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4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是尾随而至,只不知说什么好。
  苗以秀等人也跟在其后,殷岩泉看到如此,不由的道:“师兄,那人好像要去寒冰洞。”苗以秀一听,只道:“我们怎么没有想到,不过寒冰洞里机关重重,恐怕……”想到这里,当先抢在前面,打开了寒冰洞的门,门口设有三道机关,若不是使用正确的开门方法,三个机关同时袭来,色无戒又持火球在手,必将躲闪不开,见苗以秀如此,不由的道:“谢了,不过要得罪了。”苗以秀只道:“没有关系,你尽管进入。”色无戒点了点头,窜入洞中。
  第141章
  苗以秀右手虚弹,在洞门口连弹三下,石门压了下来,将色无戒一个关在了里面。众人看到这里,只觉莫名奇妙,郝三通有些恢复,知道刚才是色无戒把自己从寒冰中救出,自然有感激之意,见苗以秀放下石闸,以为他有什么图谋,不由的吼道:“苗以秀,你要如何,为什么把那人关在里面,你想要干什么?”众人也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苗以秀提高噪子道:“大家千万别误会,大家进去,不但不能帮那位少侠的忙,只有给他添麻烦,何不都留在外面。”众人听了,有人觉得有理,却也有人道:“你这样不是太自私了,若少侠一个人无法对付,他乞不是有生命危险,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冒险?”一时间又争吵不休,苗以秀知道,不少人误会自己就是害死师父之人,如此假惺惺的招集众人来华山,定有图谋,因此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会有人不服要顶嘴,如此便不再讲话。过得片刻,众人自然而然的静了下来,仔细的听着洞里的情形,有的却也不管冷不冷,将耳朵贴在了寒冰之上,那人自然是水冰金。
  色无戒一进得寒冰洞里,顿时那种刺骨的寒气重现眼前,重临旧地,不知是什么感觉。那擒龙焰的火势在寒冰洞里虽有些收潋,不过还是气势逼人。色无戒沿着小道,来到了宽敞的洞室,双掌猛力一推,双股火焰便即向前冲出,火焰划在冰墙之上,发出嗤嗤的声响,接触的冰块刚被化成了水,一落在地上,马上又冻结成冰。那火焰绕了一圈,待色无戒掌力一尽,又朝他身上扑了过来。
  色无戒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你老是跟着我干嘛?”左掌打出,右掌牵引,将火焰控制住。双掌又再一推,那火焰又绕着冰壁旋转,如此一来二回,火球明显少了一圈,可冰壁一圈溢满了水,也冻得不成样子。
  色无戒连推七掌,那火球变成了手掌大小,心里想着,再过不多时,恐怕就能将擒龙焰全部熄灭,想到这里,不由的露出笑容来,见火球旋转的飞回,双掌缓缓推出,将火球控制住,本欲运气打出,可谁知那火球却一反常态。色无戒的掌力推出,竟消失的无影无踪。那火球夺目而来,冷热交加,难受之极。
  色无戒身体一低,那火球从头顶略过,焦味一起,头发被烧着,不过马上又熄灭了。色无戒感觉脑后炙热,知道那火球又袭了过来,似乎有了灵性一样,不由的吃惊不已,也不敢回头,就地躺倒,向后一个腾空站定,那火球正好就在身前。
  色无戒左掌打出,听得呼呼的声响,那火球却没有被推出,反而迎着他的掌风直上,就好似逆水游鱼一般,让人不由的吃惊。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右边的火球同样向他的右掌迎了上来。色无戒知道两个火球的厉害,如今更是瞪大了眼睛。全神贯注的聚集在一点,运出全身内力,准备打出。
  可万万没有想到,色无戒本来运气要将两个火球向前推出,可掌力发出的却好似吸力一般,将两股火焰吸进了掌里,顿时便觉得双手各处骨头和筋脉被人抽了出来,放在油里煮一样,感觉脱胎换骨,难受不可言语。他一时忍耐不住,猛得一声大叫,声音好似晴天霹雳,只入云宵,就好似一颗石子落进水里,波纹散将开去,声音也随着传了出去。整个寒冰洞都似乎震动开来,只听得乒乒乓乓声响,四周冰壁爆炸开来,冰屑四飞。
  色无戒在喊出声音的同时,全身内力终于聚在了双掌之上,他猛力的推了出来,顿时一股火龙从双掌中冲了出来,只达一丈之长,击在对面焦石之上,只听轰隆一声,那焦石顿时四散开来。火焰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可色无戒的双手依然痛苦不堪。
  他心里漠名的很,喃喃的道:“怎么回事?火焰被吸进了掌里,好难受,我是不是要死了。”他试着连推两掌,掌里除了内气之外,并没有任何东西。一看自己的双手时,却见血液流动的样子都清晰可见,双掌红得好似正午高阳,都快要融化掉了。
  色无戒很难受,将双掌推在冰壁之上,只听得嗤嗤声响,那冰壁顿时化成了一股水蒸气,他双掌碰到的地方,竟是陷了进去,这才感觉到微微有些好受。他将整条臂膊都贴在了冰壁之上,又有些好转,眼见的一块冰壁,都陷满了色无戒的手掌印和手臂的模样,足有几十掌,竟好似一副宏伟的武功画卷,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双掌总算是冷了下来,也是有了感觉。
  色无戒坐在地上,呼呼的喘着气,刚才只以为九死一生,如今见自己安然无恙,自然高兴的很,呵呵一笑,自言自语道:“还好身处寒冰洞内,不然这个时候已经去见如来佛主了。呵呵,这擒龙焰没想到如此厉害,恐怕郝三通自己也万万没有想到。”看着双臂的衣服都已经成了灰尽,突然想到令儿的一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自从上华山以来,色无戒每一次都面对着生命危险,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他本来见得回头的征兆接连而来,不由的有些心虚,可这个时候,却也不怎么在意,心里想着,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问题,自己都能迎刃而解,又怕他如何。
  他就这样坐在地上愣了片刻,忽听正前方有人惊讶的念道:“火焰令。”这声音熟悉之极,色无戒一下子便听了出来,正是华山派掌门空余,他见群豪都是为他而上华山,而他却活生生的躲在寒冰洞里,只弄得一头雾水,如今只有带他去见众人,亲自在众人面前说明一切,真想才能大白。于是猛一转头,只见左前方丈远的地方,一个白影一闪而过,于是双腿一瞪,迎了上去,叫道:“空余前辈,大家都在为你的事而争持不下,烦你出来跟大家说个清楚。”
  抢到那洞前时,只听吱吱声响,一块冰墙,从旁边旋转过来,将洞口堵住了。色无戒一怔,又喊道:“空余前辈,空余前辈。”仔细在墙上找寻机关,触手之处就好似天然的一整块,哪里有什么洞口,可他刚才明明是看到过的,更觉事情的蹊跷。
  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忽听身后脚步声响,接着便是众人呼喊着进来。他转头一看,原来苗以秀带着众群豪都进入了寒冰洞。本来让色无戒一个人进洞里冒险,一些人便不同意,待得听到色无戒惊天动地的喊叫,一些人更是耐不下性子来,纷纷嚷着要进洞,苗以秀没有办法,也只能带着他们进来。如今见到色无戒没事,大家顿时难呼雀跃起来。
  有人喊着:“太好了,大侠把事情搞定了,我们却还瞎操心,真是无脸之极。”“不知少侠贵姓,我水冰金服了你了。”“少侠英雄了得,今日若非少侠出手,不知多少人要葬身火海。”“多谢大侠救命之恩,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说得不错,今日少侠独占螯头,一举扬名天下,实是可喜可贺。”一时间无数歌功颂德的言语如雷骤至,让人手足无措。
  色无戒听着一愣一愣,转头一看令儿,只见一张苍白的脸挂满了泪水,本来以前每次见她,都是红光满面,可爱之极,可自从她随着自己以后,不是差点有生命危险,便是替自己担惊受怕,身体整整瘦了一圈,面容憔悴,看了都不由的让人心痛。色无戒走上前去,握住了她的手,道:“令儿,真是难为你了,无戒哥哥对不起你。”
  令儿见到色无戒没事,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一头扑到了他的怀中,唔唔大哭,色无戒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不住的出言安慰。了缘还是不能放下色无戒是个和尚的壳子,见他揉抱着一个女子,只是哼了一声,转头不理。
  色无戒向绝欲道谢,多谢他刚才出手相助令儿。绝欲淡淡一笑,道:“绝色师弟……”色无戒一听,泪水盈盈而下,只道:“师兄,你……你还认我是师弟?”而后强忍泪水。绝欲道:“师兄弟情意,怎么轻意忘得了?今日见你为了别人,甘冒生命危险,师兄便知你依然慈辈心肠。师弟有自己的追求,不一定要出家为僧,只要有佛在心,不做为非之事,普渡众生,一样可以得道成佛,你大胆的去飞吧。”
  色无戒听绝欲如此说,别提有多高兴了,不由的点了点头。秦萧疏与雷轲刚才多亏色无戒出手相助,这时也上前报拳相谢。色无戒只想问他们白氏剑法从何说来,可在场的人实在太多,也不便开口,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第142章
  无刃剑吴里醉挤了过来,拉着秦萧疏道:“二位师弟,快点向师父他老人家道歉,希望师父能饶了你们,让你们重归北岳派。”一个人被逐出师门,那是天底下最耻辱之事,但若能重归师门,自然是天下最幸福的事,秦萧疏听到有这个可能,顿时激动的泪水盈盈,瞧了一眼云千载。说实话,云千载刚才确实替他俩担心过,不过他为一派掌门,说过的话怎么能不算数呢,只不理会。秦萧疏一灰心,低下了头。
  郝三通与凌霄花议论着,凌霄花道:“二哥,这回你可输了,你的赤炼酒一滴不剩,却连一个人也没伤着,丢脸死了。”郝三通习惯性的摇了摇葫芦,葫内空荡荡,心里也是空荡荡的,吹胡子瞪眼,就欲冒出火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两个华山派弟子急急忙忙的跑进洞里,苗以秀问道:“怎么回事?”一个弟子道:“师兄,你快去看看,镇岳宫的火太大了,恐怕救不下来了。”苗以秀一惊,刚才只顾色无戒手上的火球,却没及时救镇岳宫的火,如今一听,赶忙招令华山派各弟子前往救火,群豪也是尾随而出,纷纷出手帮忙。
  众人闹哄哄的来到镇岳宫前,只见大火冲天,特别夺人耳目,几十个华山派弟子正在扑火,可那火势却是越烧越旺,整座宫殿木头结构的都成了灰尘,石头柱子也被烧得开裂了。众人刚才亲眼目睹了擒龙焰的厉害,哪还敢胡乱行动,都躲的远远的了。其实这些火乃木头所燃,威力自然逊色不少。
  苗以秀看着眼前的一切,也是束手无措。殷岩泉左右的催促着众人救火,也是心急如焚,道:“大师兄,你快想想办法,如此大火,不能让镇岳宫毁于一旦,我们真是对师父不起。”说完抢过一个弟子的水桶,便即向火焰上浇去,嗤嗤声响过后,只变成了一股轻烟,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条火舌冲天而起,丝毫没有收潋。
  苗以秀也是无能为力,青色的脸被火光映成了红色。夕阳西下,一缕晚霞斜斜的挂在天空,与这火光形成了天然的对比。常巷陌见殷岩泉奋不顾身的样子,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对苗以秀道:“大师兄,你帮帮二师哥。”
  苗以秀连连叫殷岩泉回来,殷岩泉哪里肯听,只喊着:“若镇岳宫毁了,不如就叫大火一起把我烧死算了。”三师弟情同手足,苗以秀怎么会看着他这么做,上前拦住他道:“二师弟,你冷静点,没有用的,不要白费力气,镇岳宫毁了可以重建,人死却是不能复生。”殷岩泉一愣,又道:“不行,师父的心血不能毁于一旦。”苗以秀又阻止道:“火势这么大,你怎么能救,算了……”刚讲到这里,忽有一个冷森森的声音从火光中好似再生神箭直冲出来,那声音道:“怎么能算了,真是太不争气了。”
  场上火势呼呼声响,可这声音却直直的传入苗以秀的耳中,众人喧哗,自然没注意这声音,可苗以秀却是听得仔仔细细,就好似这个声音就在眼前发出一样,那样熟悉,明显就是师父所讲。常巷陌与殷岩泉也都听到,都是奇怪的很,常巷陌道:“二位师兄,你们……你们听到没有,刚才的声音……师父,好像是从火里传出来的。师父的声音怎么会从火里传来?”苗以秀也是莫名奇妙,心道:“莫非师父在天显灵,见我们看着镇岳宫被毁,却是无能为力,所以出来责怪。”想到这里,顿时害怕的很,喊着:“师父,徒儿无能,请你老人家原谅。师父,徒儿无能,请你老人家愿谅。”声音抖抖颤颤的,却似要哭出声来。常巷陌与殷岩泉听他这么一说,也都仰头高喊着:“师父。”
  群豪听着他们三人古怪的行径,只觉摸不着头脑,纷纷过来询问。唯有色无戒一个人心知肚明,喃喃的道:“空余前辈,你也该现身了。”就在这个时候,尘土飞扬,风声骤起,一股强劲的风力拔地而起,只朝火上吹去,不由的迷了众人的眼睛。如今天高气朗,又近傍晚,这怪风来的突然,不由的都让众人吃了一惊,群豪相互喝叫,要大家千万要镇定。
  这股风势只吹向镇岳宫,本来火势旺盛,些许微风正好可以推波助澜,可这风哪里像风,就像大海漏了底,海水倾泻而下,化成了一条巨龙扫向大火,稍小一点的石头都随风飞扬,一时间将火势压了下去。这风势正是空余以惊人功力运作,他本来一直躲在寒冰洞里,色无戒为对付擒龙焰进去寒冰洞,见到他躲在洞里,一堵冰壁移了过来,将他藏了起来,可随后众人的讲话,都听在了他的耳中。他听镇岳宫着了大火,哪里还沉的下心来,在混乱之中到了镇岳宫内,见这火势扑天盖地而来,自是不由的吃了一惊,又听苗以秀等人的对话,无能扑灭这大火,似乎要放弃镇岳宫,气的不行,出言斥责苗以秀,而后在山头拔了两颗巨大的林木,左右的挥将起来,正值夏天,树叶茂盛,他这一挥,顿时卷起了一股劲风。由于被色无戒击伤内力有损,这个时候,只不由的吐了一口鲜血。
  苗以秀见得如此,更以为是师父显灵,自愧无能,大喊一声:“华山师弟听令,一定要将这火给我扑灭了。”左右手各提起一桶水来,向火上浇了过去。华山派众人顿时士气高涨,互相鼓励助劲,火势被风吹的来不及反扑,终于渐渐的熄了下去,总算是被扑灭了。一看镇宫岳,除了石头材料外,其他都已烧成了灰尘,刚才参与扑火的人,各各被熏黑了脸,狼狈之极,看着眼前的一切,更不由的哭出声来。
  苗以秀又命人将镇岳宫清扫,夜色渐黑,在四周摆上火炉,渐渐暗黑的光线从四面破墙中照射进来,映射着一熄一旺的炉火,使的场上增添了一点紧张的气氛。众人都是窃窃私语,谁也不知道此时该讲些什么。
  隔了一会儿,苗以秀只道:“各位武林同道,苗某在这里向大家道歉,如今天色将黑,不如就在华山暂住一宿,有什么事情,明天再做安排如何?”众人来华山都大半天了,可原先想知道的事情,却越来越糊涂了,如今敌友未分,听苗以秀让众人在华山住宿,不知是何用意,谁都没有开口回答。必竟世风日下,人心不骨,就算在自己的家中安睡,也要剑不离身,恐有人暗算,更何况住在华山了。
  苗以秀见众人不回答,只道:“众人以为如何?敝派设施简陋,实是大大的殆慢了,只能委屈大家了。”他心里虽这么说,但更希望大家不耐烦,就此离开华山。忽听得“哼”的一声,有一个站了出来,他抽了一口烟,正是酒鬼烟王郝三通。他的赤炼酒一滴不剩,自然没有好气,只道:“苗以秀,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苗以秀本来强自摆出的笑容,如今顿时一愣,只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郝三通吐了一口气,道:“什么意思,你一托再托,莫不是细耍天下英雄。留我们住在这里,谁知道你搞什么鬼,还不是任你宰割,恐怕你真正的意图,便在这一刻。”他本来一讲完话便要喝酒,可一提起左手,酒葫芦空荡荡的感觉,知道葫中没酒,可还是忍不住凑到嘴巴一吸,脸色一青,转头瞪了一眼色无戒,又是“哼”了一声,只是愤愤不平。
  苗以秀道:“今日之事,谁也不能料到会闹到这个地步。华山英雄贴中,并没有请你,山西四怪与华山派也没有任何渊源,苗某也不强留你,你郝三通只要说一声要走,看在来者是客的份上,苗某派人恭恭敬敬的送你下山。”郝三通道:“你假惺惺的做什么?我若是要走,我自然会走,哪里还要你送?可我如今不想走,你又能耐我何?”蹲下身来,左手抵在地,就这样侧躺在地上。
  苗以秀一怔,殷岩泉抢上一步道:“郝三通,你别不知好夕,你的一把火几乎烧毁了整个镇岳宫,这帐我们还没跟算,你该见好就收了。”郝三通斜眼瞧了瞧四周,见到镇岳宫如今的面貌都是自己的杰作,不由的一喜,刚才的怒意稍减了一点。
  苗以秀见他不再讲话,只道:“二师弟,由着他吧,犯不着跟这种人计较。”站前报拳道:“各位意下如何?还请示下,也好让晚辈有所准备。”众交头接耳,纷纷议论,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
  秦萧疏与雷轲两人一直低着头,本来只盼与郝三通决一死战,也好有如今的烦恼,看了看云千载,他只当自己不存在,转头不理,刚才两人已被逐出北岳派,更是无脸在江湖立足。吴里醉与重行行多次出言相劝,得到的是云千载厉言喝斥,碰过几次壁,两人自也不敢再说。
  秦萧疏没有想过云千载再收他们为弟子,一颗泪水流了下来,双膝一软,跪倒在了地上。众人顿时都看着他。云千载却走开几步,将背对着他,只当没有看见。秦萧疏噔噔噔连磕三个响头,哭泣的声音叫着:“师父”二字。云千载心里自然一怔,可也是没有表现出来。
  第143章
  秦萧疏仰起头来,只道:“师父,徒儿最后有几句话要讲,请师父答允。”云千载心里正想说:“你已非北岳派中人,我也不是你的师父,以后你做你的事,跟我一点都不相干,你要讲话便讲,要放屁便放,我自是管不到你。”话到嘴边,只觉太过绝情,正在踌躇,吴里醉抢先一步,道:“师父,秦二弟也知道错了,不如让他给你认个错,让他以后不要再练邪门武功,你就饶过他吧。”右手朝着秦萧疏轻轻挥手,示意他快些认错。
  秦萧疏又连磕几个响头,云千载冷冷的道:“你还有什么话说,不废你武功,云某已是任至意尽,若再纠缠,可别怪我不念师徒之情了。秦萧疏心中一凉,只道:”徒儿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奢望师父会原谅我……就让我最后再叫你一声‘师父’,给你磕几个响头。“吴里醉本来要他讲些好玩讨师父欢心,或许师父会回心转意,以前知二师弟巧舌如簧,能言会道,如今讲出这些话来,只是又气又怒,喃喃的道:”二师弟,你……“只是一泄气。
  秦萧疏叫一声师父,当当当又磕三个响头,而后站起身来,抹干了泪水,只道:“师父保重,徒儿就此告辞了。”朝着雷轲道:“四弟,你又如何?”雷轲沉着个脸,看不出心事如何,他道:“我和二哥在一起。”跪在地上,向云千载磕了几个响头,而后和秦萧疏一起,几个腾跃,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被逐出师门可是大事,谁都不知道秦萧疏与雷轲二人从此以后会不会走上岐途,而毁了他们一生,刚才都想出口求情,不过派有派规,云千载心中自有他的打算,旁人不可违忤,多废唇舌,只会弄着别人不快,所以都闭口不语。
  几百人的大殿顿时又是一静,只到远处天空响起嗤的一声,才又打破了眼前的沉静。众人只觉这破空之声太过不寻常,无不向天空投去了目光,只见一粒白色的火焰直冲云宵,带着一条长长的绿色尾巴弯延直上,嗤嗤声响,到得一定高度,突然爆炸开来,散出无数颗火石。群豪无不了然,这自然是江湖中人所用的暗号。
  这响声过后,忽听兵器相击声响,加上惨叫声直传而来。众人互相顾盼,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窝蜂似的挤着要出镇岳宫。只见华山派弟子且打且退往镇岳宫而来。苗以秀抢上前去,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混乱中一个弟子答道:“大师兄,不好了,有人……”讲到这里,迎面一刀砍在他的额头上,下面的话还没有讲话,便即倒地死去。
  众人见此无不“啊”的一声,如今天色大黑,除了镇岳宫内有亮光外,外面几乎看不清楚东西。借着这一点光线,只见前方都是黑压压的一片,人数着实不少。苗以秀又提高噪子道:“发生了什么事?”众人只顾着御敌,却没有人回答他。
  苗以秀环顾左右,只见有两个华山派弟子左吱右节,看似抵挡不住,有一柄白晃晃的虎头刀正在向他们猛烈的砍去,却看不见握此刀的人是谁,看来对手是穿了一件黑衣。左侧一个弟子一时抵挡不住,左臂被整个砍了下来。那黑衣人正欲补上一刀,苗以秀急跃而前,左手一拂,夺下了他手中的虎头刀,反手向他砍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9 4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