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3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转,还是星在移?”她初一看这二十六个字,自然不懂得什么意思,想说出告之色无戒,却又哪里开得了口,一时间紧张,便更加难受了。
  色无戒知道,令儿越紧张越糟,又是道:“令儿,你不要紧张,你说不出声音,你用嘴形,我们生死都在一起,我一定能看得懂的。”令儿听色无戒说:“我们生死都在一起”这七个字,虽身处险境,却也是说不出的高兴,一滴泪水滑落脸宠,却是破涕为笑,顿时呛的咳嗽数声,青紫的脸上涨得通红。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将看到了二十六个字,用嘴形说了出来。
  色无戒看得认真,令儿说的仔细,虽中间没有声音传播,可两人意志相通,色无戒竟听明白了令儿所讲的话。令儿见此,心中快活,看着色无戒竟看得呆了。色无戒心中念叨着:“风吹草动,是风在动,还是草在动?风固然有动,草亦固然有动,但若一个人闭上眼睛,不去想风动还是草动, 即使吹再大的风,草摇得再厉害,他依然看不到,就没有所谓的风动还是草动了。斗转星移,北斗星看似在转,星辰似乎也在移动,实则他们却没有动。这两句话是不是在告诉我,池水突然变冷,一时间又变热,身体的难受,水花的四溅都是心里作用,令儿身处其外,所以看不到水花四溅,我的心在动,所以才会如此感觉到。”想到这里,心情顿时放开,微微闭上眼睛。
  他想坐下来打坐,身体固然动弹不了,可他这时想开,心道:“坐没坐下,都是心里作用,只要我心中想着在打坐,它就是打坐。”想到这里,他把一切放开,不去想池中有水,也不去想身体能不能动,他只想自己身处一个万籁俱静,没有任何东西的天际,就独自一个人打坐思绪。果然,他心里一抛开眼前的一切,那种好似火烧的感觉顿时消失了,身体也便能动了。
  色无戒大喜过望,看了一眼令儿,只见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心中一酸,只怕时间一长,她的性命尤堪,现下也不待离开池子,暗运一股劲力,从右手食指冲了出去。只听得嗤嗤嗤三声,三道无形的真气射出,解开了令儿身上被点的穴道。
  令儿只觉被阻挡在身体一处的血液,顿时散至身体的四肢百胲,“嗯”的一声,身体顿时能动了,只是本来没有血液经过的地方已经麻弊,由于身体虚弱,一时间却还不能站起,但对身体却已没有什么损害了,不由的朝着色无戒笑了一下。
  色无戒见了,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正想从池子里走出来时,却看到了右手上另外扎着的一条手帕,那手帕被水所湿,牢牢的贴在了手上。这个时候的思想突然不受控制,本能的思绪引得他回到当初那手帕掉进水里的时候,明显看到水帕化作一团清烟,消失不见,手帕是实物,但它自然不会去想什么风吹草动,斗转星移,自然不会有什么杂念,可却化成了一团轻烟。一想到这里,心里哪里还静得下来,只觉水里又是冰冷,而后变得火热,难受的感觉,又再袭上心头。
  令儿看到色无戒又变回了原来的表情,知道他心里又有了杂念,还以为是自己害得他如此,紧张的道:“无戒哥哥,不要想其他事情,不要记挂我,快把心静下来,不然你会有危险的。”可色无戒好几次想使自己入静,似乎都不能。原先他是要替令儿解穴,所以心中不得不静,如今令儿脱离了危险,生死只关系到他自己的性命,他却怎么也静不下来了。
  第122章
  令儿还不能站起走路,于是便一步一步的爬上前去,只道:“无戒哥哥,你伸出手来,我拉你一把。”色无戒见令儿爬进身来,心中一惊,忙道:“令儿,你快别动, 我……”一时紧张,血液一阻,下面的话没有讲出,双膝一软,身体往向水中沉去。令儿忙大叫:“无戒哥哥,好,我不动,我不动,你不要担心我。”哪里还敢向前爬,只扒在地上,默默的流着泪水。又朝那书生塑像手中的书卷上看去,希望能找到帮助色无戒的办法。这时穴道被解,视力也好了很多,只看见书卷右角下还写着一行小字,由于实在太小,看不太清楚,也便爬近身去,当看清楚那行小字的时候,顿时大叫道:“无戒哥哥,你要听好‘草木无情,风雨无性,疑神疑鬼,走火入魔。”原来那行小字写的正是这十六个字。
  色无戒听到令儿的叫声,渐渐从水中浮了上来,强自使自己静下心来,他原先是出家之人,什么哲理性或者一些强辞夺理的佛语听得多了,令儿所说的十六个字,他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顿时想到“菩提并无树,明镜亦无台,世本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一切风吹草动,都是人的意识在作怪,自然草木皆兵了。一旦疑神疑鬼,只会使自己走火入魔。所有种种一切,并不是风波险恶,草木为怪,而是自身的作祟。佛语曰:“他非我不非,自非则是错。”风吹草动看似无相,实则有相,斗转星移看似有相,实则无相,所以有相无相,并不是有眼睛看的。就好似镜花水月,你说它无相,你的眼睛明明看到有相,但若你说它有相,它里面却并没有东西。
  这样一来,手帕飘落到水中,确是有相,但眼睛看到手帕化作青烟,实则上并不算作有相,于是又再潜进水里。令儿以为他又受不了沉了下去,这回却无论自己如何诉说,他都不再浮了上来,心里还真以为他死了,一时间眼流也哭干了,希望也破灭了,只呆呆的看着池水出神,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突然间哗啦一声,水中爆炸开来,声音不小,令儿却也没有被吓到,就好似灵魂出鞘了一样,当她朝着溅起的水花上看去时,顿时就好像死灰复燃一样,眉开三度,喜出望外,只见色无戒飘在空中,就好似出水芙蓉一样,从水里钻了出来,身体一个转身,跃到了身边。不由的叫一声:“无戒哥哥……”色无戒以微笑相对,先是用内力将身上的衣服蒸干,而后双掌挡在令儿背上,将内力输入她的体内。
  令儿高兴的就想要扑到色无戒的怀中,哪里还静得下心来,只道:“无戒哥哥,原来你没事,可把我吓坏了。”色无戒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说话,令儿哪里肯听,又道:“当你第二次沉进水里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担心,我还以为……还以为……”说着说着,竟又流下了泪来。过了一刻钟时间,令儿只觉四肢百胲舒服的很,却不知刚才是在生死转了一个圈子。
  听着色无戒深情的说出一句:“令儿,真是让你担心了,也幸亏有你。”令儿扑到他的怀里,道:“那什么风吹草动,斗转星移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一会儿死了,一会儿又活过来,我都给你弄糊涂了。”让眼泪都挤到色无戒的胸口上。
  色无戒道:“令儿,你看……”指着自己的手。令儿不由的朝他的手上看去,见是一条手帕,莫名的道:“什么?这不是我的手帕吗?”色无戒微笑着道:“对。”而后举起右手来,右手上依然包着一个手帕。
  令儿本来替色无戒的左右手各包了一条手帕,如今见他左右手各拿一条,顿时明白,不由的奇怪道:“这手帕不是掉进水里,化作了一缕轻烟吗?怎么……”瞪大了眼睛,却不知怎么回事。两人站起身来,走到那塑像面前,色无戒念起书卷上的字来:“风吹草动,是风在动?还是草在动?斗转星移,是斗在转?还是星在移?草木无情,风雨无性,疑神疑鬼,走火入魔。”
  令儿道:“对呀,我正问这是什么意思?”色无戒道:“我起初还想不通,不过这时终于想明白了。”令儿急切的道:“到底什么意思?不要再卖关子了?”色无戒微微一笑,只道:“我们看到手帕飘到水里,那是真事。当我们看到一股轻烟,手帕随着消失了,我们都以为,手帕落到水里后变成了青烟,都以为这水很古怪,却哪里想得到……”令儿也顿是想通,插嘴道:“却哪里像得到手帕是沉到了水底。”说着噗哧一笑,由于气血有失,不由的咳嗽了几声。色无戒紧张的道:“怎么了?”
  令儿见他如此关心自己,自然高兴,微哂道:“没事,只是一口气喘不过来。我觉得我们两人都是好傻,刚才还死去活来的,真是丢脸。”色无戒见令儿被自己点了穴道,虽身体会有些不舒服,可自己已经替她输过内力,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不应该还会有气喘不过来,见她这样,只以为是担心所致,也没多想其他。只道:“关也闯了,我们看看在哪里可以找到出路。”
  令儿忙道:“慢着,不是说只要闯过了五关,就可以练他们的武功吗?”令儿不说,色无戒还真忘了,当时的心里想着只是能活下命来,什么绝世武功,早就抛到了九宵云外,如今有惊无险,已算是万幸,自然不敢再痴心妄想。令儿却是道:“你们中原人不是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无戒哥哥贵人自有天相,些许机关怎么能难倒了你?你不是说讲究有缘无缘吗?你进得洞里说明有缘,你闯过了重重机关,说明缘深,这么个大好机会,怎么可以错过了。”
  色无戒听令儿侃侃而谈,还真觉得有道理,突然觉得她刚才的一句话有些奇怪,便即问道:“我们中原人,难道你不是吗?”令儿听了,脸不由的一红,道:“你说什么?我当然是了。”不知为何,言语却有些尴尬,正不知如何茬开话题时,只见那书生手中的书卷又辅下了一张来,于是指着书卷道:“无戒哥哥,你看……”色无戒见令儿用手指指着塑像,就知其意,不待他说完,便转头去看。见到书卷上又写着有字,一个大标题写着:“九室指玄篇”。
  令儿当即高兴的跃起,道:“无戒哥哥,这一定是武功秘诀,你这回可有福了。”色无戒却是聚集会神瞧着那书卷,只见书卷上写着:“《九室指玄篇》乃先师陈抟隐居武当九室岩石所创,共分八十一指,其中包含了天下武林中各种指法。”下面便列出了八十一种指法的名称与练法,甚是详细,其中更让色无戒吃惊的是,上述所列的指法中,竟然也有少林七十二艺中的一指金刚法,练法竟是一模一样,不差丝毫,看得色无戒不禁目瞪口呆,一时间竟走了神。
  令儿兴奋之情未减,只道:“太好了,你快练练看,把这些全都练会了,将来就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色无戒却是心道:“这八十一种指法都是天下指法的精髓,练习难度恐怕不低于少林七十二艺,别说不可能全都练会,就算练会了,也未必就打遍天下无敌手了。”他一目十行的看去,突然全身一怔,竟看到了“幻影指”三字,不由的心道:“幻影指?不正是那劈斧石里怪人所使的武功?”为了求证,也便朝练法上看去,只见上面的心法与那怪人传授自己竟是一模一样,而且其中一些精髓要点,是那怪人没有提及的,不由的吃惊,喃喃的道:“为什么《九室指玄篇》中也会有幻影指?”一时间也想不通其中的缘由,听着耳边令儿的催促:“无戒哥哥,你快开始练呀,把这些功夫练会了,就天下无敌了。”她连续的说着这几句话,色无戒听着,心道:“其他指法虽是精妙,但却与一指金刚法与一指禅大同小异,唯有这幻影术出类拔翠,况且那怪人使得也是神乎其神,练一练也是无妨。”于是盘膝坐了下来,按照心法开始练习。令儿见此,也便不再打扰他。
  色无戒按照图上所标的真气所走路线,慢慢的开始演习,他以意领气,使得一条好似丝线的内气,沿着身体的奇经八脉游走,渐渐的那种感觉越来越逼真,当聚集在右手食指时,感觉有一股真气要从食指射出去一样。他在以意引气的同时,双手不断的比划,当食指的感觉强烈时,便将气引回丹田,而后又引出另外一股真气,仍然按照此法游走。
  第123章
  不知为何,色无戒原先听那怪人讲起幻影术,只听得一头雾水,别说练习,连什么意思,都听不太懂,可如今一接触幻影指,就好似极其熟悉,练习起来就好似探囊取物一般,无不得心应手。他自己也虽是心中奇怪,可这时候哪里有功夫去想。其实他不知道,只以为那第五关池水只是虚幻而已,但事实是池水却是有极大的杀伤力,色无戒感觉到痛苦的样子也都是真实的,那是因为池水在一时间将他身体的一百零八个大穴,奇经八脉,任督二脉,已经身体每一个穴道,每一条筋的练功潜力都激发了出来,若色无戒不是以易筋经与洗髓经的内力支持,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而在练习功夫之前,一定要经历此关,也就是最后一个生死关,那是因为不将人体的潜能激发出来,即使看到了上乘武功,也难以练成,甚至走火入魔,有性命危险。
  如今色无戒的潜能不知不觉中被激发出来,练习这些指法自不在话下,只练习不到一刻钟时间,已经练的鼓瓜烂熟,而常人非得三十年苦功不可。令儿本来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但见色无戒每一次摆动着双手,都好似有千百只手在眼前转动,只看得眼花缭乱,到得后来,竟连哪一只是真手也都分不清了。一时间控制不住,惊叫出来:“好神奇呀。”
  色无戒听得令儿声音,方使从如梦如境的幻影之中回过神来,感觉幻影指的练法已经烂熟于胸,如今睁开眼来,右手一摆间,看到数十双手轻轻的滑过,起初连自己也都吓了一跳。令儿连蹦带跳的拍手叫好,随即脚下一个踉跄,向后便倒。色无戒无奈的笑了笑,右手伸出,便即向她的腰上扶去。而令儿看到色无戒的手伸来,伸手想去抓住,随知看到的只是影子而已,只抓了个空,眼见就要倒在了地上。不由的大叫一声,双手连续不断的乱抓,连抓十几次,都是抓空了。而后只觉腰部一紧,下坠之势也便停住,原来已被色无戒扶住。
  令儿呆呆了愣了一下,还以为是见鬼了呢。色无戒噗哧一笑,道:“怎么了?是不是摔傻了。”令儿站直身子,哂道:“你才傻呢?”跑到那书卷面前,道:“好厉害,快快,快接下来练下面的功夫。”色无戒朝着那书卷接着往下看,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只觉这书卷真比那万两黄金还要诱人,上面的内容记载的实在太广,琴棋书画,医卜星相,工艺杂学,贸迁种植,记载的大多都是精髓,任何武林人士练的武功,几乎都包含在内,这时真正清楚,为何这部书卷要设制在层层机关之后,誓问若是练武之人知道有这一部经书,恐怕就是刀山火海,也定来取之。
  色无戒一目看将下去,大多功夫经典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怪不得世人都传陈抟是神仙,能皆此艺技的人,当真除了神仙,普通凡人怎么能办得到。什么“入室还丹术”“易龙图”等等,若是能学得其中一项,当真如令儿所说,天下无敌,也不是不无可能。这些经书之中,除了中原文字外,还有一些歪歪邪邪的蝌蚪一样的文字,更有甚者,竟像天书一样,让人看了云里雾里。
  色无戒对一些不太敢兴趣的,只是一眼瞥过,把大概记在心中,当看到《先天图》与《无极图》时更是忍不住练将起来,这两部都是画册,图上所绘的人都是裸体,身体周围标着一些箭头,色无戒也便照着箭头所标的方向,让真气在体内开始游走起来。起初只觉也并不怎么难练,似乎与那洗髓经有诸多相似的地方,到得后来,竟是完全相反。洗髓经中提到让真气沿着膻中下沉丹田,然后又从任脉传至督脉,经阴经穴,沿督直上,到达头顶百会穴。而先天图中所标的却是从丹田往上到达膻中穴,《无极》图中更是标明,从百会穴沿督脉直下,通过阴经穴分至左右两腿涌泉穴,再从涌泉穴上移到丹田之处,如此循环转动。
  色无戒照着上面所绘的练习,不但没有进展,反而觉得真气开始乱走,似乎有些不听使唤,额头上豆大的汗水冒将出来,一根青筋崩的老粗。一时间,心中紧张不已:“如此下去,恐怕会走火入魔?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里所藏的《先天图》与《无极图》的练法颠倒?不应该呀,如此重重机关保护下的经书,不可能会是假的?除非设制此机关的人,故意设下圈套害人?更或许,他从小到大所练的洗髓经,一开始就练错了。”一时间,种种疑问升上心头,使得本来就紧张的心,更加变得烦躁不安,脸色一明一暗,从红色突然变成黑色,又从黑色变成青色。
  令儿看得心中着急,忙道:“怎么了?无戒哥哥,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色无戒喃喃的道:“看来都是贪心惹的祸,天下武功大多出于同宗,相差无几,单练其中一项,可使武功精进,但贪多兀进,却使两种功夫互相抵抗,所以才会这样。”令儿听了,更是紧张,眼中已经充满了泪水,责怪自己道:“都是我不好,那你快收功,不要再练了,我也不强迫你练了。”
  色无戒心里知道,一时半刻即使想收手都会很难,于是静下心来,不去想《先天图》与《无极图》的练法,一门心思的运起洗髓经来,渐渐的脸色才有些好转,只过大半个时辰,才是化险为宜。令儿见了,也是慢慢的放心,忙道:“不练了,不练了,这些害人的武功,练它干嘛,还是自己的命重要。”她刚才还巴不得色无戒将这些武功全都学会,这时却唯恐色无戒再朝两副图上再看一眼,连连道:“走吧,走吧,我们还是开始找出路吧,不要再学上面的武功了。”
  这时的色无戒却是不能自拔,眼睛盯着图细看,就是不敢再练,他心里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两副图上的练功方法,会与洗髓经刚好相反?令儿拉他不动,只道:“刚才连命都没了,你还看。我看趋早毁了这图,免得再害其他人。”说着伸手便欲将那书卷扯下来,撕个西巴烂。
  色无戒看到令儿这样,想去阻止,却是没有行动开来,心道:“令儿说得对,这种武功还是少看的好。”忽见那书生塑像又动了一下,而后便听得嗤的一响,连着又是嗤嗤两响。色无戒情知不妙,抱起令儿,向后急退,眼见的三枚袖箭分上中下三路攻来,来势之快,实属罕见。如今手中抱着一个令儿,又处于半空,没有地方借力躲避。左腿斜踢,正好把下路的袖箭踢落。左手将令儿抱在身体左侧,眼见着上路的袖箭紧接着中路射来,于是抓住中路的箭,随手向上路的箭扔了过去,两箭相撞,咚咚的落在了水中。
  事情突然,三次变化又在片刻之间,令儿哪里有那么快的反应速度,此时还莫名奇妙,感觉身体飘在空中,正在向下落去,脚下便是那一沟池水,不由的叫了一声,叫声未尽,只见色无戒的双腿在水面上轻轻一点,身体旋转的落在了旁边。一时间害怕扑在他的怀中,却是不松手,只道:“刚才出了什么事?”色无戒摇了摇头,道:“没事。”再一看那书卷时,只见烟雾迷蔓,竟不知什么原因烧了起来,眼见的图画文字随着无情的火焰渐渐的消失,心中莫名的空洞。
  令儿回过神来,大至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才知是多么的凶险,见着自认为害人的画被烧,心中说不出的喜欢,只道:“烧的好。”色无戒心中却在想:“怎么无原无故的会烧了起来?”两人呆立片刻,虽都没有讲话,想的却也是不同的事情。
  待得书卷烧尽,卷灰散架开来,兀自带着点滴火星。色无戒走到塑像身前,只道:“没想到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武功秘笈,最终落的如此下场。”令儿道:“这样不好吗?以后免得大家为这些身外之物而打打杀杀了。”色无戒道:“其实练习武功的好坏,不在与武功的邪正,而在于人的邪正。练习武功固然可以取人性命,但也可以救人性命。”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令儿瞧着他的表情,只道:“你舍不得?”色无戒道:“应该不是,不过这些经书都是前辈用毕生心血所著,如此毁于一旦,乞不是暴殄天物?”令儿弩着嘴道:“毁都毁了,那又能怎么样?”这句话在色无戒脑边震荡,听得色无戒好似参透了佛法一样,道:“说得对,毁都毁了,那又能怎么样?佛曰:‘放下,舍得,平常心。’令儿一个小女孩都能看得开,我真是枉为佛门中人,呵呵,我哪里还是佛门中人。顺应天命,不强求什么,毁都毁了,那又能怎么样?”
  令儿听色无戒重复自己的话,又喃喃的不知在讲些什么东西,想开口问出时,只见色无戒右手起处,眼前起了一股劲风,将那灰尽吹散,将塑像身上的灰尘也都吹的干干净净。令儿只觉灰尘扑面而来,弄得好生狼狈,忙阻止色无戒道:“你这是干什么,脏不脏呀。”
  第124章
  色无戒却似乎走了神一样,又是喃喃的道:“正因为脏,我才将他除去,可别让这些灰尘亵渎了前人的神灵。”令儿见自己的白衣上布满了灰尘,自然老大不高兴,只道:“无戒哥哥,你又在钻牛角尖了。”色无戒问道:“我怎么在钻牛角钻?”一停下手来,风声顿停,飘浮在空中的灰尘也慢慢的下落。
  令儿指着空中弥漫的灰尘,道:“你看……”色无戒朝着她指着方向看去,并不以为她指的是灰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