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5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藿渎铱扯ァU馐比拚惺裳裕慌勺谑谷蝗俏蘩竦拇蚍ǎ谌丝戳耍痪跆怀商逋场
  一个人愤怒到了极点,还真有让人害怕的时候,色无戒连连败退,不由的道:“左掌门,点到为止,你已经输了,若再咄咄相逼,我却不能再手下留情了。”左破弦一双愤怒的眼睛欲喷出火来,哪里听得进色无戒的话,胡乱挥着剑,一不小心,竟将自己的手也划伤了。
  色无戒又退几步,忽听一个微弱的声音道:“无戒哥哥,这个人太过无礼了,你何必再让他?”色无戒转头一看,只见声音是令儿发出,她脸色发青,破伤风的毒显然对她起了作用,只怕她长时间得不到解药,生命恐有危险,想到这里,手下再不留情,双脚突然从中立足,见左破弦兀自挥剑攻来,于是直刺一剑,朝他的来剑刺了过去,钉的一声,剑尖刚好相交,两股剑气抵在一起,竟是相互吸引,兀自难分难解。
  左破弦乱挥着右手,剑尖微微错开,剑尖各自向对方的手上刺了过去。公孙剑较左破弦的剑长,色无戒一剑当先刺入了他的手里。左破弦就像疯了一样,兀自不放松,依然向前刺剑。公孙剑刺了他手里一寸之长,他的长剑也将要刺到色无戒的手上了。
  色无戒无意看到左破弦眼睛里布满了红丝,明显就是失去理智之状,如今蛮打蛮撞,就算你剑术再高,也难免会失一招半式。想到这里,长剑一收,向他持剑的手上划去,想迫使他扔掉长剑。嗤的一声,长剑过后,左破弦手上开了一条裂隙,鲜血潺潺而下。没想到左破弦不但不松剑,反而握的更加紧了。色无戒连续在他的手臂上划出十条剑痕来,他持剑的手已经血肉模糊,几乎跟剑柄连在了一起。
  色无戒每刺一剑,与左破弦便近了一步,如今两人面对着不过三尺距离,看到左破弦走火入魔的神态,色无戒也不由的有些心虚,当第十一剑刺出时,左破弦突然左手伸出,硬生生的将来剑捏住,嗞的一声,鲜血随剑锋滑下。色无戒一怔,手上一松,左破弦右手挥剑便即向他的胸口刺去,两人相距很近,左破弦是拼死一击,色无戒是一时失神,眼见危险之极。
  待得回过神来,左破弦的剑尖已经指到胸口,只要微微向前一送,即使是一寸距离,那也是危险之极。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有一颗极细的小石子嗤的一声飞了过来,正好打在左破弦的剑尖之上,剑尖一偏,划破了色无戒胸口的一点衣裳。同时色无戒右手连甩,绕着圆圈,两把剑贴在一起,就好似有了吸力一样,左破弦的剑也随着色无戒的转动而转动。速度越转越快,众人只隐约听着两剑不断的相击,火星四溅。
  色无戒突然停下手来,右手一撩,打在左破弦的剑上。左破弦只觉手臂酸麻,再是把捏不住剑,长剑顺势向前冲出,只飞出殿外去了。众人的目光无不随着飞剑的方向一转,待得回过神来,只听左破弦惨裂一声大叫,咔咔嚓声响,右手臂竟硬生生的折断了,他倒在地上,兀自呻吟着。嵩山派弟子顿时大动,纷纷大喊着,有的竟也是哭出声来,只奈身体不能动弹,眼见师父半死不活的倒在地上,却没有一个人帮的上忙。
  色无戒看着左破弦右手掌被自己划得不成样子,心中只觉过意不去,如今他的整条右手都被自己旋转的劲道震断了,好好的一个剑派掌门,没有了使剑的右手,如同废人一般,只觉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不是,上前愧疚的道:“左掌门,晚辈来替你看看。”欲上前去扶,看看还没有没接续的可能。
  左破弦恨透色无戒,对他更是恐惧,一见他近身,怒道:“你别过来,你给我滚开。”身体在地上挣扎的,越是动弹,断骨之处便更是巨痛难当。色无戒道:“晚辈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帮你看一看伤口,你若再乱动的话,别说是一条手臂,你的性命也会有危险。”
  这个时候,左破弦自然不可能听得进去,他右手虽废了,左手却又抓起剑来,朝着色无戒一阵毫无章法的乱劈,嚷道:“你别假仁假义,我左破弦不是你对手,你就一剑将我杀掉干脆,何必在天下英雄面前装好人。”气愤之时,竟连吐几口唾沫朝色无戒吐去。色无戒没有躲闪,那唾沫尽数吐在身上,不过他身上本来就破破烂烂,几口唾沫自然算不得什么。
  令儿全身无力,在旁又担心色无戒的安危,只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透不过气来,喃喃的道:“无戒哥哥,你已经对他手下留情,他还不知好歹的污辱于你,你干脆杀了他得了。如果你下不了你,令儿来帮你的忙。”说着欲待站起,可是连五岳剑派的掌门们中了破伤风的毒都全身无力,更何况令儿了,他一紧张,使的呼吸之气更加沉重了。
  色无戒一见,情急之下随手抛掉了公孙剑,走到令儿身边,替她按揉身体,苏通气血,只道:“令儿,你好些了没有?”令儿见色无戒没有事情,自然就不再担心,连控制泪水的力气都没有,只让它随便流在苍白的脸上。色无戒心疼不已,伸袖替她擦拭,耳听着左破弦兀自说着:“来呀,那就杀了我吧,为什么不杀了我,来呀。”
  色无戒越加气愤,只觉一代掌门也太不知脸面,再是忍不下气来,怒道:“那好,我就成全于你。”抢上前几步,准备捡起剑来。随知手还没有碰到公孙剑,那剑竟嗡嗡抖动作声,嗖的一声向前冲出,抬头看时,只见铁面人公孙剑右手做抓捏之势,将公孙剑抓在了手上。听他冷冷的声音从铁面具里传出来道:“亏你还是个懂得剑术的人,竟然随意将剑抛落在地。”色无戒这时记起,刚才是由于担心令儿,才会一时冲动,如今连连的道着歉。只听那铁面人又道:“你已经做了,如今道歉又有何用?我要替我这把剑教训你一下,让你长一下记性。”说着踏上前去一步。
  那蒙面女子伸手一拦,道:“你要与他比试,倒不用急在一时。”公孙剑虽心中愤愤,但自然不敢违背使者的命令,退后了几步。蒙面女子鼓了两下掌道:“不错,不错,还有谁想跟他比试比试?”不待众人讲话,色无戒道:“我有一事相求。”蒙面女子似信非似的转头看了他一眼,只道:“你也会有事求我?”色无戒道:“对,是我求你,令儿一个弱质女流,请你给她解药,她对你们造不成任何威胁,但如果她长时间吃不到解药,对她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那蒙面女子脸一沉,仔细看了看令儿,只见她一张稚嫩的脸苍白如纸,让人看了还真是同情,可不知为何,心中却更加气愤,只是不表现出来,冷冷的道:“原来你只是为了这件事求我?”色无戒道:“求你答应我,我不想看到令儿有事。”色无戒一向语气调侃,就算自己遇到了危险,也是一笑了之,刚才对付六尼时便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如今为了令儿的事,却是低声下气的求一个女子,而且语气颇为诚恳,这是多么难能可贵。令儿望着她,泪水滚滚而下,这次却不是控制不住,而且感动的泪水,她不由的心想:“无戒哥哥原来这么在乎我,我受多点罪,又算得了什么?”想到这里,泣声更俱。色无戒将她抱在怀中,轻声安慰。
  那蒙面女子见此,不由的道:“你跟她是什么关系?你知道我不会平白无故答应你的事情,若是我肯答应,也一定要你用难以做到的事情交换,包括你的性命,你也当真愿意?”讲到这里,语气颇为冷淡,不由的醋意上升。她回过神来,心道:“我刚才怎么会说那话,看他们两人相依相偎,定是互有爱慕,但这又关我什么事?那姑娘不会武功,替她解毒又有什么关系?我跟她第一次见面,为什么就对她没有好感?我为何要咄咄逼人?难道……”摇了摇头,不敢再去想下面的事情,表情却依然冷漠。
  令儿听那蒙面女子让色无戒以性命做交换,哪里舍得,正想劝说色无戒不要答应,随知色无戒却爽快的道:“你无论说什么事情,我都答应于你,就算要我的性命,我也是绝不含糊。”令儿听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边,轻声念着:“无戒哥哥,你……”她从小到大,真情待她情同姐妹,但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感动过,竟是说不出话来。在场的男子听了,都觉自愧不如,而女子听了,都是暗暗喜欢,心道:“若有一个人肯为我如此,那该有多好。”
  色无戒试着望了一眼那蒙面女子,见她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只道:“那好,想必你也不会相信我空口一说,我就用左臂表示决心,不过我还得留着我这只手,接受众人的挑战,我就先自断两指,等事情解决后,我再任凭你处置。”他说做就做,话语一尽,便是拿起令儿的长剑,伸出食中二指,便即向刀锋上碰去。
  第154章
  众人见他如此举动,都大声惊呼出来,有的女子不忍再看,闭上了眼睛。令儿一时没回过神来,竟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瞪大了眼睛,表情漠然。那蒙面女子万万没有想到色无戒会这样做,她两次见到他,都受了她的调戏,只以为他是登徒浪子,如今见他肯为一个女子而自残身体,激动难当,只怕稍一迟了,色无戒的二指立断,现下也顾不得吩付手下阻止,挥鞭打在色无戒的右手背上。
  色无戒右手一松,当然一声,长剑落在地上。那蒙面女子抢上前去,左手拉住色无戒的手道:“不要,你怎么这么傻?”色无戒被金鞭抽出一条血缝,那女子的手一握,只觉一阵刺痛,抬头一看她的眼睛,只见她秋波流转,眼神中竟是款款深情,竟不由看得愣了。不但色无戒愣了,在场众人也都愣住了,众人起初看到那蒙面女子,只以为她没情无欲,是个冷血动物,如今见她娇声娇气的出手阻止,俨然就是一个小女孩模样,谁还能想到她就是被众人称作魔教妖女的人。
  蒙面女子一与色无戒的眼神相交,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这个时候,她似乎从色无戒的眼中看到了真诚,看到了一个让女子都难以抗拒的眼神,只觉一时控制不住,就要扑到她的怀中,待得回过神来,也觉刚才失礼,连忙走出几步,一张脸涨得通红,温度一路上升,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令儿看了看色无戒,又看了看那蒙面女子,不由的灰心起来:“我只是一个丫头,我不能痴心妄想,无戒哥哥,不对,应该是姑爷,她有小姐作伴,我哪里配得上?别说这样,就算那个蒙面姑娘,一看她样子,便知美貌之极,我一个丫头,又怎么比得上?这一辈子,我与无戒哥哥根本不可能成为夫妻。令儿,你还是死心了吧,你能在无戒哥哥身边作个丫头,永远陪在他的身边,就已经足够了,就算为他去死,你又有什么好怕的。”想到这里,本来想一笑了之,可却哪里笑的出来,连泪水都哭不出来了。
  色无戒愣了好久,不知道那蒙面女子会不会答应自己的请求。那蒙面女子也是渐渐缓过神来,偷偷看了色无戒一眼,而后把目光转开,强自镇定道:“大僧伯,替那小姑娘解药。”众人无不“啊”的一声,不敢相信一个魔女,竟然会答应色无戒的话。心云也是愣了片刻,他虽是出家人,但必竟是个男人,也是个过来人,表情微微一僵,也看了色无戒一眼,没有任何异议,替令儿解开了毒。
  色无戒确认令儿没事之后,慢慢的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的朝着那蒙面女子走近。那女子低着头,色无戒每走近一步,她的心跳便快一点,到得后来,竟是站立不住,退后几步,坐回了靠椅之上。这个时候四僧六尼上前一步,拦住了色无戒。
  色无戒停下脚来,只道:“多谢了,色无戒的命是你的了,你要什么时候拿去,就什么时候来拿。”蒙面女子想不回答他的话,但凡是心虚惊张之人,便更加会想讲话,她也不例外,只道:“我……我拿命来作甚?”抖抖颤颤的讲出这句话来,谁都听得清清楚楚。
  令儿虽身体能动弹了,心中却显得空虚,呆在一边,却也不敢走近色无戒的身边。场上人数虽多,可却是寂静的很,众人几乎都把目光盯在色无戒与那使者身上,只见色无戒深情看着那蒙面女子,那蒙面女子却是低着头不敢对视,如此沉默良久,却谁也没有讲出一句话来。
  心云见到如此,走到色无戒身边,只道:“这里不关你的事了,你退到一边去吧,带着你身边的姑娘快点离开华山。”他知道使者对色无戒已经心有所动,可能会因此坏事,所以想让色无戒尽快消失。色无戒怔怔回神,看着软躺在地上的众群豪,何况还有少林同门的人在,哪里肯就这么离去了,但他知道,若让魔教中人就此离开,那也是不可能的事,于是道:“大丈夫一言即出,四马难追,刚才我们说好了,我赢得了出来挑战的人,你们就会离开华山,不会动在场众人一根毫毛,小弟不才,静候赐教。”
  心云一气,扯着噪子压低声音道:“别再逞强了,你也别忘了,你的命已经是我们的了,我们让你什么时候死,你就活不过明天。”他似乎不想让人听到他的话,不过众人又怎么会听不见呢。色无戒道:“你错了,我的命不是在你们手上,而是在那位姑娘手上。”抬头瞧了一眼那蒙面女子。
  心云喃喃的道:“你……”下面的话还没讲出,只听使者阻止道:“还有谁想出来比试?”如今的语气已经镇定之极,恢复了原状。心云见到了如此,只以为是自己想错了,高兴的退到了一边。色无戒又瞧了一眼使者,只见她似看非看的瞧着众人,刚才秋波流转,温柔的表情也不覆存在,心中一愣,变换的这么快,还真一时难以适应。
  在场群豪纷纷议论,知道答应出来挑战,就可吃得解药,但见色无戒武功高强,左破弦都不是他的对手,只怕一开口,不但没命活着下华山,还会身败名裂,又都踌躇不前。那使者又连续叫了几声,依然没有人应和。
  过了良久,群豪中忽有一人道:“我,我出来挑战。”众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讲话之人正是秦萧疏。云千载一气,竟忘记了他已被自己逐出师门,责备道:“孽徒,休得胡言,还不赶忙闭嘴!”秦萧疏露出喜意,道:“师父,你还认我是徒弟,你答应让我回北岳派了,好,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闭嘴我就闭嘴。”
  云千载方使回过神来,道:“我是怕你丢了北岳派的脸,你只要不使北岳派的武功,你爱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我不想再管你,也管不着你了。”秦萧疏听云千载讲出如此绝情的话,又是灰心不已,只觉活着也是无意,喃喃的道:“师父虽不认萧疏为徒儿,可徒儿依然当你是师父,请不要怪徒儿做出不敬这事。”云千载转头不理,只当没有听着。
  秦萧疏眼含泪水,大喊道:“快拿解药来!”郝三通在旁冷笑道:“就凭你,哪里可能会是敌手?就别出来丢人了。”凌霄花接道:“若不是色无戒出手相救,你早就死在了我二哥的擒龙焰下,如今你却忘恩负义,还要不要脸了?”秦萧疏不理会这两个老小孩,对着蒙面女子道:“我愿意出来挑战,你们到底给是不给解药?”
  心云听刚才郝凌二人的讲话,知道秦萧疏并非色无戒的对手,不想浪费这个时间,只道:“你既不是对手,也不必多此一举……”刚讲到这里,那蒙面女子突然道:“不,给他解药替他解毒。”心云一愣,不知使者的用意,那蒙面女子接着道:“只要是谁,无论武功高低,只要有这个胆量就行,给他解药吧。”她心里的想法是,多一个人出来,色无戒就多耗一分力气,就算他武功再高,到时也会力竭,况且秦萧疏出战,北岳四剑的其他三人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心云略略有些领会,上前替秦萧疏解了毒。雷轲道:“二哥,你还好吧,我也来帮你。”心云也替他解了毒。色无戒报拳道:“二位何必如此?”秦萧疏道:“我们是逼不得已,你的救命之恩还没有报答,如今却与你生死相斗,秦某委实不是人。”说着叹了一口气,看似很不情愿。
  色无戒不解的问道:“既然如此,二位大可以站在一边旁观,何苦要受人摆布呢?”秦萧疏又叹一口气,道:“师父将我从小养大,我一直当他为我的爹爹,北岳四剑情同手足,秦某就算是舍命不要,也要替他们着想,只要我打赢了你,那位使者姑娘就会答应放过北岳派所有的人,到时秦萧疏再自尽在你面前,将命还给你,到时我们两不相歉。”
  听了秦萧疏的话,不但色无戒感动,连云千载等人也出了意料,转头只看着他。吴里醉心情澎湃,叫着:“师父,二弟的心你该听到了吧?”云千载兀自拉不下面子,冷哼一声,心中却是不舍:“萧疏,都怪师父平时教你不严,以至你走上了歧途,你也不能怪师父绝情了,师父不当场废你武功,以算是仁至义尽了。”
  色无戒感叹道:“既然如此,兄弟我也无话好讲了。”秦萧疏一摆手中的长剑,道:“那就得罪了。”正欲进攻时,吴里醉大喊一声:“且慢。”秦萧疏愣了一下,道:“大师兄,你也觉二弟做的不对吗?”吴里醉看了云千载一眼,只道:“不,你做的很对,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北岳派的生死存亡,大哥我……我也同你一起战斗。”
  第155章
  秦萧疏一听,心中激动不已,可又不想他如此,只劝道:“不要,我和四弟已不是北岳派中人不打紧,师父不会让你这么做的,你不能违了他老人家的意。”吴里醉看了师父一眼,只道:“就算师父把我也赶出北岳派,我一样也要这么做,我们四兄弟生一起生,死一起死,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生死搏斗,而无动于衷呢?”重行行身体魁梧,平日却少有主见,听大师兄都这么说了,他也是唯唯答应。
  那蒙面女子鼓掌道:“说得对,真是让人感动,大僧伯,给他们两人解药。”心云遵命而去。秦萧疏拦道:“不要,我和四弟已经足够,不要再让人帮了。”吴里醉接道:“不行,快给我解药,这是北岳派的事,不能少了我。”一时间两人争持不下,弄得心云也是不知所措。
  蒙面女子淡淡的道:“看来事情得问云掌门了,云掌门,你怎么看?”云千载刚才假装不说话,便是默认了吴里醉出去帮忙,如今却也是不讲话,意向更是明显。吴里醉大喜道:“二弟四弟,你们看到没,师父也同意我们帮你,多谢师父了,徒儿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的。”心云替吴里醉与重行行解毒。北岳四剑一起跪在云千载身前,磕了几个响头。
  吴里醉对色无戒道:“兄弟刚才略显武技,吴某很是佩服,你救了我两位兄弟,我更不知怎么报答才好,就希望你不要与我们为难,认输算了,不然一旦动起手来,伤了谁都不好。”色无戒微微笑道:“其实和你们一样,我也是身不由已,既然都是天崖沦落人,那就痛痛快快的打一仗吗?”吴里醉见色无戒心境如此轻松,不由的佩服,也是哈哈大笑道:“好,侠气甘云,舍英雄其谁,就痛痛快快的打一仗。”当先挥剑朝色无戒攻去,剑招狠辣逼人,不像是吴里醉以前的性格。
  色无戒举剑相格,其他三人也便抢上,使出北四脚剑阵,与色无戒对敌。色无戒与吴里醉就好似遇到知己一般,虽是以性命相拼,却不时的发出笑声来,你夸我一句招数厉害,我夸一句反应够快,边打边讲话,真是不易乐乎,众人在旁听的,也不由的神为之往,嗤的一声,色无戒划开了吴里醉胸口一衣裳,鲜血渗将出来。群豪一惊,不敢相信他们谈笑之间,所出的每一剑,都是要人命。
  吴里醉一惊,而后笑道:“好剑法。”又是连挥三剑。北四脚剑阵虽是厉害,不过白氏剑法更有其惊人的力量,打到数十回合,色无戒已经稳占上风,可北岳四剑依然拼命强攻,剑招也是凌利之极,众人只看的五把长剑飞舞,都有点眼花缭乱了。
  又斗几招,色无戒横扫一剑,转身直刺,清脆的一响,只刺入重行行的左臂之中,长剑抽出,一丝鲜血随即洒了出来。重行行强忍巨痛,重新抢上。色无戒左手捏住雷轲的左手,向着秦萧疏的剑上凑去。秦萧疏一收长剑,左手来抓,色无戒便挥剑向他手上削去。秦萧疏收手稍慢,被划出了一条血痕。
  北岳四剑不断变换方位,色无戒却应付自如,一柄长剑舞得神乎其乎,众人看得张目结舌,华山上大多是使剑高手,但看到色无戒所使的招式,不由的自惭形秽,只觉无地自容,有的甚至不敢抬起头来看。
  情境越斗越是紧张,色无戒每出一剑,几乎都会伤到人,眼见北岳四剑伤痕累累,身上被划的已经不成样子。云千载起初不想看,不过不断听到徒儿的惨叫声,又怎么忍得下心来,偷偷看了几眼,不由的心痛的很,北岳四剑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四个弟子,要将秦萧疏与雷轲逐出师门,他已经万分舍不得。如今见他们身上伤痕累累,就好似自己身上都中剑了一样,无不心痛。忽听旁边一个苍老的声音安慰道:“云兄,你有四个徒弟如此,也该知足了,他们很是敬重你,又都是铁铮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