死了。”令儿一听,赶忙松嘴,瞪了色无戒一眼,只道:“讨厌,我恨你,我恨你……我以后不要理你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杀人凶手?”
  色无戒被骂的莫名奇妙,喃喃的道:“我怎么是杀人凶手?”令儿道:“你想把我从这里摔死,不是杀人凶手是什么?”色无戒无奈的道:“谁说我要将你从这里摔死,我是冒险救你……”令儿听了,将信将疑的道:“救我?我好端端的,干嘛要你救?你不是要将我从这里摔死,那我们怎么会这在里?”
  色无戒没有办法,只怕令儿这样胡闹下去,不知何时才会结束,只有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令儿光听就吓得心跳加快,若刚才醒着,定是叫着跟杀猪似的,不由的愣了愣。色无戒见她总算不再吵闹了,可算是松了一口气。谁知令儿无原无故又打了自己一拳,嘴里还说着:“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还说不想害我?你点了我的穴道都会忘记,我看你根本就不把我放心眼中。”而后看了看他的身体,只见他的衣服被火烧的不成样子,背部破了一大层皮,脸被熏的漆黑,左手指头的血更是沿着手臂向下直流,看到这里,一颗心都要碎裂,泪水不由的潺潺而下,扑在色无戒的怀中,喃喃的道:“无戒哥哥,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我真是没用,你就算真的将我从这里扔下去摔死,我对你除了感激外,哪里还会怪你?你不要把我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色无戒见令儿一会儿发怒,一会儿温柔,都说天有不测风云,天气哪有她变得这么快,心里不知如何应对,但听到令儿的哭泣声,想要生气都很难,心也随着软了。想到刚才生死在于一刻,还觉得不寒而栗。
  令儿突然抬起头来,柔情的道:“无戒哥哥,是不是在生我的气?”色无戒微笑道:“傻丫头,只要你不生我的气就行,无戒哥哥没那么小气。”令儿嗔道:“你这是在说我小气了。小气就小气,我是女子,小气又怎么样?”想起色无戒为自己不惜自己的生命,心中就好似吃了蜜一样,甜甜的一笑,道:“你真的不生气?”语气就好似一个小女孩在问她父亲一样,让色无戒对她更加没有男女之情了。色无戒只由心的道:“真的,不管你做错什么事情,无戒哥哥都不会生你的气。”
  令儿大喜道:“真的。我真的好幸福,如果你永远待我都像此刻一样,那该有多好。”少女的心一动,只要任何一件事让她感到快乐,她都会希望那件事永远都不要过去,却不知半吊在壁上,生死却还是未知之数。色无戒却是逗趣的道:“永远都这样,那我乞不是累死了。”两人相对一笑。
  令儿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色无戒朝下看了一看,又朝上看了看,只道:“底下太深,如今之际,只有向上爬了。令儿,你自己抱紧我,我背着你爬上去。”令儿见这墙壁平整,并没有借力之处,不由的道:“你又不是壁虎,何况又背着一个我,怎么能爬得上去?”色无戒得意的笑了笑,道:“我自有我的办法,我只怕你抓不住,一个不小心摔将下来。”
  令儿自然也不能被他小看了,只道:“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说完五指相互交插扣紧,左脸贴在他的背上。色无戒笑了笑,慢慢收回右手。令儿这时才感觉到地吸引力,身体猛得向下了一坠,而后使出吃奶的劲,紧紧的抱住了。色无戒心中还有些不放心,又问道:“你真的没事?”令儿喃喃的道:“没,没事的。”而后不再讲话,只怕分了心。
  第118章
  色无戒朝那个被自己震破的墙壁上看去,只见里面微微冒着青烟,看来火已经灭了,于是便朝着那里爬了上去。他伸出右手,一拳打在墙上,墙上顿时起了一个大洞,右手便抓在洞沿。而后伸出左手,又在墙上打出一个洞作借力之用,就如此一步一步的向上爬去。
  令儿柔弱的双手,本来就已经抓不住自己的体重,色无戒的身体一动一动,使得她更加吃力,唯有竭尽全力抱着他,抱着他都快透不过气来。如此一来,令儿身体的每一个躯线,色无戒都能感觉的清清楚楚。起初他还不觉,如今每一次的上爬动作,令儿的胸部在自己的背部挤弄出不同的形状,使得全身不由的一麻。只觉令儿的身体极软无比,就好似棉花被子背在背上,那种感觉,是真情的身体都比不上的。由于他从一开如就把令儿当成小妹妹,平常看到她,自然不会朝男女方向去想,可如今两人靠的这么近,隔着衣服的身体每一次摩擦,都能蹦出些许火花,使得色无戒不由的冲动的很,手臂微微一软,就差点掉了下去。
  令儿惊叫一声:“无戒哥哥,怎么了?”色无戒为难的笑了一声,道:“令儿,我……”不知下面要说什么,整张脸竟涨得通红。令儿莫名的道:“无戒哥哥,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色无戒道:“你的身体太过柔软丰满,我,我刚才对你竟有非份之想,真是对不起,呵呵,呵呵。”说到这里,一滴冷汗从背脊间滑落了下去。而令儿听了,反而心中欢喜,喃喃的道:“真的吗,我好欢喜。”整个脸红透了,色无戒的背部都会感觉到一样。
  色无戒定下心来,一来不敢亵渎了令儿,二来只怕一分神,还真会失手掉了下来,如今一个心思向上爬,令儿刚才讲的话竟没有听进去。终于两人又回到了洞里。火灭了,洞里已经被烧的不成样子,时尔有些许青烟冒出,似乎还能感觉到那一种温度。令儿看到眼前的一切,似乎想到了火势的猛烈,心中一惊,挽着色无戒的手,道:“刚才一定凶险万分?”色无戒还隐隐在想着令儿身体的躯线,若换成是别人,他一定要就地检查一下,可对于令儿,他却是忍了下来,刚才没听到她讲什么,一愣回神,只道:“啊!”
  令儿道:“啊什么?你刚才没听我讲话吗?你在想什么?”色无戒为难的笑了笑,道:“没有,我们还是走吧。”说完向前便走。令儿却是拦道:“你还往前走,你不怕另外还有可怕的机关。”色无戒却是冷静的道:“回头没有出路,当然只有往前走了,有什么机关,就尽管来吧。”他心中似乎在想,刚才的机关是不是按照五行排列。若是的话,已经经历过了金、土、木、火四道,那么最后一道也是唯一一道水关了。心中莫名的在想:“这水关到底是什么?难不成这洞里突然涌进水来?似乎又不太正确。”只是摇了摇头。走着走着,竟也走了神。
  忽听令儿道:“唉呀。”色无戒才回过神来,道:“怎么了?”令儿道:“没路了。”色无戒向前一看,只看到一堵冷冰冰的墙挡在眼前,离鼻子不过一尺,原先竟没有发现。不由的道:“不应该呀?”他原先心里在想,若最后是水关,这条路通向的定是有水的地方,怎么可能是条死路,越想越觉奇怪。
  令儿却道:“不应该什么呀?我们还是走回头路吧?”色无戒听到“回头路”三字,心中不由的冷意只冒,他自从上华山,“回头”的预兆接连而来。先是山下的回心石,再是少林方丈了圆,斧劈石里的怪人,都叫他回头,不要再错下去,如今听令儿又再提起,不知想到了什么,只是一愣。
  令儿本来走出几步,见色无戒像傻子一样愣在那儿,不由的道:“无戒哥哥,你今天怎么了?老是魂不守舍?”色无戒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突然脚下一松,身体便向下掉去。令儿大喊一声:“无戒哥哥……”心中担心,竟也不管下面危不危险,纵身跳了下去。
  色无戒在发愣的时候掉了下去,只见自己正沿着一条管道向下滚去,听到令儿的叫喊,心中一愣,可下坠之势身不由主,只感觉这管道左绕右绕的渐渐往下,他虽不能自主,可却是临危不乱,心道:“这又会是什么机关?难道洞下面是一条河?”心中认为,既然水关放在最后,那一定较其他四关凶险,水中一定另有乾坤,比如有毒之类的,现下心中打定主意,若下面真的是一条河,就使出蛇行之术,飘在水面上,一定不能让身体沉下去。可又想若这条管道直直的通到水中,那却又如何,一时间也打不定主意,眼见身体好似卷成了一个皮球,越滚越下,已经有几十丈长,但似乎还没有到达底部,一颗心始终不敢放下来。
  大约又是下坠了数十丈,色无戒微微能感觉到有风声从管道的一头冲将进来,轰轰的轻响,心中知道,就要到达底部了,于是全身做好准备。果然,又下坠了几丈,身体的感觉突然变宽。色无戒见这管道并不是通在水下,如今也没功夫细看,双腿交互交踏,身体旋转在半空,双手抓在了管道边上,这时才看得清楚,管道下是一间极小的洞室,有一个洞口在西北角,下面并没有水,离管道口只有一丈之高,心中不由的大为吃惊,不由的愣了片刻。
  耳边听到管道里又有一物冲将下来,色无戒也便轻轻跃到地面,双掌运劲,便要向那物体打去。忽听到一声“啊”的声音,熟悉之极,正是令儿。令儿一冲出管道,身体便飘在空中,裙子衣带飘闪开来,靓丽之极。于是一个腾空,双手抱住了她,轻轻的落在地上。
  令儿手足无措的从管道里冲了出来,如今碰到一个东西,便死死的抱住了,就好似落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至死不放。色无戒本来听到令儿的叫喊,却没想到她也掉了下来。令儿本来不敢睁开眼来,突然闻到色无戒腋下的味道,这味道独一无二,特别之极,不由的叫出一声:“无戒哥哥。”隐隐感觉手肘膝盖撞的生痛,就没好气的道:“原来下面不危险呀,早知道就不跳下来,真是白受罪。”
  色无戒听了,不由的一惊,本来以为她也是由于脚下突然空了才会掉下来,但听她刚才所说,似乎以为下面很危险,而且是自己跳将下来,顿时便明白她的心思,心中不由的激动的道:“令儿,你怎么这么傻?”令儿“唉哟唉哟”的叫着,手肘上已经滑破了一层皮。色无戒心痛的道:“让我看看。”令儿把手肘一伸,只见右手肘处破了一个小洞,鲜血正一滴滴的流了出来,只道:“这伤该算在你的身上。”
  色无戒看了心痛,冷不防吻上了令儿的伤口,替她吸着淤血。令儿这可吓了一跳,先是一惊,一片红云慢慢的升到了脸上,心中早想着挣扎,却不知为何,似乎喜欢这个样子,却没有行动开来。后来伤口遇到色无戒的口水,顿时一阵抽痛,才赶忙缩了回去。把脸转向一边,道:“你……你,傻子。”色无戒赶忙道:“是不是弄痛你了,我不是故意的。”
  令儿微潋嘴唇,道:“好了,好了。我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心中却想:“你就算故意的,那又如何?我难道还会怪你不成?”见色无戒嘴角还残留着血迹,用衣袖替他擦干净了,逗趣道:“傻子,让别人看了,还以为你是吸血鬼呢。”原先色无戒把令儿当小孩哄,如今令儿又将色无戒当小孩哄,真是羡煞旁人。
  色无戒心中不由的一股欲火冲上心头,左手抓住令儿的手臂,右手便揉住了她的腰。令儿一惊,只见色无戒的嘴唇慢慢的凑近身来,一颗心不由的怦怦乱跳,娇嗔道:“你,我,无戒哥哥,这,小姐她……”喃喃的却是说不出话来。
  色无戒确实想亲她一下,可听她提起“小姐”二字,顿时真情的笑容在眼前闪过,想到“回心石”三字,不由的一愣,心道:“色无戒你这个畜牲,你怎么能对令儿这么做?她还是个孩子,你这样也太不是人了。”顿时欲火沉了下去,向令儿道了声歉。
  令儿见色无戒对自己无礼时,却没有生气的样子,这时见他向自己道歉,心里反而不舒服,只是弩着嘴。只听色无戒道:“我们不知到了什么地方?”令儿却是不答。两人朝着西北角的洞口走出,只见洞里依然很黑,不过洞中央一沟浅水特别夺人耳目,他猜想最后一关为水关,如今看到有水,心中不由的一怔。刚踏上前去一步,只听扑的一声,脚下有东西弹了起来。
  色无戒早存在防备之心,刚听到声音,便叫一声:“小心!”抱着令儿向后退了一步。只听得扑扑扑扑四声,洞里顿时变得灯火通明。洞内成方形,四角上各摆有一座石狮子,虎虎生威,纹理清晰逼近,让人初一看,还以为是真的狮子。每座狮子旁边架有一个火炉。刚才扑的一声,是色无戒踩到了点火的机关。那机关只要一擦就产生火星,而后将火炉点燃。洞内顿时灯火通明,耀人目耳。
  第119章
  色无戒盯着洞中浅水看去,只见清澈到底,恐怕不足一人之深,水面平静异常,映射着炉火的光芒,将洞室映的水花猎艳,好生金碧辉煌的样子。忽听令儿在耳边,道:“无戒哥哥,你看那是什么?”色无戒方使回神,朝着令儿所指的洞中正前方望去,出现在眼前的竟是三樽塑像。居中的塑像为方正坐姿,高一丈宽三尺,下巴一撮花白胡子,一身道士打扮,神情威严,背靠一个大形八卦图,就好似从他身上发出的光芒一般,极其逼人耳目,腰悬一把长剑,左手心朝上,右手心朝下,双手抱一个太极圆环。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的逼真。它的左右侧各站着两人,朝它而立。左侧为一书生,手中拿着一本诗经,背部却也挂着一把长剑。右侧是一位道士,右手持剑在胸,左手捏一个剑诀。
  色无戒在洞中见到这三樽塑像,看得不由的有些呆了。待得令儿“咦”了一声,才是回过神来,不由的问道:“怎么了?”令儿道:“无戒哥哥,你觉不觉得那公公在哪里见过?”色无戒听她这么一说,不由的道:“是吗?”心中很是怀疑,连自己都不知道,令儿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认识。
  令儿道:“对了,就在那个悬着三具棺材的洞里……”色无戒禁这一提醒,不由的又再朝当中一樽塑像望去,果然如令儿所说,与那悬挂在北面的陈抟画像一模一样,只不过原先洞室悬挂的是一张平面图画,面容比较削瘦,而眼前的是一樽塑像,双目炯炯有神,就好似活生生的一样。再看左侧那个书生,也正是与原先洞室西侧所挂的图画为同一人,唯有那个持剑的道士,却与那洞室东侧的图画不同,却不知是谁。
  令儿见眼前一沟浅水清澈见地,不由的喜道:“无戒哥哥,你的身上都是血迹,我弄些水帮你清先一下。”说完高兴的走到水边,弯腰便要伸手进水。色无戒全身一凛,赶忙拦腰抱过令儿,大叫一声:“不要……”令儿也被色无戒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莫名的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色无戒眼睛死死的盯着水中,道:“这水有古怪,千万不能碰。”心想:“第五关为水关,一定比前四关要险千倍万倍。”令儿却是疑惑的道:“为什么不能碰?你水脏吗?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4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