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情?”绝色道:“白马寺的主持是否年过六十,银须过尺,眉毛却都脱落干净?身旁还跟随着两位三十来岁的和尚?”
  第024章
  化嗔自然熟悉师兄,知道绝色的描述,道:“你把他们怎么了?”绝色只觉他的问法好生奇怪,“什么叫我把他怎么?”不想多惹口舌,此时又不得不说,便道:“我在山下五里处发现了三具尸体和一只不明来历的手,见那三位都是和尚,此间又有一座白马寺,所以前来询问一下。”化嗔与身旁的十几位和尚都是大吃一惊,夜色中都似乎能感觉到,他们都是惊恐万分。绝色不知他们为何如此恐怖,大概是因为他们知道主持身亡而伤心的缘故,可不知为何心中却是忐忑不安。
  化嗔的情绪也越发的高涨,厉声道:“师兄是听到一女子的呼救声,所以带了两个师弟下山察看,怎么会死了呢?”此间虽然隔着五里,但山中回音不断,又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白马寺里能清楚的听到杨采莲的呼教。白马寺主持化尘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带着两名师弟下山,可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绝色追杨采莲回来时,发现的只是他们三人的尸体,还那一只不明来历的手。
  绝色也越来越觉事情不对劲,似乎明摆着误会将会将临到自己身上,刚想开口辨博,化嗔又道:“山下有人奸淫妇女,那人一定是你。我看你也身为出家人,白马寺与你无怨无仇,你即做出那种来,还将师兄和两位师弟害死,今天白马寺与你不共戴天!”说着左手拢弄着一颗念珠,呼一声,一颗念珠已经向绝色的胸口激飞而出,同时右手一挥戒刀,斜斜的砍向绝色的脖子。
  绝色虽还觉有些糊涂,但从没少半点戒心,听得呼的一声,便知事情不对,身体便想向侧躲避。没想到小小的白马寺,也有武功高强之人,化嗔发躲念珠之快速,可抵的上二三流高手,绝色竟没有躲开,念珠正好弹在胸口玉堂穴,顿时觉得一阵胸闷,若是普通高手,光这一招已被化嗔制住。可绝色却不是泛泛之辈,他将玉堂穴用内气向膻中穴挤了一下,化嗔原本极准的念珠,此时反而偏了方向,绝色才不制于被制住。此时见化嗔挥戒刀挥砍而来,于是低头躲了开去,转身跃到了围墙之上。
  化嗔见他中了自己的念珠弹指,并没有被制住,先是非常奇怪,而后明白,以他的功夫,移筋转穴实则普通之极,只是没想到他速度竟然在自己念珠弹指之上,心中还是有些怯意,道:“好一个花和尚。”随手将戒刀向绝色掷出,而后也腾空跃回了围墙。绝色刚一跃上墙头,刚想出手阻止,见化嗔戒刀旋转而来,直夺自己胸口,危及之下双腿一蹬,一个空翻跃向地上。
  墙下持棍和尚见绝色跃下墙来,一个个都挥棍向绝色砍去,根根棍棒都夹着呼呼的劲风。绝色此时身在半空,根本没有反弹踏脚之处,眼见就要被乱棍打中,等落到地上虽可反击,但攻热已经居于下风。就这在电光石火般的一瞬间,绝色见化嗔跃到墙头拿住戒刀,同时跳下墙来,挥刀向自己砍来,刀锋未及身体,却能感觉到一种冷森森的寒气,现下左手探出,使出金龙手将化嗔的戒刀捏住,而后右手便已抓住化嗔的胸襟,身体一扭转间,两人已经掉了个个,化嗔被绝色抓着,身体就似不是自己的一样,简直不听使唤,大叫着:“你快放开我!”
  绝色笑道:“好,那我就放开你。”现下双手一松,双脚在他身上一踩,一个腾空轻轻巧巧的落在了地上。十几个本来挥棍向绝色打去,没想到片刻之中,化嗔摔了下来,一个个都怕打到他,刚一收棍,化嗔压倒数人摔在了地上,戒刀早已脱手不知飞到了哪去。
  化嗔挣扎着起来,怒道:“你还有空戏耍与我。”而后对身边的一个和尚道:“此人武功高强,本寺没人对负的了他,你快马到少林去请绝色大师下山助拳。”绝色听到“绝色大师”四字,顿时一怔,不知在想些什么。那和尚吱唔的道:“不知绝色大师肯不肯来。”化嗔气道:“少林寺为天下名门正派,绝色又是侠义心肠,怎么会不来?你快去。”那和尚“哦”了一声,协同另一个弟子便快速下山去了。
  绝色见化嗔言夸自己,而自己站在他的面前,他却似乎并不识得,一时奇怪,便道:“你认识少林寺的绝色。”化嗔本来无心眼这个所谓淫贼和杀死自己主持的人多嘴,只想叫他偿命,可此间没人是他的对手,少林寺离这里虽然不是很远,但快马来回也得数个时辰,若眼前之人想走,谁能阻止的了他,如今只有托一秒是一秒,于是道:“绝色大师慈悲心肠,普渡众生,天下武林谁人不知?我虽没目睹过他的尊容,但他的大名却是如雷贯,夜夜想着能与他见上一面。”
  第025章
  绝色深居少林,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却如此的响亮,可如今的自己,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不过他容易动情也容易忘情,感动,伤心,难过,快乐都会在一瞬间转瞬即逝。心中只想调侃几句,道:“即然如此,你见到了他,怎么好像没什么表示。”化嗔却没听出他语气中的意思,道:“等一下绝色大师来了,我自会有所表示,你若还是条汉子,就在这里等着。”绝色道:“我在这里等着又如何?”化嗔道:“我看你出家人打扮,想必绝色大师你一定也听过,如果他知道你强奸妇女,杀我师兄同门,他会对你如何。”绝色道:“你说会如何。”化嗔“哼”了一声,见仇人在前,却不能立即报仇,反而与他你问我答,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可也没有办法,只得忍下了这口气,道:“你真若想知道,等着就是了。只怕你这种鼠辈心中定是想着逃之夭夭,反正我们这里没一个是你对手,你若是想逃,就趁早夹着尾巴滚吧,等绝色大师来了,你就逃不了了。”
  绝色听他开口一个绝色大师,闭口一个绝色大师,心中只觉好笑,道:“好,我就在这里等他,看那个狗屁绝色能拿我怎么办?”拍拍屁股,走到旁边几步,坐在了一块石头上,背靠在墙上,吹起了口哨。十几个和尚可谓都是非常害怕,见绝色身体一动,都是退后数步,见他坐在了石头上,才是稍减怯心。化嗔甩袖不理,在几个弟子耳边嘀咕一声,吩咐两人下山察看主持的情况,另四人封住了下山的走路。白马寺位居五百米的高山上了,除了一条简陋小路上下山外,其他都是悬崖,除了这条路,没有第二条下山的路可走。
  绝色斜瞥了他们一眼,表情不屑一顾,高跷起二郎腿闭目养神。可不知道为何,本来心中把杨采莲的事已经忘记干净,可如今一闭上眼睛,脑袋里却出现了她的影子,她是绝色有生以来,见到的第一个纯朴善良的女孩,那种感觉简直难以言语。他使劲控制自己不要再想,可是没有办法,只要一闭上眼睛,杨采莲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就难以抹去。一时间从石块上跳了起来。化嗔等和尚见绝色闭上眼睛,都在一旁盯着,心中也都平静了许多。可突然间见绝色跳起身来,一个个本能的退后数步,都聚拢在了化嗔身边。
  化嗔心中虽也是很紧张,勉强装作冷静道:“怎么?沉不住气了吧?以你这种胆小怕事的鼠辈,我想你现在是想溜之大吉了吧?”化嗔心中一万个想持住绝色,只奈武功不如他人,根本抵挡不住,现下只怕用激将法,使绝色自己乖乖的留下来,只等绝色大师到来,再行了结。
  绝色刚从思念杨采莲的想像中回过神来,突觉事情不对,白马寺的人去请少林的人来帮忙,到时事情一定穿邦,不管是少林的声誉,还是自己的性命都会有危险。现下不管其他,道一声:“爷爷没空跟你们玩了。”化嗔只听他的声音刚毕,人已经消失在眼前,心中一怔,望着四周喊道:“小贼休逃。有种的留下姓名,他们白马寺一定要讨回公道!”而后对封住山路的两名弟子喊道:“小贼想逃,千万不能放过他。”那两个和尚听了,看了看四周,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只觉一头雾水。
  远远的只听绝色回道:“本人叫做色无戒,希望有那一天吧。哈哈哈。”笑声回荡在山崖之间,而后渐渐消失了。绝色即使说他是少林寺戒律院首座绝色,化嗔等人也是不会相信,他又不想惹更多的麻烦,于是把青楼女子小翠的一句玩笑话当真了,他叫色无戒,以后都叫色无戒。
  化嗔听到“色无戒”三字,先是念叨了一下,而后道:“淫贼,果然是你,休逃!”可色无戒再也没有回应。封路的弟子也没有看到有人从身边逃过。化嗔听刚才色无戒的声音,似乎传至山侧悬崖处,心道:“莫非他从这里下的山?”一想到如此,身体不由的一阵寒意,不禁倒吸了一口气,脸色苍白,在夜色下不为人所觉罢了。
  虽然不知色无戒是不是从悬崖溜下去的,但就凭这四五百米高的山是不可能困得住少林寺自古以来第三位学全七十二艺的人。色无戒回到山下,想再去看看那三具尸体,察察是否还有新的发现。刚要到的时候,只见化嗔刚才叫人下山找寻的两个和尚到现在还没找到尸体,于是躲在一边看个究竟。听那二人的讲话,发现他们心中很是害怕,根本无心找寻,只盼呆会儿就回去负命,其实那三具尸体就在他们身边不到十丈之处,只要稍一抬头,就会看见地上的血迹,顺着血迹找去,就不可能找不到了。可两人只靠得很近,全身都有些哆嗦,显然是没有注意到。
  第026章
  色无戒已经知道那三个和尚是白马寺的人,见有两个弟子在,心中只想着他们把化尘的尸体带回去好好安葬,可又不便当面告之,于是捡了一块石头,朝着血迹的方向扔了去。月深人静,石块撞击之声清脆响亮,两人只是一惊,同时转过身来道:“谁?”看了看没有人影,两人对望一眼,全身打了个冷战,看他们的表情,就似乎见了鬼一样。
  色无戒没有办法,又捡了一块稍大的石头,扔了过去。其中一个和尚仔细一看,道:“师兄,那面好像不太对静。”那师兄一惊,吱唔的道:“什……什么不对劲。”那师弟道:“那边好像有血迹。”那师兄嘴里说着:“哪……哪……哪……”而后眼睛顺着师弟指的方向一望,果然也望到了血迹,不由的失声叫了出来。师弟虽也是害怕,但却没有师兄那么强烈,只道:“我们过去看看吧。”师兄唯唯诺诺的答应,慢慢的走了过去。两人顺着血迹摸索到了草丛旁。那师兄同样是踩到了那一只不明来历的手,吓得都跳了起来。那师弟扒开草丛,看见主持和两位师叔死在里面,顿时眼泪掉了下来,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哭道:“主持,师叔!”师兄过来一看,也是掉下了眼泪。
  色无戒见他们找到了尸体,虽还不明白那只手是谁的,但此时也无心再管这件事,根据贴上所说,华山的英雄会还要几个月再进行,于是便想在去华山的路上边游玩边赶路,绕道向西行进。
  色无戒深入简出,先是用自己身上带的银子换了僧袍,弄去了佛香印,由于头发长得比较慢,他便买了个假发带在头上,这样才不会引志太多人的注意。他一般都是绕着山路而行,在山中摘此鲜果,打个野味来吃,也好生快活,只不到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都是煎熬寂寞的时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会时不时的想起杨采莲,就这样过了半个月,色无戒已离洛阳城不远了。
  这是色无戒清早起来在山上游荡了一二里路,突觉肚中有些空虚,猛一吸气,只觉一股清淡香气扑鼻而来,清晨万物复苏,这一阵清香有如雨后甘露,让人喜不胜收。色无戒只觉全身一阵舒心暖意,只觉心旷神怡,不禁抬起头来远望。只见正前方离地十丈高的山峰上,毅然写着“北邙山”三字。雕刻精细,字走偏锋,实为行家手笔。再加上这三字刻在如此高的山峰之上,此间又没有任何物事可做凭借,如此巧夺天工,真是令人称奇。
  色无戒阅历不浅,虽在山中行走数月,但所走道理却是明明白白,只要不到半个明辰,离这十里的洛阳城就到了。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此处有座北邙山。由于好奇,使他不禁盯了这三个字好久,可思绪却已经不由自主的走了神。那一阵阵淡淡的清香,似有若无,实在是太诱人了。色无戒不由的随着清香,向北邙山逼近,不知不觉绕过一条小小的山道,已经身处北邙山道上。
  放眼望去,这北邙山上竟生长着一株株不同颜色不同花型雍容华贵的牡丹花,自己也身处在牡丹的包围之中,这种感觉简直不言而欲。此时鼻间的香气更加浓烈,更觉舒服爽快,忍不住蹲下身来,吸吮花瓣上清早的甘甜露珠。
  牡丹是中国名花之一,花朵硕大,花容端丽,雍容华贵,超逸群卉,素有“花王”之称。牡丹的根皮在中药中叫丹皮,是具有清热化瘀功效的良药。清晨纯洁无暇的露珠吸收牡丹的精华,色无戒这一吸吮,只觉全身筋骨从头顶一直到双足涌泉穴都是一阵放松,肚子空虚顿时消失,不禁仰倒在牡丹丛中,闭目静思。
  牡丹是中国传统的著名花卉。她始于晋、兴于隋,盛于唐,极盛于宋。洛阳牡丹在四川天彭、江苏盐城、浙江杭州、安徽毫川、山东曹州、广东韶关等地相继引种栽培。牡丹之盛,自唐代以来,莫过于洛阳,以“洛阳牡丹甲天下”的美名流传于世。宋人欧阳曾赋诗句“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来称赞洛阳牡丹。洛阳牡丹有一百多个品种,而且有不少名贵品种,其中的“姚黄”、“魏紫”,被誉为牡丹的“王”和“后”,尤为人们所喜爱。
  第027章
  除此之外,洛阳牡丹还存在着一个历史传说。相传唐后武则天在一个隆冬大雪纷飞的日子饮作诗。她乘酒兴 醉笔写下诏书“明朝游上苑,火速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百花慑于此命,一夜之间绽开齐放,惟有牡丹抗旨不开。武则天勃然大怒,遂将牡丹贬至洛阳。刚强不屈的牡丹一到洛阳就昂首怒放,这更激怒了武后,便又下令烧死牡丹。枝干虽被烧焦但到 第二年春,牡丹反而开的更盛。正因为如此,到北宋已发展到“洛阳家家有花”,“凡园皆植牡丹盖无它”的程度。
  色无戒本来是睡觉刚醒来,可此时身处如此深香幽静之中,仿佛顿时化身成仙,那种飘渺的感觉,似乎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会。不知不觉间,色无戒便已睡着了,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此时太阳照在身上,只觉有些干热。再加上肚中空虚,只好离开这一片难得的牡丹园。
  色无戒一路西行,不到半个晨,便已经来到河南洛阳的城门口。洛阳不愧为历史名城,人来人往的陆毅不绝。有出城买办,有进城商版,样子甚是匆促,虽然大家都是擦肩而过,可却显得那样冷默,没有人肯留下来停留片刻。色无戒在旁一阵观望,只见城门口用荆棘木条拦道,一次只要通过不超过三人。两名兵卒持矛把守在左右两侧。一位武官带着两位兵卒,正在挨个的察看来往客商。他们看似察得很认真,但只要你行为不怪异,长相不特别,一般都能通过,一些例外的都被抓了起来。所以来往人众都不敢有特异的表现,只怕自己会无缘无故的被抓了起来。
  色无戒在旁看了一会儿,如今正是乱世之秋,北宋政府这么做也是情理之中。现下看了看自身的打扮,就准备进城去。突然听到一个小女孩正在大街上大声哭泣,双手柔着双眼,只大声叫着妈妈。这此一来,顿时引起了宋兵的注意。那武官和两个兵卒走了过来,正要对那小女孩进行旁问时,不远处一个中年妇女挤着人群过来,道:“妈妈来了,妈妈来了。官爷,她我女儿,刚才我去给女儿买糖葫芦,没想到就这一会儿,这孩子就哭成这样,实在是对不起。”
  那小女孩本来是泪流满面,一看到母亲顿时止住了哭泣,接过母亲手中的糖葫芦,自顾吃了起来。那武官过来没讲一句话,只是看着,见那妇女叨叨的念着,听口音那妇女是河北人士。如今河北暴发了以宋江为首的起义,心中怀疑她是个奸细,与是与身旁的两个兵卒商量了一会儿,而后一个兵卒从腰间拿出铁链,将那妇女困了起来。
  那妇女只觉一阵莫名奇妙,紧张的道:“官爷,这是干什么?我是良家妇女,又没干什么坏事,为什么平白无故的抓人。”从刚才到现在的短短一盏茶时间,城门口顿时里三圈外三圈的挤满了。他们在旁看着,只是看着,似乎也轻微的议论也是不敢,生怕自己也会被抓了起来。那小女孩一见母亲被绑,顿时又掩面哭泣起来,说哭就哭,似乎那泪水永远也流不完一样。拉着母亲的手,喊着:“不要抓我妈妈,不要抓我妈妈。”
  那武官道:“本官看你相貌可疑,怀疑你是宋江起义军来此的探子,现押你回府衙审讯。”那妇女默然道:“宋江是谁?我不认识他,我更不是什么探子,官爷可要明察秋毫,可别冤枉了我这平民百姓。”那武官有些不耐烦,右手抓住那妇女的肩膀道:“少废话,我还会冤枉你不成。到了府衙,由不得你嘴印。”说话的同时,便拽着那妇女要走。那武官嫌她麻烦,右手一甩,将那小女孩推到了地上。那武官手上存着劲道,小女孩又是弱不禁风,被他这么一推,整个身体倒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一丝的血迹。
  那妇女心疼女儿,求道:“官爷我跟你走,不要伤害我的女儿。”她想上前去扶,可被铁链锁着,自然是心有余而力不住。
  那武官道:“这自然更好,我不会为难一个小孩子的,走吧。”正转身间,只觉手背一阵疼痛,原来小女孩被推倒在了地上以后,不顾自己的伤痛,扑到那武官身上就是一阵猛咬,简直是使出了吃奶的劲。
  第028章
  那武官也自是练武行家,整天都是刀口上混饭吃,流些血更是经常之事。可这时被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咬着手背,只觉穿心刺骨的疼,甩了两三下才是甩开。气愤之急,反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得小女孩左脸颊都肿了起来。那武官还不肯罢休,看着手背鲜红的牙齿印,顿时吹胡子瞪眼,道:“你活的不耐烦了。”随手拔出腰间的配刀,就朝着那小女孩当头砍落。烈日炎炎之下,刀背反射着一阵阵太阳的光线,却给人一种冷森森的感觉。
  旁观众人不由的退后数步,都发出轻微害怕的声音,人人都不由的退后数步。那妇女看着女儿被打了一记耳光,眼中已有一丝泪水滑落,此时眼前一阵白光闪过,微抬头间,见到那武官挥刀砍向自己的女儿,这可把她吓坏了,惊叫出一声:“小雯……”当众人都以为那小女孩必当血溅当场的时候,只听那武官“唉哟”一声惨叫来得突然,随即当啷一声,配刀落在了地上。
  事情来得突然,周围虽围了很多人,可谁也没有看清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只见钢刀落在小女孩的脚边,那武官的右手背除了留下小女孩深深的牙印外,如今已经肿得像个馒头一样。他用左手托得右手,表情似乎极疼难当。而后眉毛就皱到了一块,对着周围之人乱喊:“是谁?有种的出来!”
  那妇女一惊回来,见女儿安然无恙,心中稍许安慰,哭泣的道:“小雯,你没事吧?没事就好,可把妈妈吓坏了。”小雯只觉左脸痛得厉害,扑到母亲的怀里就是一阵痛苦。有两个宋兵离那武官很近,只到现在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凑近一步道:“大人,怎么了?”
  那武官道:“你们两个有没有看到刚才虽发暗器伤我?”两名宋兵吱唔的道:“暗器?没有呀!”那武官更是气愤,每人给了一记耳光,道:“饭桶!”而后捡起地上的配刀,在围观的人群中找寻着那个发暗器的人。
  路人吓得是纷纷退后了几步,那武官自然是不肯吃这个哑巴亏,对着人群道:“好,你有种做无种出来。我看你能救他们母女几次,挥刀又向那小女孩砍去。那妇女连忙将身体挡在女儿面前,眼见钢刀向自己砍来,心中也是非常害怕,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其实那个在暗处发射暗器的正是色无戒,他本来无心惹事,可见大宋官兵如此乱抓平民百姓,那母女俩被抓到府衙以后,更不知要受到什么刑罚,慈悲心起,于是出手相救。他虽换去了僧袍,可舍不得扔掉念珠,于是将念珠收藏在衣襟之中,徒逢此事,解下一棵珠子,随手射了出去。出劲自然是轻了许多,不然那武官的右手臂定然废掉。
  色无戒本以为那武官会有所顾忌,不会再对那母女下毒手,可却是出了意料之外,见情势更加紧张,右手又暗扣一颗念珠,只欲发射出去,这时手中用足了劲,再不会饶那武官。
  突然间只听马蹄声起,远远的便见一架马车发疯似的向城门口驰来。此处人群拥挤,人们走路时都会相互碰到,任何马车到此自会缓车慢行,可那俩马车却越驰越快,一路朝着人群狂飙。本来还有一断距离,只片刻功夫,那马的前蹄似乎都要踏到路旁的行人,路人一时无法顾忌小雯母女的情况,纷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9 4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