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4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得清清楚楚。
  令儿见到如此,心急如焚,别人都远远的退开,她反而朝着色无戒快速跑近,色无戒见到她这样,心中一愣,忙道:“别做傻事,你千万别过来。”令儿哪里肯听,离色无戒还有数丈,就觉身体炙热,都快蒸发了一样。色无戒见此,心也开始慌了起来,连连后退,叫道:“你不要过来,你千万不要过来。”令儿不听,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见到一个人跃到令儿身边,将她抱起便即往外跑去。色无戒看得清楚,抱她那人正是自己的师兄绝欲,如今心中高兴,向她点了点头。
  色无戒纵身出来救人,绝欲与了缘等少林僧人自然认出他来,见他为人如此,不由的敬佩,见他武功如此,更是佩服。绝欲见绝色师弟改名色无戒,又与令儿小姐形影不离,两人的关系定非寻常。见令儿明知帮不了色无戒,还不顾生命的冲进火焰里去,这种生死与共实是让人羡慕,所以出手将令儿救了出来。如今只双手合什,道一声:“阿弥陀佛。”了缘自然也没有阻止他。
  擒龙焰的杀伤力极大,每多支持一刻,生死便会难料。他内功虽强,能护住全身皮肤不受火焰的侵蚀,但却控制不了血液的挥发,一样危险之极。他双掌使出一股劲,将两个火球推的离身体一尺之远,可如此烈焰,恐怕就在数米外都能感觉的到。
  殿中人大半跑到了殿外,凌霄花也热得全身冒汗,对郝三通道:“二哥,这里由这个小子顶着,我们也快出去吧。”郝三通起初敬佩色无戒,可这个时候,却不由的气愤。因为那赤炼酒是他花了三十四年的时间制成,珍贵无比。看他每过一下就要喝一口的样子,其实那口只是用舌头沾一点酒而已,十几年下来,也喝了不到三分之一。这赤炼酒是他必生所好,他也预计好,大概一瓶酒喝完,也就是他的死期到了。他的酒葫芦嘴上扣有一个扣,那扣的酒孔很小,即使调转葫芦来,酒水也是倒不出来。他刚才将赤炼酒全部喝进了嘴里,乃是去了葫芦嘴上的按扣。他以酒伤人,那等于是以性命相拼,如今见被色无戒玩弄于双掌之中,就好像有人在玩弄自己的性命一样,脸色越变越难当。如今倒转葫芦,赤炼酒已是一滴不剩,这种滋味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听凌霄花在边上不住的催促,只道:“三妹,你先出去。”
  凌霄花“啊”了一下,道:“我们一起出去呀,你还有什么事吗?”郝三通道:“我心中不服,我还要跟这小子斗上一斗。”凌霄花一愣,知道郝三通的脾气,一旦说出来的话,就难以劝他,可还是想劝,只道:“对,这小子确实太无礼,可要教训他也不在这个时候,让他把手上的两团火焰先搞定再说,不然别人会觉得你趋人之危。”郝三通道:“我们山西四怪是什么人,难不成还怕别人误会,你出去吧。”凌霄花见劝说不得,她自己又不想冒这个险,自然退出了镇岳宫去。一时间众人挤着小小的门口,向内探望,这个时候,谁也不知干些什么,乱得吵嚷不已。
  郝三通只是怔怔的看着色无戒,目光中也似要喷出火来。色无戒刚才自然也听到他和凌霄花的对话,原先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所谓相由心生,如今见他这个表情,知道事情的不寻常。可他全力都放在两个火团上。眼见两个火团的火焰兀自轻轻爆炸,每一次爆炸,火焰便冲了出来,绕向四处屋檐,实是没有功夫再跟郝三通纠缠,只道:“郝前辈,你说与晚辈切磋武艺,明辈随时奉陪。如果你要与晚辈为难,却也不急在一时,可否等晚辈一些时间,晚辈定恭候你的指教。”
  郝三通冷冷一笑,只道:“你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谁叫你逞英雄,要出人投地。”他说打就打,左手一甩,酒葫芦直夺色无戒的胸口而去。本来葫里装了酒,这一甩定会发出嘀咕之声,听着这声音,他就不由的想喝一口。可如今葫里空荡荡,更是显得轻飘飘,心中更是气愤,“哼”了一声,手上加了一把劲。
  第139章
  色无戒不敢掉以轻心,双手猛得一推,两个火团便即向上冲出,左手拂过酒葫,向他反扔了回去。同时两个火球又再回来。色无戒双手举天,就将火球推在头顶之上。郝三通身体一低,着地向色无戒滚去。烟杆点他双足涌泉穴,酒葫芦便即向他的双腿扫去。
  色无戒见他的身体灵便之极,躺在上好似一个皮球,圆溜溜的,见他左右攻自己下盘,动作极是古怪,赶忙向后急退,道:“前辈,你当真要如此,晚辈为保性命,却也不能相让了。”郝三通大笑一声:“你早该如此。”着地一个空翻,任何古怪的招式都向色无戒攻去。
  色无戒见郝三通全都是拼命的打法,还真难以应付,本来他有两个火球在手,只要将火球推向郝三通,郝三通必葬身在自己的擒龙焰中不可,可色无戒却不想对他这么做,心中想着:“我出手接住擒龙焰,是为了不让人无辜送命,如今也自然不能。”想到这里,每接郝三通的来招时,他便双手转动,牵动两个火球在空中乱飞,时尔飞到郝三通身边,想让他知难而退。
  斗过几十招,色无戒控制两个火球来,反而得心应手起来,他左右手每一划动,火球都随着他的双手转动,如今越飞越远,离开他的身体已有一丈之远,虽还能感觉到炙热,但对身体已经没了危险。两人的激斗兀自未停,而那火球似乎一点都没有熄灭的意思,所以也不敢掉以轻心。
  渐渐的,镇岳宫越燃越旺,郝三通与色无戒的打斗,几乎就在火海之中。旁观众人看得,也都是紧张不已。而色无戒处处相让,郝三通却是没命的咄咄相逼,众人都是看得出来。便有人大骂出来:“郝三通,你简直鄙陋无耻之极,那位侠士让你,你却不自爱。”“这位英雄,不要再跟郝三通客气了,是他自己造孽害人,你就让他也尝尝火焰的味道。”凌霄花听到众人不但骂郝三通,也带同山西四怪也一起骂了进去。心中兀自气愤,不过也没有发作,喊道:“二哥,你先出来吧,有什么事慢慢说不迟。”众人的议论夹带着呼呼的火势,使得现场气愤升温,众人的心都似乎要跳了出来。
  令儿已经泪流满面,只不过被少林僧人拦住,也是动弹不得,声音喊的都有些哑了。火焰的一举一动,都似乎牵动着她的心。绝欲看到如此,心中不忍,掌立十字道:“了缘师叔,我们要不要进去帮绝色师弟一把。”了缘其实心中也有些佩服色无戒,只不过为人较迂腐,不会变通,只道:“如此火焰,进去等于白白送命,他自不量力,又能怪谁?”令儿听绝欲有相救之意,赶忙求道:“各位大师,求求你们,救救无戒哥哥,他如此冒险,可都是为了大家,你们都是武林中有头有脸的人,怎么能让救命恩人,独自一人冒险,却无动于衷,求求你们救救他吧。”
  令儿的话,在场众人大多听得清楚,有的低下了头,只觉惭愧,有的却也是蠢蠢欲动,但都被同门或者亲人拦住。绝欲叹了一口气,对了缘道:“话是不错,不过绝色师弟必究与我同门一场,我怎么能见死不救?”令儿接道:“对,大师,你一定要救救他,不然他会没命的。”可了缘却是道:“绝欲师侄,你还是要想清楚,如今师兄不知去了哪里,绝色那逆徒是敌是友尚不可知,若让我救一个仇人,师叔自认做不到。”
  令儿听了,气骂道:“你这个秃驴,怎么如此小气,你还算是得道高僧吗?”了缘听了气愤,但也不便跟令儿一般见识。绝欲道:“正因为如此,绝色师弟才不能死,我们要从他的口中得知方丈的下落。”说到这里,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
  绝欲与了缘议论的事情,群豪也在议论,要谁进去帮色无戒的一把。有的说:“华山派为东道主,苗以秀不该袖手旁观。”也有的道:“五岳剑派同气连枝,如果五岳高手联合,自然能救得那位英雄。”可大都你推我让,没有决定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忽听人群中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大哥,见到如此,我们‘寒冰双手’不能坐视不理了,别人做缩头乌龟那是别人的事,我们却要助那位英雄一把。”而后便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答道:“妹妹说得好,你去找水来。”而后呼呼声响,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人跃到了殿中,众人无不张目结舌,只见那人满脸髯虬,双眼布满了红丝,一身劲装,身体略显肥胖。
  众人一看他打扮,再听刚才有人说“寒冰双手”四字,顿时便有人喊道:“原来是寒冰圣手水冰金。大家听到没有,他说要水,大家快去找水。”一时间众人大动,纷纷闹将开来,一些资历深者,却是站在原地不动弹。他们知道色无戒武功非凡,若水能将火焰浇灭,他的双手何尝做不到,所以用水也是徒劳不功。寒冰圣手水冰金,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知道他以一招“寒冰刀”名动天下,据说他双掌冰如寒冰,一旦打在人的身上,那人顿中寒毒而死。
  水冰金一跃到殿中,眼见呼呼扑面的烈焰也不由的吃了一惊,他不怕冷最怕热了,想起色无戒双掌能控制如此火焰,不由的心生佩服。叫道:“郝三通,看得水某的面子上,你还是罢手吧。”郝三通却是不理,招招攻击色无戒。
  水冰金道:“郝三通,你怎么如此不知进退,那位少侠已让你数十招,你为何还咄咄逼人,招招攻向他的要害,我水某不能做视不理了。”左手作一个姿势,右手划一个圈子,只向郝三通拿去。色无戒与他面对着,见他掌力挥动,一股寒气从手掌心喷出,全身不由的一凛,叹道:“寒冰刀。”
  水冰金道:“现丑了。”五指一扣,抓在郝三通的背上。郝三通皮包骨的身体,经他一抓,顿觉全身血液都要冻结成冰,再加上四处温度极高,一下子又似乎又融化,如此一冷一热,还真难受之极,不由的气道:“寒冰刀,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这里没有你的事,要你多管闲事干嘛。”
  水冰金眼见郝三通讲话,口中都冒出寒气,不由的得意的道:“郝三通,有事大家出去再说好吗?”伸手加劲,又一股寒劲投入他的体内。郝三通斜眼看了他一眼,怒道:“不知死活的家伙。”水冰金脸一沉,只道:“那就别怪水某了。”右手向上一提,叫一声:“出来吧。”便即向外跃去。可却是没有想到,郝三通的身体稳稳的扎在地上,刚才自己一拉,竟是拉他不动,不由的冷汗直冒,心道:“酒鬼烟王,看来也不是泛泛之辈。”现下留了一个神,左手又再转头。却见郝三通的身体微微一转,已是面朝自己,他再一转,又是背向自己,如此连转数下,自己只被他逼的直向后退。
  水冰金道:“好强的内功。”现下不敢掉以轻心,身体向后一退,对着郝三通的身体,连续打出十几掌,每一掌的掌风都带着呼呼的寒气。郝三通身体一跃,半空中弧形的转了一个圈,朝水冰金击去,外人看来虽只一招,可郝三通却是连出十腿,五拳,两个手肘,都正中水冰金的身体,水冰金只觉全身疼痛,腾腾腾退出数步,最后才是猛然站定。
  郝三通看似不愿跟他纠缠,转而又攻向色无戒。色无戒却是双手控制着两个大火球,以双腿偶尔迎击一下,或者避开郝三通的来拳,不跟他正面交锋。水冰金气愤难平,看了看宫外的众人,众人紧张的喧闹声,在他耳中听来,却似乎嘲笑声一般,江湖中人对名誉极其看重,他哪里忍得下这口气。
  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吵闹声中传了过来,这声音熟悉之极,正是水冰金的妹妹水冰燕。水冰金不由的转头一看,只见妹妹手中提着一桶水,向自己泼了过来,叫一声:“哥哥,不要让妹妹我失望。”水冰金顿时大喜过望,如鱼得水,如虎添翼,双掌一挥,那水泼在空中,都似乎听从他双掌的指示一样,不敢四处冲散,更不敢掉下地来。
  水冰金左手一带,一线细水被吸了过去,泼在郝三通的手背之上。他右手一摩擦,郝三通的一个手臂顿时被结成了冰来。郝三通本来收回左手,要用右手击向色无戒的胸口,如今右手被冻结成冰,却是不听使唤,并且感觉一股寒气刺将进来,难受之极,急忙间转头一看,见水冰金左手不断引水到自己身上,右手挥发出呼呼的寒气,将水冻结,自己的右臂连同肩膀都成了冰块,见到如此,还真吃了一惊,不由惊讶的道:“寒冰刀,看来我真是小瞧了。”
  第140章
  水冰金手上不停,那一桶水就浮在他的眼前,他左手每一挥,都能引出一丝水来。郝三通暗运内气冲出,到得肩膀上时,便已运使不前,就好似右手臂不是自己的一样。左手赶忙伸出,猛得在右臂上一击,嗤嗤一声,结冰的右手裂开一条细缝。水冰金左右手交替,又将裂缝补了回去。
  郝三通连续击打三次,都被水冰金从中作梗,不由的气道:“真是难缠的家伙,你闹够了没有?”水冰金却是没有讲话,嘴巴弩起,向水中吹着气。因为那水之所以能停留在半空中,就是他嘴里吹出的内气控制住的,只要他一开口讲话,或停止吹气,那水自然就要掉在地上。
  郝三通身前只觉寒冷刺骨,恨不得跳进火里取暖,身后却是热火炎炎,恨不得跳进水里乘凉。身前都快要结冰了,身后却是汗流夹背,这种感觉,恐怕只有他自己才会感受的到。众人看得眼前的一切,都暗暗惊呆了,要说武功,场上比水冰金高者数不胜数,但要说他这一手化水成冰,吹气绵绵不绝的功夫,众人都是自愧不如了。
  凌霄花看得心惊,忍不住叫出:“郝二哥,你可要小心了。”水冰燕却是高兴的道:“大哥,加油。”心中在想:“我两兄妹要在江湖上的名声雀起,就靠今天了。”色无戒却是没有闲暇理会他们的打斗,对付一对火球却也是大费周章,那火球没有火源支持,却没有要熄灭的迹向,着实让人不可小看。
  郝三通猛得退后数步,水冰金一时赶不上去,只听得喀嚓数声,郝三通一使内力,将右手上的冰块,全部震碎,这时才能感觉冲到肩膀的内力从手三阳到达手掌,右手臂一麻,慢慢的才是回过神来。郝三通心道:“这回该让你知道一下厉害了。”刚想到这里,忽觉劲风扑面,不由的斜眼一看,只见水冰金引着空中的水全撒了过来。
  郝三通本能的挥掌抵抗,随知这水无孔不入,真是避无可避,双掌一挡,那水正好撒在身上。本来水到了身上,应该马上流到地上才是,可那水却是渗透进衣服里,随着水冰金掌力一挥,顿时冻结成块,全身都是如此,要运真气谈何容易,眼见的冰块越结越固,最后竟不知了知觉。原来已被水冰金的双掌化成了冰块。烈火之下,晶莹剔透,郝三通摆出的奇怪姿势,还能看得清清楚楚,是一塑冰雕,是一座水晶,徐徐如生,因为他本来就是活生生的一个人,若众人不是亲眼看到,又怎会相信呢。
  众人无不大声赞叹,寒冰双手自然也是洋洋得意。只有凌霄花,从迷茫中回过神来,大喊一声,跃进殿去,挥掌便即向水冰金背部击去。水冰燕扔掉水桶,迎上前去,道:“要想对付我哥,先打赢我再说。”水冰金本来要出掌应付,听到这里,竟是连身体都不转过来。凌霄花一掌正要击到他的身上,忽觉一股冷气扑掌而来,她也怕像郝三通一样,变成了一樽塑像,掌到中途,赶忙又退了回来,一与水冰燕交上手,却是不分上下,打成不胜不败之局,一时间相持不下。
  色无戒刚才蒙水冰金出手相助,虽然即使他不出手,郝三通也奈何不得色无戒,但色无戒总不能像现下这么空闲,不由的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不知郝三通被结成了冰,会不会有生命危险?”他心里想的是,若是郝三通被他所杀,山西四怪自然不能饶了他,见他英雄了得,实是怜惜。
  水冰金没有回答,水冰燕却是回答道:“不用担心,我哥没有将寒气打入郝三通的体内,他除了有些冷之外,并不会有什么危险。”色无戒听这声音温柔之极,虽身处危险之中,可忍不住看上一样,见水冰燕虽不年轻,不过姿色尤在,不由的心动,而后马上又恢复了正常,因为他对年纪大的或太小的都不太有兴趣。凌霄花一听郝三通不会有生命危险,与水冰燕的打斗也便慢慢的松了下来,到得后来,便不动手,站在原地看着郝三通在水晶里怪模样,还不由的嫣然一笑。她这一笑,自然是倾国倾城不已,不用说男人,就是女人看了,也不由的心动,水冰燕一看到她,自惭形秽,脸涨得通红,在烈火中的脸哪能不红,众人自然想不到她心里乃是害羞所至。
  水冰金看着色无戒将一对火球弄得呼呼声响,得心应手,自己在旁都能感觉到火焰的霸气,见到这里,不由的惊叹:“不知英雄高姓,小小年轻,有如此造诣,真是罕见。”水冰燕回过神来,只道:“大哥,不要说了,快用你的寒冰刀助这位少侠一下。”色无戒见他的寒冰刀能将郝三通冻结成水晶里,心中想着或许也能将火焰冻结,不由的道:“那就要多谢前辈出手了。”
  水冰金道:“哪里,哪里。”可一看左右,刚才的一桶水都泼到了郝三通身上,如果没有水,只靠一掌寒气将火弄灭,他也是自知不能。这个时候,只听得嘀咚声响,十几个人拿着水桶走了进来,只道:“要不要用水?”这些人自然是听到水冰金要水冰燕却取水时同去的。
  水冰金高兴难当,向他们点了点头,双手提起两桶,便即向火焰上泼去。同时双掌运气,只向水上打去。水冰燕喝一声:“大哥,我也来帮你。”双掌冰气四射,刚才提水进来的大多内功较弱,在如此水火交融之下,哪里支持的住,纷纷放下水桶,逃去门去了。
  水一遇到寒冰刀,马上冻结成块,可一遇到擒龙焰,马上化为蒸气消失不见。水冰金右手一挥,若是水桶中有水,他这一拂,水必将自动飞到他的手上,如今右手却是空空的,转头一看,水早已经被蒸发,连水桶都被火燃着。现下无计可施,只愣在那儿。
  忽听一声爆炸,左手火球爆炸开来,火星四溅,溅到之处,顿时是一片狼藉。有三颗火生只朝色无戒迎面扑去。色无戒一惊,左手三指连弹,将火星弹了回去。一颗落在屋檐上,助波推拦,顿时火焰更甚,另两颗都落在水冰金身上,顿时将他全身烧着。众人都是一阵恍然。
  色无戒吃了一惊,无计可施,一掌打在郝三通身上,喀嚓数声,只将他身上的冰块打的四处飞散,郝三通透过气来,全身一麻,倒在了地上。凌霄花赶忙扶着他到了宫外。水冰燕虽是担心兄长,却是临危不乱,只引双掌挥散,将冰块抓在手上,融化成水,便往兄长的身上泼去。火顿时熄了大半,水冰金方使回神,脱下着火的衣服,再使出寒气护住全身,总算将火熄灭,为保性命,和妹妹一起逃出宫去。他俩虽没有救众人与大难,可一手功夫却是众人皆见,寒冰圣手四字,相必在江湖上会更加响亮,一时间,又成色无戒独斗擒龙焰了。
  众人又紧张议论,要推人出来帮忙,可这个时候,谁还能自逞英雄,令儿早已经哭的泣不成声,她虽被少林僧人所拦,但她心中早已经打定,如果色无戒不由幸免于难,自己自然随他去地下,自己决意要死,又有谁能拦得住,这个时候眼神已经变得默然。
  刚才经过水冰金的一搞,所谓水火不容,这时的擒龙焰开始爆发开来,连续不断的爆炸开来,色无戒都有些控制不住,他无计可施,双腿一蹬,顶头直上,破屋顶而出,站在屋檐之上,顿时华山的诸峰险岭映照在自己眼前。众人退后数步,仰望着他。
  色无戒四处观望,心道:“得找个没人的地方,将火球推掉,不然如今纠缠下去,却什么时候才有个休。”想到水冰金用寒冰刀能结水成冰,顿时便想起了经历过生死的寒冰洞了,心道:“将火球放到寒冰洞里,难道还不怕它不灭不成?”想到这里,使出蛇行之术,踏空向寒冰洞飞去。众人喧哗的紧跟其后,天上地下,好一副动人景象。绝欲见到色无戒使出蛇行术来,不由的自愧道:“绝色师弟确实有过人之处,若没有被逐出少林,将来必能将少林一派推向高潮,只可惜……”摇了摇头,了缘何尝没有这样想过,不过这样心里更加气愤:“如今争强好胜,自逞英雄,看他如何收场。”了缘的这句话,绝欲却是不肯认同,他只觉色无戒刚才的举动,明显就是大仁大义,哪里有争强好胜之心,若不是他出手,恐怕除了秦萧疏与雷轲外,不知还有多少人死于烈火之下,不过长幼有绪,他可不敢像色无戒一样,顶撞师叔。
  众人一路跟随,纷纷议论:“唉,你说那位少侠要到哪里去?”“那火真是厉害,恐怕只有他能控制得住。如今千载百逢的机会,怎么能不过去瞧瞧。”色无戒本来想避开众人,没想到众人却是尾随而至,只不知说什么好。
  苗以秀等人也跟在其后,殷岩泉看到如此,不由的道:“师兄,那人好像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9 4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