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心想:“第五关为水关,一定比前四关要险千倍万倍。”令儿却是疑惑的道:“为什么不能碰?你水脏吗?这水清澈见底,不应该会脏。没关系的,我都有些渴了,舀些水来喝。”
  色无戒听令儿要喝这水,更是害怕,又再拦住,知道跟她这个小姑娘说什么五行陈势,等于对牛弹琴,也便道:“不管如何,总之这水不能碰,你听不听我的?”令儿见色无戒一本正经,也便不敢违他的意,道:“无戒哥哥说不碰,令儿就不碰,我以后全都听你的。”
  走到塑像面前,那股威严之势更加扑面而来,色无戒又不由的盯了一眼,只见三樽塑像身上都沾满了厚厚的灰尘,地上摆放着三个蒲草团,也都灰尘扑扑,而且都有些霉烂。令儿看了,不由的道:“无戒哥哥讲的话果然没错。”色无戒不明其意,瞧了她一眼。令儿接着道:“这洞室四周都扑满了灰尘,唯有那池水里干干净净,这么不寻常,一定是有什么古怪了。”色无戒听了,只是点了点头,笑道:“看来你也并不是毫无头脑,遇事也会自己思考。”
  令儿转头四顾,道:“这又是一个封闭的洞室,看来又没有出路,不知我们何时才能离开这里?”色无戒心里想着:“五行大关接连而来,这水关定也是避无可避。”只道:“‘即来之,朝安之。’船到桥头自然直。”见旁边摆放着一团沾满灰尘的祭香,于是拿起五根来,道:“令儿,借你的火烛一用。”令儿吃了一惊,道:“你不会又要下跪磕头吧?”色无戒点了点头,笑道:“你越来越懂我的心思了。”
  令儿听色无戒这么一说,自然高兴的很,不过心里还是担心,只道:“如果你一磕头,又像原先一样有东西从头顶罩下来,我们又突然不知进入了什么地方,到时可不一定能像现在一样幸运。”这些色无戒心中早就想到了,他既知道第五关避无可避,等待危险的来历,自然不是滋味,如今一磕头,使得机关开动,是生是死自有天定,那才刺激,于是道:“不用担心,万事有我,就算是死,也有我陪着你,你不会寂寞的。”
  令儿听了,心里好生欢喜,心里喃喃的道:“对,能和无戒哥哥死在一起,总比活生生的面对面牵肠挂肚的好。”于是朝身上去找火烛,这时才知,原来火烛早已经掉了,不由的道:“对不起。”色无戒哈哈一笑,道:“没关系。即然下一刻不知是生是死,又何必掬泥于沉规,只要有心,这香点不点着,都是一样。”说话的同时,双手握住香根,便即向香坛上插去,心中却是默念:“有什么机关都使出来吧。”
  他心中刚一念完,只听耳边咯吱作响,不由的一喜:“果然来了。”同时听到令儿叫一声:“小心……”语声未尽,已被色无戒抱着跃开了数步。令儿喜道:“原来你一切都有准备。”色无戒朝那塑像上看去,只见那个书生塑像本来是朝着陈抟而立,这时却转过了身来,手中的的书卷撒开,上面隐约写着有字,却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心中不由的一愣。
  令儿喃喃的道:“那塑像竟然会动,你说有什么古怪?”色无戒道:“不如我们过去看看。”令儿却是连连摇着双手,道:“还是不要了,我们还是到别处去找找出口看看。”色无戒自从从管道里掉下来以后,就将四周的环境看了个清清楚楚,并没有所谓的出路,于是道:“那好,你留在原地,我一个人过去。”说完走到那书生塑像身边。只见书卷上有正楷小字写着大片文章,看了上面所写的,才大致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原先只知道陈抟之名,却不甚详,看到书卷上所写的,才是知道陈抟生于唐咸通十二年,字图南,自号“扶摇子”,年少时,好读经史百家之书,一见成诵,悉无遗忘,颇有诗名。五代后唐长兴中,举进士不第, 遂不求仕进,从后晋到后周,娱情山水,凡二十余年。由于从小有志,只因数举不第,且厌五代之乱,与其交往者多高道隐士,因此逐渐形成了“出世”思想。先隐居武当九室岩,后周时移居华山云台观,只止少华石室。左右两樽塑像是他的入室弟子,持书卷的书生自称名叫白日冲,称那个道士打扮的人为师弟。
  一卷读毕,又放下一卷来,上面写着:“我与师弟二人由于资智愚钝,未能写会师父他老人的传世武功,因此根据师父身前遗命,在华山寒冰洞里,设制奇门五行八卦阵,遍邀天下武林中的有识之士来此破阵。有幸到得这石洞的英雄,只要过得最后一关五行水关,就可阅读武功拳经。
  色无戒看完,心道:“刚进华山寒冰洞的那些纵横交错的甬道,定是按照奇门八卦术术排列,进入石室之后便是五行大关。”想到这里,忽听耳边有声音道:“这华山派的规矩也太古灵精怪了,以此厉害机关诱导天下英雄来此破阵,十人九死,到底安着什么居心?”色无戒转头一看,只见说话之人正是令儿,她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身边。听到她刚才的话,不由的道:“当时恐怕还没有华山派,看来陈抟的武功定是天下英雄所垂涎,只怕身故之后,两位弟子会为此而为江湖围攻,到不如就将武功传扬出去,免得一场腥风血雨。但又怕传世武功让无能之人所得,损其威名,因此在洞中设下重重机关,想学之人自然可以来破阵。”这些虽是色无戒自己所想,可陈抟的意思也确实如此。他是学道之人,讲究有缘无缘,有能力进得洞里的人,自是有缘,自然可以学习所传功夫。但若不幸因此丧命,就是无缘,无缘不得强求,全都是姻缘造化。
  色无戒从小便听说华山寒冰洞内藏有天下学武之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心中想着自然是武学秘笈,可也没听说过有江湖中人来寒冰洞中闯阵,心中在想:“定是陈抟的弟子之中起了异心,想将绝世武功俱为己有,因此违背陈抟先前的遗命。
  令儿听了色无戒的话,只道:“那我们进得洞来,说明有缘,你就可以学习这位公公的功夫了。”色无戒微微笑了笑,道:“我身具少林七十二艺,易筋经,洗髓经,此等傲视天下的武功,已是难得,难道还贪图别人的武学秘笈不成。”
  令儿喜欢色无戒,就希望色无戒是天下最厉害的人,如今大好机会,自然不肯放过,只道:“话是不错,但如果你学了公公的武功,或许可以找到出口也不一定,学他一学又有何妨?”色无戒听了令儿的话,心中不由的一动, 想到在劈斧石里的那个怪人,武功就在自己之上,而听他所说,他所使的只是幻影术中的一种,这么说来,天下比自己武功高者,更不在少数,若有幸能学得其他厉害的武功,只有百利而无一害,大凡练武之人,对武功都是贪得无厌,佛门出身的色无戒自然也不例外。
  第120章
  色无戒朝着洞中的那沟池水看了半天,喃喃的道:“这水中到底有什么古怪?”令儿接道:“这第五关在水里吗?我看也没有什么古怪的。”色无戒心里知道,越是如此,就越发凶险,要知明箭易躲,暗箭难防,若眼前的机关看得清清楚楚,心中有了准备,自然容易躲过,最怕的就是那种突来其来的暗算,让人措手不及。
  令儿道:“设制这机关的人也真奇怪,他又没说清楚到底那机关是从水里发出来,还是让你走进水里去。”见色无戒盯着池水,就好似出了神一样,心道:“就算有什么危险,我也不怕,就让我替无戒哥哥试上一试。”想到这里,喃喃的道:“唉呀,我这手都这么脏了,我得到水里洗洗干净。”说话的同时,矮身便欲伸手进池。
  色无戒心中一惊,叫一声:“令儿,不要。”抢上前去,将她拉了回来。令儿见她紧张的样子,不由的道:“怎……怎么了?我只是想洗一洗手。”色无戒道:“我只怕你为了洗手,却丢了性命。”令儿听了这话,还真吓了一跳,不由的道:“洗手而已,怎么会丢了性命?”心道:“莫非周围会突然有暗箭射出,或者脚下又开始下陷,我掉进水里被淹死?”一时间种种可能都想像了一遍。
  色无戒朝四壁上看了看,只见左右两壁之上排列着整整齐齐的洞孔,那洞孔大多手指粗细,不由的心道:“难道里面又会有烈焰射出?”而后觉得不可能,火关已经闯过,况且第五关为水关,所谓水火不融,设制机关的人不会自相矛盾。一时想到:“一定是利箭之类的暗器。”突然,他感觉到左手微微一凉,低头一看,才是知道,原来刚才拉令儿的时候,包住左手伤口的手帕脱落了,正在向池水中飘去。
  不知为何,两人的目光一时间都瞧着那手帕慢慢飘落,一颗心也随着飘荡。渐渐的,染满鲜血的手帕浮在了水面之上。这个时候,只听得咯吱声响,火炉旁摆放着的四头狮子张开嘴来,朝着池水喷出一注淡绿色的液体。
  令儿见了,不由的道:“原来这些狮子还会动,真是好玩。”色无戒却感觉到鼻子有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不由的道:“恐怕不只好玩而已。”他似乎一时间想通,有古怪的不是池水,而是从四头狮子嘴里喷出的淡绿色液体。
  令儿不由的一愣,而后只见那淡绿色的液体一瞬间被池水所融,那手帕化作了一团清烟,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被火烧掉一样,就是没留下一点灰尘,又好似被水所融,可池水依然清澈异常,没有留下蛛丝马迹,就好似见了鬼一样,不由的大叫一声,扑到了色无戒怀中,道:“好可怕,好可怕,这水果然能要人命。”只庆幸刚才没有把手伸进水里。
  色无戒也不由的冷汗直冒,心道:“若人落进水里,乞不是也要像手帕一样,尸骨无存?”耳边只听令儿紧张的道:“不要闯了,不要闯了,武功我们也不练了,我们快想办法离开这里。”色无戒也觉得甚是有理,只点了点头,就欲离开这个洞室。谁知呀的一声,来时的石门竟自动关上了。令儿吓了一跳,道:“怎么办,怎么办?如今想走了也不行了。”色无戒叫令儿离开一点,而后使出掌力朝着石门上击打,只听得当当作响,这道门却是玄铁所铸,坚硬之极,非人力所能击碎。只不由的道:“果然是避无可避,看来只有闯这第五关了。”
  令儿亲眼看到一条手帕,就突然消失了,哪肯舍得色无戒冒险,拉住他道:“不要,我不要你冒险,一定还有其他路的。”不由的泪水已经流了下来。两人又再四处找寻了一遍,四周墙壁都是黑漆漆的,看似石室,原来都是钢铁所铸,确实没有出路。
  色无戒道:“现在该死心了。”令儿连连摇头道:“不要,不要,怎么可能没有出路,一定会有的。”色无戒心中自然知道,出路一定是有,不过除非闯进这第五关,如若不然,很难找得到。只听令儿又道:“就算没有出路也可以,我们俩人就住在这里,把这里当成家,真的,不能冒这个险的。”刚才还鼓励色无戒闯第五关,练绝世武功,这时却唯恐避之不及。色无戒心中何尝没有想过,有令儿这个天真美丽的姑娘陪伴一生,那是多么逍遥,多么快活。可人毕竟不是神仙,在这四周封闭的洞里,逍遥的一两天,就要为饥饿犯愁,与其慢慢的等死,还不如拼上一拼。于是轻轻的点住了令儿的腰间穴、背部风门穴、胸口膻中穴。“他这三下点穴手法轻灵之极,令儿起初一点感觉都没有,待得被点,只觉三股酸麻的感觉从三处穴道穿入,身体顿时不能动弹。
  她万也没有想到是被色无戒点住了穴,她只以为遇到了什么机关,不由紧张的道:“无戒哥哥,我动……动不了了,怎么回事?”色无戒微微笑了笑,道:“令儿,你可不要怪我,我承认我自私。”令儿听不懂他说什么,只道:“无戒哥哥,你说什么?我身体不能动了,不知是怎么回事?”又听色无戒喃喃的道:“我不忍看到你痛苦的样子,我宁愿我先死,免得忍受那一种痛苦,你千万不要怪我。”说完已经走到了池水边。
  令儿依然摆着拥抱色无戒的姿势,这时才真正听懂色无戒的意思,泪水哗的一下也便流了出来,道:“臭男人,你真傻,快解开我呀。无戒哥哥,我不要你死呀,你别这么做,我求求你了。”一会儿软话,一会儿硬话都抛了出来。
  色无戒听了令儿的话,心中也是不忍,因为两人心中都没有侥幸之心,只以为一旦遇到池水,就会灰飞烟灭,如此自然就像生离死别一样。忽听令儿大叫一声:“无戒哥哥,你既然要死了,将来生死两茫茫,我如今想问你一个问题?”色无戒愣了一下,而后道:“什么问题?”令儿道:“你先答应我,你一定会回答我,而且不是骗我的。”色无戒心想:“待会儿是生是死都还不知道,却为何要骗她?”只道:“好的,我答应你,你无论问什么问题,我都老实的回答你,绝不骗你。”
  令儿道:“那你过来?”色无戒也便走了过去,面对着她,只见她本来就有些苍白的脸上,变得更加憔悴,心中似有不忍,伸手替她擦去了眼泪,触手之处只觉冰凉,心中不由的奇怪:“此处已不像寒冰洞里那样寒冷,令儿的脸为什么还这么冷?”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懒得去问这个问题。忽听令儿道:“你有没有喜欢过我?你到底爱不我爱?”
  令儿直截了旦的说出这话来,还真让色无戒吃了一惊,其实令儿自从对色无戒有了感情那天起,这句话就想问了,但想到自己是一个丫头,色无戒又是自己小姐的姑爷,她这话如何问的出来,但眼见色无戒一脚踏进了鬼门关,一个痴心少女,自然也不想着再活下去,如今不问,恐怕就没有机会,所以问的特别直接。
  色无戒愣了一片刻,只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令儿接着道:“你说过了,一定会回答我的,而且不会骗我的,你说过的话,就不能不算数。”色无戒心中一酸,心道:“色无戒啊色无戒,你都快要死了,又何必如此难以决定,更不应该欺骗一个小女孩。”与令儿四目相交,柔情顿生,只道:“令儿,说老实话,你长得可爱又漂亮,虽经常会跟我斗嘴,但我骗不了自己,我确实很喜欢你,只是……我一直当你是……”令儿突然破涕为笑道:“不要说了,你已经告诉我答案了。”令儿只是想听:“我确实喜欢你。”这几个字,知道色无戒接下来一定是说:“可我一直当你像妹妹一样,我这喜欢,完全就算是一个大哥哥喜欢小妹妹一样。”她不想听到这句话,只要色无戒说:“我确实喜欢你的”就够了。心想:“无戒哥哥,为了你这句话,不论是生是死,令儿都陪着你,你一个人也不会孤单了。”
  色无戒看着她的眼睛,那种缠绵的感觉扑面而来,忍不住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感觉令儿的脸更加冷了,而后又替她擦干净泪水,只道:“令儿,无戒哥哥对不起你,是我把你带到了这里,是我害了你。”令儿一千个一万个想伸手去堵住他的嘴,只因动不了手。只见色无戒突然走向前去,不由的叫一声:“无戒哥哥……”而后一闭上眼,那泪水被挤了出来,兀自滑落。
  色无戒想回头看一眼,但还是忍不住了,一只脚踏进水里,只觉池水顿时渗透进衣服里,皮肤便感觉到一凉。而后每向前走一步,水便深了一点,池水从脚渐渐溢到腰部,当到得正中央时,池水刚好到达胸口。这个时候,咯吱声响,四角上的四头狮子又张开嘴来,从嘴里喷出一注淡绿色的液体,慢慢的流进了水里。
  色无戒看着那液体被池水所融,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后身体便开始寒冷起来,似乎要结成冰一样,一点都不能动弹。心中一惊,眼见池水没有起任何变化,感觉却是越来越冷。别说走上前去一步,就是摆一摆手臂,动一动手指,都不能够。色无戒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真是太奇怪了,我的身体不能动了。”于是以意引气,运劲抵御着。
  第121章
  令儿心中着急,如今听到了水声,忙又睁开眼来。色无戒虽感觉到身体极冷,表情也显得僵硬,可在外人眼中,却看不到这些许异常。令儿见他愣在那儿,不知出了什么事,想出声叫喊,只怕打扰到他,于是又忍住了。
  色无戒只觉寒意越来越强,每一次的运功都似乎无济于事,就在这个时候,那股寒意突然退了下去,却感觉到火一般的炙热,就好似从冰窟中刚跳出来,又钻进了火窟中,身体一冷一热,似乎都要被融化了一样,他这时才真正知道,手帕落水之时,已经被结成了冰,而后冰遇水则化,消失的无影无踪,心中紧张,喃喃的道:“难道我也要像手帕一样,被融化了不成?”骤冷骤热的感觉,真是难受之极。随着温度的升化,色无戒只觉身体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涨得极大,已经到了极限,汗水不断的从身体里被挤了出来,片刻已觉身体削瘦了一层,可看那池水之时,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似乎这一次都是在做梦。
  每过一刻,色无戒所受的煎熬就加深一层,他脸上的肌肉痉挛,变情恐怖之极,可奇怪的是,在令儿的眼中看来,他依然是停在水里,没有任何变化。令儿看得心急,不由的道:“无戒哥哥,你怎么了?你站在那儿为什么不动?”
  色无戒虽身心受到煎熬,但还是能听得清楚令儿的话,心中不由的奇怪:“我如此痛苦的表情,令儿难道会察觉不出?”这时只觉身体皮肤开始要裂开,血都要蒸发,骨头都要融化了一样,那种感觉,说不出的痛苦,忍不住怒吼一声,这声音爆发出来,水中顿时爆炸开来,水花只溅到顶洞,散向四周。色无戒神志不乱,只怕这水溅到令儿身上,她被自己点了穴道不能动弹,危险可想而知。不由的转头看着她,道:“令儿,你有没有事?”
  令儿道:“我被你点了穴,你说有没有事?我在问你,你为什么站着不动?”色无戒又听她这么一问,脑袋只犯迷糊,但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只道:“这水古怪,刚才你有没有被水溅到?”令儿听了也更是莫名奇妙,只道:“我好好的怎么会被水溅到?”而后紧张的道:“水里古怪吗?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看你呆在水里就不动了,你快上来,不要冒这个险了。”
  色无戒一愣,喃喃的道:“我刚才如此大的动作,令儿怎么说我站在水里不动弹,这是怎么回事?”不由的道:“我现在身体好似被火烧一样,就快要融化了,根本动不了身体。”令儿表现出惊讶的表情,因为从她的角度看上去,只看到色无戒站在水里,什么痛苦的表情,刚才的怒吼,水花四溅,她都看不到。
  两人一时间都感觉云里雾里的,乱的很,色无戒心道:“为什么这样?难道这一次都是做梦?做梦,对了,莫不是这一切都是我的心里想法,根本不是现实。不应该,我身体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怎么可能是假的?”其实一个人的梦的感受,有时比现实中发生的还要真实,色无戒如今的感觉如入梦境,但对他的生命依然能构成威胁,就看他的心里能不能控制,所谓生死都在一念之间,此时要克服的真是这种心理。
  令儿听色无戒的诉说,知道他的处境有多危险了,只耐身体不能动弹,她没有练过内功,不会点穴解穴,更不能用内力冲解穴道,心中一惊,本来血液便流得不畅通,这么一来,顿时感觉透不过气来,身体也开始僵硬起来,难受之极,连站都站不住了,就那么摆着拥抱的姿势,软倒在了地上,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紫,一闪一烁,也是命在垂危。她呻吟起来,喃喃的念着:“无戒哥哥……”可就是叫不出来声来,身体好像处在一个没有空气的房间里,呼吸受阻,肺部的每一个动作,使得身体就更加难受。
  色无戒看到这里,不由的大叫:“令儿,令儿,你怎么了?”令儿喃喃的想讲:“无戒哥哥,我好难受。”可哪里发得出声音。色无戒自然知道,令儿一点内功都不会,却被自己点了三处大穴,自己点穴的功夫那么特殊,即使是少林方丈了圆一时半刻也不能自己冲开穴道,何况令儿,只怪自己怎么能对令儿这么做。他拼尽全力,想跃起身来,可除了意识之处,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已经不受控制,只觉口干舌躁,都快要被烤干了。这个时候似乎都能感觉自己的骨架是什么样子,脸宠一明一暗,似乎皮肤都被融化,露出骨头来一样。
  令儿与色无戒面对着,能看到那三樽塑像的一举一动,她眼神一闪间,却看到那书生塑像又是一动,手中的书卷散了开来,上面隐约写着有字,不由的用手指着那书卷。色戒看她这动作,先是不明所以,而后知道,不由的道:“令儿,你看到了什么?”心里只想,那一定是破关的所在,只恨当时为什么要背着对塑像进池子。
  令儿身体难受,眼睛都布满了红丝,视力感觉都有些模糊,她强自静下心来,朝那书卷上看去,只见上面写着:“风吹草动,是风在动,还是草在动?斗转星移,是斗在转,还是星在移?”她初一看这二十六个字,自然不懂得什么意思,想说出告之色无戒,却又哪里开得了口,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9 4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