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开华山派,可又心想,师父的百年积业,怎么能让师弟胡乱摆弄,于是留了下来,想用自己所学的儒术,感化师弟。可他不知道,师弟已被道家思想所蛊,哪里听得进纸上谈兵的儒术,再加上他身为华山派掌门,地位浮云直上,正值得意之时,又怎肯听所谓师兄的摆布。华山派势力壮大,武林人士畏之如虎,所以来寒冰洞胡闹的人也少了,华山更是难得清静。
  “那师兄见到这里,心中想着:‘莫非师弟所做的真的没错,而我却错了?’一时间想不明白,那个师弟这个时候开始搬出师父的十个条件,让徒弟们遵守,若谁做不到,就除之门墙,有些人不守规矩,自然被赶出了华山,有些人却与华山有了感情,不想就此离开,所以强自克制住自己要遵守,华山门风也渐渐清静起来。”讲这里,口气也变得平和了些。
  众人想着,那个师弟所做的并无过错,难道那个师兄看不过去,就为这一点,而和师弟反目成仇,这乞不是太过小器。可有的人也想,除此之外,一定还有其他事情发生,只待白云苍讲个清楚。
  白云苍似乎在回忆一件事情,愣了一会儿,又道:“记得爹说过,那是在一个明月当空的夜晚,他正对着夜空发呆之时,忽然华山上人头窜动,火光朝天,叫嚷之声不绝于耳,隐隐听到有人叫着:‘有人擅闯华山寒冰洞,盗走了武功秘笈。’为儒者一听,心中好奇:‘到底谁有如此能耐?’于是匆匆起床,赶向屋外,只见三五成群的人拿着火把,四处找寻着什么东西,为儒者叫住一人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人紧张的道:‘启禀师伯,有一个黑衣女子盗走了祖师爷的武功秘笈。’那儒者道:‘她闯过了五行大阵?’那徒弟道:‘寒冰洞里没有闯关的痕迹,那女子不知用的什么办法,确实盗走了经书,我们发现追赶时,她还不小心掉下来了一本,我正要拿给师父看呢。’为儒者一惊,道:‘把那本经书给我,由我交给掌门师弟。’那弟子自然遵命。
  “为儒者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那本书一看,只见书中整整齐齐的都是一个个秀气的字,明显出自女子之手,却不是师父的原本,心中更是一惊,粗略的翻了一遍,只见墨迹未干,又是一奇,这个时候,只听吵闹声响,有一队人到了屋外不远处,为儒者正想出去,突觉窗口中探进来一只手,那只手雪白如脂,纤细之极,为儒者心想:‘莫非他就是那个黑衣女盗?’于是闪身门后,露出一只眼睛偷偷的看着,只见那窗子只打开一条缝,并没有人进来,看来那女子正在察看屋里到底有没有人,过了片刻,只见一个黑影一闪,一个黑衣人从窗子里跳了起来,为儒者只能看到她的背部,隐隐听到她在嘻笑,将窗户关了回去。
  “那女子关好窗户,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转过了身来,脸上蒙着黑布,只露出一对视物的眼睛,她看着屋子里都是一些书籍,不由的喃喃自语道:”奇怪,屋内点着灯,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哈哈,一定是追我去了,这一群臭道士,想抓本姑娘,哪里有这么容易?呵呵,哈哈,嘻嘻。“
  “这声音动听之极,光听这声音,就知这姑娘有趣之极,副有童趣,那黑衣女子查看了一遍架子上的书,见没一本是讲武功的,便即放弃了,见房间开着,又是一笑道:”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们到处在找本姑娘,本姑娘偏偏躲在这里,哈哈,真是有趣。“于是像猴子一样奔奔跳跳的向前走着,脚下竟是没有一点声音。
  “为儒者见她走近,一骨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顿觉神清气爽,而后一惊,心想若是那女子把门关上了,他在门后也便躲不住了,心中一慌,手中的书只往下掉,他一时查觉,吓得只冒冷汗,还没等书掉在地上,手臂一长,已经将书接住了。
  第173章
  “那女子笑声突停,身子愣在原地,似乎已经发现了门后有人,她故作并不知晓,依然走上前去要关门的样子,她动作放的很慢,在把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突然道:‘何方小子,鬼鬼祟祟的躲在门后?’右手一甩,只听得嗤嗤嗤三声响动,三件物事只朝为儒者而去。
  “为儒者看得清楚,那三件物事是三枚绣花针,只见针上泛着绿光,明显涂有巨毒,不由的心想:‘真是个狠毒的女子。’右手袍袖一扶,登登登三声,三枚毒针转移方向,钉在了木板之上。那女子见他显示了这一手功夫,心中吃惊,右手扶掌,朝他打了过去。为儒者左手一挡,反手为抓,抓住了她的手腕,食指用劲,只道:‘你是什么人?偷走经书的那人是不是就是你?’那女子唉哟一声大叫:‘痛死我了,你欺负人,你害不害羞呀,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为儒者吃了一惊,他本来心想,能一个人独闯华山,绝对非同小可,即使她没有三头六臂,也必不寻常,没想到自己这么一抓,所到之处,竟都是柔软的肌肤,又听她娇滴滴的一叫,忍不住松开了手,道:‘对不起,小生冒犯了。’那女子一笑,道:‘原来是个书呆子,本姑娘不陪了。’转身便即要向门外走去。
  “不知为何,为儒者这时却有不舍之意,忙道:‘姑娘,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右手向她手臂上抓去。谁知那女子根本没有想走之意,她只是在想如何对付为儒者,这个时候,身体陡转,一条娟布甩了出来,那绢布好似一条灵蛇,将为儒者的手臂缠住了。为儒者一惊,只听那女子哈哈娇笑,道:‘你又上当了。’身体向后一转,将他的手臂缠到了身后,为儒者左手向她抓去,那女子却是灵活之极,身体一躲,又一条绢布甩了出来,将他的左手缠住,那女子绕到他的背后,将他的双手都绑在了身后。
  “要说武功,那女子自然不是为儒者的对手,可为儒者从小见女子很少,根本不知如何对付,更别说这么一个机灵古怪的了,只觉束手无措,双脚也给他绑住了,整个人躺到了床上。那女子拍拍手掌,只道:‘本来以为你武功很高,却是我看错了。’转过身去。
  “为儒者以为她政要走,忙道:‘姑娘且慢……’那女子转过身来,只道:‘干嘛?你可别想我给你松绑,那是不可能的事。’儒者道:‘我不是问这……你是不是要走了?’脸不由的一红。那女子听他这么一问,也是奇怪,慢慢的向他走近。为儒者虽全身被绑,可却是没有怒气,见她每靠近一步,心跳不由的加快了,只见那姑娘越靠越近,最后竟是双眼盯着自己看,相距不过数寸,心都快跳了出来,整个脸都涨红了。
  “那女子好奇的看着他,只道:‘你为什么问这个?’为儒者自然无法回答,连眼睛都不敢望她一眼。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叫声起伏,有一小队人来到屋外,便听有一人叫着:‘师伯,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黑衣女子?’他们只在屋外叫着,没有为儒者命令,自然不敢擅自闯入,因为华山派门规中就有一条”尊敬师长,服从命令。“
  “那女子听的声音,只怕为儒者一叫,到时华山弟子涌了进来,任她武功再高,插翅也飞不出华山,忙从手上拿出一条手帕,便即向他的嘴上堵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手臂一紧,原来已被那儒者抓住。她心中不明:‘他的手明明被我绑住了,怎么还能动弹?’心中有气,又不能骂出。
  “为儒者确实给她绑住了,也确实打了死节,不过绑的不是地方,就好似一个变戏法的人,他全身被人都用绳子绑住了,可他片刻功夫就能解开一样。原先那个女子如何绑他的,这个时候,他都如数奉还。那女子身体柔软之极,双脚被绑从身后只架在脖子上,双手互相抱住双耳,就好似一个肉球一样。她有气说不出,眼神中全是温柔的怒气,为儒者看了,笑道:‘怎么样?现在知道被绑的滋味了吧?’刚讲到这里,只见缠住那女子脸上的黑布一松,轻轻掉在了地上,这时才看清楚她的容貌。只见她十七八岁年纪,雪白的脸上泛着朱红,嗍着一个小嘴,微怒的脸上,反而更加迷人。为儒者看了,心中一荡,不由的心道:‘好美,此美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不由的看的呆了,只停在那儿。
  “那女子的样子,很想大骂他一顿,可只怕惊动了屋外的那些人,只有把气咽了下去。她见为儒者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表情发愣,顿时转怒为喜,嫣然一笑道:‘傻书生,这么看着我干嘛?’为儒者全身一颤,怔怔的回神,脸由白色刷的一下变成了红色,喃喃的说不出话来。
  “屋外的人似乎也听到了屋内的丝许动静,又有人喊道:‘师伯,出了什么事?你不回答,弟子们可要闯进来了。’那女子一呆,只道:‘益慈柔聪明一世,今日输在一个书生手中。’为儒者一听,心道:‘原来她的名字叫益慈柔,好美,真是人如其名。’见屋外的人又叫了几句,只道:‘没事,我正在看书,请不要打扰。’”屋外之人还不相信,又道:‘今日有人闯华山,恐非一人,师伯可千万要小心,不如弟子们就在屋外守候?’为儒者道:‘是吗?到底谁有这么大胆?你们不用在这里了,快去抓住那些人,绝对不能让他们下了华山。’屋外的人一听,再不怀疑,转身走了。
  “听得屋外众人的脚步声远去,为儒者才是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被缠的好似一个肉忪的益慈柔,不由的一愣,只见她有神的眼睛正看着自己,与她的目光一接触,只是全身一颤,移开了目光。那女子见那儒生不把自己的行踪说出去,心中也是奇怪之极,然后见他一看到自己就不由的脸红,连看自己的勇气都没有,心中也是明白,凡是一个女子,知道一个人为自己的美妙而倾倒的时候,自然高兴不已,忍不住呵呵而笑。
  “儒者听着她的笑声,心中好似一只小鹿在乱撞,不知所为何事,又听那女子道:‘喂,你叫什么名字?’为儒者一怔,竟也讲不出话来。那女子嘴巴一弩,只道:‘你不告诉我就以为我不知道了?’为儒者一奇,只道:‘你难道知道我叫什么?’那女子扑赤一笑,只道:‘看你身上白白净净的,肯定姓白了。’那女子自然是随口一说,可却让她说中了,为儒者佩服之余,只道:‘姑娘真是聪明,小生白日冲,这厢有礼了。’”
  白云苍讲到这里的时候,不由的开怀一笑,镇岳宫的群豪听的入神,见白云苍讲这段的时候,讲的特别的仔细,语气又特别的平和,时不时的会发出笑声,又听那个儒者也是姓白,人人心想:“白日冲会不会就是白云苍的先祖?”而这个问题,方腊、色无戒与空余三人都是心知肚明。
  白云苍接着道:“那女子听了,更加高兴,只道:‘哈哈,本姑娘料事如神,这点小事,自然是难不倒我。’为儒者看着她调皮的样子,忍不住也呵呵而笑,忽听那女子唉哟一声娇叫起来,为儒者吃了一惊,忙道:‘怎么了?’那女子白眼一翻,只道:‘你看怎么了?你把我绑成这个样子,我都快麻木了,还不赶快为我松绑。’为儒者恍然大悟,连连道歉,替她松绑。不过他绑的时候,只想到屋外有人,不能让他们发现了屋里的事情,如今要替她解开,自然不得不配到她的身体,脸涨得通红,两人肌肤的每一次接触,都在慢慢的碰出火花来。那女子自然也觉得害羞,双手揉着被绑得生痛的地方,低头不语。
  “两人愣了好了一会儿,都是不讲一句话,还是那女子先开口道:‘你绑的好痛。’这一句似娇非娇的语气,儒者听了好不受用,忙道:‘我给你揉揉。’而后觉得不对,愣在一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却是漠然不语。
  “看着自己心宜的女子就坐在身边,为儒者首先忍不住了,只道:‘刚才听说有人在抓私闯华山之人,那人一定是你了。’那女子道:‘对啊,怎么?你是不是想把我抓去领功啊?’为儒者连忙道:‘不是,就算他们来要,我也未必会把你交出去,又怎么舍得亲自把你送出去呢。’那女子娇哂道:‘是吗,那你把我留着,是何用意啊?’她明显是在开玩笑,可为儒者却是紧张的很,想解释,又解释不出来,还是那女子出声替他解围,只道:‘我跟你开玩笑的?’
  第174章
  “那女子又道:‘那些人叫你师伯,你在华山上的地位很高喽,你却为什么要护着我?’为儒者道:‘他们肯叫我一声师伯,那是客气的了,我在华山却哪里有地位了。小生不才,一看姑娘的美貌,实难自拔,不知不觉中,小生只怕不能没有姑娘了。’听着他如此自白的表达,那女子也是害羞,但也说不出的高兴,见他书生气实足,长得俊俏之极,也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爱情这东西真是让人摸不透,两人相识虽只片刻,却似乎早就定了终身一样,互相倾幕,到后来竟是相互靠在了一起,说起了事情。虽然这样,那儒者没有觉得她是个随便的女子,那女子也没有觉得他是个轻薄男子,相互吐露爱慕之情。
  “为儒者只怕没有话题,把如何跟师父学武,又如何和师弟有隙,师弟又是怎么创立华山派,江湖中人如何为了绝世典籍,而接二连三的上华山之事都说了。那女子也把自己事说了,说她见不少英雄为了寒冰洞里的典籍而丧失了生命,就好奇的也想看看这绝世武功,于是两人才有相见的机会,两人都是感谢上天,给了他们这么一个好机会。
  群豪听了,都是羡慕,又有谁敢说自己无情,像白日冲与益慈柔那样一见钟情,以至相守相偎,定盟许愿,又有谁不渴望呢?令儿把益慈柔想成了自己,而把色无戒想成了那个白日冲,不由的转头向他微笑,可见色无戒却是没有看着自己,他的目光一直瞧着萧玉叶,而萧玉叶始终低头不敢与之对望,心中又是一酸。不由的心想:“好事多磨,那两个人也不可能就这么平平安安的相守一生。”于是问白云苍道:“华山派难道就没有发现那女子,或者那女子真的安全的逃离华山,这么说,那个白日冲也要跟她一起下山了?”白云苍见问自己的是一个小女孩,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眼神中充满了忧郁的神情。
  他叹了一口气,只道:“世事难料,交谈之中,两人只觉整个华山都只剩下两个人了,也便毫无顾忌,却没注意到,那个师弟带着众弟子早已经在屋外听了很久,他们找遍了华山,都没有那个女子的影踪,听弟子说那女子好像到了师伯的屋子里,可师伯却不承认,那师弟何等心机,怎么会想不到,只到他们破门而入,两人才是怔怔的回神。
  “那师弟见师兄西抱着那个女子,那女子一身黑衣兀自没有除去,很是奇怪,忙把弟子叫出了门去。只道:‘师兄,你这是……’为儒者回过神来,道:‘师弟……’却也不知如何说起。为道者道:‘你怎么跟这个女子抱在一起,你们两个……’为儒者不知如何回答,那女子却道:‘我们两个抱在一起,关你什么事?’为道者道:‘你就是私闯华山的那个黑衣女盗,你真是好手段,快把经书交出来?’那女子道:‘什么经书?和尚念的经还是道士念的经,我没有。’”为道者见她语出无礼,更是有气,只道:‘你再跟我装糊涂,休怪我无礼了。’那女子侍宠撒娇道:‘堂堂华山派掌门,难道想欺负我一个弱女子不成?不过我不怕你,我有冲哥帮我,也不怕你这个牛鼻子道人。’说着双手腕着为儒者的手臂,那为儒者本来觉得事情尴尬,听那女子的讲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为道者听了更加气愤,只道:‘你偷走华山圣经,师兄又怎么会护着你。’为儒者对那女子道:‘师弟讲的不错,你有我不就行了,那些经书,你就还给他吧。’那女子微微一怒,只道:‘你要帮外人?’为儒者心虚,道:‘我没有,我帮的可是你。我从小跟师父学习经书上的武功,都没学到什么,你把那些经书拿去又有什么用?’那女子不理,只道:‘如果没用,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不惜生命的来抢,一定是你笨,看不懂了。’为儒者已经深知那女子的脾气,知道争不她过,只摇了摇头。
  “为道者更气,怒道:‘你到底拿不拿出来?’那女子‘哼’了一声,道:‘你口口声声说我拿走了你们的破书,到底是哪几本啊?’为道者被她这么一问,还真哑口无言,听说有人盗经,他已经进入寒冰洞里去看了,经书一本没少,而在地上看到了斑斑墨迹,和一些纸张,又听弟子说起从那女子身上掉下来一本手抄本,心想那女子定是将经书复印而去了,于是追赶而来,无论是真经,还是手抄本,都不能让她带下华山。只道:‘真经你自然盗不走,可你把真经的内容抄了去,也是不行。’那女子不承认,只道:‘你有什么证据?我身上哪里藏的住什么真经?是不是要你动手搜一下。’说着反而走上前去几步。
  “那女子穿着一件紧身黑衣,里面若是藏有东西,自然一眼便能看得出来,即使不是这样,为儒者也不会看着她受辱,为道者自然也不会这么做。为儒者把从弟子手中拿来一本手抄经书交给师弟,只道:‘师弟说的是不是这本?’为道者接过一看,气道:‘一定是了,你一定是将经书抄去了,恐怕不只这一本,快全部交出来。’那女子还气为儒者将自己辛辛苦苦抄下来的经书就这么送给了那个道人,但也是别无他法,只道:‘哪里还有,我辛苦一天,才抄了一本,这不就在你手中了,还让我到哪里拿去?’”为道者不信,又是心愤:‘这女子在寒冰洞里呆了一天,竟然没人发觉。她虽说是一天,恐怕还不止,怎么能听她胡说。’只道:‘你以为我会相信吗?’那女子表现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只道:‘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为儒者道:‘师弟,她讲的未必没有道理,我看就此算了。’为道者道:‘师兄,你切勿让美色迷了心窍。’为儒者一愣,那女子道:‘你这个臭道士,难道还懂什么美色?’不过听到一个道士都说自己很美,就别提有多高兴了。
  “为道者又道:‘我再问你一次,你说是一说?’那女子道:‘你让我说什么?’为道者一气,只道:‘你既然不肯说,我又不能放你下华山,华山也不怕多一位女客人,你就一辈子都留在华山上吧。’那女子一气,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只听为道者大声叫唤,冲进来一队弟子。为儒者一惊,心道:‘莫非师弟要囚禁慈柔?’只听为道者道:‘众人听着,好好的看管这位姑娘,她要留在华山当尼姑,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放她下山。’他这话的意思,就是连师兄开口,也不能求情了。
  “那女子气愤难道:‘你没凭没据,你又不是官府,凭什么随便抓人?’而后抓着为儒者道:‘冲哥,你快帮帮我,我不要做尼姑,我不要做尼姑。’为儒者道:‘你放心,我怎么会让你做了尼姑?’只对为道者道:‘师弟……’话没出口,已被师弟堵住了道:‘师兄,多讲无宜,这是师父定下来的规矩,你我都不能违背。’那女子见为儒者语塞,忙又道:‘冲哥,我们两人在一起就好,管他什么规矩不规矩,我们一起下华山怎么样?’”
  听到这里,色无戒不由的心想:“那儒生怎么如此迂腐,若是萧姑娘不愿留在红巾教,要我带她离开,就算是千军万马,又何足俱,何况只是一群道士。”
  白云苍续事不停:“为儒者听了那女子的话,心中冲动不已,一时间下定了决心,心道:‘对,只要能跟慈柔在一起,管他什么规矩不规矩。’牵着那女子的手道:‘好,我们走。’为道者左手一拦,只道:‘休想。’那女子左掌打出,道:‘牛鼻子少管闲事?’为道者反手为抓,反将她的手抓在手中,那女子唉哟大叫,为儒者以为师弟出了重手,只道:‘好不要脸。’右手两指夹住师弟左手穴道。为道者左手不松,右手来接,却见左手绿光一闪,同时为儒者看到了,只见那女子指甲上搭着一枚极小的毒针,也怕师弟会有危险,不由的喊道:‘慈柔不要。’为道者见针上泛着绿光,已知有毒,左手一松,身体忙向后退。那女子哈哈一笑,右手一甩,数十枚毒针甩了出去,为儒者一惊,只见手中一热,已被那女子握住了手,只听那女子道:‘哈哈,我们快跑。’两人跃出窗户,就此逃走,耳中还听着师弟发号施令:‘传令下去,封锁华山,不能让任何人离开华山。’可为儒者对华山的地形熟悉之极,两人只朝一条小路,快速的下也华山了。
  第175章
  白云苍愣了片刻,又道:“两人只以为下了华山,便有好日子过了,却没有想到,噩运才刚刚开始。江湖中的事情传的很快,益慈柔独闯华山,又安然的离开,而且还和为儒者在一起,众人均想,两人一定是盗得了绝世典籍,于是乎一些野心勃勃的人,便来找两人的晦气,两人为了自卫,杀了不少人,因此跟不少江湖中人结下了仇怨,这个时候,江湖几大帮派又大张正义之旗,说要诛杀两人,两人一时间被无数人追杀,黑道白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9 4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