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慧德慧永慧行听到方丈的噩耗,已经忍不住呜咽哭泣起来。绝欲虽心中大动,却也不相信绝色真的会亲手将方丈杀死,只怕这又是那蒙面女子摆下的计谋,见心云已经递解药到了缘的鼻子边,忙阻止道:“师叔,三思呐,这一定是个计谋,千万不要中了别人的计。”
  了缘听了一愣,不知说什么好。蒙面女子又是若有若没的说道:“我事先根本不知道色无戒这小子便是少林寺的绝色,待得刚才他大展雄威,让我看出了破绽。试问我在事先不知情的状况下,怎么会捏做计谋陷害,而且这些我身后的五千之众,倒有一半以上都亲眼见到,到我们赶上山峰的时候,了圆早已尸骨无存,色无戒这小子也逃之夭夭了。”他这一说话,身边无数人纷纷应和。
  了缘听得她讲得有榜有眼,就好似事情就发生在眼前一样,哪里还会不相信,绝欲还欲阻拦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师叔你千万要沉住气。”可刚讲完这句话的时候,了缘已经吞下了解药。几下运劲,内劲已经打通,已经站了起来。
  绝欲连连叫着:“师叔,三思,师叔,三思,这一定是个阴谋,这一定是个阴谋。”可这时的了缘根本就听不进去了。他右手一抖,手上的九环紧背大刀的九个圆环当啷声响,火光映在刀峰之上闪闪发光,让人不寒而栗。一线刀光扫过色无戒的眼睛,色无戒恍然回神,喃喃的念着:“师……师叔……”
  了缘哼了一声,道:“孽徒,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竟还撒谎骗我,你说说,你如何对得起方丈师兄?”色无戒连连摇头,道:“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转头看了蒙面女子一眼,只道:“姑娘,你好狠的心,你为何要害我?你要我色无戒的命可以给你,但如此欺师灭祖的话,怎么可以胡乱污陷?”蒙面女子淡淡一笑,坐回了椅子上。
  了缘厉声喝止道:“还敢狡辩,今日我跟你誓不两立,如你还有良心,就立刻自刎谢罪,否则……”说到这里,右手一甩,刀锋朝下一扫,嗤的一响,石头砌成的地面竟起了一条裂隙,众人无不惊讶异常。
  色无戒也是全身一颤,他知道了缘的脾气,只要是他认定的事,再要让他改变足意,那是千难万难,除非了圆这个时候出现。他不是由于害怕而发颤,而是想到要与了缘性命相博而害怕,身体也是瑟瑟发抖。
  一些人知道色无戒就是绝色,自然大为噪动,可见他侠意心肠,怎么也不相信他会杀死了圆,何泛道:“了缘大师,无论是真是假,你都不应该这个时候除理此事。”了缘道:“留这不孝门徒多一刻钟,我了缘便忍不下这口气。”云千载气恨色无戒杀死秦萧疏,只道:“做的好,色无戒杀我徒儿,你不杀他,我也要杀他。”嵩山派门徒见掌门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也都纷纷嚷着要杀色无戒。了缘被惊得更加冲动,大刀也把持不住,喝道:“你当真要我动手。”
  色无戒道:“师叔,请你相信我,师父不是我杀的,我也相信师父他老人家没有死,你一定要相信我。”众人听色无戒称了圆为师父,更是摸不着头脑,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开口相问。了缘冷冷道:“还假惺惺的装好人,你骗得了别人,怎么骗得了我?”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道:“无戒哥哥,你何必给这个臭和尚废话,他不会是你对手的。”讲话之人正是令儿。了缘冷冷的接道:“老讷无力清理门户,唯有一死。”色无戒见令儿更加激怒了缘,不由的转头骂道:“胡说什么,这里不关你的事。”
  令儿道:“怎么不关我的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臭和尚就是臭和尚,我就骂他臭和尚。”色无戒也是无可奈何。了缘道:“你出手吧,少说废话。”色无戒道:“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了,但我宁愿死了,也不会还手的。”
  了缘道:“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挥着大刀当头向色无戒劈去,速度快速之极。色无戒只是向后微微让了一步,只见刀锋从眼前滑下,嗤的一响,胸口到腹部的衣服被划开,差点都被开膛破肚了。了缘道:“当真不动手。”又是连挥两刀,这两刀都差点要了色无戒的命。
  众人的心随着这三刀的起落而起落,没想到色无戒真的不还手。而蒙面女子看到色无戒如此倔强,即使再好的武功,也会没命,心中有些不舍,忍不住出言道:“色无戒,你怎么不还手,是不是怕了?”色无戒只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却不答话。蒙面女子心中一怔,只道:“你不还手,恐怕活不过十招,也就是你承认了了圆是你所杀是不是?”
  色无戒心中一动,手臂上中了一招,鲜血直流。令儿的心都快跳了起来,泪水不断道:“怎么不还手,你快还手呀,你当真不要命了。”而后瞪着蒙面女子道:“你还假惺惺的说什么?无故诬陷无戒哥哥,你不得好死。”她知不是蒙面女子对手,一个小女孩,也只有出口伤人了。
  了缘已经连挥八招,每一招都几乎要了色无戒的命,听了旁人的话,也道:“你快还手,我要让你死的心服口服。”色无戒不答,又斗十几招,了缘突然腾起身来,左手捏刀尾,右手捏刀柄,身体在半空中直直的快速旋转而来。九环紧背大刀就以他的身体为中轴,好似一页风扇,呼呼的转动开来,只朝色无戒的面门击去。
  绝欲看了,心中大动,口中念着:“多轮斩?”不由的全身发颤,他知道多轮斩是九环紧背刀法中最厉害的一招,几乎没有在斩下逃生的人,一时间同门情谊起来,不由的出言提醒道:“绝色师弟,小心哪。”
  第161章
  色无戒微微退后,多轮斩每挨近一步,色无戒的衣服就被割的粉碎,一旦砍到身体上,后果堪言。蒙面女子不忍,心道:“这傻子,当真不还手?”右手突然甩出金鞭来,卷住一块虎头盾牌,朝着多轮斩的刀锋上迎去。喀嚓一声,虎头盾从中断裂一分为二,让人更加知道了多轮斩的厉害。
  蒙面女子金鞭再次甩出,卷住地上的一把长剑,向色无戒掷了过去,只道:“色无戒,你要证明了圆方丈没死,他根本不是你所害的,你就应该好好活着,如此死了,乞不是太冤枉了?”众人听了也是不解,起初见蒙面女子非致色无戒于死地不可,如今所讲的话,却句句都对色无戒有利。色无戒听了,也觉甚是有理。右手一紧,已经抓住来剑。可却是慢了一步,多轮斩接连斩下,本能的挥剑向上一格,只听咔咔咔不断,长剑竟整整齐齐的被削断成数十断,只剩刀柄。同时肩部被砍中,顿时皮开肉绽,血肉四溅,连骨头都露了出来。色无戒不由的跪在了地下,吐出一口血来。
  众人的心似乎都跳了出来。蒙面女子也忍不住从椅子上站起来,捏金鞭的手不由的冷汗只冒。令儿一时紧张,顿时晕了过去。色无戒只听得呼呼声响,抬头一看时,多轮斩只朝脑袋砍下,速度之快,已经没有时间躲避,只要一刀,自己的脑袋就会一分为二,不由的道:“罢了,罢了,天亡我色无戒,天亡我色无戒。”不由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感觉背部一紧,身体被一只手抓着只向后退,那多轮斩从眼前斩下,在地上划开了一条极粗的裂隙。在众人的惊讶声中,色无戒转头一看,只见一个人影从眼前闪过,速度之快,让人看不清楚长相。
  了缘一招斩空,且持大刀在地上一划,坚硬的地面就好似松软的泥土一样,顿时被划开了一个圆圈,他只踏上前几步,又准备朝色无戒斩去。忽见一个人跃到眼前,来拿自己的手腕,速度之快,着实让人吃惊,匆忙间来不及看对方长相,大刀回刃,便即向那人的身上削去。
  那人双手连挥,眼前顿时出现了无数双手,连续不断的向大刀上迎上。若是一个不会武功之人使着大刀,那人的手必然会被斩了下来,可了缘自侍武功高强,不相信有人会不要命的以血肉之躯与大刀相抗,只以为有什么阴谋,这一刀反而不敢斩了下去,左手下按,刀背向自己脸上收回,斜斜的向下削去。
  刀到中途,只听当的一声,那人食指弹在刀面之上,一股强劲的力量传到了缘的手里,了缘顿觉手臂一麻,大刀差点脱手,心虚道:“此人武功神出鬼没,到底是何来历?”睁眼四望,只看的眼前人影晃动,却哪里看得清楚是人是鬼,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如今正值夜晚,还真像遇见鬼了一样。突然间只觉胸口气闷,眼见着无数双手朝着自己胸口打来,内力惊人,由此看来,是活人无疑。
  了缘在心里思维片刻,那人已经连攻数十招,攻得他直向后退。那人掌风虽然厉害,可却是点到为止,不下杀手,看来并没恶意。了缘大喝一声,旋转着大刀,便即向前砍去。大刀砍到一半,竟停在了半空,只见一只漆黑腌脏的手抓在刀背上,便有如一只铁钳,将大刀牵牵的夹住。了缘一惊,伸左掌向那只手上拍去。突然间另一只漆黑的手迎了上来,在空中连换十几个手势,最后食指突出,朝自己的手心中刺了过来。还没回神,手心已经被他点中。顿时一股酸麻的感觉从手心传到整个手臂,最后传遍全身,内气开始倒流,鲜血只充脑袋,只觉全身难受之极,并且不听使唤起来,手一松,当啷一声,大刀落在了地上。
  那人手指一收,了缘才渐渐回过神来。左手掌立十字,解下脖子上的佛珠,念一声:“阿弥陀佛!”右手突然伸出,使出一指禅内力,弹在佛珠之上,那佛珠顿时朝那无影人击去。扑的一声,佛珠打在对面石壁之上,却没有打中那人,那人却已经不知了去向。
  了缘四顾而望,几乎瞪大了眼睛,忽觉背后有轻微风气,心想不对,赶忙转身,又见那人出掌打来,一掌打出,就好似有数十只手掌,让人看得眼花缭乱。了缘双腿一蹬,整个身体向后跃出,避开了他的那一掌,右手又是连弹三下,只听得嗤嗤嗤三声,三颗佛珠朝那人上中下三路打去。
  了缘知对方的厉害,所以不敢掉以轻心,右手又连扣两枚佛珠,只等那人躲避三颗佛珠之时,再接着发出,致他于死地。眼见着三颗佛珠激飞而出,破空之声响得特别,那人一闪间,佛珠直取对面的魔教使者,公孙剑,以及一个持虎头盾的士兵而去。
  蒙面女子眼见着佛珠夺目而来,却是不躲不闪,若被击中,眼睛非瞎不可。同时只听啊的一声,那个持虎头盾牌的士兵的胸口被佛珠洞穿,一注鲜血涌出,闷哼一声,当即死去。公孙剑见到如此,也是心中惊张,不由的道:“堂堂少林了缘大师,竟然想用声东击西之计,谋害我们,真是好不要脸。”右手虚抓,剑已在手。只见他持剑一削,佛珠被一斩为二,他再左右一格打,两颗佛珠顿时向相反的方向飞出。一颗正好打落了飞向那蒙面女子眼睛的佛珠,另外一颗却是朝了缘击了回去。
  众人见蒙面女子眼睛炯炯有神,似乎早就想到公孙剑会出手打落佛珠一样,公孙剑若是出手慢了半步,她乞不是拿自己的眼睛开玩笑,不过对她这份胆量不由的敬佩。
  了缘的三颗佛珠的目标是那个无影人,没想到击错了方位,听公孙剑这么一说,只想解释自己并非卑鄙之人,眼见着半颗指珠朝自己右胸飞回,一时来不及躲避,只觉右胸一麻,那半颗佛珠已经钳入了右胸。众人不由的惊呼出来,只见那人影跃到了缘背后,出一掌击向他的背部。
  色无戒一惊,以为那人影要对了缘不利,此刻也来不及多想,大喝一声:“快住手!”只出一掌打向那人影的背部。将要打到之时,只见那人手上一用劲,了缘闷哼一声,胸口的半颗佛珠激射而出,一注鲜血了随着冲出。那人影手指连点,封住了了缘胸口的穴道,血流顿止。看到这里,那人影明显是在救了缘,并无恶意。色无戒看到这里时,一掌已经接近那人的背部,想要收掌却也很难,他知自己这掌的厉害,不由的道:“我错怪你了,小心哪。”话语刚尽,只见那人转过身来,右掌直直的打出,向自己的掌上迎了上来,两掌相交,内气互相鼓荡,势均力敌之下,两人都腾腾的退后了几步。
  色无戒一惊回神,看了看全身,却是一点事都没有,看了那人一眼,只见那人哈哈大笑起来,满脸污垢,头发散乱,一身衣服破破烂烂,正是在劈斧石里见到的那个怪人。色无戒见他笑得高兴,也不由的随着他大笑起来。两人这么一笑,声音有若悬雷,不由的震烁了在场的众人。
  色无戒走到他的身边,只道:“前辈,原来是你,刚才晚辈无礼,还请前辈不要怪罪。”那人突然沉下脸来,只瞪着色无戒。色无戒一愣,心中怏怏,只道:“请前辈不要怪罪,晚辈实是一时情急。”那人的眼睛里放出一丝异常的光芒,怒道:“哼,你连性命都不要了,难道还怕我怪罪不成?”
  色无戒不知他所指何事,不明的道:“晚辈哪里不要性命了?”那怪人道:“先是左破弦的一剑,若不是偏了一寸,就立马可以要了你的命。再是这个了缘和尚,你连接他十二招,竟然连手都不还,你若不是自侍武功高强,就是不要命了。”
  色无戒听他讲出,才知他一直都在附近,而刚才左破弦的一剑向自己胸口刺来,本来万分危险,幸归半路有一颗小石子飞来将剑打偏,自己才化险为夷,如此看来,那个发小石子的人,正是眼前之人无疑了,一时感动,竟跪倒在了地上,道:“原来刚才出手相救的也是前辈,色无戒在这里谢过了。”可惜还没有跪下,那人伸手在膝盖上一扶,已经将他拉了起来,只道:“男人膝下有黄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可以如此不争气?”
  色无戒也觉有理,只道:“前辈说得在理。”那人又道:“你原先不肯跟我说你是哪个门派之人,却没想到是少林高僧,色无戒,好个色无戒。了缘虽是你师叔,但如果你一味求死,是不是就承认一切事情确实是你做的?如若不是,你要死了,却谁来帮你洗刷冤屈?”
  第162章
  色无戒听得那人的一通教训,只觉甚是有理,不由的心服道:“晚辈原先迂腐,真是愚蠢之极,后来晚辈想到这一点时,想要反抗却也是难了,还幸亏前辈出手相救了。”
  众人一时间看到镇岳宫出现了一个如此人不像人的怪人,都不由的愣在那儿,又在色无戒的言语中感觉到似乎跟他认识,更不由的诧异之极。忽听云千载道:“里醉,快去看看了缘大师的伤怎么样了?”吴里醉答应一声,走到了缘身边,见他伤中右胸,如今血止了,也便没有危险,替他敷上了金创药。
  众人一时间又把目光转到了那怪人与色无戒身上,只见他两人互望对望,亲切之极。突然间听得那蒙面女子道:“你是何人?如此破破烂烂,难不成是丐帮的叫化子?”听得她的讲话,那怪人方使转过身来,对着众人。
  那人仔细打量着蒙面女子,只是微微而笑,却是不说一句话。那蒙面女子本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却被他看得心中发毛,正欲启齿反击,心云与阴兰突然大喜过望,拦住了蒙面女子,走到那怪人面前,激动的道:“难道……真的……真的……哈哈,哈哈。”说着说着,竟流出了流水。
  众人听不懂他二感人讲些什么,蒙面女子也是一头雾水。只见那怪人拍打着二人的肩膀,道:“难道不认识了?三十年不见,你们可还好吗?”心云与阴兰终于忍不住了,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只道:“属下四僧心云、属下六尼阴兰,拜见红巾教教主。”当当当磕了三个响头。
  众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眨眼,看到他们如此举动,更是吃惊不已,又仔细的看着那个怪人,议论不绝。那怪人要扶心云与阴兰起来,两人却是不肯,转头对蒙面女子,以及身边众人道:“教主在上,教中兄弟还不快磕头见过。”听此一说,众人也都是一愣,他们来华山就是为了迎接教主,但年轻一辈之人,根本没见过教主长什么样子,三十年不见,况且他怪模怪样,众人还一时认不出来,听得心云与阴兰这么一说,众人顿时激动万分,那蒙面女子惊谎之余,赶忙跪了下来,只道:“属下红巾左使萧玉叶拜见教主。”
  色无戒在旁听了,心道:“原来她叫萧玉叶,好一个温柔的名字,不过跟她的性格却是极不相像。”萧玉叶一跪下,身后数千人也一时间纷纷跪在了地下,声音里里外外,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属下四僧心驰、心宝、心来。六尼阴辛、阴予、阴荔、阴诚、阴畅拜见教主大驾。”“属下虎盾营指挥使白鸟飞、神弓营指挥使李春风、绿环营指挥使吴城郭拜见教主。”声音远远的传将出去,只过好久,几乎传遍了整个华山,就算是皇帝大驾,恐怕也没有如此威风,众人见得这等气势,不由的愣住了。
  那怪人激动不已,眼神抖颤不停,只道:“众家兄弟,快快请起。”数千人应和着:“多谢教主。”声音好似震天响雷,在山间回荡着,好不气派。
  色无戒第一次看到那怪人喜出望外的样子,见他们似不把众人放在眼中,自顾的含碜着,在场群豪只是呆呆的看着,并不发一言。那怪人拍打着心云的肩膀道:“怎么其他兄弟没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心云答道:“教主大可放心,兄弟们好的很呢,他们正安排教主重反江湖之事,特派四僧六尼随着圣使来迎接教主呢。”
  那怪人的眼中闪出一滴泪水,只道:“萧兄弟夫妇尚在人世?快快叫他们来见我。”左顾右盼,表情甚是欢喜。心云听了,扳下脸来,低头不语。那怪人一时知晓,三十年前被中原武林在华山派空余与少林派了圆等英雄围攻总坛,左右使者萧家夫妇力竭而死,怎么可能还活着。一时间愁云升上了脸宠。朝四周看了萧玉叶一眼,只见她也眼含泪水,看似极是激动,不知所为何故,也便开口问出。
  萧玉叶泣不成声,竟自跪倒在了地上,连话都讲不出了。那怪人见到如此,心中隐隐有些感觉到了,忙问心云道:“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心云道:“本教女左使和男右使正是当年萧氏夫妇的孩子。”那怪人一听,只觉出了意料,而后大喜过望,忙扶起萧玉叶,本来想看看他的长相,只因她脸上蒙着面纱,所以未能如愿。
  萧玉叶聪慧之极,早已经心领神会,伸手解下了蒙面的薄纱,顿时美妙的容颜展现在众人眼前。色无戒最留意这一刻了,他前日在赤水河边,也曾解下过萧玉叶的面纱,只不过当时萧玉叶反抗,再加上只有淡淡的月光,未能仔细看她长什么样子,如今见她为那怪人亲自解开面纱,不由的心生妒忌,心想:“若是她当着我的面这样做?就算死有何妨?”远远的看着竟也是呆了。令儿一直盯着他,他也是没有发现。
  那怪人双手搭在萧玉叶的肩膀之上,不由的道:“像,像,真是太像了,当年萧弟妹貌胜西施,如今尽数长在她女儿脸上了,哈哈,哈哈。”萧玉叶被说得涨红了脸,害羞的低下了头。那怪人也一时觉察,松开手退开了几步,只道:“你们怎知我在华山,而且今日看来,本教的气势更甚当年,此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心云道:“自从三十年前被中原群雄围攻,教中兄弟死的死,伤的伤,教主又下落不明,本教眼见就要灭亡,多亏七哥领着三魔五将,杀退强敌,本教总纲才得已保全。此后七哥一边重整本教,一边到处找寻教主下落,只到前不久,才有蛛丝马迹,知道教主并没有死,一直被困在华山上。兄弟们得知这消息之后,高兴的废寝忘食,计算如何上华山迎归教主,今日得见教主安然无恙,实是老天对本教最大的眷顾。”心云侃侃而谈,越讲越是激动,竟好几次不由的笑出声来,红巾教的其他众人听了,也都是脸露喜色。
  那怪人听了,只是点了点头,道:“真是辛苦兄弟们了。”心云道:“教主,华山派的家伙不知死活,竟敢将你囚禁起来,那是罪该万分。如今他们都已经中了本教破伤风的毒,他们的生死都掌控在我们的手里,属下这就将他们杀光,好替教主出气。”
  那怪人听了,赶忙拦道:“破伤风?”心云会意,只频频点头,看似非常高兴,只道:“教主可能不知,这破伤风之毒乃是降蛇营的吴纤尘配制,不但如此,他还有一手驯蛇本领,无论毒性如何猛烈的毒蛇到了他的手里,都得乖乖的听命。七哥记他有功,特另制降蛇营,以吴纤尘兄弟为营指挥使。”说着挥了挥手,只道:“快教降蛇营指挥上来,教主要见他。”
  里三层外三层的声音传出后,只见一个打的赤膊的汉子迎了上来,他全身削瘦,相貌堂堂,皮肤雪白,若着装讲究点,俨然就是一个书生模样。可让人不寒而栗的是,他腰间藏了一条比他手臂还粗的大莽蛇,那莽蛇乖乖的缠在他的腰间,闭着眼睛,看似正在休息。他呵呵而笑,左右手各拿着两条细细长长的花蛇,只见那蛇头呈三角形,舌头吐时吐出,发出嗖嗖之声。眼见在场这么多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4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