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匀淌堋
  第019章
  他就跪在原地哭泣了一会儿,而后突然起身,跑出丛林,问杨采莲道:“师妹,你快说话,你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杨采莲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衣服也没见她穿上,眼神默然的瞧着一个地方,不知在想些什么,可热泪却是源源不断的流下,惜日的美妙少女,如今已经变得一片狼籍。
  陈少壮见她不回话,一口气提了上来,怒道:“你这个贼贷……”随手一记耳光甩了过去,只打得杨采莲右脸肿起一大块。杨采莲吃了一惊,转头瞧着陈少壮,吱唔的道:“师……师哥……”两颗特大泪珠顺着脸颊滑落,在月光下明显可见。陈少壮一时心急,见到师妹如此的样子,不禁又心软了,开始有些后悔。右手轻扶着杨采莲被打的脸,安慰道:“师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是有心打你的,你愿谅我吧。”
  杨采莲本来就觉对陈少壮有愧疚,此时更无心怪他,此时只道:“师哥,看来我们是有缘无份了。如今……如今我已非青白之身,更加配不上你了,我也不想连累你,你就一个人走吧。”陈少壮一怔,而后道:“师妹,你说什么,师哥怎么是那样的人。”杨采莲听了此话,似乎感觉到了一丝希望,再一次抬头瞧着他,只见他也是泪流满面,心中好生疼痛,更是心酸不已。两人深情对望,此时无限柔情升上心头。陈少壮一开始就难以控制心中的性欲,只是被绝色抢先了一步。此时他见到师妹裸露的身体,只知道她已非亲白之身,此时又更狼狈不堪,可心中那股冲动,却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越发的强烈。忍不住不禁亲了师妹一口,而后开始放纵自己的情欲。杨采莲刚遭凌辱,生理和心理都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此时见师哥也要对自己无礼,心中一万个想拒绝,但不知如何开口,只能默默忍受这种无奈。
  奇怪的是,她对陈少壮本就有好感,可此时却不那么强烈,倒似觉得绝色更加诚肯一点,这些东西只在心中一闪而过,她自然不会说了出来。
  杨采莲道:“师哥,我知道你对我的好,但你爹绝不会同意的……”陈少壮虽得到了满足,但心中一直未加平衡,他是个追求十全十美的人,怎会忍受捡别人的破鞋。他的泪水早已擦干,原先那种婉惜与痛苦的表情,此时却变成了愤怒。杨采莲也似乎感觉到了,心中不由的产生一丝丝冷意,在这夜里打了个冷颤。只听陈少壮道:“如今你已是我的人,爹不同意又如何?只要你我不说,今晚的事谁都不会知道。如今最重要的是,你说出那人是谁,师哥好一剑杀了他,让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三人知道今晚的是。”
  杨采莲顿觉冷意渐寒,身体寒毛都竖了起来,偷偷瞥了一眼师哥,见月光与他锐利的眼神一映,只觉杀气极重,她跟师哥相处了这么久,总决得他为人和善,待人平和,从来没见到过他如此邪恶的眼神,不禁不敢跟他对望。而后低声道:“我……我不知道他是谁。”陈少壮道:“那形态身体相貌,你总该知道一些吧。”
  杨采莲低下了头,虽觉羞却,想回答师哥的话,但又不敢再想,只怕刚才那段恶梦再一次浮现在自己眼前,此时只觉脑袋痛得厉害,双手抱头乱摇,喊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陈少壮也是急了,道:“你怎么会不知道,你已经跟他……怎么可能会不清楚。”杨采莲只觉陈少壮太哥咄咄逼人,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里面膝黑一片,我什么都没看到。”她本来有些平和的心情,此时变得更加紧张,也是羞怯不已。
  陈少壮喃喃自语道:“不知道,那怎么办?乞不是找不到那个人了。”杨采莲望着他,道:“师哥,既然你计较刚才的事情,为何还我跟我……若你不计较,为可又要非知道那人是谁不可?”陈少壮被她问得无言以对,不禁退后了几步,而后语气稍平和的道:“师妹,你误会我了。我只怕那人口若悬河,会把今晚的事说出去,影响你的名声。”杨采莲厉声道:“那人决不像你想像的那样。我看你是怕我污了你的名声吧?”陈少壮顿时发怒,道:“你个贱货,你竟然帮助强暴自己的人说话,看来我是看错了你,你本来就是个淫妇。”
  第020章
  杨采莲听了这几句话,真是心如刀佼,望着他道:“你说什么?你竟然说出这样禽兽不如的话来,这样一来,你跟刚才强暴我的和尚有什么区别?”陈少壮似乎有些不耐烦的跟杨采莲讲话,此时自顾找寻着四方,嘴里说着:“不行,我一定要找到那个人,今天的事一定不要让人知道。”杨采莲草草穿上衣服,劝道:“师哥,算了,我们走吧,我想那人……”陈少壮突然转过脸来,一双冷森森的眼睛只瞪着杨采莲,杨采莲一惊,不敢再说下去,只低下了头。
  陈少壮道:“你又要帮那人说话。你说你连他长什么都没看到过,你骗谁?你们这对狗男女,想到你们做的事,我就觉恶心。”杨采莲听了,本来眼泪早已经哭干,此时却又涌了出来,委屈的道:“那刚才你和我……”陈少壮厉声道:“不要跟我提刚才的事!刚才我一时糊涂,才会受你这个淫妇的诱惑,这时想起,我觉得非常后悔。”杨采莲听了,有如一个知已好友,冷不防的拿两把刀捅进自己身体,那种感觉除了疼痛之外,更加让人难以忍受的是那种现实,眼泪有如断线的珍珠,不断的向下滚,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陈少壮没有管他,自顾像在找着东西。此时只听近处有一男子声音道:“你这个负心薄义,无耻好色,不负责任的小子,难道你爹娘生了一个畜牲出来!”虽这言语之中没有指名道信,可陈少壮清楚,那人说得正是自己。此时转身声音传来的方向,厉声道:“是那位杂种,躲在暗处鬼祟祟的,有种的出来与我较量。”刚说话这句话,只见月光下渐渐走出一人,由于他背对月光,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模样着装。陈少壮仔细盯着,想看看清楚他是谁。
  杨采莲听那声音只觉特别熟悉,此时微微抬起头来,瞧着那人。见那人渐渐走近,突然看的清楚,他是一个光头,这与她在黑暗之中感觉到的一样,她顿时明白,黑暗之中的那人,便正是眼前之人。此是只觉害羞与委屈,低头不敢再看。
  陈少壮看着那人走近,心中也是七上八下,他只怕那人看到的刚才的一切事情,一旦传出,自己名声定然扫地,此时怀着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人灭口。只到那人走到离身一丈之外,才是看得清楚,只见他穿着僧袍,是个光头。嘴里嘀咕着:“你是和尚?”杨采莲听到和尚二字,全身不禁打了个冷颤,差点就晕了过去。还好此间只有三人,不然她真会一头撞死。
  绝色道:“剃光头的一定就是和尚吗?”绝色本来已经离开了数十丈,但听到了陈少壮的叫声,心中又是不放心,也许是想再看杨采莲一眼,因为她的纯洁善良,实在让人难以忘怀,于是又赶了回来。回来以后,看到了陈少壮对杨采莲做出那种事来,本来就想出来阻拦,可一想到自己辱她再先,而且他们两人又是情投意合,杨采莲也并没有反抗之意,所以也便忍了下来。只到后来陈少壮讲出绝情的话,又对杨采莲暗加打骂,才是看不过去,所以才走出来。陈少壮道:“可你也穿着僧袍。”绝色道:“穿僧袍的也一定就是和尚吗?”讲这两句的时候,身体还慢步向陈少壮靠近,脚步轻灵,没有半点声音,黑暗中若不是有光,这样子只怕谁都会觉得闹了鬼了。陈少壮有些受惊,随着绝色的前进,身体也向后退了几步。此时两人已经很近,陈少壮看的清楚,只见他的头上还点着佛像印,确信是个和尚无疑。但见他两次都不承认,于是问道:“那你是什么人?刚才讲话的可就是你?”
  绝色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我只是看不过你对你师妹做出畜牲行为,却还那样的对他。”杨采莲听到那人又替自己说话,忍住偷偷抬头,想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没想到刚一抬头,绝色的眼睛正已盯着自己,现下还没看清楚他的样子,心中一怕,马上又低下了头。而绝色看到她的那个样子,心中更是一阵酸痛,脸上明显露出了内疚的表情。而后转过头来,只见陈少壮也正是瞧着自己,心中也是一怔。
  第021章
  陈少壮本来有些心虚,但看了他们俩人的表情,现下顿时想明白,道:“你……你和她,哦……那你想怎么样?”绝色道:“怎么样?你对你师妹做出那种事来,又有承诺在先,你就应该负责,娶师妹为妻。”要说娶杨采莲为妻,陈少壮足足想了有三年,可都未能如愿,若杨采莲是清白之身,他自然是高高兴兴的答应。可此听到娶她为妻四字,顿时便觉难以忍受,只道:“你跟她不是也做出那种事来,我们两人是不是都要娶她为妻。况且,以她这种淫妇,不知在我们俩之先,还跟多少男人做过这种事情……”绝色听不过去,厉声道:“你说什么?”杨采莲也觉无地自容,甩手打了陈少壮一个耳光,道:“你这混蛋!”而后掩面向远处跑去。
  绝色见了想拦,可心中只觉不合适,对陈少壮道:“你还不快追!”陈少壮还剑入鞘道:“追!他追什么?那种女人,还不如死了算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杨采莲跑得不是很远,正好听得清楚,此时更是一串泪珠洒向风中。绝色厉声道:“你这是什么话?你再说一遍?”陈少壮“哼”了一声,并不答话。绝色也懒得跟他理会,心中念及杨采莲,便快步追了上去。
  陈少壮原先那样哭天喊地,此时却又装作若无其事,其实他的心中也是有着无尽的酸痛。他是真心喜欢杨采莲,可他却又是追求完美的人,更不会容许自己的妻子是个不干不净的淫妇。就因为这个原因,他对师妹越爱,就表现在他刚才讲出的话越发的毒辣。此时见绝色追了上去,终于又有一滴泪水流在脸上,而后随手将剑抛在地上,坐倒在地上低声哭泣。
  绝色使出蛇行术追赶,可奇怪的是,刚追的时候,明明还能看着杨采莲的人影,可此时追了一盏茶时分,却不见了她的人影,要说她的武功平平,轻功更不会在自己之上。现下心里万分奇怪,可脚下却还是快速追赶,又追了一刻钟时间,向远处遥望,月光下看得清楚,更没半个人影。心知如此追赶也不是办法,于是停了下来仔细思考。突然间,脑袋中一个念头闪过,此处月光明亮,虽然这里很少有人,但杨采莲受过那种侮辱,按正常人的思维,定是不敢走明路。在原先几百米处是一个三叉。另外一条树林茂密,看不到一点光亮,心中猜想她定是走得这条路,于是赶忙调转枪头,向来路跑回。延着另一条路追啊追,大约又是追了一刻钟,不但没有追到人,反而离山崖越来越近,绝色心中念道:“她会不会跳崖自尽?”不敢再想,拼命狂追。大约又过了一盏茶时分,远远的看着了一丝月光,终于是出了丛林。
  突然间脚下一松,身体便有如千斤之势向下急坠。绝色还没回过神来是怎么回事,身体已落下十几丈。绝色先是吃了一惊,而后静下心来,这时见月光高挂其上,离自己越来越远,才是明白,出了丛林便是山崖,自己原本速度就快,再加上没有注意,自己正向悬崖下跌落。只见耳边风声骨骨,以此高度下落,可谓是必死无疑。
  绝色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遇到事情往往会沉着应对,他见崖壁上有几株松树,现下双手便向那松枝抓去。没想到下坠之势实在太快了,第一株把捏不住,第二株却又经不起他的下坠之势,咔嚓一声,断为了两截,他的身体还是不断的往下掉。
  绝色低下头瞧了一下,隐约的月光可见,在自己的右下方又有一株松树,他看准时机,左手龙爪手抓出,抓在了崖壁上。五根手指钳入崖壁,向下拉出一尺有余,左手可谓是血肉模糊了,但终于是止住了下坠之势。绝色不顾疼痛,右手抓住旁边的松树,双腿上缠,坐在了松树之上。所谓十指连心,疼痛可想而知,他撕下衣角僧袍,将左手包扎了起来。在少林学习武功的时候,也会学习一些简单医术。学武虽为强身健体,但又不免伤人,学医却是积德行善,济世救人,所以少林寺的僧人,一般都是武医皆备。有甚者更可称得上名医。
  绝色对医理虽算不上十分精通,但也能算作略知一二。他见崖壁上长一些止血止痛的草药,现下伸手采来,放在嘴里嚼烂后敷在伤口上,初时觉得一阵刺痛,而后渐渐的缓和下来。休息片刻,他抬头向上仰望,看到的只是一轮明月,向下看时却是漆黑一片,脑袋一晕,差点摔落下去。
  第022章
  绝色心道:“如今只有向上爬这一条路了。”此间没有其他东西,于是剥下树皮,搓成一条长绳,一头系在自己腰上,另一头系在松树上。只怕到时一失手,身体再次下落时,也不会摔下谷去。爬了一段距离,便在身边再打一个结,如此慢慢的过了半个时辰,终于是爬到了悬崖顶上。这时才看的明白,丛林的树都长到了悬崖边上,就算是白天,从这个丛林走出来的人,若是稍不注意,也可能会失足掉下崖去,更何这只有月光的夜里。绝色只觉好险,坐在地上好久,突然想起了杨采莲,心里担心她,只怕她已经掉下了崖去,四处观望,都没半个人影。一低头间,看到了一只女子的绣花鞋,此鞋除了鞋底有些泥土外,还算是全新的,不像是很久以前留下的。
  回头看留下的脚印时,发现除了自己的外,确实还有另一个人走过,两对脚印都只到悬崖边上。如此看来,杨采莲的确是掉落山崖无疑。绝色坐在原地,心中感觉到万分内疚,念叨着:“采莲姑娘,我真是对不起你。”一想起自己强暴她在先,而她却又出手救自己一命,这是他万万也没有想到的,此时眼中含着一滴泪水,却迟迟不肯掉下来。
  呆坐了一盏茶功夫,绝色以为,杨采莲的这次掉落山崖,安全是由于陈少壮的再次凌辱造成的,心中弊着一股闷气,只想找他好好算帐。起身将杨采莲的鞋子放在怀中,便向来路走回,到时告诉他杨采莲的不幸,看他如何反应,如果他真的毫无血性,就干脆杀了他。绝色越想,心中的火也就越大,气冲冲的找寻着陈少壮。
  回到原地,却不见的陈少壮的人影,遂喊道:“小子,你藏到那里我都要找到你!你不能说要替你师妹杀了我吗?我现在就在这里,你为什么不来杀呢?”四周依然的非常寂静,只有微风吹动着草木的声音绝色心道:“小子,我不信你跑的这么快。”心里想着他定是躲在附近,看到自己不敢出来,现下故意绕了一个圈,假装离开的样子,也躲在了一边,静静的等着。可时间过了足有将近半个时辰,却没见陈少壮出来,也没观察到任何异样的状况,心道:“难道这小子真的逃走了?”于是从草丛中走出来,又回到原地仔细察看。
  绝色发现杨采莲的剑和一些衣服还留在地上,旁边还有一件男人的外裳,那定是陈少壮的了。由于想起杨采莲接连两次受辱,身主不知受到了多大的打击,内疚便更深了一步,一凝神间,只见男袍的旁边有一张红色纸笺,笺上正中写着“英雄贴”三字,旁边有一行小字,却是看不太清楚。
  绝色回忆起来,原先陈少壮与杨采莲的对话,说华山派掌门无故死去,大弟子发下英雄贴,招集武林同道与绿林好龙,上华山驻力。华山派的我头虽不及武当少林响亮,但自古便是名门正派,绝色也是见到华山派掌门,知他武功奇亮,要将他杀死,却又不留下痕迹,那人的武功定是神乎其神。一时性起,便伸手过去捡了起来。只见英雄贴旁边的一行小字写着“湖南豫飞镖局陈英雄察收”,再略小一行字写着“华山派第三十代大弟子苗以秀致上”。
  绝色刚从少林出来,正是漫无目的,此时总算是有了盼头,于是将请柬也藏在怀中,这一次华山之行是去定了。
  刚走出几步,抬头向远处一望,突然见到离身五丈外,有斑斑血迹,在这寂静的夜里,心中顿时竖起了一阵寒毛。可好奇心驱使他向前走去。每走一步,心中的恐惧便越发的加深。走近看时,只见地上留着一大淌血,看似未看,随风送来一阵腥味,顿时忍不住有想吐的感觉。仔细看时,只见血迹一直延伸到一块草丛中,月光透进去,隐约看见里面有人藏着。绝色定了定神,道:“里面是什么人?还请出来相告,或许在下还能帮你。”等了片刻,见丛中无人应当,现下走近伸手扒开草丛一看,不禁全身一怔,一滴冷汗只从背脊间滑落,一颗心似乎都要跳了出来。只见草丛中躺着三具尸体,全身都染满了血迹,死想可怖,连经验十足的绝色也不禁吓了一大跳,身体向后退出数步,而后才慢慢平静下心来。
  第023章
  仔细瞧时,只见他们都身穿僧袍,和自己一样,都是和尚,此间方圆数十里,除了一个白马寺外,并无其他寺庙,看来这三人都是白马寺的人,其中一个年纪看似已经有六七十岁了。正想像他们为何会死在这里的时候,突然间只觉了左脚踩着的地方高出右脚,并且有松软的感觉。低头看来,只见一只血淋淋的手正踩在自己脚下。由于绝色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此时并没有被吓到。他仔细察看三位和尚的身体时,见他们都是四脚健全,那这只多出来的手会是谁的呢?一时间心中产生了一个老大的疑团。
  在这冷森森的密林小道上,发生了如此之事,真是匪夷所思,或许只有用鬼神来掩盖事情的发生,绝色为了弄清楚真想,于是准备半夜赶往白马寺,问个究竟。白马寺就在对面的山顶上,离这里大约有五里,绝色使出蛇行术,只不过一柱香时间,以来到白马寺庙前。
  见寺门闭着,绝色在门上敲了几下,刚想问有没有人时,门便呀的一下开了,里面出来一个小沙弥。他看了看绝色,而后双手合什道:“施主何事?”绝色也掌立十字还礼道:“请问你们主持可在寺内?”那小沙弥看了一眼绝色,见他也是个和尚,只不过不便开口相问,只道:“主持不在寺内。”绝色急问:“他去了哪里?”小沙弥语气一阵哽咽,似乎有意在隐瞒什么,只道:“主持在半个时辰前和两位师兄出去了。”
  绝色在看到那个六十七岁和尚的尸体时,就怀疑是白马寺的主持,所以想前来问个究竟,可见小沙弥语气如此遮掩,心中又有些踌躇,不知该不该问,如果问出,他们反问自己,那主持是怎么死的,自己该如何回答。刚一回神,见那小沙弥突然消失在了眼前,心中顿时越觉古怪,正想进寺察一究竟,却听到一阵阵脚步声向自己逼近,凝神一看,只见两阵棍僧手持木棍冲了出来,将绝色围在了垓心。
  绝色心想:“越来白马寺是个黑寺,我在少林这么久却从来不知道。看来那三个和尚之死与那一只不知是谁的手定跟白马寺有关。”现下心中多留了一个神,随时准备反击。他见对方虽是人多,但看他们的呼息体态,都只是些只会表面功夫的人,要打败他们不在话下。现下只怕能弄清楚事情,最好是不要动手。正思考间,那个不沙弥和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师走了出来。小沙弥指着绝色道:“师叔,就是他。”小沙弥口中的师叔便是白马寺主持化尘的师弟化嗔。
  化嗔左手拔弄着念珠,右手持着戒刀,看了绝色一眼,道:“你个淫贼,给我拿下!”绝色听到“淫贼”二字,顿时吃了一惊,心想:“难道他知道自己对杨采莲做过的事情?”不是害怕,却想起了杨采莲,心中又添内疚。随即喊声出一个“慢”字。有两个棍僧一听到化嗔下命令,一个挥棍当头砍下,一个持棍向绝色的腰间捅来,其他听到绝色喊出“慢”字,只觉有无穷的威慑力,顿时一怔,只愣在那儿,不知如何动手。
  绝色左手擦出,抓住向自己腰间捅来的棍头,手臂一扭间。咔嚓一声,木棍从中断裂。那棍僧一失重心,身体向前跌出数步,幸好由同伴扶住,不然定要摔倒在地上。绝色手持半截断棍迎向当头砍来的一棍,又是咔察一声,那棍也截为两截。持木棍的和尚只觉整双手都麻弊了一样,虎口以不知不觉流出血来,再也无力握棍,咚咚一声,断棍掉在了地上。
  绝色只出得两招,当众人都已知道他武功的厉害,也知道并非自己所能抵挡,一个个都退到了化嗔的身后。化嗔本来也是有恃无恐,但见绝色露出这一手功夫,顿时心中胆怯,只不过未加表现出来,身体站在原地不动,持念珠的手却已经抖的厉害。
  绝色只怕误会而闹出更大的的事情,忙道:“大家别误会,我并无恶意。”化嗔深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你半夜三更来敝寺做什么?”那小沙弥道:“师叔,他说来找主持。”化嗔“哦”了一声,对绝色道:“你找我师兄有什么事情?”绝色道:“白马寺的主持是否年过六十,银须过尺,眉毛却都脱落干净?身旁还跟随着两位三十来岁的和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