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衫铣C拧窳μ!吹雷拥莱ぐ耸笫伲阆氤么送巳凑泼庞傻茏又兄抢涔ψ罡叩牧矫茏悠渲械囊晃蛔鑫泼拧F渲幸晃皇呛馍脚纱蟮茏樱顺啤显朗樯暮畏骸A硪晃槐闶巧畹酶吹雷幽诠π尬窳η喑鲇诶兜摹捞┥健
  伏掌柜越听越气,最终还是忍不住气,道:“绝色大师何必强人所难呢?”色无戒道:“色某并不是有意冒犯,可伏掌柜到底是敌是友,色某……”突然觉得不对,刚才伏掌柜明明叫自己“绝色大师”,一时间有如被人泼了一桶凉水,全身一凉。只喃喃的道:“你叫我……你叫我……呵呵,伏掌柜真会开玩笑。”
  伏掌柜却是一脸严肃,道:“谁都有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我对色客官的事也并不感兴趣,就请客官别再强人所难,我想你懂得我的意思。”色无戒勉强一笑,对伏掌柜更加添了一份戒心,只不过不好再问,走在路上,心中只空荡荡的。
  伏掌柜偷偷看了一眼色无戒,见他没有再问自己事情的样子,才是松了一口气。本来到了洛阳三年,竭力使自己忘掉三年前的事,这次被色无戒重新提起,不由的回忆起了往事。他想控制,却是无能为力。
  伏掌柜名叫伏刚,本居住在湖南萱州的一个小镇,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店门遇到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那女孩算不上美丽绝伦,却自有一翻秀色,当时二十出头的伏刚对她一见钟情,初食初恋的滋味。经多方打听,才知那女子是衡山掌门复道子的徒弟,后来收她为义女,名叫风旖旎,于是便上山经过几次波折,终于投入了衡山门下,伏刚天生资历过人,很得复道子的欢心,很快便成为衡山派第五位入门弟子。
  他们俩人日久生情,真是羡煞旁人。可世世未必尽如人影,当时大弟子何泛对四师妹风旖旎早有好感,只是不敢表达。自然伏刚拜入衡山门下之后,他见四师妹越来越疏远自己,终于忍不住和她表白自己的想,可风旖旎对待他如大哥一样,根本没有所谓的儿女之情。何泛却是深陷情网不能自拔,一时间衡山派被他们三人闹的是鸡犬不宁,经常发生打架事件。
  神边铁剑复道子知道这一件事,却是如何从中调和都是没有,事情再如此下去,只怕会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复道子没有办法,再加上自己年过八十,早有让位之心,正好借这个机会,用掌门之位,调和他们师兄弟间的磨合。
  可复道子却做错了一件事,何泛为衡山派大师兄,本来复道子有事,都是让他转告众师兄弟,可这一次的事情关系他何泛,复道子就不应该让他来转告这件事。可复道子心中所想,他们师兄弟为了自己女儿的事,已经好久没有讲过话,正好可以借这个事情,让他们握手言好,便让何泛去告诉伏刚,十日后两人比试,让他们在掌门之位和风旖旎中做出选择,比武胜方可做掌门之位,并继承铁剑,败者可取风旖旎为妻。
  第037章
  复道子想这事想了很久,自以为可以做到两全齐美,可结果却是出了意料之外,最终气得吐血而亡。
  伏刚自然不知道复道子跟何泛讲的是什么,他当时正和风旖旎在后山练剑,练得累了正坐在岩石上休息,顺便聊天谈笑。突然大师兄何泛走了过来,他们便不敢再那么亲热。
  何泛板着个脸走到他俩面前,而后道:“伏刚师弟,为了四师妹的事,我知道我和你的误会越来越深了。”何泛虽从中多加阻饶,可伏刚却始终当他是大师兄,一点都没有怪他的意思,见他如此说,只道:“其实……”何泛拦住了他的话,道:“你听我说。我知道四师妹喜欢的是你。”转头看了一眼几旖旎一眼,只见他半低着头,整个脸已经晕红一片。心中顿时不知是什么感觉,只差点要发作,而后强忍住道:“师父今天跟我说,他老家本来不想介入我们之中,但又不想看我们师兄弟反目成仇,十天后他老人家八十大寿,会宴江湖上的同道好友,师父也想借这个时份将掌门之位让出。”
  伏刚与风旖旎吃了一惊,正欲开口相问,何泛接着道:“师父他跟我说,我们俩谁胜谁当掌门,而且……而且还可娶师妹为妻。”风旖旎一听,道:“我爹最疼我了,他怎么会这么做?你不要借师父之名,在这里骗五师弟了。”何泛道:“师妹难道不知,师父这明显是偏袒与五师弟吗?”看了风旖旎一眼,见她满脸疑问,不等她开口,便道:“师父明知道我的武功不及五师弟,他用这个法子,乞不是有心成全你们俩。”何泛几乎将复道子的话反说了,他的确是喜欢风旖旎,如果伏刚信了他的话,在比武当天取胜了,等于是舍师姐而取掌门之位,到时事以铸成,为时以晚。
  风旖旎本来很是不喜欢义父把她当作筹码一样,当听何泛这么说,义父确实偏袒自己,因为师兄弟练武功的时候时时都会切磋武艺,而每次何泛都不是伏刚的对手,只不过伏刚怕他丢面子,每次都留了一手,打个不胜不败的局面,但众人心里却都是非常清楚。想到此节,心中不免暗暗高兴,却没有再紧义父的意思。转头看了一眼伏刚,见他沉着个脸,而后听他道:“师父他老人家不会这么做的,把旖旎当成赌注,这样乞不是太不尊重他了。”
  风旖旎看着他,明明知道师父是在偏袒于他,可他却为什么这么说。何泛道:“伏师弟既然这么说,到时你当然可以不来比武,这就等于输了一样,到时你做你掌门,我跟师妹……呵呵。”伏刚上前一步,道:“谁说不比,我一定要赢这一场比赛。”何泛一怔,而后狞笑道:“到时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说话转身就走。
  伏刚与风旖旎只以为十天的比武必胜无疑,心中非常的高兴,却没想到何泛的话是真是假。十天后何泛与伏刚比武的事传开了,师兄弟们只知道他们比武是为了掌门之位和风旖旎,但是胜者为掌门还是败者为掌门,却都有些糊涂,也很少有人管这些,只是替自己崇拜的人加油打气。何泛只怕会不小心失言捅破真想,于是以专心练武为由,十天内很少跟师兄弟们闲聊。而伏刚和风旖旎知道师父偏袒自己,更不会跟师兄弟们说了,两人天天笑脸迎人,早已沉浸在了幸福喜乐当中。
  十天来临,也是复道子八十大寿。作为五岳剑派中的南岳衡山派掌门过寿,其他四派自然准时前来道贺。时值正午。东岳泰山、西岳华山、中岳嵩山、北岳大茂山四派掌门协同门下高徒便都聚集在了湖南衡山上。复道子自然也是高兴非,一一都引到了大厅。寿辰刚过,时值傍晚。复道子便宣布让位之事。事先各派都没得到通知,陡然听到这个消息,都是劝说。复道子以年事已高为由,一心如此,众人也不再勉强。
  复道子道:“今日,我的大弟子何泛和五弟子伏刚以比武争夺掌门之位,正好请各派同道掌门做个见证。此处比赛以和在先,不以生死较量,败者不可失礼,胜者更不可骄傲。你们俩人明白了吗?”何泛与伏刚对望一眼,答道:“明白了。”
  大家都以用过寿宴,此时仆役上前退却桌椅,五派众人围聚四周,伏刚与何泛当中,两人都做了一个起手势而后上前拆招。
  第038章
  一开始何泛便全力以赴,似乎存着必胜之心,可总是逊与伏刚一两招,五岳剑派高手在此,大家都是看得出来,也只在旁轻声议论。打过五十几招,何泛突然出双掌,中宫直进,打向伏刚胸膛。速度很快,伏刚来不及躲闪,也只得出双掌相击,砰的一声,各自退出一步。
  何泛退后一步,从师兄弟身边拿过两把剑,给了一把伏刚,而后两人便比起剑来。本来何泛攻势猛烈,可一过三十招,攻势顿时泄了下来。伏刚本正全力对付他猛烈的攻势也是全力以赴,可他突然这么一松懈,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一招“衡山劈”,斜斜的劈向何泛,何泛举剑一格,伏刚随势右腿踢出,正中他小腹将他踢出丈许。伏刚见何泛突然示弱,本觉奇怪,又见自己那一腿只用了二成功力,以他的内功,应该没有大碍,可他却躺在地上,似乎非常疼痛,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样子,顿觉事情不对,只觉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风旖旎在旁看着,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上前道:“伏哥,你赢了,我真高兴。”周围人众也是一阵喝彩。复道子看到这里,心中万分奇怪,“伏刚他尽全力取胜了,难道他竟愿做掌门?”而后看风旖旎喜悦的样子,片刻间便即猜透,定是何泛在传话时做了手脚,此时只觉大错铸成,差点晕倒过去。
  何泛站起身来,道:“恭喜你,掌门师弟。”伏刚见他笑脸迎人,正欲笑面相迎。突然觉得他刚才讲的话不对,问道:“你……你叫我什么?”
  何泛倒转长剑,随手一抛,唰的一声,准确的回了鞘。而后报拳向四周五岳剑派的人道:“各位五岳剑派的掌门前辈,师伯师叔们,今日我师父请各位来,一是为他老人家祝寿,第二件事就是衡山派未来的掌门之位。师父说过,今日比试,胜者便衡山派新一代掌门。刚才各位都已经看到了,我五师弟伏刚计胜一筹胜了这场比试,夺得了掌门之位。
  伏刚与风旖旎越听越气,似欲喷出火来。风旖旎道:“大师兄,你原先不是这么说的。”何泛笑道:“这是师兄他老人家的意思,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请教他老人家。”风旖旎看了一眼复道子,眼眶中却要流出泪来,似乎在问:“义父,这是不是真的?”复道子也知道上了何泛的旦,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无言以对风旖旎的问话。
  伏刚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冲昏了头脑,一时间更无心情去想到底会这样,朝着复道子喝道:“师父,你为什么要骗我?”本来这个事情一想便通,可伏刚却不明白。复道子知如今的局面非自己的本意,但是五岳剑派俱在当场,乞能如此辱了衡山派的威名,只厉声道:“伏刚,你太不争气了,刚才为师说过什么,无论胜败,都要袒然面对。是你自己全力赢者这场比赛,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面对众人的议论,年少的伏刚只觉难以承受,牵着风旖旎的手道:“旖旎,我们走,不要理他们。”风旖旎看左右,却一时觉定不下心来。复道子道:“孽徒?”纵身跃起,伸出右手向伏刚的肩头抓去。他只想拦住伏刚,手根本没有动内力,可伏刚一心想走,突然间感觉有人碰到自己的肩头,顿时以意引气,转身一掌与复道子相接,手上劲力十足,只听咔咔咔数声,复道右臂三处被震断,由于年事以高,再遇上这种事情,顿时气绝。
  风旖旎见此,不肯再跟伏刚,扑在复道子身上痛哭。何泛见机叫道:“伏刚欺师灭祖,大家抓住他。”衡山派亲眼见到伏刚一掌打死掌门,听到何泛的喝令,顿时挥剑攻向伏刚。伏刚见怎么解释已是于是无补转身腾空而去。突然间只觉痛部又有一人挥掌打到,匆忙间也来不及转头,挥左拳与来拳想对,而后逃脱了。
  后来才是知道,那个背后挥掌之人正是东岳泰山派的掌门,他身了伏刚一拳,吃受不住,斜斜的倒在了地上,江湖人自以给了他一个“拳崩泰山”的称号,衡山派闹出这事,何泛被师弟们推举做了掌门,两年后风旖旎便嫁作何泛为妻。
  伏刚只觉没脸再去见他,于是来洛阳,一居就是十几年。由于风旖旎身前酷爱牡丹,有一日还要千里迢迢的跑到别处,只为看一看牡丹,她虽嫁了何泛,何伏刚始终放她不下,对牡丹也是情有独钟,开这牡丹楼,把牡丹当作师姐来看待。
  第039章
  色无戒见伏刚神神秘秘的,一路上也不敢再跟他讲话。不知不觉,人群过了关林、谷水,离龙门山已经不远。他向前一望,只见一面大红旗上,刺绣着“花魁楼”三字。底下稀稀嚷的,都是些身穿黄衣服的妙龄女子,各各身材美好,面目清秀。色无戒这一下可来劲了,也不管刚才与伏刚有些不快,只问道:“伏掌柜,那花魁楼的怎么都是女子。”伏刚回道:“她们是来争夺花后的,花魁楼每届都是女子。”
  除了花魁楼之外,前方还有两面大旗,一是“状元楼”、二是“掌胜楼”,只不过色无戒一看到花魁楼那许多美妙的女子,眼中哪还有其他人或物。伏刚介绍道:“那状元楼是各地饱读诗书的秀才书生,却是花王争夺的劲敌,而那常胜楼名常胜,却没一届夺得花王。”他一路想起衡山派的事,本来郁郁寡欢,可此时开怀一笑,表情显得有些拘泥。左右一看色无戒时,却见他已经不再身边,他自顾混入了花魁楼的人群之中。
  色无戒今日也是穿着一身黄衣服,拿过花魁的一面小旗挡住了面目,左手便抱住一个女子,口中假扮女子口音喊着:“花魁楼必胜,花魁楼必胜!”虽然声音有些奇怪,可是谁都没有在意。其他女子一听,也一听应和起来,花魁楼的人顿时士气高涨。
  色无戒抱着那女子,只觉她身上有一股暖和的热气从自己左手臂传入,那感觉别提有那舒服了。见那女子竟似没有反抗,左手不禁下伸抱住了她的腰,纤腰柔溺的感觉又有一翻舒适。那女子只觉奇怪,抬头向色无戒望去。色无戒只怕让她看到自己的脸,将那面小旗挡在左脸,又是扯着嗓子喊道:“花魁楼必胜……”
  那女子没有看到他的脸,只看到他也和自己一样,穿一身黄色衣服,虽觉他身材特别的魁梧,但也没想到他是男子。色无戒见她这样都不发作,手上便更加肆无忌惮了。左手沿着她的纤腰往上,隔着柔软的外衣抚莫到了她的胸部,感觉那样的手感十足,不由的全身发热,心怦怦直跳。
  那女子本以为色无戒是女子,但看他这一动作,顿时又羞又恼,开口道:“你变态呀!”右手正欲拔剑砍向他,可一时间却不见了他的影踪,此处人群拥挤,片刻间却怎么也找不到人了。原来色无戒见右前方一个女子更是漂亮,双眸炯炯有神,酒窝沉陷,看年纪却似二十出头,一时间放弃了眼前的女子,挤身到了她的身边。
  经过刚才一试,色无戒更加色胆包天,肆无忌惮,整个身体贴到那女子身后。那女子一怔,虽一路上人很多,也是挤的很,可却没想如今这般靠的这么近。想转身看看是谁时,却不知如何,身体的每一个关节都似乎不再听自己的使唤,双腿仍然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可头却怎么也转不过身去。原来已被色无戒点了大椎、肩中、肩外、肩井诸穴,整个颈部已是不能自主。这几下点穴身法轻微之极,被点之人就如被蚊子叮咬一下,只觉一痒,更不会怀疑是被点穴,心中只是非常奇怪。
  色无戒紧紧的贴在她的身后,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就能感觉到身前那女子的凹凸有至,顿时忍不住冲动,本能一般有了反应。那女子似乎还是处子之身,更没经历过男女之事,此时只觉害羞难当,整个脸已经通红,轻声道:“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色无戒假装女生道:“我也是花魁楼的,我也是女子,你不要害怕。”这一句话怎能骗倒她,她本身就是女子,她心中自然清楚,只道:“你不要骗我,你是……你是男的,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声音抖抖颤颤的,似乎已经带着细微的泣声。
  色无戒好色,但最看不得女子哭泣,这样一来,他就会觉得自己像个禽兽,但他又不能就此留下这股冲动,于是伸出左手食指,准备点了她的哑穴。突然间只觉背后有一女子道:“好你个淫贼,光天华日竟敢做出猪狗不如的行为。而后唰的一声,肩头风声极响,色无戒感觉的到有人抽剑向自己后背砍来。现下也顾不得什么,右手拿着花魁楼的小旗甩出,挡开了那一剑,转身看时,只见出剑之人正是刚才自己对她非礼过的女子。色无戒没想到她会这样放在心上,一路找寻着自己,人这么多,却能让她找到,真是不容易。其时她只根据穿着黄色衣服,右手拿着小旗,身材却像个男子的人,找寻起来也并不是很难。
  第040章
  一听有一个女子喊“淫贼”,身边众人都一起停下了脚来,人这么多,却不知那女子口中的淫贼是谁。可色无戒自己做的事,自然是心虚,见此只道:“你可不要乱说,光天华日哪来的淫贼?”他这么说,众人都是明白,那女子说的正是他。
  那女子剑指着色无戒道:“你还想抵赖,若不是我发现的极好,刚才你还要对你身边的那女子无礼了。”那二十几岁的女子知道刚才那个姐妹说的正是自己,此时羞却难当,可就是转不过身来,颈部怎么也转不过来。众人看了她一眼,见她背对着大家,只是默认了。
  色无戒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对她无礼了?”现在右手四指暗运真气,而后弹出,就已自己的内气解开了那女子的劲部四穴。刚才他也就是以这内力点了穴,此时又以内力解穴,更是神不知鬼不觉。那女子只觉颈部又是一痒,本来尽力想转过头来,此时突然解开了穴道,头是转过来了,可差点把脖子拧断了。色无戒指着她道:“这位女子,刚才有没有对你无礼啊?”
  那女子也说不清楚,刚才那样算不算无礼,先是点头而后又是摇头。色无戒半笑道:“你们看,她自己都摇头了。”年稍长的女子对着年轻的女子道:“你老实说出来,这里有这许多人,不用怕她这个淫贼。”年轻女子低着头,满脸通红,不答她的话。
  色无戒指着年长女子道:“你口口声声说我淫贼,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是不是让我淫给你看?”右手假借要向她脸上摸去的样子。年长女子气愤添膺,随手一剑向他的手削去。色无戒收回了手,道:“哇,你想干嘛?”年长女子看看左右,厉声道:“懒得跟你这个淫贼废话?”直挺一剑,中攻直进,便刺向色无戒的胸口。
  色无戒见她来剑毫无劲力,脚下虚虚浮浮的,看样子武功却是极差,现下站在原地也是不动弹,待她的长剑快要刺到胸口时,身体只微微向左一侧,那长剑正好从胸襟旁擦过。围观百姓见有人拿剑砍伤,害怕的都是退后了几步,见色无戒不动弹,先是替他紧张,而见他竟轻意的躲开了一剑,不由的“哇”的一声叫了出来。
  年长女子回剑刺向色无戒的右胸,色无戒身体只向右侧,又是躲了开去。那女子唰唰唰连刺三剑,色无戒仍是双腿没有移动,轻轻便便的脱了开去。见那女子还不肯罢休,笑道:“你若真不停手,我可要还手了。”那女子气道:“谁跟你这个淫贼瞎闹,有种你就出手。”
  她“手”这一说完,只觉眼前人影一晃,瞪眼瞧时,只见色无戒已在身前,摆出一个鬼脸在吓自己,先是吓了一跳,而后挥剑斜着向他壁去。色无戒躲了开去,又是一个鬼脸,右手在她脸上一下轻抚。那女子回剑向上撩向色无戒的右手,色无戒早已收回右手,出左手在她脸上一下轻抚,如此连续数处,两人虽相距极近,可那女子就是碰不到色无戒,反而多次受他调戏,气得几欲喷出火来。
  他两人这么一打闹,后面的人当然不能再往前走。牡丹楼与花王楼的人同声走了上来。席书生看到色无戒,对着伏刚道:“伏掌柜,那人不是色兄台吗?他跟那女子在干什么?”伏刚默然不答。花王楼的钱万能见此早就哈哈大笑起来,道:“那小子还真有趣,弄得花魁楼的小娘们一愣一愣的,好玩,好玩。”他一笑,身后向百个黑衣打手也是捧腹一阵大笑。围观之人也是呵呵,看得有意思便笑了。
  那女子只觉今天是丢尽了脸,见众人嘲笑自己,转身挥剑道:“一群无赖,你们笑什么?”挥剑一阵空劈。普通百姓退后一步,顿时不敢再笑。而钱万能等人更是笑得可以,钱万能道:“哈哈,小娘们生气了,脸蛋都红了。”
  那女子见此,竟气得说不出话来,本来想挥剑向钱万能砍去,突然间只觉后颈一部热气吹来,惊恐之下猛然间转过头来,眼前黑压一片,忽然眼前似一阵风闪过,才是看得清楚,刚才那人正是色无戒。色无戒跃后数步,嘻笑道:“还好我躲的快,不然就让你亲到了。你口口声声叫我淫贼,刚才你想要怎样?”原来刚才色无戒凑嘴在那女子后颈吹一口热气,那女子陡然间转过脸来,若不是色无戒退后,倒是像那女子要强亲色无戒的样子。
  第041章
  那女子听色无戒这么说,真是耍得自己好苦,喝道:“你跟你拼了!”挥剑虚劈几剑,而后飞身一剑前刺,又再喝道:“淫贼,拿命来!”色无戒更没把她放在眼中,又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突然身后有一人喊道:“淫贼,淫贼在哪里?”
  这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传过来,显得气力实足,并且地上便有震动感,明显感觉到了一个极大的物事向自己奔跑过来。听那一下声音,本来还以为是个内功高强之人发出,可听这几下地震之声,但感觉那人真是巨大,色无戒不禁吓了一跳,转过半个头来向后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觉一个极胖的女子向自己跑了过来。身高不可五尺,体胖却也有五尺,仔细一估量,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