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6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有∥薷肝弈福切〗闶樟袅宋遥胰缜捉忝茫绺缫晕椅蘩瘢〗愦Υξの遥液芨屑ぁN抑牢冶炔簧闲〗悖膊幌敫龆裕铱刂撇蛔∽约海阒啦恢馈蚁不赌悖俊
  令儿害羞的已不知是什么表情,也许在黑暗之中,她才会有这个勇气,而色无戒听到她的告白,如此直接,也是吃了一惊,感觉她柔软的双手围过来抱住了自己的身体,便是舒服的很,只有些控制不住,但他一直当令儿为妹妹,绝没有男女之念,身体又向后退了几步,只道:“令儿,我没有这个意思。”
  第180章
  令儿又是心中一灰,只道:“那是什么意思?”黑暗之中,根本看不清楚东西,色无戒只听到令儿身上发出解衣之声,心中便火热的难受,只想阻止道:“令儿,不行……”谁知触手之处,却是她炙热的皮肤,心中一动,赶忙收回了手,原来令儿已经将身上的衣服脱了。
  若色无戒有心使出罗汉功,即使再暗也能看清楚,但他不敢有邪念,反而将眼睛闭了上去。令儿一步一步的走近身去,握住了他的双手,并轻轻抚摩向上,将脸靠在他的胸口之上,只道:“无戒哥哥,请你不要恼我,我只会对你一个人这样。”整个人扑在了他的怀中。
  色无戒只觉全身扑着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任何阳刚之气顿时都被软化了,心中的欲火越烧越旺,却哪里忍受的住,伸手环抱,将令儿紧紧的抱在了怀中,两人的心相接触,呼吸之气变得非常承重。令儿只道:“再抱的我紧一点。”色无戒怎么抵得住诱惑,拥住她紧紧的抱住,久久的不肯松手,伸嘴亲她的脸颊,只觉火热的很,只怕温度再上升一点,便什么也不知道了。这个时候,色无戒只觉凉意突然从头顶而至全身,将身上的火热浇灭了,心中突然想到:“色无戒,你醒醒吧,你怎么能对令儿做这种事,你乞不是禽兽,你如何对得起真情?”想到这里,突然松手,身体退后,只道:“不行,我不能这么做,令儿,请你愿谅我。”
  令儿听了,好似晴天打了一个霹雳,她是一个女子,她脱光了衣服面对一个男人,那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结果换来的却是这样的回答,只觉自己哪里配做一个女子,心情激动,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是不是我哪里不好,还是觉得我配不上你,色无戒,你说啊。”色无戒道:“没……没有,你很好,令儿,你长的这么漂亮,喜欢你的人一定很多,我不是个好人,我感情不专一,你为什么偏偏喜欢我。”
  令儿哭道:“我些就是喜欢你,我不要别人喜欢,你都说我长得漂亮了,却为什么……”哽咽的说不出话来,色无戒更加紧张,想要上前安慰,但一想到她光着身子,只怕再一接触,到时再难控制的住,只道:“令儿,请你愿谅,我不能对你做这种猪狗不如的事。”
  令儿道:“什么猪狗不如,我们无亲无故,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色无戒无言以对,令儿又道:“色无戒,你说啊,你给我说清楚。”色无戒哪里有话答对,就好似一个傻子一样,愣在了边上。令儿越想越羞,只觉无处容身,转身跑出屋去。
  色无戒叫着:“令儿……”想要追上去,可却没有行动开来。一丝浅浅的月光从屋门照射进来,色无戒软坐在地上,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一生之中见过大风大浪,却没有一次向今天这样束手无措。他从来没有拒绝过女子的要求,可他今天却异反常态,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他呆呆的看着门口,回想令儿的言语,就此傻住了。
  这一晚中,色无戒久久的难以入睡,他在想令儿会不会出什么事,她这一跑出去,到底还会不会回来,心中百感交急,只想出去看一看,也好安定一心浮躁的心,可他又害怕,他不知道如何面对令儿,也便没有行动开来。
  天很快就亮了,色无戒起得床来,走出了屋门,转头右看,只见令儿的房门依然紧闭着,他心中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前去敲门时,却听旁边的门呀的一下开了,只见令儿拿着包袱走出屋来,她一抬头,也看到了色无戒,一时间两人目光相接,同时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色无戒为难的向她笑了笑,令儿的脸却已经涨的通红。
  色无戒想开口缓解此时尴尬的场面,却听令儿抢先道:“你起来了?”这一句普通的问候,充满了无限的哀愁,色无戒何尝听不出来,答道:“是啊,你睡的可好?”令儿心中一动,差点就流出泪来,她强自忍住笑了一声,只道:“好啊,我看这里也没有什么事了,不如我们回去找小姐怎么样?”低头一想:“你心里一定很高兴,早就想见小姐了。”
  色无戒听她这么一说,心中一动,他昨天晚上想的也正是这样,见令儿眼圈晕红,也想到她和自己一样,肯定一夜没睡,不知如何回答。令儿走近身来,只道:“我已帮你准备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路上需要的干粮。”色无戒听了,心中很是幸福,见令儿还为自己想的这么周到,又觉得过意不去,忙道:“那好,我去买两匹马来,路上方便一点。”令儿道:“不用了,我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店门口,我们下去吃点东西,马上就赶路吧。”
  色无戒只得点头,见令儿讲话的同时都是冷默的表情,心中很是难过,想要讲些笑话来听,可不知为何,他原先讲话总能逗得令儿捧腹大笑,可这个时候,却什么笑话也想不出来。令儿见他为难的样子,也不想他这样,只微微一笑道:“离开小姐才没几天,我就有些想她了,呵呵。”
  色无戒赶忙陪笑,只道:“那好,我们这就见真情去。”拉着令儿的手,便即下得楼去。感觉到色无戒手的存在,令儿明显心中一动,可随即想到,你越给我希望,等于伤的我越深,于是甩掉了他的手,到得店前,要了些东西,两人匆匆吃过,结了店钱,一出店门,色无戒便看到有两匹马系在旁边的一颗歪脖子树上,骑上马上,顺着早晨爽朗的清风,两人只向河南洛阳赶去。
  两人延着来时的路返回,当中少有讲话,夜晚住店早上赶路,好像在赶很要紧的事似的,一点没有上华山时那种甜蜜又带着危险的感觉,色无戒好多次想开口来打破两人之间的隔膜,可每次都被令儿冷冷的语气给压了回去。色无戒心想:“或许见到了真情,令儿才会好一点。”于是一路上也不敢跟她嘻笑怒骂,只顾着赶路。
  大约两天一夜的路程,两人进入了洛阳城。色无戒想到能看到真情,便高兴难当,常常开怀的自笑,令儿看了,心中越发的难过,只道:“无戒哥哥,我先去看一看小姐,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怎么样?”色无戒心想:“两人一起去乞不更好。”但难得听令儿再叫自己一声“无戒哥哥”,便不想违她之意,笑道:“那好,麻烦你了。”色无戒越客气,令儿的心便越发的难受,头也不回的骑着俊马,就在人群当中穿行,路上行人纷纷逼开,两边摊贩避之不即,只弄得鸡飞蛋打,众人怒骂声中,令儿两滑眼泪随着奔腾的骏马斜斜飞出,没入人群之中。
  色无戒看了,只觉无可奈何,只是摇了摇头,忽然感觉脸上一凉,伸手一触,见是一滴水珠,却不知就是令儿的眼泪。
  眼见着就要看到真情,色无戒的心情别提有多激动了,等的都有些不耐烦起来了,互听身后一人哈哈大笑道:“老五,怎么样?又吃了人家的闭门羹了吧?都叫你别去碰那姑娘了?”色无戒不由的转头一看,只见两个中年男子从路边走过,讲话之人兀自哈哈大笑,好像很是高兴,而那个被笑之人却是眉头紧锁,看样子很是生气,他看着同伴笑他,更是气不可遏,怒道:“又什么可笑的,迎红那个臭娘门,仗着李员外为她着迷,就觉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了,他妈的做妓女的还装什么清高?”前者还是笑道:“人家哪里是清高了,李员外可比你有钱多了。”后者怒道:“有钱了不起,迎红那臭娘门,我总有一天让她知道我的厉害。”两人越讲越是远去,不过声音还是远远的传来,似不把路人看在眼中。
  色无戒听着“迎红”二字,顿时想起了小翠所在怡红院,那个和自己有过一次缠绵的小红,她的名字正是叫迎红,回忆起那天的风流情景,忍不住向那青楼走近,连等真情之事也给忘了。
  来到楼外,姑娘们依然热情似火,见他穿着体面潇洒,早早的就把他迎进了楼里,对她挤眉弄眼,嘘寒问暖。色无戒四目张望,想看看迎红身在何处,那天临走时,耳听着她的哭泣声,如今还觉心碎的很。店里的妈妈走了过来,一下子便认出了色无戒,只道:“客官,你终于来了?”
  色无戒一听,心中很是诧异,听她的口气,似乎已经等了自己很久了,却不知为了何事。那妈妈喝退众女,拉着色无戒的手就即向楼上走去。其他姑娘见了,都挥着小手娟纷纷议论,有的掩嘴而笑。色无戒被妈妈拉着上了二楼,绕过了一条走廊,一路上听着旁边屋里男女打情骂悄的嘻笑声,心中漠名的很,只道:“妈妈,你要做什么?”
  第181章
  那妈妈看似很紧张的样子,笑脸陪道:“客官先别说话,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话的同时,脚下都没停一步。色无戒更加不解了,想要挣脱她的手,可他一身的武功,这个时候却怎么也使不出来,眼见着又绕过一条走廊,迎面竟是一条死路,心中疑惑之时,只听右侧靠里的一间屋子里传来一声凄美缠绵的琵琶之声,这声音传入耳朵,听的人的心都碎了,便有热泪要夺眶而出的感觉。
  色无戒听的入神,只见妈妈用深情的眼神看了一下自己,而后走到那门前,轻轻的敲了一下门,琵琶之声嘟的一声停了,似乎弦已经断了。色无戒从这一声断弦之声中回过神来,只听妈妈轻声道:“小红,你开开门。”色无戒一听,心道:“原来屋里的人是小红姑娘。”心中一喜,于是也走到了门边。从淡淡窗户纸里望将进去,只见烛光的映射下,一身材婀娜的女子端坐在白色丝帐之中,手扶琵琶,默然不语,一种哀愁的感觉扑面而来,色无戒一愣,不知为何。
  隔了片刻,只听屋里传出声音道:“妈妈,有什么事情吗?迎红今天觉得不太舒服,不想见客人了,请你愿谅。”这声音苍凉之人,让人听了就生怜爱之情。色无戒心想:“原先见小红是一个开朗之人,怎么会变成如此?”
  那妈妈又是敲了一下门,只道:“小红啊,你猜今天谁又来了,你一定想见。”迎红道:“妈妈,请你为我向李员外道歉,我今天真的不舒服。”妈妈忙道:“不是李员外,不是李员外,你来看看是谁,你一定想见的。”忽听的一声琵琶之声,是迎红的手一抖,而发出的声音,她心中怦怦直跳:“难道是我梦寐以求的他来了?”但又不敢相信这一切,又愣了片刻。
  色无戒以疑惑的文眼神看了妈妈一眼,妈妈向他道:“公子,你是不是想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色无戒忙即点头,只道:“当然想知道,我都有些糊涂了。”妈妈叹了一口气,只道:“天下女子皆是人,又有谁天生想做风尘女子,做为风尘女子,一生之中只能逢场做戏,谁若是投入了真感情,那只有吃亏的份,那日迎红与公子一别后,便对公子种下了情根,无论我如何劝说,都是无济于事,她整日茶饭不思,愁眉苦脸,不接任何的客人,抱着那一把琵琶,弹一些哀悼的音乐,本来这样,她是难以在这里再呆下去了,还算她运气为好,李员外听到迎红所弹的琵琶后,一眼便看上了她,绝计为她赎身,试问哪个女子不想有这一天,偏偏迎红她……她对公子痴心一片,希望公子你能带她……”
  妈妈曾好几次以色无戒来了骗迎红出来,所以这一次迎红虽心中激动,却并不相信,待得妈妈讲着故事,心中才确信色无戒就在身边,于是赶忙出门,只道:“妈妈,不要讲。”那妈妈见迎红出来,露出满意的笑容,只对色无戒道:“公子,希望你能好好的劝劝她。”而后悄悄的走了。
  色无戒一看到迎红的脸,只见她脸色苍白,却有病态西施之容,让人更加怜惜,见她只穿一身单薄的衣赏,更是难过。迎红不敢抬头看他,眼神斜斜的看着地上,但闻到色无戒身上独有的气闻,她正是被这种气味所慑,以至难以自拔,才确信站在眼前的正是色无戒,一路上涨的心跳,使的她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她喃喃的道:“公子,真的是你?”
  色无戒道:“是我,你还好吧?”迎红猛的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心似乎都要跳了出来,忙道:“公子请屋里坐。”色无戒却之不恭,随着她走进屋去,只见屋里除了一张床,一张梳装台外,别无他物,屋内没有窗户,四角点着一只腊烛,才使屋内出现柔和的淡淡光线。由于没有凳子,迎红只能让色无戒坐在了床沿。
  色无戒道:“刚才的琵琶是你所弹?”迎红道:“正是,让公子见笑了。”色无戒只道:“很耐人寻味。”迎红道:“也只有公子才懂得欣赏吧。”色无戒转头四顾,只道:“小红姑娘,你怎么会住在这间房里?”迎红听了,忽然闪烁其辞,只道:“怠慢了公子,我去为公子彻壶茶。”色无戒并不觉得口渴,也不想她麻烦,赶忙牵其手道:“不用了。”色无戒只是轻轻一握,那迎红却是疼痛的叫了一声。色无戒吃惊之余,赶忙松开,道:“怎么了?”一看她的手腕,见是一条血痕,伤口尤新。色无戒握住她的双手,心疼道:“怎么会这样?是谁打得你?”迎红极想遮掩的样子,可还是被色无戒发现,不知想到什么苦难之事,泪水赶忙流了下来。
  色无戒最看不得女子哭泣,心一下子就难过起来,将她抱在怀中,迎红先前确实是难过,但被色无戒抱在怀中,便转为激动的泪水了,只道:“过去的事不要再提,迎红能再见公子一面,已是上天对我不薄。”
  色无戒更不是木讷之人,仔细一想也便想明白了。迎红青楼出生,注定一辈子要卖弄肉体为生,可她对色无戒产生了感情,以至拒绝再接待任何客人,别说其他客人不答应,就是店里的妈妈也自然不会看着她扰乱店中的生意,定是经常打骂,要她驱服,可迎红是个倔强之人,虽整日受着皮肉之苦,却从不服输,伤心之余,只有抱着琵琶空弹一曲。那一日迎红实在受不了毒打,终于答应出去接客,就在那一次她遇到了李员外,李员外虽年近中年,却是个正人君子,平时自然也不会来到青楼,只因那次要谈生意。当他听到迎红的一曲“忧怨琵琶”之后,深深的被她吸引,绝意要取她为娶。那妈妈收了李员外的钱,对迎红的态度自然也来了个大转弯,不再打她骂她,甚至想讨好于她,但仍然没有办法使她回心转意。
  色无戒想明白了一切,只道:“小红,都是我不好,你又何苦为我受苦?”迎红微笑着道:“我知道公子不会喜欢上我,但我对公子的情却永不会变。李员外对我很好,我不能辜负于他。今日见过公子之后,也算了却了我的一个心愿,以后恐怕再没有机会再相见了。”说着又转为难过。
  色无戒会意,知道她已愿意嫁李员外为妻,自然不能再对她有非份之想,赶忙松开了她,只道:“祝你幸福。”这一句话就好似一把利箭穿进了迎红的心,她想哭出,但还是强忍住了,只道:“公子不嫌弃,就让小红为公子再弹一曲。”说完抱起琵琶,十指拔弄间,时尔优扬,时尔愁畅,时尔高兴的乐曲萦绕在空气之中,色无戒听得动容,心中却不知在想些什么,好似走了神一样。
  侃侃数曲弹完,时间已过去数时,忽听屋门吵嚷声响,有两人正快速的走近,听得一个是妈妈的声音道:“唉,你一个姑娘家,不能进来的,那要找的公子不在这里,不要在这里撒野了。”只听一个稚气的声音答道:“你少废话,不然我一剑杀了你。”随即听她扬高声音道:“色无戒,你快出来,色无戒。”色无戒一听这声音,心道:“令儿。”赶忙起身出门,只见令儿怒气冲冲的样子,正在一间一间的搜着屋子,忙道:“令儿,不可胡闹。”
  令儿一看到色无戒,顿时脸现喜容,而后更加气愤,冲到色无戒出来的屋子,便道:“臭女人,是谁叫你勾引我家姑爷的。”一看到抱着琵琶的迎红,便即一剑向她刺了过去。
  色无戒赶忙抢上前去,左手夹住剑尖,右手在她的手背上一拍,令儿的长剑便即脱手。令儿还不罢休,反手便即向迎红迎面打去。色无戒伸手抓出,将她拉到身边,只道:“令儿,你这是干什么?”令儿有气,瞪了他一眼。
  妈妈跑进屋来,正要叫骂,只听迎红道:“妈妈,你先出去吧。”妈妈听了,便即会意,只道:“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大叫一声,我马上就会进来的。”说完慢慢的走出屋去,影子隐约看的清楚,她就在屋外不远处。
  迎红看着令儿,令儿却是转头不理,色无戒夹在中间,甚是为难。只听迎红道:“这位妹妹,你说这位公子是你家姑爷?”令儿气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女子,竟敢勾引我家姑爷,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话。”令儿和迎红都是女子,令儿的心思,迎红一眼便瞧了出来,忙道:“妹妹千万别误会,我和这位公子并没有什么。”
  令儿气道:“在这里面,孤男寡女的,傻子才相信你们没有什么。”迎红微微笑着:“公子只是让我为他弹奏一曲,即刻起,我迎红便也不是青楼中人了。”令儿一愣,不知她讲些什么,只见她拔弄着琵琶,轻轻叫了一声:“妈妈,你还在屋外吗?”
  第182章
  妈妈随叫随到,走了进来,转眼看了令儿一眼,心道:“黄毛丫头,要不是看在色公子的面上,有你苦头吃的。”而后对迎红道:“小红啊,李员外今天又来问消息,你答不答应人家,倒是给个话呀。”迎红看了色无戒一眼,又看了令儿一眼,最终决定了,只道:“妈妈放心吧,我这就去见李员外了。”妈妈一听,好似捡到宝一样,顿时大喜,忙叫了几个姑娘,陪同迎红去打扮了。
  色无戒和令儿看着迎红的背影,不由的愣住了。妈妈走到他俩身边,只道:“多谢公子了,两位请便,我先不招待了。”色无戒回神,只是点了点头。令儿看她走远,想问色无戒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色无戒把事情说了。
  令儿觉得,迎红极像自己,却是一个痴心的女子,刚才只觉对她无礼了,忙找到她,向她道了声歉,两个女子一语相投,只聊了很久,令儿说起色无戒只当自己是丫头,并没有儿女私情之时,迎红也替她叹惜,心想:“哪位姑娘才能跟公子终成眷属?”
  色无戒问到真情研之事,原来真情早已经不在洛阳,令儿说可能小姐回家乡了,于是准备带色无戒到她们家乡走一趟,色无戒实不知真情的家乡是在何处,也想去看看。两人看着迎红被李员外接走,都是各有各的心思。令儿道:“这位姐姐好可怜。”色无戒自然不知道令儿与迎红独自交谈了些什么内容,见她们以姐妹相称,心里也安慰的很了,只道:“以后做事千万不要鲁莽了。”令儿自然是连连点头。
  两人正欲下楼去,忽听得一声清脆的乐曲冲进耳朵里,色无戒不由的停住了脚步。令儿却是没有注意到,见色无戒立足不动,不由的问道:“怎么了?”色无戒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左侧的一个阁楼里,一位风度偏偏的俊俏少年正在抚琴。他年纪大概比色无戒略小,二十几岁左右,长得白白净净的,双手的一拔一弄间,无比美妙动听的声音扶摇在空气中,可在色无戒听来,却隐隐感觉到不安,不由的多看了一眼。
  只见那少年的左右两边各站着两个十岁左右的孩童,两人一本正经,眼睛炯炯有神,背负一个古怪的茶壶,通体银色,咀长一尺,好似一把长剑,斜斜的插在背后。看到三人模样,不但色无戒感到奇怪,楼里其余人也都是诧异之极。令儿此时也看到了他们,喃喃的道:“想不到这种文质彬彬的人也会来这种地方,人真是不可貌相。”
  两人不由的朝人群中靠近,色无戒的心里却不是想着这些,他只觉那少年所弹的琴声似高昂又似忧郁,是激动又似悲哀,让人听了,都不知不觉想要靠近一样,周围的宾客大多表情夸张,张大了嘴巴,哈哈大笑,笑声谈论,却不知在谈些什么。
  隔了片刻,色无戒只觉心中热的很,便似要跳起舞来一般,还好他内功不弱,才使自己强自镇定下来,不由的惊道:“好邪门的琴声。”一看令儿,只见她的脸涨的通红,微微张着嘴巴,只顾向那人靠近,已知是被琴声所摄,现下赶忙上前在她背后神道穴上一点,双手大拇指在她的两耳边太阳穴上轻轻按柔片刻,令儿才恍过神来,她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色无戒见那少年使出这一手功夫,只觉来者不善,转头四顾,在场没一个是武林中人,看来他的目标却是自己,心中奇怪:“我何时得罪了这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4 4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