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张三父妇喘过气来,道:“我女儿呢,我女儿怎么样了?”张三表情痉挛,此时身体还抖个不停,张三审却已是泪流满面,哭喊着:“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她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呀!”声音都变得哑了。百姓们听到她悲惨的样子,心中除了同情外只越发的愤怒,纷纷指着色无戒道:“他就是采花贼,我们千万不能饶过了他。”有两名壮汉应和着“对”,三人便挥拳打向色无戒。色无戒已经运足了劲,只不过身体被铁链捆着不能动弹,三人的拳头打在色无戒的身上,反而被他的真气弹了回来。三人都不会武功,一人的手臂顿时脱臼,另两人只被弹出数丈,口吐鲜血。
  众人见那被弹出丈许的两人,都是吃了一惊,他们都眼睁睁的盯着色无戒,并没有见他出手。此时个个四处观望,只以为有人暗中偷袭。张三父妇挨近色无戒仔细的看了看,而后张三道:“他不是那位采花贼!”众人“啊”的一声,都是吃了一惊,有人道:“怎么会,我们一直追他追到这,怎么会错呢?”张三审摇头道:“他真的不是抢走我女儿的人,那人我看的清清楚楚,年纪没有他这么大。”众人又是相互议论,不知该如何。
  第032章
  色无戒松了一口气,将窜出丹田的内气慢慢的收回,只道:“我说我不是采花贼吧。我刚才听到你们在追那位采花贼,我是好心出来帮你们,本来我已经抓倒他了,被你这么一弄,他早就跑远了。”张三审坐倒在地上,哭道:“我的女儿……”张三此时也忍耐不住流下泪来。
  色无戒见此不免起了怜悯之心,道:“这采花贼如此可恶,我一定要抓住他给你们处置。”众人都是摇了摇头。为首的衙役仍然是板着个脸,道:“以后看清楚了再找我们,害得我们大老远的白追一趟。”说着还刀入鞘。众人听到他讲这话虽很气愤,只不过不敢吭声。色无戒道:“你自己还不一样抓错人,还不快放了我!”
  为首的衙役走出几步,道:“把他押回衙门!”众人都是不明所以,心中在想:“抓错人就该放人,怎么还要抓去官府?”色无戒道:“唉,你这是干什么,明知道我不是那个采花贼,你这么做到底想干什么?”为首的衙役道:“即使你不是采花贼,你也可能是他的同党,不管怎么样,都先抓回府衙再说。”众人都是知道,他定是不甘心就此白跑一趟,想从色无戒身上出出气,或者找点便宜。
  色无戒气愤难当,道:“光天华日的,你竟敢如此胡乱抓人,难道这河南府里就没有王法了吗?”那衙役狞笑道:“等到了府衙,你就会真正见识到什么是王法了。”众人都是不敢苟同,小声议论着,衙役们一瞪眼睛,吓得他们不敢再说。色无戒道:“如果我不走,你又能拿我如何?”为首的衙役一听,道:“哟呵,还怕跟老子对着干,你是不想活了。”走到色无戒身边,左手抓住他的衣襟,右手挥拳就朝脸打去。可不知为何,左手一碰到色无戒的身体顿时便像被磁铁吸住一样,全身不能自主,右拳停在半空,更是使不出劲。全身软绵绵的,力气似乎在一瞬间都消失了一样。看看色无戒,依然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其他三名衙役见那领队如此奇怪的表情,都奇怪道:“老大,你怎么样了?”三人一碰到他的身体,顿时便变成了和他一样,全身一软,明显看得见有几道内气在他们四人体内窜来窜去。
  四周的都是不懂武功的普通百姓,他们见四各衙役怪异的表现,都是甚为不解,却又不敢大声议论,都在旁指指点点。此时马蹄声声渐渐驰近,一输马车停在了旁边,随着车窗帘掀起,只听一女子的声音道:“小姐,你看那人使的什么功夫,怎么如此古怪离奇?”隔了片刻,只听又一女子的声音道:“你看那四名衙役的内气无故窜出,只在体外互相游走,这一门功夫定是少林绝学《洗髓经》。”
  色无戒所使的正是马车中那位所说的《洗髓经》,他全身被铁链紧紧捆住,一时半刻都不能动弹,又见那人挥拳打来,于是意念一动,体内的洗髓神功便自发的使出保护自己。这门功夫,除了少林现今“绝”字辈以上的弟子知道外,其他小徒更是闻所未闻。此时听得外人说出这功夫的名字,色无戒万分吃惊,不禁转头朝马车去观看。顿时欣喜若狂,车中那两位女子却又不是今早在城门口遇见的那人是谁?只是那两个武功高强的车夫没来,此时驾车的车夫四过五十,看呼吸神态,竟是不会武功。
  本来在城门一别之后,色无戒便想再见她们一面,没想事隔不到一天便再实现,心中更是高兴,不禁看着车中那位小姐出神,却自呆住了。
  丫鬟令儿奇道:“《洗髓经》?我只听说过少林除了七十二艺外,《易筋经》号称天下不二的神功,这《洗髓经》算得上哪门子的绝学?”那小姐嫣然一笑道:“你当然不知道了,这《洗髓经》练到一定级别,就可以控制对方的内力,练至顶层时,还能将别人的内气收为已用。连我也是听我二哥说过一遍。他说是一位少林弃徒跟他说的。”令儿恍然大悟,道:“小姐,我知道了,那个人……”讲到这里,那小姐向令儿使了个眼色,令儿于是低头不再说话。那小姐又道:“看这四名衙役的样子,那人没有杀他们的念头,只是让他们暂时损耗内力。我们走吧。”
  第033章
  色无戒回过神来,心中念叨着:“少林弃徒?他会是谁?我在少林这么多年了,怎么都没有听说过?”突然只听那小姐高声尖叫道:“不要碰他们!”围观的百姓见四名衙役就像中了邪似的站在那儿,都奇怪的的想碰他们的身体。只要他们一碰上,他们一点不会武功,即使色无戒无伤他们之心,他们也会被《洗髓经》所伤。色无戒一怔,瞬间将保护全身各处的真气散去,这样一来,自己身体就会被一股内气击中一样,只见乒哩乓啦数声,捆在色无戒身上的几根铁链顿时被那股内气震断,他自己也硬生生的被震出数尺,好不容易才免强站住,只觉胸口一阵疼痛,险些突出一口血来。
  四名衙役缓过神来,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只觉身体都学有些乏力,他们见散落在地上的铁链,以为色无戒要反抗伤人,于是又挥刀向他砍了过去。色无戒见这四人太不知好歹了,如今又有两位女子在旁看着,他什么脸都能丢,就是在女子面前不能,于是动足劲道,心中念着:“别怪我心狠。”
  就在双锋欲交之际,一个清脆明亮的声音不急不慢的传了过来:“住手。”这两个字讲得并不响亮,却自有一股威慑力,四名衙役只愣在那儿,不知如何。而后听车轮稍许移动,那辆马车驰近,那小姐对着四名衙役道:“竟然是抓错了人,就应该放了他。”婢女令儿不屑一顾的道:“何况凭你们四人,根本抓不住他。”
  为首的衙役一怔,另一名衙役凑近他耳边道:“今天同守城的人说,今天有一对主仆女子坐着马车来到洛阳,那姓刁的武官与她们为难,差点丢了姓命。小的看她们俩极你,切勿得罪了。”他声音极低,自然只有那为首的听得清楚。他抬头看了看车中的两位女子,见那小姐正微笑的面对着自己,不知为何却全身起了冷汗,而后点头道:“两位姑娘既然说了,小的们自然不敢不从。”那小姐递过来一锭二十两的银子道:“那麻烦差爷了,拿去喝酒吧,毕竟都不容易。”衙役呆在那儿,不知是该接了,还是不接好。令儿最是没好脾气,道:“我家小姐给你的,你还不快拿去滚。”那衙役赶忙接过银子道:“谢谢两位小姐,小的先告退了。”而后四人匆匆离去了。
  百姓们互相议论,似乎对两位女子的好奇心,超过了对采花贼的痛恨,都是聚在一起,久久不散。色无戒也是一样,心中想着那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当回过神来想上前搭讪时,那辆马车又像黑夜随着日出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一种神秘,似乎只能在梦中领会的到。
  色无戒走到张三父妇身边,看到他们俩人都是憔悴的面容,心都碎了,愧疚的道:“我答应过你们,一定要替你们抓到那个采花贼,否则我誓不为人!”张三父妇也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救不回来了,只道:“你一定要抓住他,一定要抓住他,不能让再多的闰女受到伤害了。”数人安慰着他们父妇。色无戒眼微微晕红,突然一只礼炮升上空中,而后敲啰打鼓之声不绝与耳,大家面带笑容,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一人道:“牡丹花会开始了。”有的道:“想不到今天的日子发生了这种中。”众人都看了他一眼,他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而后道:“张三叔,今年的牡丹花会你们参加吗?”张三没有回答,张三审却喃喃的道:“女儿都没了,还参加做什么?”而后两人相互搀扶着回家了。
  色无戒突然想起自己还答应牡丹楼出赛,如今他们定是在着急的找着自己,事不遗迟。街上已经挤满了人,恐怕要挤回牡丹楼都是不容易。于是双腿一蹬,跃上屋顶,展开轻功提纵术,向牡丹楼赶回。
  色无戒使出毕生最大的本领,在空中屋檐上行走自如,衣裳夹带着呼呼的劲,只把看到他的人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见了鬼了呢。不到一刻钟,色无戒已经来到了屋子的窗边,跃进窗去,只见门已经打开,门口稀稀嚷嚷的有人在说话。这声音比较熟,看来是店中的掌柜,他紧张的道:“他到底跑到那去了,都要出发了,怎么人却没有人。”店中伙计道:“莫非他吃完白食,到如今却自跑了。”掌柜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道:“你以为人人都向你那样?”伙计低头不答。此时旁边的一位书生道:“我看色兄台可能等不及,提早赶去龙门了。”另一人接道:“说得对,我们现在出发,也许到了龙门就会遇到他也说不定。”掌柜喃喃的道:“也只有这么办了。”
  色无戒进屋后听了一会儿,不想让他们着急,更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出去过的事,于是躺回床上,盖上了被子,只留出半个头来。掌柜他们要出发了,伙计便来关门,一抬头看床上时,只见被子里明显躺着一个人,不由的吃了一惊,喊道:“掌柜,那位客官好像还在床上。”掌柜等人一听,顿时挤进屋来。
  第034章
  一位书生走到床边,低声道:“色兄台,色兄台。”色无戒“嗯”了一声,假做被叫醒的样子,掀起了被子。众人一见,都是相互对望,喜道:“果然是他。”同时也有数人疑问:“刚才我们明明都找遍了,这时怎么又冒出来了。”“可能是你眼花也不一定。”色无戒坐起道:“怎么了?”掌柜的笑道:“没……没什么,花会快开始了,其他四楼早已经出发了,我看我们也出发吧。”色无戒答应一声,起床跟他们走了。
  一出牡丹楼,大街上早已经是人头窜动,大家争先恐后,欢声笑语不绝与耳。掌柜的拿了一串鞭炮在大门口点着,而后雇了两个壮汉,挥舞着那面一丈高三尺宽的大旗,上面金灿灿的绣着“牡丹楼”三个大字,虽是深夜,可人人门前点着灯笼,灯火通明,尤如白日,掌柜的道:“出发了,出发了。”众人一起敲锣打鼓,向龙门前进。
  牡丹花会本来是一些文人为了歌颂牡丹的节日,但随着牡丹在洛阳的盛行,洛阳人民对牡丹的喜爱,与日俱增,所以洛阳的牡丹花会是除东京的元宵节外,最盛传的节日。除了五楼争夺花王花后的霸主外,其余的百姓大多是为了看热闹。
  色无戒一路听着掌柜的介绍,期待的心里更是不言而欲。抬头一看,只见前方十丈外人群簇拥着,一面与牡丹楼同等大小的旗子摆动的呼呼声响,黄边红底,“花王楼”三字特别醒目。色无戒道:“掌柜,那花王楼……”声音只是轻轻的说出,但他内功的深厚,使得周围的楼都是听的清楚。那掌柜的回答他的声音,却是扯足了嗓子,他道:“取名花王,可每届都落在我们牡丹楼的后面。”
  牡丹楼一位姓席的书生道:“去年他们不服气,和于牡丹楼动手,若不是官兵极时赶到,这花会以文会友的宗旨,就要变成以武争第一了。”色无戒道:“是吗?”表现的极不相信。这掌柜是姓伏,他接道:“那还假的了,你看左前方跟着花王楼的那一队黑衣劲装的人,他们可都是花王楼请来的打手,看来这一届他们夺不得花王称好,又要动武了。”
  色无戒顺着计掌柜指的方向望去,那些人足有一百。而且每人走路时都比较奇怪,看来身上是藏了硬兵器。人群一挤,一人右袖中的短刀滑落下来,掉在了地上。他顿时发觉,俯身捡起,瞧瞧左右,大家都一心向前走,人又多,自然没有人注意,只不过这一切都看在色无戒的眼里,使他不得不相信伏掌柜说得是真的。
  色无戒道:“他们都请了大手,那你们……”他见牡丹楼中都是一些肉质白嫩的书生,到时真动起手来,乞不是要遭殃。伏掌柜笑了一声。色无戒不明所以。那姓席的书生上前道:“伏掌柜当然不会吃这亏,你别看我们若不禁风,但这里面好些都是会武功的。”色无戒“哦”了一声,表示奇怪。大凡会武功之人,从呼吸步履,以及言行举都可看出。可在色无戒的眼里,这些书生明摆着就是手无缚鸡之力,要说会武功,自然奇怪的很。难道他们的武功竟已在自己之上,使得自己都看不透,想到这里,不由的有些恐惧。
  席书生等人见色无戒面无表情,还以为他不相信,与是当众表演起来。一招一式,有榜有眼,只不过华而不识,看似大多都是从书中死记下来,缺少实战经验,再加上毫无内功底子,呼纳吐气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色无戒自然是看不出了。只不过对负那些黑衣未必会输就是了。此时想通,不由的笑了笑。
  人多的几乎都是并肩继踵,席书生等人当众这一阵打闹,使得现场更加拥挤,围观百姓互相一挤,便挤到了花王楼的队伍,有几个黑衣打手站立不住,跌倒在了地上,并踩的只盛下了半条命。此时远远的听到一个大汉转头叫道:“他娘的,是谁搞的毛什?”那大汉满面髯虬,身材挺是魁伟。他一说话,花王楼的人便停在了路上。使得拥挤的现场更加挤弄不堪。
  黑衣打手最前端一个身穿黄衣劲装的人,看似是黑衣打手的领队,他走到那大汉身边道:“钱爷,不牡丹楼的人。”牡丹楼的人一听到那姓钱的叫喊,便都挤到了他们身边。钱爷一听是牡丹楼的人,眉头明显一竖,而后见他们走近,顿时转怒为喜道:“伏掌柜,今年又见面了。你们去年侥幸得了花王,今年也不用如此显眼,竟当众耍起猴戏来。”他一笑,引着身后数十人哈哈大笑。
  第035章
  色无戒答应牡丹楼帮他们出赛,可到现在才知道去年的花王是让牡丹楼夺去,本来姓钱的那么嚣张,他定要出手教训,可此时却不动手,听他们如何说。伏掌柜抱拳笑道:“是啊,若不是官兵来得快,我看钱爷又要浪费一笔钱了。”去年姓钱的不服,命人使人武力,幸好官兵得到主办方的消息,极时赶到,才没闹出事来。姓钱的在洛阳在开赌场与妓院的,即使出了事拿些钱自然好摆平。他出赛花会也不是说是为了百两黄金,只不过是为了那名,可每次都没得到花王,使得姓钱的很不高兴,伏掌柜才会那么说。
  姓钱的名叫钱万能,他笑道:“我钱万能其他没有,就是有钱,怎么样?”席书生看不过,道:“花会有你这种人参加,真是丢尽了脸。”钱万能身边那个穿黄衣劲装的走出一步,指着席书生道:“你说什么?”钱万能在旁只是奸笑,即不阻拦,也不生气。而那席书生却是个冲动的性格,踢腿便向那穿黄衣的踢去。若这一脚踢中,现场并将大乱。色无戒见此,正欲出手拦住席书生。陡然间只见伏掌柜右手探出捏住了席书生的右腿,席书生失去平衡,身体便向后倒。伏掌柜右手一旋,陡然变长,已抓住席书生的左手向前一拉,席书生才勉强站住。此间人群混乱,伏掌柜始终面对着钱万能,可这一功夫却快捷无伦,旁人虽是没有在意,可色无戒看的清楚,伏掌柜的武功绝非泛泛之辈,色无戒一直没有留意,此时发觉,只觉洛阳真是藏龙卧虎。
  钱万能此时开口道:“伏老头,看着你的手下,小心点。”伏掌柜笑道:“他不是我的手下,我们都是朋友,他是我请来的宾客。”席书生愤愤不平,只不过被几人劝住了。钱万能大笑三声,道:“宾客,哈哈哈。”而后转身就走,他身后的百余黑衣打手一齐挤过来,将牡丹楼的人挤开,而后大踏步向前。牡丹楼的人被这一挤,个个被迫向后退出数步。席书生道:“伏掌柜,你怕他做什?他太嚣张了。”伏掌柜道:“牡丹花会文明的节日,不要跟这种人斗气。”
  色无戒看伏掌柜这么宽广,可那钱无能的做为实在太过气愤,见他们大摇大摆向前走去,与是走近身边,身体随腰就是一阵抖动。顿时四周便似起了一阵极强的劲风一样,吹向花王楼。数人站立不足纷纷摔倒,现场又是一阵混乱。
  色无戒正想再好好教训他们一下,突然只觉一只手抓在自己的腰间,还以为有人暗中偷袭,气随意到,一时引气击向腰间。色无戒已经练到内气可以自行保护全身,那一只手刚一碰到,即被弹开,此时转身一看,只见那人正是伏掌柜。他被自己的内气弹出,正向人群中摔去。色无戒只怕伤害到他,快速窜去,伸手正欲去扶他。刚要扶到时,只见伏掌柜双腿在空中那么一踏,身体瞬间在空中极速转动,用身体的转动速度,抵消了色无戒的内气压力,而后双腿马步站定,将最后一些压力从身体中散去,才勉强站住。身后数人被内气震倒。
  色无戒伸手扶他,半空中不能变招,虽然他自己已经站定了身子,可右手还是扶住了他的右手。正欲收手,却觉所握之处急惧澎涨,不由的收了回来。色无戒已经瞧得明白,不禁奇道:“南岳衡山派的内功。”伏掌柜也看明白了,道:“少林内功,真是看不出。”两人对望一眼,而后相互一笑,道:“失劲,失劲。”
  远远的听到席书生喊道:“伏掌柜,色兄台,快来呀。”两人听席书生叫的兴奋,转头一看,只见钱万能的人被色无戒的内气震到倒在地上,其余人有些怕都缩在一边,席书生等人趁此抢到他们的前头。伏掌柜与色无戒相对一笑,客气的道:“请。”而后走上前去。
  钱万能狼狈的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真他妈的邪门。”其余人都是摇了摇头,只有伏掌柜与色无戒两人心知肚明。牡丹楼的人走到花王楼的人前面不到一柱香时间,突然一阵推挤吵嚷,花王楼的人赶到旁边百姓,又挤了上来。钱万能看了伏掌柜一眼,而后“哼”的一声,脸朝天上,又是不可一世的样子。伏掌柜道:“不要理他。我们自然自的走。”色无戒“嗯”了一声,两个楼的人只并排向前走去。
  两楼的人沿着京西北路一直南行,色无戒道:“刚才见伏掌柜南岳衡山派的武功着实不弱,定是前悲名宿,怎么来到河南洛阳开起了牡丹楼?”他本来不想开口,可想了又想,还是讲了出来。伏掌柜微微一笑道:“什么名宿前辈,我早已经不是衡山派的人了。”色无戒界道:“看前辈武功早已得衡山派的武功精髓,色某很想知道此中的缘由,伏掌柜可否告知?”
  第036章
  伏掌柜道:“三年前离开衡山派,我就发誓不再提以前的事,请怒伏某不便相告。”既然伏掌柜不想说出其中的事情,色无戒本来也没有理由一定要知道,可是色无戒是逃下少林,而且刚才又被他看出是少林内功,而且伏掌柜明明身怀武功,却隐藏不让人知,只怕是敌是友善不可知。色无戒自从下了少林,便觉有人一直跟着自己,任何人都可能是怀疑对象,所以他必须非常小心,见伏掌柜不说,便呵呵而笑。
  伏掌柜突然停住了脚,盯着色无戒道:“你笑什么?”他这一停,后面的人便无法再前行,有人喊道:“前面的干嘛,还不快走。”色无戒笑道:“伏掌柜何必如此紧张,我们还是边走边说。”伏掌柜本来很是沉的住气,刚才却如此失态,可见色无戒却是谈笑自若,于是勉强笑道:“我有什么可紧张的。”快几步跟了上去。
  伏掌柜看色无戒走路时,体内隐隐有一股内气充刺全身,就像一个无形的盾牌,在无时无刻的保护着他,众人一般都是挨着身子走路,可他的身边却空出尺许,旁人怎么也无法靠近,这等功夫确实不简单,又透知他属少林一派,仔细一着磨,少林派中有如此高深内力的人除了方丈外,戒律院首座,以及三大游行神僧外,其他人都不可能有此境界,可看他年纪,一时便猜想他是少林戒律院首座绝色大师。想通此节,不由的发出笑声。
  刚才色无戒也是在猜想伏掌柜到底是何身份,却没注意到他异常的发笑,边走边道:“伏掌柜不说,色某未必便不知道晓。三年前,衡山派老常门‘神力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4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