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4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风旖旎对云千载没有好气的道:“云掌门,你的徒弟确实该教教了。”何泛劝她不要再说,拉着她又走到边上,只道:“云掌门自有主张。”
  云千载瞪着雷轲与秦萧疏气欲难平,又是每人各打了几个耳光。两人这个时候才似乎回过神来,脸色也退了下去,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喃喃的道:“师父,你为什么打我们?”云千载怒道:“还敢顶嘴,又是每人打了两个耳光。”秦雷两人渐渐的想起了刚才的事情,忙扔掉手中的长剑,道:“师父,徒弟知错了,徒儿实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请师父原谅徒儿吧。”双双跪在了地上。
  众人见到如此,还真有些不忍,见秦雷两人前后判若两人,就好像中了邪一样,有些人却替他们求起情来:“云掌门,我看令徒也是一时走火入魔,只要多加管教,就会没事了,打都打了,就饶了他们吧。”秦雷两人连连磕头。却也有人说:“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就该一剑杀了,云掌门应该大义灭亲,免得人家说北岳剑术都是下流的武功。”云千载也只觉左右为难,一时间无计可施。
  色无戒看了,心中不知想到了什么,似乎想到那劈斧石里的怪人对自己说:“白氏剑法,还是尽早别练的好。”如今看到秦雷二人刚才的举动,明显就是练了白氏剑法之故,全非出自真心,难道白氏剑法有些邪门,会让练了的人迷失心智。原先听真情讲自己越来越色了,自己还没有感觉,难道都是练了白氏剑法之故,一时间也是走了神。
  凌霄花得蒙何泛借力,才稍减尴尬,如今走到郝三通面前,弩着嘴道:“好你个郝三通,你竟然见死不救,我以为你是开玩笑,没想到来真的,到底你还是不是我二哥。”言下之意,甚有不满。郝三通也觉歉意的很,只道:“二哥好几次想出手了,不过二哥讲过的话,又怎能食言。人家虽看不起我们山西四怪,可二哥讲话,从来就是说到做到的呀。”色无戒听了,不由的一怔:“一些自认为名门正派人,做出来的事情,却一点也不像正派正人所做的事。可一些被称作邪派的人,往往比正派中人更有原则。”想到这里,更觉世间百态,喜怒无常,只是想不透。其实在场的众人,也有很多跟他一样的想法,都朝郝三通看了一眼。有的甚至还忘不了凌霄花的身体,虽她现在隔着衣服,但眼睛还是死盯着她,真想有透视镜,能看清楚她衣服里面的东西。
  郝三通又道:“三妹,这下好了,我说过至死不帮。却没说过不替你报仇,如今你退了下来,二哥正好替你报仇,你看好了。”凌霄花听了,转头一看,只见郝三通腾空一跃,跃到了北岳四剑身前,他只左脚尖微微点地,身体自然一摇一晃,轻飘飘的,好一门厉害的武功,不由的叫道:“二哥,你小心点。”
  郝三通只是眯笑,却是不答,又是抽了一口烟,只道:“云掌门,这两个不孝的徒儿,留在世上只会丢你的脸,不如让我来教训教训他们,免得传扬出去,都说云掌门是个下流之人,竟教出一些下流的徒弟。”郝三通言走偏锋,明显是在骂云千载,云千载又怎能听不出来。只不过自己的徒儿做出这事来,又怎能堵得住别的嘴巴,虽心中有气,还是忍住了。
  郝三通又道:“还没打架,难不成就认输了,跪在我面前想我饶你们不成?这样好了,每人磕一百个响头,或许我才会饶你。”本来秦雷二人是跪在云千载面前,如今郝三通站在云千载身边,就好似跪他一样。秦雷二人听了,自是气愤,不过也不敢再胡作非为了,跪的方向微微转向一边。
  郝三通道:“拿屁股对着我,算什么认错,不要跪了,我不会领情的。快快亮出你们的剑来,让老头子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们。”秦雷二人齐声叫了一声:“师父……”云千载却是不答,甩袖走到一边,转头不理。
  秦雷二人见到这里,更不知如何是好,低头片刻,更觉刚才的事情确实丢脸,突然间捡起地上的长剑,便即向脖子上割去。两人动作突然,众人都是吃了一惊。吴里醉忙道:“二位师弟,千万不可。”他知来不及阻拦,只有出言提醒。忽听郝三通道:“想死哪有这么容易。”指头弹在雷轲的剑上,只听当然一声,长剑掉在了地上。接着又是当然一声,秦萧疏的长剑也掉在地上,手背青了一块。
  秦雷二人自己,以及在场的众人都是以为是郝三通出手相救,却不知他为何这样。而郝三通眉头一皱,知道雷轲的长剑是自己打落,而救秦萧疏的却是另有其人。见他的手背上青一块,又见地上留着一颗白色的钮扣,便知暗中有人用一颗轻飘飘的钮扣,打落了秦萧疏手中的长剑,这股内力就非比寻常,恐怕在场众人,能使出这一招来的,也是屈指可数,不由的一愣。
  秦雷二人站起身来,指着郝三通道:“为何不让我们死?我们死不死,又关你什么事了?何必多管闲事,士可杀不可辱,想要我们求饶,你休想。”众人听到他们讲这些话,本来都要赞一声好。不过刚才见他们无耻的行为,谁还敢去恭维他们。
  郝三通冷哼一声,道:“看来你们北岳派只有说得好听。你们要死我不管,不过得让我先报了仇再说。”秦萧疏紧接着答道:“你休想,我们死意以决,你要杀便杀。”郝三通虽心中有气,但也不会杀手不持剑之人,只道:“别逞强了,快拿起剑来,不然我让你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秦萧疏道:“没有师父的命令,我们是不会动手的。”郝三通突然大笑道:“原来你们这么听师父的话,师父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师父不让你做的事,你们自然不敢作了。”秦萧疏心直口快,不知郝三通这句话藏着什么后着,答道:“那是当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除了师父之外,任何人也别想命令我们四兄弟。”郝三通又是诡秘一笑,道:“那么刚才你们使出下流剑术,让我三妹在众英雄面前出丑,也是你师父叫你这么做了。”
  秦萧疏一听,才知上了当,气愤难平,却也无话可说,在场众人又是一阵喧哗。云千载喝道:“无耻东西,你们要做什么便做什么,我不想管你们,也懒得管你们。”
  秦雷二人顿时流下泪来,只道:“师父,徒儿知错了,请你愿谅我们。”而后转眼瞪着郝三通,只道:“酒鬼,你到底想干什么?”郝三通道:“你师父都说了不管你们了,还不快把剑捡起来。”秦雷二人相互对望一眼,心知肚明,如今两人已经把北岳派的脸面丢光了,要想师父原谅他们谈何容易。如今有气出不了,都是孤注一掷,心道:“这郝三通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们。”于是各自捡起了长剑。
  郝三通见了,哈哈而笑,只道:“终于把剑捡起来了,真是太好了。”秦萧疏转头对吴里醉与重行行道:“大哥,三弟,今天我与四弟决一与这酒鬼生死相拼,你们没有错,还可以留在师父身边,我们却是不能了,请你好好照顾师父他老人家,不要管我们两人。”
  北岳四剑从小长大,从小在一起练武,可谓是情同手足,吴里醉与重行行听秦萧疏这么一说,顿时忍不住哭出声来,哪里舍得,吴里醉道:“二弟,让我们两人一起帮你对付郝三通。”秦萧疏顿时感动,自然想要阻止,却听云千载抢先说道:“你们两人退到一边。”他虽只一句话,吴重二人自然有如圣旨,不敢违抗,含泪退到云千载身边。
  秦萧疏又转头看了云千载一眼,喊了一声:“师父……”云千载只当不闻,转头不理,心里自然也是舍不得。秦萧疏看了雷轲一眼,轻声念叨一句:“四弟。”而后转向对着郝三通,顿时怒火四射,只道:“郝三通,你有什么本事,今天就全都使出来吧,秦萧疏今天拼了命,与你决一死战。”说话的同时,唰唰的挥着几剑,只朝他攻去。雷轲紧从后攻上。
  第137章
  郝三通本来都没把五岳中人放在眼中,秦雷二人,更不在话下。可如今见秦萧疏眼含泪水,怒火四溢,雷轲脸如死灰,让人着磨不透,心想:“一个口没遮拦,话不停口。一个城府极深,面无表情。”如此一对比,还真不敢掉在轻心,将葫芦嘴塞好,仔细的拆招。
  秦雷二人可谓是抱着拼命的心理,所以使起招来,只顾前不顾后,一味想拿郝三通出气,如此少了顾忌,反而打得郝三通不知所措。本来秦萧疏一剑刺向郝三通胸口,雷轲刺向他腰间。郝三通自然有右手烟杆格开秦萧疏的胸口一剑,对雷轲的一剑却是不闪不避,酒葫芦甩出,朝他的腰间打了回去。葫芦上系着细线,甩将出去,酒水嘀咚作响,却比雷轲的攻击还快了一点。照正常人的打法,雷轲一定会收回刺向郝三通腰间的一剑,闪避酒葫芦。可雷轲傻傻的样子,却没顾忌到自己有何危险,一剑未刺老,竟又出一掌打向郝三通的面部,如此两人都一味硬拼到底,势必两败俱伤。
  郝三通吃了一惊:“如此古怪的打法……”下面哪里还有功夫细想,左手轻轻一提,酒葫芦马上又甩将了回来,在雷轲的剑上绕了一圈,将剑紧紧缠住。内力从细绳传到酒葫芦上,酒葫芦打在雷轲的手背之上。雷轲一吃痛,手一松长剑便掉在了地上。可他左手的一掌却没停下。郝三通身子一低,斜过肩来,朝他的胸部撞去,撞得他只退出数步。雷轲不停片刻,捡起剑来又再抢上。郝三通再是不敢掉在轻心,仔细应对。
  凌霄花在旁看的心急,见秦雷二人乱打一通,忍不住道:“喂,哪有你们这样的打法,莫不是让你们拼命。”秦萧疏一听人讲话,也是忍不住,道:“拼命又如何?老子今天是不想活了,你又奈我何来?”凌霄花道:“好不要脸,你不想活了,难不成把气撒在我二哥身上。”秦萧疏接道:“这只能算他倒霉,又能怪得了谁?”
  凌霄花道:“谁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刚才还好好的,一会儿哭呀跪呀,什么事都该去跟你师父说,缠着我二哥干什么?”秦萧疏手中一抖,长剑嗡嗡作响,只道:“少废话吧,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这是他自找的。”凌霄花又连说数句,秦萧疏不再相答。
  斗过数十招,秦雷二人都以伤自己为原则,今日只想制郝三通与死定,有时候滚在地上,使出下三滥的手段。郝三通虽身处危境,却也斗的有风度,人们眼中的正邪,如今已经颠了个个。凌霄花又是忍不住道:“姓秦的,你这招好卑鄙,我二哥故意避开你头顶百会要穴,你却趋此攻他下路,你还要不要脸?唉呀,姓雷的,想不到你一声不吭,做的事却也是见不得人,你刚才那是什么招式,抱住我二哥的腰死不放手,想做赖皮狗呀?”她连连捡两人激斗中的毛病,却是话不绝口。
  场人众人看到这里,又听到凌霄花的解释,都是暗暗摇头,议论道:“嗯,这招确实不合适,太阴毒了。”“真是丢脸,难不成北岳派剑的剑术就是这个样子。”云千载听了虽是气愤,只道:“秦萧疏,雷轲,你已不是北岳派中人,你们做什么卑鄙之事,都与北岳派无关,以后你们不可再用北岳派的武功。念在师徒一场,今天暂且不废除你们的武功,如果你们用北岳派的武功,作见不得之事,为师绝不饶你。”
  吴里醉与重行行在旁看着心急,多次劝说云千载,结果自然是碰了一壁。秦雷二人听了云千载说出绝情之话,心里更加冲动,忽然使出白氏剑法,只不过看来未学到家,剑走偏锋,反而让郝三通见磨不透。郝三通正全力抵抗两人的来招时,两人突然双剑脱手,四掌其出,朝他的胸口打去。
  郝三通万万没有想到,使剑之人在对敌之时,会无故扔掉手中长剑,这是自古以来从来都没有的,自然躲闪不过,胸口吃了四掌,“唉哟哟”一声,仰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众人无不“啊”了一声,不可想信:“郝三通就这么被打死了?”凌霄花看到这里,只大叫一声:“二哥。”本来想上前相助,不过不知为何,突然表情冷静下来,连眼泪都没有一颗。
  秦雷二人也是莫名的看了看手掌,也有些怀疑,刚才虽是四掌打在郝三通身上,可大半内力早已被他化去,这是能感觉的出来,怎么能将他打死了。两人捡起剑来,指着郝三通。秦萧疏道:“酒鬼,不要再装模作样了,我秦某人有那个自知之明,刚才那四掌,不可能打得死你,你妄想使什么诡计。”眼见的郝三通一动不动,显是一震。
  色无戒看到这里,心里也莫名的很,喃喃的道:“真的死了,不应该吧。”而后一看郝三通,只见他面色自然,依然有深长的呼吸,看来没事,不过不知他要搞什么鬼,眼睛只盯着他,不敢掉在轻心。又过片刻,郝三通依然是一动不动,秦萧疏开始有些怀疑:“难道真的被我们打死了。”雷轲没有表情,看不出是高兴还是悲伤。
  突然人群中跃出一个中年汉子,只道:“山西四怪作恶多端,死一个少一个,实是为武林除了一害。库某生前奈何不得他,死后也不怕丢脸,可要拿他的尸体出出气。”说完这句话,运起一掌,便即向郝三通的胸口打去。
  色无戒一气,心道:“卑鄙小人,留你何用?”正欲出手教训时,突然想到:“郝三通既然没死,那姓库的人自然奈他不得,我且住手,看他到底搞什么鬼。”再看一眼凌霄花,只见她站在原地,对姓库的无礼举动,却是不闻不问,更觉事情的非同寻常,如今只是睁着眼睛看好戏了。
  就在姓库的人一拳打下去时,郝三通的双腿微微一屈一伸,身体竟躲开了一米远处。众人无不睁大了眼睛,“哦”了一声。那姓库的人看了看众人,脸不由的一红:“死了还这么厉害。”如今让人知道他连死人都对付不了,哪里还有脸行走江湖。如今呼呼声响连出数十掌,便即向郝三通打去。郝三通依然是双腿微微一屈一伸,身体就好似浮在水面上一样,轻飘飘的在地上游来游去,好不逍遥自在,却看得众人目瞪口呆,竟是怀疑:“莫不是化成了利鬼。”姓库的一愣,突然唉哟一声,倒在了地上。
  众人“啊”的一声,纷纷走到姓库的人身边,只见他的身体作下蹲击掌之状,一探病息,已经气绝,身体僵硬。同时郝三通摇遥晃晃的站了起身来,道:“该死的家伙。”高仰起头来,将一葫芦的酒都倒进了嘴里。
  众人刚才只看着那姓库的人如何击打郝三通不着,却没有看到郝三通如何出手,能一招打死了人,心中兀自惊讶。而色无戒却是看得清楚,刚才那姓库的人左右掌交替之时,郝三通挥剑烟杆,点中他胸口膻中穴,左手随即拍击他的脑门之处,一股劲力透将进去,那人顿时毙命。由于是姓库的人偷袭在先,如今反被人所伤,众人自然不能说些什么。苗以秀命人将他的尸体抬了下去。
  秦萧疏哈哈一笑,本来打倒了郝三通,正不知何去何从,哪里才是容身之处,如今见他又站了起来,不由大喜,只道:“原来你还没有死,真是太好了,我们再来大战三百回合,我杀不了你,你杀了我也成。”示意一下雷轲,瞬间连出二十几招,包围郝三通的全身各处。
  色无戒见郝三通每喝一口酒,嘴巴便粗大一点,这个时候,却也像青蛙的肚子,鼓足了气,对秦雷二人的快速进攻,却是不放在心上,心中一惊:“他当真不要命?”耳边一动,忽听凌霄花兴奋的说道:“哈哈,看来二哥要使‘擒龙焰’了,好唉,好唉,将那两个变成烧猪。”众人大多只注意到郝三通,对凌霄花的话却没放在心上,可色无戒听了,心中不由的一寒,转头看那郝三通时,只见他的脖子微微朝着秦雷二人来招处一伸,伸手提起烟杆,拇指扣在烟嘴之上,一股劲道透将进去,扑的一声,烟头上顿时冒出火来。他将那火凑到嘴边,猛一张嘴,那赤炼酒从酒里喷了出来,一沾到火头,顿时爆炸燃烧开来,他嘴里喷出一个大火球,直直的向秦雷二人攻去,源源不断,火势极猛,火光不由的映红了众人的眼睛。
  听得火焰的劈扑声响,色无戒才知这赤炼酒着实厉害,非一般人能喝得,眼见那一股能融化钢铁火焰将秦雷二人包围其中,二人显然被火势吓坏,身服上都被燃了起来,恐怕过不了盏茶功夫,两人就要被烧死了。
  第138章
  见到这里,除了凌霄花欢呼雀跃之外,周围之人却是各有各的表情,有惊恐,有害怕,有担心,有不和所措,也有的面无表情,更有的心不在焉。吴里醉大叫着:“师父,快去救救二位师弟,不然他们会被烧死的。”云千载见此,心中也是一动,不过别说他不肯去救了,就算有心,这股擒龙焰之强,要近身都难,何况救下被火焰包围的人,只气道:“自作自受,又怪得了谁?你们两人听着,谁也不准去救。”他只怕吴里醉与重行行会自不量力,反而葬身火海。
  这在众人漠然之时,忽听一人腾空跃起,有如救世神仙,纵身火海之中,挡在秦雷二人身前。左右手伸出,内力一收,将擒龙焰都聚在了双掌之上。郝三通每吐出一口酒来,那人双掌之上的火球便大了一点,只到郝三通的酒尽,那人手上已经抱了两个脸盆大小的火团。那火团在他的身上,兀自燃烧着。只见他左右手互相交替,两个大火团在手中腾飞,火团晃到一处,那一处的人都哄然退开。见到那人的手臂衣服都被烧毁,众人不由的议论开来:“唉,那个是谁?”“莫不会是火神降临,不然他怎么能控制两个火海?”“什么火神,你看他的手臂都快烧着了,恐怕他自己都会危险。”“这人真是英雄了得,我在江湖上怎么没听说过有这一号人。”
  众人正在议论不下的时候,旁边一个女子的声音惊张的喊道:“无戒哥哥,你要小心哪。”讲话之人正是令儿。而那个接住郝三通擒龙焰,聚在手中成两个火团的人,就是色无戒。他一听凌霄花说到擒龙焰,便见郝三通的嘴里喷出那惊人的火焰,恐怕秦雷二人就要当场烧死,他心中还想问两人的白氏剑法从何学得,自然不能看着他们就此死了,所以就在那一瞬间扑上前去。他原本也没有把握控制的住两团火焰,只想用移神换影之法,将火焰推向旁边,只要不伤到人就好。可一沾上手,才是知道,殿中聚满了人,火焰上又似乎存在着一股极强的劲道,又要爆炸开来的气势,把他推到任何一个方法,都可能会伤到人,如今不知所措,只有将火焰聚在手中。谁知那火焰就好似千百把剑,普通人一碰到,恐怕顿时就要皮开肉绽,幸好色无戒体内有强劲的内力,才能保自己的身体不受损害,可难受的感觉却如浪般袭来。所以他只有左右的交替轮换,才能喘得一口气来。
  擒龙焰之厉害,除了郝三通他自己,以及凌霄花以外,其他武功强者一看便知,所以都躲的远远的,因为都没有信心能抵挡的住。却有一些不自量力的人,心里想着在这个时候展露头角,在人前逞英雄,结果一沾上马上蔓延全身,片刻成为焦炭,只呻吟的一两声,就此死去。接连三四个人被烧死后,其他人才开始害怕,逃得远远的,有的甚至逃出镇岳宫去。唯有郝三通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色无戒吃惊不已。凌霄花挤到他身边,也惊讶的道:“二哥,那,那人竟然用双手接住你的擒龙焰。”表情漠然。
  听得吴里醉大喊一声:“二弟,四弟,你们快逃出来呀。”秦雷二人才是回过神来,看了看身体,只见衣服大半已被烧焦,肩膀,腹部,胸口的皮肤都露了出来。他们刚才死里逃生,知道是色无戒所救,如今怎肯舍他而去,秦萧疏道:“英雄,我们兄弟二人原先误会你了,多谢你的救命之恩。”雷轲道:“二哥,不要说了,我们帮恩公一把。”
  色无戒道:“不要,你们快离的远远的。”他如今憋着气,不肯多说一句话。秦萧疏却是不肯,只道:“你当我秦某人是什么人了?”色无戒见他啰里啰嗦的,伸起一腿,正中他腹口,秦萧疏惊呼一声,轻飘飘的落在了镇岳宫门外,全身各处一点也感觉不到痛。
  雷轲愣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色无戒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逃出去,难不成也要我踢你一脚。”色无戒的年纪虽比他小了十几岁,可这个时候,雷轲却不敢违他之意,连连点头,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色无戒手中的火焰每挥动一次,焰头散落开来,落在地上,地上顿时冒烟,落在柱子之上,石柱子顿时被熏黑,落在屋檐之上,屋檐顿时燃着。
  郝三通道:“看你年纪轻轻,如此死了可惜,除非将擒龙焰扔掉,你才有活命的机会。”他语气虽镇定,双手却也不禁微微发抖。色无戒看了看四周,兀自还有很多人,自己一放手,擒龙焰四散开来,伤及无辜,他如今虽非出家人,可枉杀生灵会遭天遣,却也是明白。这个时候反而英雄侠心顿起,宁愿让火将自己烧死,也不能松手。一双手臂变得透红,那血液在体内流动的情况,似乎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令儿见到如此,心急如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4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