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纠椿褂幸欢暇嗬耄黄坦Ψ颍锹淼那疤闼坪醵家さ铰放缘男腥耍啡艘皇蔽薹ü思尚■┠概那榭觯追准范易乓芸橇┞沓担陕逖糇怨啪褪亲蟪鞘校缃衩趴谟泄俦沟浪巡椋巳豪赐乃俣缺惚涞寐耍沟贸敲趴诘陌傩赵郊吩蕉唷
  那马车来得突然,驰得又快,路人一挤压,场面顿时便是一阵混乱。那武官本来挥刀要向小雯砍去,可被人群一挤,刀锋一偏只砍了个空。他也无心再管,眼见马车朝自己踏来,惊吓得却不知如何是好。扔掉钢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旁边四名宋兵更管不得他,匆匆向旁侧躲闪。
  众人眼见马车就要踏在那武官的身上,也都替他捏了一把汗。就在此时,车夫一拉缰绳,那马徒然间马抬起前蹄,而后便稳稳的停住了。车前坐着两人,一人把持马车,一人把风放哨,样子极是相像,定是个双生兄弟,只不过一个留着胡子,一个面目清秀。那留着胡子的车夫敢拉住疯马,侧过半个头对着马车里的人道:“小姐,你没有受到惊吓吧?”一个粗犷的汉子,声音却极是恭敬,似是奴仆跟主子讲话一样。同时只听车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道:“我没事。”
  色无戒见这马蹄时是突然响起,又是如此的乱闯乱撞,而且看两个车夫的样子神态与勒马的巧劲可以看出,那马并没有受惊,两个车夫也是身怀武功之人,而且样子粗犷的,实不像中原人士。此时听见马车中传来一女子的声音,那声音温柔的样子,可以想像那人定是极是美貌。而且她讲出“我没事”三字的时候,有种不屑一顾的样子,看来来头定是不小。
  色无戒很是好奇,忍不住盯着车窗看。车窗有轻微的薄纱遮着,隐约能看着里面坐着两个女子,浅浅的看见都极是美丽,色无戒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正巧窗口左侧的那女子转过头来,隔着薄纱向外看了一眼,秋波如静,让色无戒更加看清楚了她的美丽,心中似有一只小鹿在乱撞,可只是一眼而已,那女子就转过了头去,这又使他感到一丝丝的可惜。
  那武官从马蹄下死里逃生,此时由两名宋名扶了起来,过了一暂茶时分,才是回过神来。刚才的气还未消,此时又受到如此自以为的奇耻大辱,更是怒火中烧,拾起地上的钢刀走到马车前便道:“你他妈的不想活了,给我下来。”钢刀在两位车夫面前晃来晃去。
  钢刀反射着太阳光,极是刺眼。可两名车夫却连眼都不眨一眼,也没理会那武官说些什么,竟是眼朝前方。那武官更是恼火,一刀向那清秀车夫砍去,道:“老子问你话,你他妈的聋了。”那车夫头也不偏,左手慢慢的提起,食指只在刀面上一弹。当的一声,武官只觉右手震得厉害,钢刀随即脱手。色无戒在旁频频点头,只觉自己看昨没有错,这两人砍实武功极高。
  那武官只觉今天遇到的事特别邪门,伤的都是右手,此时似乎有些麻弊,在旁愣了一下。那四名宋名更不知如何,手中拿着钢刀,互相对望。
  第029章
  隔了片刻,那大胡子车夫道:“你小小的一个城门武官,不佩让我们下车。”快快让开道路,非则定让你好受。那武官见有人在天子脚下如此狂妄,心中还真怕他有什么大来头,不知如何收场。路人见刚才耀武扬威的武官如今却害怕成这样子,纷纷指点议论起来。
  色无戒一直望着车中左侧那位女子,可她却再也没有转过头来。起时只听她又道:“大甘,出了什么事?”这位小姐口中的大甘,便是那大胡子车夫,另外一个是他弟弟,名叫小甘。大甘微微转头,道:“没事。有个城门武官让我们下娇检察。”
  车中另一位女子有气道:“是谁这么大胆,敢让我们小姐小娇?”色无戒从薄纱透过看进车里,觉得两位女子都是貌美,可大甘口中的小姐口气显得温顺,而刚才那人却泼辣的多,而且听她也叫小姐,看来她也是个随行的丫头。一个年轻的女子上路,有两位可称作绝世高手的人当她的车夫,有一个如此傲慢的人是她婢女,这更增添了那小姐的神秘。
  那婢女又道:“小甘大哥,每人给他一记耳光,让他们快快让出道来,问他们还想要脑袋不要了?”小甘答应一声,随即跳下车来。那武官和四个城卒吓得不由的退后数步,表情显得狰狞。
  突然,车中小姐道:“小甘算了。”小甘一听,又上得车来。那武官可算是松了一口气。那小姐又道:“令儿,拿干爹的令牌给武官大人看。”令儿就是那婢女的称呼。令儿道一声“是”,而后扬声道:“狗腿子过来。”那武官知道那令儿是在叫自己,可却不肯承认,只是呆在那儿。小甘道:“令儿姑娘叫你话,你没听见呀。”那武官没有办法,小心的走到马车前。此时帘子掀起一角,一只结白的小手伸家出来,手中拿着一枚金光灿灿的金牌,金牌上写着“河南知府”四字,那武官吓了一跳,顿时瞪大的眼睛,而后道:“小人有眼无珠,还请小姐饶我一命。”
  令儿收回令牌,道:“你即然有眼无珠,还不快把眼睛挖出来,留着何用?”这话明显是吓吓那武官的,可那武官却当真了,马上跪倒在了地上,磕头认错。其他四位宋兵也是一起跪倒。车中小姐微微一笑道:“武官大人别跟令儿一般见识。”那武官根本没听进去,还是道:“小人不敢……还请饶命。”
  那小姐道:“大甘,进城吧。”大甘答应一声,也不管马车跪着五人,扬鞭驾马。五名宋将兵将顿时让开,那武官道:“快快,让这驾马车时城。”城门前的拦路荆棘顿时撤开,那马车扬长时城,顿时陷入茫茫的人海。
  路人继续前行,那武官却还是摸不着头脑,一个宋兵道:“大人,那车里的人是谁?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怕她?”那武官也不知车中之人是谁,道:“她拿着知府大人的令牌,我敢不让她进城吗?”那宋兵只是点头,当他们想再找原先那母女俩时,她们早已经趁乱逃走了。他们也不想追究,继续拦道搜查,刚才耀武扬威的气势又显现了出来。
  色无戒对貌美女子都是令眼想看,见刚才车中那小姐气质不凡,心中对她的喜意游然而生,紧随着马车进城,可没想到那马车一进城后就消失在了人海中,色无戒四处观望,却没见到人影,延街找了很久,甚至还问了许多路人,没一个人认识那驾马车的来历,就使得色无戒的心里更加增添的疑问。
  进得洛阳,气魄果然与众不同,人人面带笑容,显得特别友善,与城门口那样冷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处处可见文人吟诗作对,店前门牌字副上的书法也都是挥洒自如,与众不同。眼前所见,显然是一副太平景象,与原先色无戒所知的内忧外患,相差甚大。
  色无戒随处一阵远望,竟被刘禹锡的名句,“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所吸引。向上看时,一块金光灿灿的匾上写着“牡丹楼”三字,甚为壮观。色无戒稍加沉思:“在这城中建着牡丹楼,难道又与牡丹有关。本来清晨在北邙山被牡丹的脱俗吸引后,一直恋恋不舍,此时便不由自主的走进楼去。
  刚踏进屋去,热闹的气愤顿时扑面而来。牡丹楼原来是一家酒楼,里面客人都是扮相丝文的俊生,他们手拿折扇,三五成群的一起吟诗作对,把这酒楼弄得像个学堂一样。时尔听到他们谈笑风声,其他诗词歌赋,色无戒自然是个门外汉,可他听到最多的是什么“花王、花后、高额赏金”之类的字眼,如此心里更添好奇。
  色无戒就在原地那么一呆,店中掌柜便笑脸迎了过来,道:“客官是不是要住店?”色无戒还没回答,那掌柜又道:“客官要是住店,正巧小店还留有一间中等客房,若是晚了,可就让人抢了先着。
  色无戒从少林寺出来,本来身带盘缠就很少,如今又经一月用途,如今更是所剩无几,他根本没打算住客栈,本来想在洛阳转一圈,再去华山的路上将就一晚,可途中遇见令儿主仆,不由的想一赌方颜,此时见更是被牡丹楼的名字吸引过来,见掌柜如此的问答,不知该如何回答,只道:“我没有想住店的意思,对不起打扰了。”
  转身正欲走时,又被掌柜拦住道:“客官即然来到了牡丹楼,就说明与此有缘,如今天色正午,烈日炎炎,何不就此歇脚……”色无戒知道做生意的人都是如此,为的就是一个字“钱”,如果没钱,他们的嘴脸定会变样。如今自己所剩银子根本住不起这店,也不想掌柜的白费一翻口舌,于是打断了他的话道:“我没钱。”这三字一说出,掌柜的只是一怔,脸顿时一沉。
  色无戒早就欲料到,于是转身就走,没想到又被掌柜的拦住,此时那此文人也不再谈论,都一起围了过来。掌柜的道:“客官把牡丹楼也看得忒小了,本店即名牡丹楼,就是以牡丹会友,以文会友,提钱乞不是看不起我们吧。”色无戒也是吃了一惊,不可想信竟会有人如此说话。
  此时一位书生道:“这位兄台看来是外地人,这牡丹楼就是为了拢聚天下有实之士,不当不收钱,只要兄台学富五车,也许还能得到巨额赏金,乞不痛哉?”
  第030章
  色无戒听得一头雾水,虽少林寺也属河南,离此更是不过几百里距离,只困少林门风森严,来往的都是各地僧侣,早就与世俗之人阻断了联系,所以对此间的事情一无所知。
  此时掌柜的道:“客官当真不知?洛阳牡丹甲天下,每年四五月份牡丹盛开最旺盛的一天,世界各地的牡丹爱好者与文人墨客都会汇聚洛阳,此时洛阳也会在龙门举行一年一度的牡丹花会,评选出赏牡丹花的‘花王’,‘花后。’得‘花王’者可得黄金百两,得花后者可得黄金五十两。各地文人不能以各人身份参加,必须事出有名,我们牡丹楼便是其中一家,与洛阳城内另外五家一争高下,只要客官能胜出花王,就可得十两黄金。我看客官眉清目秀,一定饱读诗书,胜出的概率很高。就看客官愿不愿意以牡丹楼的名义出师了。”
  其他文人纷纷应和:“兄台何不一起来呢?”“我看还是不要了,因为这花王贵冠我是志在必得。”“若是花后是个美丽女子,如果能与她一结良缘,那真是千古美谈呀。”色无戒听了他们许多,虽有些心动,但都没有想参加的意思,一听花后或许会是美貌的女子,顿时来了兴头,心中自然想到那花后会是今天遇到的那个女子,一时便爽快答应了。
  掌柜道:“好,客官果然快人快语。”而后扬声道:“小二……”小二答应一声,随即跑到门口,在门上挂了个“谢”字,代表牡丹楼已经全满。此后不时的有人来投店,见店满了,有的还一阵劳骚:“我们特定从大老远的地方赶来,怎么这么快满了。”掌柜对着色无戒道:“客官看到了吧,若是稍慢了一点,恐怖……”色无戒也是明白,只频频点头。
  此时小二递过来一本选集道:“客官,这里面包含了牡丹的所有历史,只要你熟读了,拿了花王定不在话下。”他自然是对每一个客人都是这么说的。色无戒接过选集,观看左右,顿觉奇怪,刚才还在一起议论的文人,此时都不见了。掌柜见他四下一望,也都明白,道:“牡丹花会会在今晚子时举行,大家此时吃过午餐都去睡了。”小二接道:“我看客官也吃些东西就去睡,也要有精神夺花王贵冠。”色无戒点头答应,吃了些东西,便自回房了。随即牡丹楼也匆匆关门了。
  色无戒躺在床上,拿着选集便开始看了起来,也不是说为了夺花王而做准备,只是在北邙山初见数以万计的牡丹,便被它的那种脱俗所吸引,此时忍不住开始翻阅起来,大约用了一个时辰,就将选项集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色无戒在少林整天练武,都不觉得怎么累,可此时看了一个时辰的书,只觉睡意正浓,虽然只是正午,但倒头便睡了起来。
  睡梦中混然不知,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进入梦乡的色无戒,满脑子都是牡丹的影子,但在梦中,一个人的本性便暴露无疑,那一朵朵美丽妖娆的牡丹,此时都变成了一个个美丽的女子,色无戒身处万花丛中,那种幸福,那种快乐,简直好似神仙。
  突然间,他在梦中发现有一个蒙面的人抢走了自己身边的美女,其他女子害怕的都是一阵骚动,纷纷挤拢到了色无戒的身边。同时无知从哪里传来一个声音道:“抓采花贼,千万不能让他跑了!”还有数人随着这声音应和。色无戒顿觉奇怪,四处观望,想看看那声音是从哪里传来,可不但没有看到了,而且自己身边的女子都面露凶想,纷纷张牙舞爪的想杀自己。刚从温柔乡回过神来的色无戒可是吓了一跳,全身都是出了一阵冷汗,才是发现原来那只是个梦罢了。
  色无戒摇了摇头,叹道:“色无戒啊色无戒……”突然此时亲晰的听到一人喊道:“他上了屋顶,我们快包抄上去,切莫让采花贼跑了!”此时听到的声音那么真切,色无戒知道这不是作梦,同时只听屋顶上咯吱咯吱的声音,明显有人在屋顶上,而且脚步甚是沉重,显然不像是一个人。色无戒突的回忆起那人的喊叫:“他上了屋顶……切莫让采花贼跑了!”心想屋顶上那人就是,再不犹豫,说时迟那时快,双腿一瞪,已破木瓦屋顶而出,右手龙爪手只向那人右臂抓去。
  随着乒乒乓乓的声音,破瓦片从屋顶散落四周,色无戒这时才看清楚那人身上确实背着一个昏昏沉沉女子,那女子毫无反抗,眼神呆滞,除中了迷魂散外,明显身上的大穴以被点住。而那背着他的人身穿黑衣脸蒙黑布,色无戒就在这一瞬间看得清楚,他是个男子,而且年纪稍轻,如今已出龙爪手先发制人,心想那人定是难以逃脱。
  那人本来小心的走在屋顶上,突觉脚下一松,心知不对马上转身就走。色无戒笑道:“太晚了!”龙爪手五指寇紧,抓住了他的右臂。就是此时,只觉全身打了一个冷颤,眼前所谓的采花贼原来没有龙臂。就在想像的同时,那人一个后踢,正好踢在色无戒的手上。色无戒丝毫没有防备,右手只震得厉害,心知眼前之人武功定是不弱。可此时他却没有想到这一点,而是想起在白马寺山下那一只不名来历的手,一时间竟走神了。
  此时又有人叫道:“我看到采花贼了,大家快一起上。”转头一看,身后已有十几人拿着木棍,冲了过来,只有少数几人拿着钢刀。
  色无戒转过头来,见那人双腿相互交踏,正向对面屋顶飞去。此间相隔数丈,可那人身上背着一人,却还是身轻如燕,轻轻巧巧的落在了对面的屋顶上。色无戒道:“别跑!”也便飞身追了过去。那“采花贼”转头看了色无戒一眼,而后窜入另一间屋顶。
  色无戒渐渐发现那人的功夫似乎有些少林的影子,心中只觉万分迷惑不解。心中在想,可腿上并未减半点速度,那人虽背了一人,可色无戒始终与他隔着些许距离,就是不能靠近。此时,他见那人微微蹲下身子,左手撑在屋檐边,眼前就是一条巷子,看来他是要窜入巷子逃跑了。
  色无戒一急,却突然想起胸襟的佛珠,便已迅速不及掩耳之势弹出,正中那人的左手,只听“唉哟”一声,那人轻道一失,整个身体摔到了地上。高手过招,就是这片许的缓得一缓,色无戒已经赶到,并出右掌打向那人,左手便要来抢他背上的女子。
  那人刚倒地便想跳起逃跑,可万万没想到色无戒竟会如此的快速,先是吃了一惊,而后回过神来,身体忙向后一退,已经躲开了色无戒的右掌,可背上的女子已经被他的左手抓住,就像被铁箍销住一般,无论自己如何挣脱都是不行,不由的道:“阁下武功果然厉害!”色无戒笑道:“知道就好,还不快放下这位女子,念在你我志同道合……”
  讲出这一句突觉不对,转口道:“我看你也是初犯,小小年纪的甚是可怜,就放过你一条生路。”那人哈哈一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初犯?”色无戒见他不肯悔改,也是没有办法,右手窜出,点向他胸口膻中、华盖、天突,准备封住他的气门,省得到时又要满天地的追他。
  色无戒见他没有反抗,这一招定能制服他,没想到眼前一颗绿色珠子从那人身体中窜出来,而后自己的食、中二指便被钳在一根棍子中间。色无戒一惊之下看得仔细,只见那绿色珠子钳在一个细长坚硬的棍棒上,本来只要自己食中二指一用手,即使再坚硬的兵器,也会从小断烈,可那细小的棍子不断没有折断,而且还咯的两指生痛,一时想明白,随即叫出“打狗棒,你是丐帮……”,随即收回了手,只觉不可能,念道:“丐帮身为天下群众大帮,替穷苦百姓造服,丐帮帮主怎么会做此事?”
  色无戒低头念着,只听远处有人笑道:“大师,你还在哪嘀咕什么?快回家念佛吧。我要去快活了,不奉陪了。”色无戒听那人叫自己大师,全身都是一怔,自己完全除掉了和尚的打扮,并且这里没有一个人认识自己,那人怎么会知道,他到底是谁?抬头看那人时,早已经消失了没了影踪,现下万分的想弄清楚,叫道:“你别跑,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知道我是……”
  心中只怕那人跑远了,随即腾空想追,此时只觉自己被无数双手抓住,并有人叫着:“你个淫贼?还想跑?”色无戒吃了一惊,不知所为何事,只以为自己所犯的事被人所知,此时只哑口无言。又一人道:“你把张家闰女抓到哪去了,还不快交出来,不然别想离开这里!”数人应和着,纷纷抓住了色无戒,全身上下不留空隙。
  第031章
  色无戒反而松了一口气,知道这些人把自己当作了那个采花贼。虽然眼前有数十人,但看他们都只是些平民百姓罢了,根本困不了自己,只道:“我不是采花贼,我是帮你们抓采花贼的。”众人“啊”的一声,互想对望,显然不相信。纷纷道:“你说不是我们就相信了?你当我们白痴呀?”“少跟他废话,先打他个半死,出出气再说。”“我们还是先送到官府,让官老爷处置他。”
  这时不远处发出铁链相击声,并有四人跑步快近,众人闻声望去,渐渐看明白,那是府衙的衙役赶到了。一个为首的道:“采花贼在哪?”百姓们指着色无戒齐声道:“就是他!”见到府衙的差役,色无戒更怕可事情闹上公堂,于是竭尽全力解释着,可场面显得非常的混乱,他一个人的话就显得那么的微弱了。几名差役更是懒得听人解释,就欲将色无戒先押走再说。
  色无戒见解释无用,所谓“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等到了府衙,不知又会有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发生。本来以为来到了洛阳没人认识自己,就不会出什么事,这时想来只觉是太天真了。从少林出来到这里的一路上,陈少壮不知所踪,白马寺主持与两个高徒离奇死亡,再加上今晚那位看似丐帮领居人物的人竟然认识自己,这一切无不证明有人在暗中奸视自己,甚到怀疑这一次的采花贼事件也是有人故意安排,就是要让自己落入官府的手中,进行他那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想到如此,心中就有些害怕。不愿就此束手待缚,就想的同时,双脚死死的站在地上,无论四名衙役如何拽拉,却是文丝不动。
  为首的衙役气上心头,唰的一声拔出了钢刀,指着色无戒道:“你想拒捕,不想活了你!”吹胡子瞪眼的,面相可怖。有的村民见此退后了几步,有的反而道:“官府,这样的淫贼就该一刀杀了他,免得更多的无故少女受他凌辱。”一时间,百姓们纷纷应和着这人的话。色无戒见局势无法控制,丹田一股内气便自运上,准备在振断铁链的同时腾空逃走。
  百姓们纷纷叫嚷着,寂静的夜里显得那样的吵杂不堪,此时有两位中年男女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并挤进人群。众人本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吵的不可开交,此时却突然静了下来。此时一位村民走到两位中年男女身边道:“张三叔,张三审。”这两人便是被采花贼抢走的父母。本来两人都已经睡着了,可听到女儿的叫嚷声,便匆匆跑到了女儿的房间。可把他俩吓了一跳,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正在对自己的女儿进行不诡的行为,张三审放声大喊救命,张三便随手拿起桌边的板椅便向那人背部打去。可没想到那人却是身怀武功,将张三一脚踢倒,而后抱着他们的女儿便窜出屋顶逃跑了。那女子软软的此时已经被他点住了穴道。
  今日是洛阳牡丹花会的日子,虽至半夜,可街里街外都有人群,一听到张三审的叫唤便纷纷出来帮忙,只追了那采花贼足有一条街。那采花贼轻功甚是厉害,窜高窜低的飞檐走壁,可街上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也是逃脱不掉,一直追到了这里。
  张三父妇喘过气来,道:“我女儿呢,我女儿怎么样了?”张三表情痉挛,此时身体还抖个不停,张三审却已是泪流满面,哭喊着:“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她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呀!”声音都变得哑了。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4 4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