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5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心云道:“身为出家人,应该无嗔无怒无喜,你刚才气得出血,说明你心未静,凡根未除。”绝欲一愣,心云接着道:“出家人杀人,不一定就犯了杀戒。一个人拿刀杀人,会表现出不同的想法。他可能是晕晕恶恶,戒刀一挥,不知有没有杀人。他也可能心无旁物,视众生平等,杀人就好似斩花斩草,吃肉就好似吃素,也有的人凶残成性,以杀人为快乐,你说这三种人是不是相同?”绝欲听了,怒道:“胡言乱语,你不佩做出家人,你死后一定将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心云又道:“你说你是出家人,却如此容易动怒,又以恶语伤人,这也并非我佛之道……”蒙面女子道:“大僧伯,不须跟迂腐之人废话了。”
  心云微微点头,只道:“老讷觉得那和尚有点意思,如今他中了破伤风的毒,如果动怒,恐有生命危险。老讷想救他一救。”蒙面女子点头答应。心云走到绝欲身边,拿出一指头大小的药丸,道:“把这个吃了。”绝欲转头拒绝。了缘抢道:“你给他吃什么?”心云转头看他,道:“你是他师叔?”了缘道:“正是,贫僧法号了缘。”心云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出家人不强人所难,你既然不肯吃,我也不强迫你。”绝欲道:“你也懂不强人所难……”刚讲到这里,心云将药丸塞到他的嘴里,运气在他胸口一按,绝欲便将药丸吞进了肚里。
  慧德慧永慧行紧张的道:“师父,你有没有事?”过得片刻,绝欲便觉身体舒服了许多,知道心云所给的确实不是毒药。众人心中纳闷,看他刚才挥戒刀杀人,眉头都不眨一下,如今却肯替一个人疗伤,真是想不通。
  心云哈哈而笑,走到苗以秀身边,高举起戒刀,便欲砍了下去。绝欲道:“求你饶了他。”心云却是不听,挥刀只下,苗以秀闭上了眼睛,只等着戒刀砍下。等了一会儿,那刀却怎么也不砍下,忽听众人惊讶的大叫,心中奇怪,也便睁开眼来,只见心云挥戒刀在头顶一尺左右,一人右手伸出,将戒刀捏在手里,他就是独斗擒龙焰的色无戒。只见他右手一板,喀嚓一声,戒刀从中断烈,心云腾腾腾连续退出三步。
  众人相顾哑然,待得回过神来,纷纷叫喊。绝欲喃喃的念着:“绝色师弟,他没事。”一时间喜出望外。了缘见了,心中也是奇怪不已。令儿软躺在地上,想要出声讲话,可自然讲不出来。
  色无戒笑道:“大师刚才讲的真是佛家至理,晚生佩服,不过胡乱杀人,不论有心无心,总是天理不容。”他蒙人告戒闭住呼吸,才没有中毒,在旁边一直不敢讲话。只到见蒙面女子一方人讲话没事之后,才微微开口透气,吸了一口气,马上又闭住呼吸,待得吸进去的气没有异常时,才敢大声喘气,见心云一连杀了六个华山弟子,空余道长都不肯出来,心中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再是沉不下心来,出手相救。
  那蒙面女子以及身边数十人面现异色,她站起身来,喃喃的道:“你……你怎么……”色无戒笑道:“你想问我怎么会没事是吧?如果你答应不再杀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我就告诉你。”蒙面女子起初吃惊的很,待得想通,心道:“一定是这小子运气好,让他发现,并没有吸进有毒的气。如今他一个人,又逞得什么能耐?”想到这里,又恢复了平静,坐回了靠椅之上,道:“你倒说说看,破伤风的毒为何会毒不死你?”
  色无戒喜道:“你肯答应不伤害在场众人?”蒙面女子冷笑道:“你还真爱自以为是,我什么时候说过了?”色无戒一愣,只道:“你让我说为何没有中毒的原因,也就是答应我不杀害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了。”蒙面女子哈哈大道:“异想天开,你要讲便讲,不讲就算了,还跟我讲什么条件。”
  色无戒一气,心道:“此女果然不同,竟敢戏耍于我。”不过想到她是个漂亮的女子,她竟敢肯跟自己顶嘴,心里就别提有多舒服了。只道:“在下想求一个人情,请姑娘就此罢手?”蒙面女子道:“你是何人,你说罢手,我为何就要罢手?”色无戒道:“难道胡乱杀人很好玩吗?”蒙面女子道:“我也不是非杀他们不可,是他们自己找的,只要何笛羌肯出现,他们就不必死了。”色无戒道:“如果空余掌门不肯出面呢?”蒙面女子道:“那还用问吗?华山派将鸡犬不留。”
  色无戒道:“如果我要阻止你这么做呢?”蒙面女子一愣,而后冷笑道:“就凭你一个人,你以为能力挽狂澜吗?”语气已经颇不客气。色无戒道:“那你说要怎么才肯放过在场众人?”心云气道:“小伙子,你可别大言不惭,你也该有自知之明。”郝三通一看到色无戒,心中是又气又感激,气得是自己必生的赤炼酒被他所毁,感激的是他在危难中又救过自己的性命。就算色无戒不出手,赤炼酒依然会没,所以对他的感激多于气愤。此时只道:“你的武功确实不错,我郝三通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我大哥的武功比我高过数倍,在场比我武功高者自然很多,你一个人根本不是对手,我看你也是英雄了得,便不要在这件事里掺和了,退到一边去吧,免得白白送了性命。”他讲话时候不看着色无戒,自顾吸了一口烟。
  色无戒抱拳道:“大谢郝三通告诫。”蒙面女子转头看着郝三通道:“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真的?”郝三通点头称是,凌霄花指着色无戒道:“他确实有两下子,他是第一个接下二哥擒龙焰的人。”那铁面人怔怔的道:“擒龙焰?二弟,你的赤炼酒?”郝三通不想再提,凌霄花接道:“对呀,二哥的擒龙焰将整个大殿烧成这个样子,却一个人也没有伤着。”铁面人看了看四周,刚才危险的场景似乎展现在了眼前,仔细的瞧着色无戒,心道:“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历?当真如此厉害,事先怎么不知道,华山上有这一号人物?”
  蒙面女子心中思量片刻,只道:“你既然自己找死,也怪不得我们,你想做大英雄,可知做大英雄的代价?”色无戒报拳笑道:“请但说无妨。”眼睛一瞥,蒙面女子正望着他,两人目光一接触,色无戒心中一喜,那蒙面女子却目光闪烁不定,心道:“好一个淫贼。”而后定下心来,只道:“你让我们听你的话,得先问过我的这属下。”言下之意,是要比武定胜负了。
  第149章
  蒙面女子属下五千之众,虽然武功高者不多,但必竟双拳难敌四手,于是道:“姑娘想以多欺少,别说我一个人了,就算在场众人一个都没中毒,恐怕也不是敌手。”心云当先气不住,只道:“那好,由我先领教你的高招。”蒙面女子道:“大僧伯,那也不必如此,你们四人一向一起对敌,今日也没有必要例外,那小子没种叫他滚开就行,我们可没有功夫跟他纠缠。”
  色无戒当然明白,那蒙面女子的意思是让那四个僧人一起上,刚才已经对过一招,知道四个僧人武功虽高,自己却有把握对负,于是道:“那就请四位高僧赐教。如果我不幸胜了,就请放过在场众人,姑娘带着你的属下,马上离开华山。”心云道:“小子,你真是自不量力。”那蒙面女子道:“我事先说明,如果四位僧伯不济,还有六姑姑,再得还有山西四怪排行第一和第四的公孙剑,石有遗,你都要一一取胜才行。”
  众人一听,大多气愤,心想:“如此车轮战的形势,明摆着就是以多欺少。”苗以秀见色无戒是为自己而出头,只怕他有什么不测,当先冲口而出道:“这算什么比试?”蒙面女子道:“这哪里有你讲话的份,大僧伯,给我掌嘴。”苗以秀怒道:“要杀便杀,不然你还阻止得了我讲话不成?”大僧伯伸手欲打,色无戒忙阻止道:“且慢,苗兄堂堂华山派大师兄,请给他一点面子,士可杀不可辱,你这样打他,跟杀了他有什么两样?”
  蒙面女子道:“你顾着你自己吧,他没大没小的乱叫,如果在场众人都像他一样又怎样?大僧伯,还不掌嘴。”心云点了点头,一掌挥过,啪的一声,苗以秀被打落了两颗臼齿,吐出一口血来。众人见此,都闭口不讲话,只怕也受此等污辱,没脸见人。苗以秀只觉没脸,也想将头磕在地上一死了之,只被常苍陌与殷岩泉拦住了。
  心云对色无戒道:“你可想清楚了。”色无戒道:“就请出手吧。”刚讲话这话,只直劲风扑面,匆忙间把头一侧,一小撮头发被削了下来,正是心云快速的砍了他一刀。色无戒只觉好快,不敢掉以轻心。左右又有两个僧人攻了过来。左侧一个身形略胖,右侧一个则极其削瘦。色无戒左手一拂,接过左侧僧人的刀想引他的力气去砍身侧的僧人。随知那胖僧人右手一旋,刀锋便即向色无戒的身上砍来,色无戒被迫松手一推,见那瘦僧人已在身前,要躲开他的一刀,自然容易的很。只怕是你让一招,他进一招,其他三人相互配合,到时束手束脚,只有挨打的份了,想到这里,右手运起一掌,朝右侧僧人面门打去。
  那僧人吓了一跳,眼睛都快睁不开来,砍到一半的刀,也便收了回来,护住面门,色无戒掌力一向下,打了他胸口一掌。那僧人只觉气血鼓荡,身体忍不住要向后退。忽觉有一人从背后一扶,转头看时,只见正是心云。心云化去了大半色无戒的内力,只道:“小心一点。”见色无戒跟那胖僧人缠斗在一起,那胖僧人左支右节,连连败退,背部眼见就要靠到了墙壁边上。两人赶忙抢上,三人合攻色无戒,却也是无屑可击,斗几十回合,兀自斗的难分难解。
  心云心想:“这小子小小年纪,内力却如此深厚,着实不能让人小看,他的功夫亦正亦邪,明显有少林派的内功,招式却并非纯正的少林派武功,他到底是什么来历?”色无戒心想:“这三人出手极狠,哪里还像个出家人,三人的武功虽算不上登峰造极,却别有让人害怕之处。”斗得起劲时却也没有注意,如今才是发现,围攻自己的却只有三个僧人,另外一个僧人却不知在哪。
  色无戒不由的吃惊不已,三个僧人迎面同时出掌。色无戒双手出掌,一一接过,由于看不到第四个僧人,心中总有一颗石头没有落下,忽听身后不知是谁喊出一声:“小心背后!”经这一提醒,色无戒才是发觉背后有一人挥刀砍来,方向很低,接近腰部,眼见身前三个僧人兀自缠斗不下,如果转身对付背后那人,那背部必然要受三个僧人攻击,事情太过紧急,容不得多加思考。色无戒微退几步,反而朝着那刀迎了上去。而后突然向侧一让,一把戒刀正从身体左侧砍过。色无戒左手捏住刀柄向前用劲,只听唉哟一声,一个矮矮的僧人向前窜出,正是僧人最后一个,刚才色无戒一直看不到他,原来他就躲在身后,寻找可趋之机才出手。刚才若不是有人提醒,不可想像能不能躲得开这一刀。
  色无戒这么一想,四个僧人各自散自四方,将他围在了中心。四个僧人高矮胖瘦,各自把守不同的方位,互补长短,色无戒渐渐守的多攻的少了。由于是空手对付四把戒刀,色无戒出招都须留神,又斗数十回合,众人在旁只能听着呼呼的刀声,都替色无戒捏了一把汗。嗤嗤两声,色无戒的身上被划开了两条口子,他经寒冰洞以后,身上本来就已经破破烂烂,如今再补上几刀,也没有什么,可众人还是一怔,心都快要跳出噪子眼来了。
  心云见胜了一招,由于是以四敌一,只觉胜之不武,又见色无戒英雄了得,心里暗生佩服,暂时遏制住其他三人,只道:“怎么样?胜负已分,难道一定要分出生死不可吗?”色无戒望着难以遮羞的身体,微哂道:“本来学武之人当有点到为止之心,不是晚辈自不量力,实是情势所迫,看情形你们是不可能无原无故的就放了在场众人,色无戒也只有舍命配君子,豁出去了,请别怪晚辈得罪之处。”摆一个姿势,微笑相对。
  心云听色无戒以君子相称自己,对自己算是客气的很了,对他更添喜欢,不过这场架不可不打,一甩戒刀,连需几招起手势,只道:“那只有手底下见真章了。”对其他三个僧人点头示意,迅速的抢攻而上。色无戒也是早有准备,不能一开始就落在下风。于是快速退后三步,一个腾跃,跃到了那个瘦僧人的背后。右手抓处,提起他来,便即向那个矮僧人扔去。
  这一招看似平平无奇,却是色无戒刚才所想的最合适的一招,那矮僧人见瘦僧人修长的身子飞来,还真吓了一跳,左手伸出想要接住,却没想到那瘦僧人却突然停在了半空中,原来色无戒拿住他的至命穴道,瘦僧人在他的身上,就好似一堆死肉一样。现下左手探出,想要抓住那矮僧人。谁知那矮僧人应变也是极快,呼呼的挥着戒刀,将全身保护的无屑可击,心云与胖僧人又再抢上,不得以间只得退回。
  心云见色无戒能将瘦僧人提在手中,却是若无其事,只觉手劲着实了得,而且自己出招也显得束手束脚,不由的喝道:“给我放下吧。”挥刀只向色无戒砍去。色无戒心道:“这个算是我的挡箭牌,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放了。”右手一挥,笑道:“那好,就给你吧。”提着瘦僧人朝心云的戒刀上撞去。
  心云吃了一惊,戒刀猛得收回,差点脱手而去。瘦僧人虽被制住了穴道不能动弹,意识却清楚的很,不由的气道:“你这样抓着我算什么意思?这哪里像是公平的比试?”他此语一出,场人群豪便纷纷道:“你们先用毒害人,而后以四敌一,这难道就算是公平的比试吗?”瘦僧人一听,不语辨博,语气一塞。
  色无戒笑道:“请恕晚辈无礼了,实是晚辈没有把握是四位大师的对手,但这一仗又不得不赢,所以只有委屈前辈了。”色无戒能说会道,这个时候在瘦僧人的脸上添足了金,使得他虽是被缚,却也没有受辱的意思。
  恍眼又过数十招,五人打得火热,那胖僧人体力不支,却也是气喘吁吁起来。色无戒只怕瘦僧人的穴道被拿的久了,可能会造成残废,眼见其他三僧的攻势越来越锐利,几次宁愿伤到瘦僧人,也要挥刀砍来,手中提着一个人,反而成了负担,于是手上一松,手偏离至命穴道。瘦僧人缓过劲来,脱身而去。其他三僧人正是毫无顾忌的攻了上来。
  色无戒身体向侧一让,躲开了胖僧人背后砍下来的刀,右手一带,带着矮僧人只向前窜,瘦僧人却也是刀用剑法,向他腰间直直的刺来。这一砍一带一刺,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色无戒没有功夫躲闪,左手使出金龙手,舞得呼呼声响,铮的一声,捏住了瘦僧人的刺来的一刀。瘦僧人只觉手臂一震,连刺两下,戒刀纹丝不动,想要抽回,却是怎么抽也抽不动,心中一动,只怕色无戒趋此挥掌打来,于是运出一股劲力只达刀身,抖的刀嗡嗡作响,色无戒的手臂也随着抖动,不由的心道:“这瘦僧人的劲道还真不可小看。”手上也是使了一把劲,两股劲力在刀身上相抗,好似一股炙热的火焰,戒刀竟变得红通通的了,两人的手掌都是嗤嗤声响,都被烫红了。
  第150章
  郝三通本来眯着小眼在旁看着,如今突然一愣,凌霄花在耳边道:“二哥,那小子接了你的擒龙焰,如今整只手掌好似火烧,将刀子都烧红了。”铁面人在旁听了,也不由的大动,只道:“难不成让他练成了火焰掌法。”郝三通失落的道:“这小子因祸得福,造化不浅,确实是个奇才。”色无戒借助郝三通的擒龙焰练就了火焰掌法,他自己自然没有想到。他所使的只是金龙手法,刀子变红,只以为是瘦僧人的内力所至,所以对他暗加佩服。而瘦僧人自己心里自然是清楚,吓得冷汗只冒。
  其他三僧看到这里,也是一愣,而后又再攻上。色无戒手上使劲,想要将刀折断,随知戒刀被烧红之后,变得非常有韧性,刀身弯了,却不断裂。眼见心云挥刀迎面砍来,刀风扑面,来不及细想,牵着瘦僧人的手便即向心云的刀上迎上。瘦僧人吃受不住,戒刀脱手。当的一声,心云将烧红的戒刀砍为两断,而后又向色无戒砍来。
  色无戒随手将半截短刀朝矮胖两位僧人扔去,借着这片刻功夫,左手运劲,右手伸出,握住了心云的戒刀,猛得一使劲,喀嚓一声清脆的声音,戒刀断为两截。色无戒左右手连挥,又握住了矮胖两位僧人手中的戒刀,使出同样的手法,将戒刀折为两断。
  这些戒刀都不是普通的镔铁所铸,极其坚韧,即使空手折断,也是千难万难,而色无戒却能在打斗之中,连续折断四把戒刀,在场众人看了,无不惊叹不已,四僧心中虽也是敬佩,不过这断刀之辱,怎么忍得下去,打到后来,竟使出拼命的打法来了。心云握戒刀在手,双掌向色无戒拍去。
  色无戒右掌打出,将他的双掌接住,本来想将他震开,可是一股极强的劲力透将过来,两人的掌力便互相吸住了。胖瘦两位僧人正好在色无戒的背后,于是出声提醒道:“看招!”虽是看招二字,却也看出了他们不愿在背后偷袭,只不过打斗激烈时,又没有功夫绕到色无戒面前再动手,如此开口示意,已算是光明之极了。
  色无戒感觉掌力快要近身,便觉有些透不过气来,左手在心云的手臂上一推,竟硬生生的将心云甩到了身前,胖瘦二位僧人的两掌正好打在心云背上。心云“哇”的一声,顿时吐出一口血来。胖瘦二人僧人连连道歉道:“大哥,没事吧?”两位僧人起初一掌确实打在心云身上,之后的内力却以心云的身体为屏障只攻色无戒而去,心云反而好受的多了。
  还没缓过一口气来,却觉体内的真气鼓荡,好似大海漏了洞一样,向外倾泻而出,心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时,只听得胖瘦二人也喊着:“怎么会这样?内力……竟不听使唤了。”原来一旦与色无戒开始内力相拼,内力便会被色无戒的洗髓经所吸引,这是洗髓经本来的能力,不需要色无戒意识的牵引。如今听三个僧人说话,才是回过神来,果然感觉自己的手三阳筋大开,三股不同的力道传入身体,而后变成了一股力道,最终沉入丹田归为己用。
  如今只有矮僧人一个人置身世外,他看到这里,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紧张的喊道:“三位哥哥,我该怎么办?我该打他哪里?”左找找右找找,却没有下手的机会。胖瘦僧人在最后头,内力消失的最快,所以根本讲不出话来。而心云的内力虽消失了,却得到了身后两人的补充,还能支持片刻,他道:“四弟不要乱动,不然……不然你的内力也会被吸走的。”众人听了无不“啊”了一声,眼见三僧与色无戒只是以内力相拼,哪里看得出来内力有被吸走,又哪里相信世上真的有吸人内力的武功。
  色无戒待得回过神来,心里知道,长久下去,三位僧人内力一尽,便是他们死亡之时,到时一发不可收拾,事情越托越是不利,于是猛吸一口气,掌力一收,三位僧人的内力明显压了过来。色无戒的右手肿起老大,轻轻一推,三位僧人纷纷退后,胖瘦僧人软倒在地,心云勉强站住身子。只见色无戒跃到一根石柱旁边,猛力一击,那石柱顿时碎作数断,众人惊叹之余,色无戒也总算将外来内力泄了开去。
  矮僧人刚才不知所措,如今高兴的叫着:“好了,这时我可以毫无避忌的攻他了。”挥刀向色无戒砍去。心云知道此战已败,想要叫住他,却也不知说什么好。忽见拂尘挥动,一人跃到矮僧人身边,只道:“胜负以分,让我来会一会这位英雄了得的小伙子。”讲话之人正是阴兰,这个时候其他五个尼姑也纷纷跃到了殿中。矮僧人一愣,回到了心云的身边。
  阴兰左右上下的打量着色无戒,只道:“看不出来,你确实有两下子。老尼要出手了,你可别说我们六姐妹欺负于你。”色无戒的本性就是爱跟女人打交道,刚才严肃的表情顿时消失了,笑道:“何止两下而已,六位前辈肯指点一二,晚辈求之不得。”
  阴兰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色无戒正欲再答,只觉劲风扑面,阴兰已经挥着拂尘扫来。色无戒左手欲拿,只听嗖的声,拂尘卷腿而来,阴兰一拉,色无戒便有些站立不住,伏地便倒。身体尚未落地,左手一撑,腾空跃起,倒退了几步,阴兰也是一收拂尘,不加紧进攻,其他五个尼姑,依然镇定的站在一边。
  色无戒只觉小看了这六个尼姑,六人心思较细,比起四个僧人来,更加难以对付,她手中的拂尘运用的灵活之极,却不同于其他兵器,好似一阵轻风,无孔不入,难以对付,如今静下心来,想像着到底用什么招式对付她们。
  阴兰虽一招得手,却知道色无戒并不这么容易对付,他能一人独斗四僧就是最好的证明,但双方交斗,除了武功之外,士气也是非常重要,如今稍稍占了一点上风,只道:“怎么样?看你也是一时冲动,你只要肯认输了,我们要对付谁你只要不插手,我们绝不会对你怎么样?”
  色无戒心道:“女人讲话就是不一般,细声细语,礼貌之极,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1 4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