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盟谖蓍芟拢床荒芴酌埽绾文馨斓玫健6畈闪顺律僮诚嗑龋退α思柑欤痪跛瞬淮恚运彩前敌碛屑樱捎捎诔路晒芾硪蔡侠鳎砸恢泵挥谢幔饺艘仓挥形弈巍
  这一次陈飞出镖,本来也要带着陈少壮,但由于家母有病,陈少壮要尽孝道,所以留在了家中。陈飞其实也是想到,儿子定是为了杨采莲,自己这一趟出镖,两人一定会在家中闹出事来,所以一定要陈少壮跟随。陈少壮无奈,便只有找母亲诉苦。母亲听了,气愤的对陈飞道:“你也太霸道了吧?连儿子要对我尽孝道,你都要百般阻挠。”陈飞不想麻烦,便答应了陈少壮留在家中。临行道都各自跟杨采莲与陈少壮言明,如果两人在家中闹出事来,他绝不会纵容这件事情发生,还派了两个随手的镖师留下看守。
  其实男才女貌,陈飞何必要拆散鸳鸯,他只是不想让人说豫飞少主人娶了一个延街乞丐。其实杨采莲做过乞丐,除了镖局中的镖师和几名趟子手外,外人根本没有知晓,她白白静静的样子,更是没有人会怀疑。只不过陈飞自身做用,总是不能安心。
  陈飞出镖几天,陈少壮便忍不住,多次溜进杨采莲的房间,杨采莲只怕出了事,所以都是拒绝了。大约半个月事情,突然华山派发下英雄贴,说华山掌门不久前无故死去,全身没有一处伤痕,也没有中毒和生病过的迹象,所以华山大弟子将掌门的尸骨藏在寒冰洞内,现邀天下英雄上山,帮忙解出掌门的死因。陈飞和华山派掌门有过故交,英雄贴自然也送到了家里。
  此事关系重大,陈少壮也不敢私自做主,便名人快马加鞭将此事告知陈飞,陈飞知晓后悲痛欲绝,他这趟镖是要送往京城达官府中,得罪不得。如果放弃这趟镖,他的镖局也只能开到这了。但要想送完这趟镖,再赶去华山,如此一个月的时间,远远不够。在此儿子主动请求上山,在亲人一直劝说下,陈飞也便答应了,并要家中的两名镖师随行。可家中陈少壮为少主人,他不许两名镖师跟随,两人自然不敢违抗,所以陈少壮和杨采莲看似上华山有急事,但两人却享受着路中的逍遥日子,这是第三天晚上,这三天两人的关系比往常三年更是进了一步。
  杨采莲一时低沉着头,自故自的向前走,走了片刻,突然见陈少壮没有身旁,转头一看,只见他在身后一丈处站定。于是走近他身边道:“师哥,你怎么了?”陈少壮突然抓住了杨采莲的手,叫道:“师妹……”杨采莲吃了一惊,手中的配剑不由的掉在了地上,低声道:“师哥,你……你这是干什么?你抓得我好痛。”无论如何挣脱,却是挣脱不开。陈少壮一把抱住了她,道:“师妹,我好喜欢你啊,你喜不喜欢我啊?”杨采莲害羞的道:“喜欢……不过……”这是两人第一次挨得这么近,杨采莲的心只怦怦乱跳,紧张不已。
  第015章
  陈少壮道:“这条路我们走了已经半天,都没有看到看个人影,不如我们就……我们就……”杨采莲道:“不要!”强行挣脱开,便向前跑出。可没跑出几步,又被陈少壮拉住了手,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要?难道你对我没有感觉吗?”杨采莲整个脸已经通红,在夜色下也是隐约可见。她道:“不……不是,只不过要是出了事,让你爹知道了,他会赶我出家门的,我不想再做气丐了。”陈少壮道:“不会的,不会的,只要我们小心点,不会出什么事的。只有我们两人知道,没有人会知道的。”
  杨采莲道:“就算如此也不行。你爹不同意,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要是我们能在一起,你名媒正娶我,到时……到时你要做什么都行!”讲完便转过身去,低头不语。陈少壮一怔:“名媒正娶,一时愣住了。”杨采莲见师哥不再说话,转过身去道:“师哥,你怎么了?”陈少壮望着她道:“可是,可是我已经忍不住。”杨采莲一看他全身,也知道他难以控制,现下忙道:“师哥,你千万要忍住,前面就是白马寺了,我们分头走,早晨在那会合。到时你就能平静了些。”她只怕出事,现下拔腿就跑。
  陈少壮冲上前去几步,叫道:“师妹!”此时不管如何挣脱,都是死不放手。杨采莲看了一眼陈少壮,月光下见他显得特别的恐怖,不像平日自己所认识的的师哥,害怕之余拼命的挣扎着,叫道:“师哥,不要,你快放开我!”陈少壮道:“师妹,你就成全我吧,回头……回头我一定要爹取你过门!”说完也不等杨采莲回答,便朝着她的脸宠乱亲。杨采莲害怕难当,拼命的叫着:“师哥,师哥……”可陈少壮色心即起,恐怕连他自己也难自控,行为举止也是粗鲁了许多。双手一用力,已经撕裂了杨采莲的衣裳,朝着他的脖子乱亲,呼吸极重,回归到了原始兽性。
  绝色躲在草丝中,见到这副情景,不禁自言自语道:“好你个薄性之徒,竟然比我还猴急,今天遇到我,也算得上你倒楣了。”现下随地捡起两块石子扔了出去。一粒正中脸部颧髎穴,一粒正中他背心魂门穴。陈少壮被点穴道,顿时便静了下来。而杨采莲一时还没回过神来,见此只道:“师哥,你怎么了?”而后只觉眼前一个人影闪过,那人把自己背在背上,便迅速向前跑出。杨采莲头朝下只能看到那人的朋腿,见他箭步如飞,心中只道:“你是谁?快放我下来。”只见绕过一个弯,那人把自己放在了地上。这时月光被高大的树木遮住,周身是漆黑一片,杨采莲害怕不已,只道:“你是什么人?你说话啊!”黑暗中只听一个声音道:“我刚才救了你,你应该谢谢我!”讲话之人正是绝色。此时黑暗中听来,他的声音低沉之极,让人觉得有些恐怖。杨采莲心中余悸未除,身子缩成一团,只道:“那谢谢你了,刚才我师哥怎么不动了?是不是你干的?你有没有把他怎么样?”
  绝色道:“你放心,我只是点了他两处穴道,半个时辰大概就会自行解除。”杨采莲稍稍安了些心,慢慢的站起身来,道:“你真是个好人。我师哥平时不像今天这样,你千万不可说出今天的事,免得……免得……”绝色接道:“免得毁了你师哥的名声?”杨采莲让他看透心思,不由的一阵脸红,但是漆黑一片,自然是不被人所觉。
  杨采莲见此处很黑,心中还是很怕,于是便想走出这里,她道:“多谢了。这里很黑,不如……”刚跨出不到几步,突然撞到了一个人身上,黑暗中只觉害怕难当,失声“啊”的一下叫了出来。忙道:“你是谁……”而后知晓定是救自己那人,便道:“是你……刚才对不起了。”
  陈少壮虽是被点住了穴道,只是突然身体不能动弹,一时吃了一惊,这时听到师妹的叫喊,只以为出了什么事,也便高声喊道:“师妹,你怎么了?”杨采莲回道:“师哥,我没事。”而后对黑暗中的那人道:“还请高人解开师哥的穴道,以免他受不必要的痛苦。”绝色笑道:“那你如何报答我呢?”杨采莲看不到他的脸,听到他刚才不同寻常的笑声,顿觉事情不对,现下忙拔腿便跑。可右手臂似被一个铁圈牵牵套住,就是不能动弹,惊张的道:“你干嘛,你快放开我!”绝色笑道:“你万也没有想到吧?刚逃出了师哥的魔掌,却又落入我的手中。”杨采莲气道:“你……你……淫贼!”刚说完,自己已被推倒在了地上,顿时感觉到一只黑手探进自己体内。
  第016章
  杨采莲原本出生在富贵家庭,由于家中被一伙不明来历的强盗洗盗一空,一家十几口人却都死了。母亲也由于不堪受辱,投井自尽。她幸好为一个好心的邻居相救才活下命来。可她万万没有想到,那邻居却把她卖进了江南有名的妓院。她在里面受教两年,在准备开包接客那晚逃了出来,以后便流落街头,当了几个月的乞丐,有幸蒙豫飞镖局少主人陈少壮相救才有今天。他虽落魄,但从来没有一个男子真正赔到过他的身体,此时只觉害羞恼怒不已。在豫飞镖局也曾学过几手功夫,此时却不知如何使劲,腰间都隐隐生痛,原来已被点了穴道。身体虽还能动弹,但要出手反击,却已经没有了那个力气。
  黑暗中只觉那人不断亲自己的脸,双手在自己身上乱摸,腰带一松,身体对衣服的感觉已经有些远去,似有似无。那种感觉实在令人不堪。杨采莲此时的脸已经红的象个猴屁股,只不过黑暗当中看不到罢了。夜晚一阵风吹进林中,杨采莲只觉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天虽不那么冷,但风吹在皮肤上的感觉很明显,她知道自己的衣服已经除去。杨采莲想反抗又反抗不得,起时想起师哥,便大声叫道:“师哥,师哥,快救我……”
  陈少壮本来听到杨采莲没事,心中倒是宽了些心,此时听到她如此凄惨的叫声,顿时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叫道:“师妹,你怎么了?你快说,你到底怎么了?”杨采莲只觉有一个刺裸裸的身体挨近,身体刚才那种冷意顿时消失,有一股热度充斥全身,此时心中痛苦,更是没听到陈少壮的问话,只一个劲的叫着:“师哥,救我。师哥,救我……”声音明显带着哭泣声,两滑热泪滑落脸宠。陈少壮见师妹没有回答,但听她那惨叫声,心中但已料到十之八九,他心中早已把杨采莲当成了未婚妻子,他又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怎么能忍受这种耻辱,心中除了委屈,更有一股怒火在燃烧着,拼尽全身力气叫着:“师妹,是不是有淫贼?”隔了片刻,除了师妹的哭泣声外,更无其他声音。现下吼道:“淫贼,切勿对我师妹无礼,不然我豫飞镖局绝不会饶了你!我爹陈飞,人称‘飞雄’,如果你认识我爹,就放过我师妹,不然你将会为你今天所做的……”他说话的同时,强引真气冲击穴道,可绝色点穴的手法却极是奇特,他在引真气冲击穴道的时候,只觉有一股麻意散遍全身,再加上他心意散乱,当说到这里时,只觉全身抽搐,痛苦不已。他虽年幼,但自小得陈飞教导,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不但救不了师妹,反而会反其道而行,危害到自己的生命。现下慢慢的坐下身来,盘膝打坐开来,关闭了耳风,此时只像独身处于宇宙当中,听不到任何声音。
  一个人如果眼睛累了,可以闭上眼休息,一个人如果嘴巴累了,他可以闭上嘴不说话。一个人如果鼻子出了毛病,他也可以用嘴来代替,但这个人却不能控制自己的耳朵,耳朵每时每刻都开着,不能关闭,但波斯有一门功夫,就可以关闭耳朵,使耳朵能向眼睛一样闭上。这门功夫叫“消音术”听说一百多年前传入中土,当时有许多人都会这门功夫,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人都放弃了这门功夫,因为学武之人,一般都希望把自己的耳朵练的像随风耳一样,能听见方圆千里的声音,谁还会有心思去花时间练这种闭塞听觉的功夫,没想到陈少壮小小年纪,竟会这门武功,其中虽有许多不可知的秘密,但肯定了一点,就是这门功夫救了他。由于听不到了声音,心顿时静了下来,原来乱冲而无法控制的真气,顿时恢复了平静,此时只静待穴道的自行解开。
  杨采莲拼命的叫着挣扎着,她没有听到陈少壮刚才的问话,也没有注意此时他没有声音发出,自己仍是没命的叫着,只盼有一个人都把她带出苦海。此时只听耳边有一声音道:“你就少花些力气,你师哥能保住自己的命就算好,根本救不了你。”
  杨采莲的脑海空荡荡的,此时听到有声音,便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此时身体的反应是以前所没有感受过的,她知道再过一会儿,自己的贞操就会不保。叫那人不回自己的问话,双手便向他身上抓去。那人正压在自己身上,此时抓去的地方,正是那人的背脊,只觉他的背部已经出了许多汗,现下更是不忌讳,双手顺着他的背脊往上,此时只摸到一个光秃秃的的东西,仔细一着磨,才知对自己无礼的人正是个光头和尚。
  第017章
  她万万也没有想到是这样,听那人的急促的喘气声,一惊之下,只道:“你是个和尚?”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时显感觉到那人一怔,却是没有吭声,现下只盼她能放过自己一马,于是又道:“你既是出家人,为何还要干这种事,人不怕佛主降罪于你吗?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以后我一定吃素,经常烧香拜佛,只盼你能大发善心,放过我一个弱女子吧。”一连讲出了心中能想到的求饶之辞。
  绝色听到她的乞求之声,那样脆弱那样惹人心痛,道:“我也想放过你,可是,这时我已经不受控制了。”隔了片刻,又道:“姑娘,我好快活啊,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杨采莲不忍再听,高声喊着:“不要……”却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话。绝色的呼吸越发的急促,道:“我快不行了,我好舒服……”杨采莲闭着耳朵喊道:“我不要听,你这个淫贼,淫贼!”突然只觉那人身体打了个冷颤,而后便不再动弹。杨采莲泣声渐低,她只觉自己已非亲白之身,没有面目再见师哥一面,如今只想自尽而死。
  她摸摸身边,见自己的配剑已经不在身边,此时身体柔若的,想用掌力打死自己也是不行,只觉生不如死。道:“你身为出家人,却做出这种事来,如果我死了,那就是你害的。”眼泪早已哭干,声音也变得嘶哑了许多。隔了片刻,见那人即不动弹,也不回答,便又道:“你叫我怎么见我师哥,你不如就打死我算了,免得不在人间再多受罪过。”又过片刻,还是没有听到那人的回答,却觉他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并开始僵硬。杨采莲吓了一跳,道:“你怎么了?你说话啊,你到底怎么了?”此时只听一个人吱吱唔唔的道:“救……命……”杨采莲自己刚才一直喊着救命,都是没人来理,此时听他喊救命,不禁吃了一惊,想爬起身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身体更是不能自主,现下又道:“你怎么了……”此时突然想起,自己在江南妓院中,得妈妈调教,知道如何取悦男人,也明白男人了一些生理反应。刚才见他那样的兴奋,此时身体却开始僵硬。顿时便想起了妈妈当时说,如果男人出现这种反应,定是兴奋过度,缩阳造成,严重者可危及生命。只要用珠钗刺他膺部,再能保住他一命。
  面对眼前之人凌辱了自己,杨采莲恨不得一剑将他杀了,而后自尽。可此时见他的生命危在旦夕,心中却有些软了,只踌躇不前:“他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来,死了活该。但必竟眼前的是一条生命,我该如何决择?”想了很久,还是命不定主意。突然间想起,自己全家人无故被杀,自己流落街头,生命是那样的可贵。眼前之人虽罪恶之极,但却不能死在自己的手里,自会有上天降罪到他的头上。
  她自从亲见全家死光之后,曾有一段时间精神变得冷默,见到菜刀便想拿起来砍人。但她本性却是善良的。自从被陈少壮收留后,对她照顾的无畏不至,又使她谗到了初恋的感觉,那种感觉足以抹拭那种冷默,使她又变回了原来的善良。此时强忍着泪水,抵抗着内心的责备。缓慢的从头上拔下一枚珠钗握在手心,小心的朝着那人的膺部就是猛得一刺。这一刺实朝救了绝色一命,但却也是发泄内心的愤怒,只把整个珠钗都刺了进去。
  绝色本来已经命在旦夕,但被她这么一刺,终于是捡回了一条命。但由于膺部极痛,不由的惊叫起来。而后猛得拔下珠钗,止住了血。他虽身为男人,但也不太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仔细一着磨,于是终于明白,现下慢慢的坐下身来,心中只感觉到了一阵空荡,不敢相信刚才救自己的人竟是自己所强暴过的人,这女子的善良,他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顿时从心底升上一阵谦意,刚才自己屁股上的那么一刺,明显可知道她对自己的仇恨,于是更加不明,只喃喃的道:“你为什么要救我?我真是对你不住,我不是人……”杨采莲厉声道:“你住口,我不想再听你说话,你马上给我滚!”
  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听她低泣哭声,和那种嘶哑的叫声,谁都能明白她内心的挣扎与痛苦。这是绝色第一次感觉到了愧疚,隔了片刻,又道:“你今后打算怎么办?”隔了许久,迟迟没有听到杨采莲的回应。心中只一阵的犯酸,自责道:“我真不是人!你刚才不如就让我自生自灭,你如今救了我,只会让我增添更多的烦恼。”讲话间,一滑热泪散在草坪上。绝色本性并不是冷血动物,更不会烂杀无辜,只不过先天好色,这一点恐怕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了。此时见那女子以德报怨,只觉自己显得过于缈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了进了去。
  第018章
  杨采莲听到他的哭泣,也是吃了一惊,忍不住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一眼,虽然看不到,但却似乎已经能感觉得了。因为两人已经有过股肤之亲。虽然连一眼也没有见过他,可此时心中却一种冲动,对他有喜欢之意。心中念着:“他果真是个和尚,如果他不是和尚,他也没有对我……我们就像正常人一样认识,那该有多好。”她不能控制自己,此时摇了摇头,心道:“我怎么能这样想?他一个淫贼,我怎么会对他……”越想控制对他的想法,心情就越麻乱。不禁猛摇脑袋喊着:“不要……我不要……”
  绝色一惊,以为她又遭到凌辱,现下赶忙挨近她的身边,道:“你怎么了?”黑暗中只听杨采莲厉声道:“不要过来,不要碰我!”绝色一愣,刚送出去的手马上又收了回来。知道她没事后,才是放了些心。两人静静的坐着,许久都没有讲话,夜深人静,世间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彼此心中都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约又过了一盏茶时间,只听远处一个声音喊道:“师妹,师妹,你在哪里,我来救你了!”杨采莲听得出声音,那正是陈少壮,他正向此处跑来。现下心中更是紧张,不知是该回答好,还是躲着别出声,一颗心仿佛要跳了出来。绝色回过神来,马上披好僧袍,再替杨采莲解开了穴道,将她的衣服披在她身上后,便跃入丛林里。
  杨采莲被解开了穴道,此时力气慢慢的回过劲来,听师哥叫的急切,只怕发现了自己,到时难以解释。于是赶忙穿起衣服来。黑暗中看不清楚东西,再加上手忙脚乱,要整齐的穿好衣服显是不可能。可腰间穴道虽被解,上身能动弹了,可下身却还有些麻木,听陈少壮的声音越来越近,一时心急,便冲口道:“师哥,你别过来!”要话一讲出,才知更是漏了馅。陈少壮一听她的回应,马上判定了她的方位,便向漆黑处闯了进来。
  杨采莲更加惊慌,便也顾不上再穿衣服,起身便向走。可身体软弱,实在是无力走动,一时站立不住,又摔倒在了地上。她刚一摔倒,马上便想着站起身来。陈少壮已在身边,听到她摔倒的声音,马上走了过去,道:“师妹,你怎么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杨采莲厉声道:“师哥,你别碰我,你快出去!”陈少壮听她的声音都变得这么沙哑,心中更是难过,过去扶她道:“师妹,我带你出去。”突然双手摸到光滑的东西,身体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而后那东西挣脱开,陈少壮才是清楚,那是杨采莲的双臂。见此,陈少壮更是两行热泪滴落。不问杨采莲愿不愿意,抱起她便向外面有月光处跑去,双手碰到她裸露的肌肤,心中紧张的差点摔了个跟头。
  杨采莲只怕师哥看到自己被凌辱后的样子,现下拼命的挣扎着,道:“师哥,你放我下来,我不要出去!”一双软弱无力的手,捶打在陈少壮身上。陈少壮也不管他径直往外跑。跑出十几米,出了丛林,一缕月光直射下来,正好照在两人身上。
  陈少壮低头一看,只见师妹几乎光着身子,衣服散披在身上,头发散作一团,身上都是树叶泥土沾着,满脸都是泪水。看到这样,难以还能忍住,只道:“师妹,你……”泪水滴在了杨采莲的身上。杨采莲见此也见解释不清楚,只呆呆的望着陈少壮。
  陈少壮将她放在地上,四处观望,喊道:“是谁干的?是谁干的!有种的出来。”再次窜入丛,抽剑便四处乱劈乱砍,口中还一边叫着:“淫贼,快出来。你有胆做,为何不敢承认!”一不小心,剑没有劈到要找的人,反而把自己的手指被割有破了。如此过了一刻钟,丛林中始终没人出来,陈少壮痛苦到了极点,双膝跪在了地上,只仰天一阵大喊,而后又低头念叨着:“师妹,师妹,怎么会这样……”一个大男人,此时已经哭的一塌糊涂了。也难怪,杨采莲是他第一眼看到就喜欢上的人,两人在一起三年多了,由于父亲的不答应,他连师妹的身体都没有碰到过,整日饱受着思念之苦。可没想到,这一次唯一有机会两人单独在一起,却让一个不明淫贼,就在自己眼前夺去了自己最爱的人的贞操,我看谁都难以忍受。
  第019章
  他就跪在原地哭泣了一会儿,而后突然起身,跑出丛林,问杨采莲道:“师妹,你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4 4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