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继皇后也妖娆-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帮女人闲话家常,弘历没兴趣听,喝了两杯花茶,便起身去书房处理公务,被福晋叫住,“爷,娴妹妹跟高妹妹当初是一同到额娘跟前伺候的,如今娴妹妹来了,高妹妹那……”

“还有几日就满一个月了,待满了后,你再去瞧瞧吧,”

“是,”

“娴雅,你待会得空了,泡些花茶给爷送书房去,”这茶不是喜宝亲手泡的,总差点味儿,他不爱喝。

院里都是明白人,oss都这么说了,谁还敢坐着死嗑,福晋问了下熹贵妃的身子情况,又问了下喜宝的身子情况,照常地说了些场面话,最后交代一番,带着一干女人,华丽丽滴走人了。

临走时,章嬷嬷回头深深地看了她几眼,喜宝没压力,一老奴才,她还真不怕!

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泡了一大壶柚子花蜜带上梅香端去给弘历,半道上遇到守株待兔的章嬷嬷,“等等,侧福晋,哥儿的胃不好,太凉太冷之物,最好少给他吃,爷的身子乃千金之躯,一定要小心为慎,”

“嬷嬷,这茶是爷亲口说要的,至于你的担心,我一会儿一准转告给爷,”

“你身为爷的内妾,当以他的身子为重,哪能由的他胡来,”这满院的妻妾,哪个不是好言好语地哄着她,金银细软地供着她,这新来的侧福晋不来巴结她也就算了,还敢当众给她没脸,嬷嬷的脸能好看了去,非要给她点颜色瞧瞧不可!

“嬷嬷,爷现在是王爷了,什么东西对身子好,什么东西对身子不好,他自有判断力,”到底是老人家,喜宝不愿跟她计较,语气也心平气和,温温软软的。

这副样子,倒让章嬷嬷以为她好欺负,态度越发强硬了,“不行,爷是我从小带大的,我不许你们糟践他的身体,”

“章嬷嬷,你是宫里的老人,规矩自是比我熟,不知道以下犯上该当何罪?嗯?”端着一壶茶,也是很吃力的,喜宝脸色也沉了下来,眉头一蹙,连声音都凌厉几分。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一心为爷的身子着想,”话是这么说,却没有让路的意思。

喜宝懒得跟她废话,厉声呵斥,“让开,”身为红三代,从骨子里透着一种盛气凌人的气势,跟着小堂哥混,无法无天惯了,流荡时,学会了收敛,来到古代,为了生存,又敛去几分,这会儿恼了,气势都放了出来,一下子就把章嬷嬷给震慑住了,下意识地让到一边。

呆愣许久,看着喜宝远去的身影,恨的牙痒痒,心说,深宫奶嬷嬷也是你能随便招惹的,你会为今日的莽撞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弘历对她是恩待的,她丈夫犯事被贬去盛京,可因为她是四皇子的奶嬷嬷,当地官府对他们诸多照顾和巴结,不仅过的不是阶下囚的生活,还在盛京置办了田产,过起了地主爷的日子,换句话说,如果她不是被弘历留在宫中,她在家里就是正经八百的老夫人,留在宫里也不差,只伺候爷一个人,却有好些人伺候她。

人啊,好了还想更好,虽不能跟康熙爷年间的曹家比,但也可以运作运作的。

儿女们迁回京城后,在弘历的运作下,一个被安排到户部做司务,一个安排到礼部做笔帖子,这可是比七品县令还吃香有油水捞的官儿。

对自个的小女儿她是极自信的,完全照着弘历的喜好来培养的,只要她进了府,一定会是弘历下一个新宠,所以,这个比女儿更貌美的侧福晋是一定要打压下去,这叫一宫不能容二美。

“主子,那老奴才到底是爷的奶嬷嬷,”梅香有些担心,这些日子以来,她多少听说过这章嬷嬷的事迹,

“难道我堂堂一个侧福晋,还要避让一个老刁奴,”她的字典里还真没委屈二字。

书房里,弘历正在看公文,低头勾勾画画的,倒是挺认真,旁边是他习的大字,日头长了,对于乾隆,喜宝也有了些了解,虽然缺点不少,但优点也很多,比如他天分甚高,用功又勤,精研易、春秋、戴氏礼、宋儒性理诸书,旁及通鉴纲目、史、汉、八家之文,莫不穷其旨趣,探其精蕴。

他的孜孜向学,是发自心底的对读书的热爱,除诗文书画之外,他兴趣广泛,喜欢田猎校射,喜欢春秋郊游,读书闲暇,还下围棋、坐冰床、玩投壶,饲鹤养鸽,烹茶品茗,鉴赏古玩,甚至对斗蟋蟀也饶有兴味,还喜欢摆弄西洋“奇物”自鸣钟、望远镜。

除了诗文书画外,其他的都合喜宝的味口,玩儿起来比他放的开,学识及不上他,但胆识和见识还是有些的,自不是一般女子可比的。

这点喜宝很佩服他,这家事国事天下事的,还能每天抽出时间看书、学习、习字……挺不容易的,赋予多大的责任,就要付出多大的努力。

“怎么来这么晚,爷等的嗓子都快干了,”

喜宝也不解释,麻溜地倒了一杯茶递到他跟前,弘历看着她,就着她的手喝了起来,一挥手让梅香和小顺子都退下,身子前倾,勾着小腰给拉到怀中,斜抱着坐在腿上,“原来,茶要被人喂着喝才好喝,”

想起她要茶喝的娇态,蹭着她的脸颊,学她道,“爷还要,”

喜宝续了一杯送到他嘴边,一连五杯下去,才解了渴。

“爷忙吧,我回了,”

汲取着她身上的体香,不同于粉香的腻歪和刺鼻,而是玫瑰清香,既不清淡,也不浓郁,淡淡雅雅的,很好闻,软乎乎、香喷喷的人儿,弘历不想放手,“陪爷呆一会,”

“不会打搅你办公么?”放下茶壶,喜宝扭头问道,弘历的下巴就搁在她的肩上,一回头,正好唇对唇,虽然她退的快,但那软软嫩嫩的感觉还是被弘历扑捉到了,还带着花茶的甜香味道,撤离时,小舌尖不轻易地舔过他的唇瓣,酥酥麻麻的,身上就有了反应。

“还要,”弘历舔着脸说。

“茶么?”

“你,”

喜宝小脸一红,习惯性地咬着下唇。

“快点,”弘历扣紧她的软腰,声音粗噶地逼迫道。

喜宝小心的凑过去,在他唇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却被弘历一下子扣住后脑勺,张嘴,狠狠咬上她的唇,力道有些大,喜宝闷哼一声,眼眶就有些湿润,下一秒,随着弘历的唇舌野蛮地侵入,这个吻激烈的犹如盛夏的狂风骤雨,喜宝没有丝毫招架之力,只任由他的舌,在她嘴里不停翻搅

待弘历放开她时,她几乎窒息,小脸儿憋得红彤彤的,软软地趴在弘历胸前,大口大口的喘气,嘴唇肿胀的鲜艳,生疼生疼的。

弘历的心也很疼,怎么办,怎么办,他好像越来越欢喜亲她了,一见面就管不住自己的心,想抱抱、亲亲,不见吧,更想得慌。

“宝儿……”手下开始不规矩起来,解开侧边的两颗盘扣,手从里面探了进去,喜宝吟哦出声,脸红的跟那盛开的红玫瑰般,极娇极艳。

“不行……不能在这儿,会有人来的,”

喜宝啜吸着,小声求饶着,小手握拳推拒着他,想起身,却被弘历死死箍住,不管不顾地亲她,有些急色,“不会,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敢进来……”

大手钻进衣服里开始抚摸她腰间的肌肤,缓缓移动到她平坦的小腹,略停了停,继续向下,探入两。腿之间……

喜宝喘息声更重了,双。腿不由自主夹紧,夹住他的手,小手推拒着他,没啥力,有些欲拒还迎的味。

两人还真没在卧室之外的地方那啥过,弘历的目光在她脸上巡视了好一会,凑到她耳边低低笑了,“宝儿,这么久了,还不习惯吗?好宝儿,张开腿,让爷进去,乖,听话,嗯?”张开嘴细细啃咬她的耳尖尖,轻柔慢语地诱哄着。

到底是老手了,没有帮女孩穿衣服的经验,脱衣服倒是快,不一会,两人的亵裤都退了下来。

手探下去,“宝儿,好多水,”别以为皇子不耍流氓,皇子耍起流氓来,不是一般人,白日、书房,还是很激情很刺激的。

弘历将喜宝抱起,叉坐在他身上,然后缓缓慢慢地进入她的体内。

“唔……”近一个月没那啥了,里面紧的要命,像是被无数条软肉包裹一般,紧紧的,越往里越紧,越紧越想进的更深,深处好似有一张小嘴,将他的龙头含住,包裹、吮吸……

弘历觉得自己要死了,爽的要死了,正欲展示他雄风的时候,外头嘈杂声响起,身下一紧,连吓带咬的,一泻千里了。

真是没有最短,只有更短,再看丫头,捉紧他的衣襟,像个受到惊吓的小兽,染着情。欲的脸颊艳的不行,眼睛迷瞪瞪,又晶亮亮的,里面有惊慌、迷离和懵懂,弘历的心像是被什么击重般,一下子软了,“乖,不怕,不怕,”

喜宝胡乱地点点头,这副乖小兽的样儿,让弘历的心神一震,想把她宠到心坎里,“宝儿,宝儿,我的小宝儿,”一声声地呢喃着,半软半硬的龙儿使劲儿地往身子里扎,想要扎根进去。

喜宝被唤醒了,眼眸清明了几许,小脸仍是艳红红的,“外面有人,”皱着小瑶鼻,又羞又恼。

“她们不敢进来,”

“你出去,出去,”喜宝挣扎着让他出去。

“好,我出去看看,你在屋里等着,”弘历亲亲她的嘟嘟唇,有些讨好地说。

快速清理了下自己,穿上亵裤,整理了下外衣,咬着牙向门口走去,“谁在外面,不知道爷正在办公么?”非常不爽,她祖母的,谁摊到这事儿,谁都不爽。

“回爷的话,是福晋和柔儿姑娘,”小顺子也是个人精,站在门外,扯着嗓子回道。

弘历回头见喜宝躲到书架后面整理衣装,屋里还有他们换好的味道,极是不舍地掀帘出去了,就见柔儿跪倒在地,见他出来,伏身跪拜。

男人都喜欢美人,这柔儿虽不若喜宝容貌惊艳,但比之后院其他女人,颜色还是要好很多,就是看在章嬷嬷的份上,也愿意给她几分颜面,“怎么回事?”问的是福晋。

“妾身也不是很清楚,妾身正在屋里核对账目,就见柔儿妹妹哭着进来,说嬷嬷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刚还好好的,怎么就晕过去了,现在怎样了?叫御医没?”到底是他的乳母,弘历还是有些担心的。

“御医瞧过了,说是一时气血不顺,导致的突发性晕阙,现在已经醒来了,只是……”富察氏一脸为难。

弘历却是眉头一蹙,“怎么了?”

“章嬷嬷醒来后跟我讨要恩典——要出宫,也不说原因,妾身就纳闷了,昨个还好好的,怎么今个就说要出宫呢?问了柔儿才知道,刚刚嬷嬷来看爷时,半道时跟前来送茶水的娴妹妹撞上了,爷也知晓的,嬷嬷是您的奶嬷嬷,对您的饮食最是细心不过了,多嘴问了妹妹几句,妹妹性子也是冲的,说……”

“说什么?”眼睛眯了起来。

“说嬷嬷以下犯上,按规矩该……爷,您是知道的,妹妹性子虽燥,但对嬷嬷和丫鬟都是好的,从没罚过谁,想是中间有了误会,妹妹来的时间尚浅,不了解嬷嬷的性子和嬷嬷对您的感情,误会了也是有的,这不,柔儿妹妹就想请我做个中间人,给娴妹妹赔个不是,”福晋这话说的滴水不露。

弘历脸上阴晴不定,转身掀帘进了书房,就见喜宝已经收拾好了自己,小脸还是红红的,见他进来,眼睛躲闪地落桌前他写好的大字上,叫她,也不应。

“爷的字写的怎么样?”弘历走过去,故意逗她道。

“比我写的好,”

弘历笑了,勾着下巴给挑了起来,“福晋的话听见了没,”

“没注意听,”

“那这一会都忙什么呢?”明知故问。

喜宝斜睨了他一眼,耳尖都泛红了,真是勾人,弘历赞叹,这么美好的时光,怎么总有人打搅呢?偷了一个香,牵着她的手朝门口走去,到了门口才放手,小顺子在门外打帘,两人出去时,富察氏和章佳氏均一愣,眼里不明情绪闪过。

“你跟章嬷嬷在路上遇到了?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喜宝先是一愣,后不急不缓地说,“嬷嬷说你自小胃不好,不能吃太冰太凉的东西,我觉得你的胃没她说的这般娇气,再说,这茶不很冰也不很凉,我就送来喽,”脸上的表情也是云淡风轻的。

跪在地上的章佳氏咬着下唇,小脸越发苍白,端的是楚楚可怜,连连叩首,“侧福晋,奴婢娘亲只是太过关心王爷的身子了,这才多问几句的,如有冒犯之处,还望侧福晋贵人有雅量,莫要跟奴婢娘亲一般见识,奴婢代娘亲跟侧福晋负荆请罪了,”

“我本来也没跟她一般见识,我晓得的,她和容嬷嬷都是奶嬷嬷,她关心爷就像容嬷嬷关心我一般,虽然口气凶了些,但都是为爷好,行了,你也代她陪了不是,这事以后就不要提了,你娘亲那边,让她莫记挂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就这样?富察氏囧。

“……”章佳氏呆。

弘历面上淡淡然,心里却笑了,这傻妞倒是有傻招,小手一挥,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摘干净了,端的一派大度、大量、大气样!挤兑的人说不出话来。

人的心都是偏的,对于嬷嬷的行为,他也是知道的,可底线之内,他愿意给她这个脸面,她不知感恩收敛,倒是越发嚣张跋扈了。

以下犯上么?看来是时候放她出宫享享儿女清福喽。

送走两人后,喜宝蹭到弘历身边,搅着绢帕,似笑非笑地说,“爷,柔儿妹妹还真是个美人儿,嗷?”

弘历挑眉,“你想说什么?”

喜宝晃着脑袋,头上的朱钗甩的极是俏皮,粉腮鼓着,“肚子饿了,回去用膳喽,”甩着帕子,转身走人。

嘴角上扬,弘历眉眼带笑地跟了上去,“爷也饿了,一起一起,”

第40章

为了给喜宝接风洗尘,容嬷嬷和菊香做了一桌子菜,都是她爱吃的,喜宝很 appy,忙了一下午也是真饿了,一上桌,小嘴就没停过。

弘历胃口也很好,被她带着,他的胃也叼了,府里厨子烧的菜越来越不合他口味,喜宝虽然不常下厨,可菊香被她调。教的有她八成手艺,但主子不在,他总不能叫她身边的奴婢去给他做饭吧,所以,喜宝不在的日子里,他每日都少吃好些,人都清瘦了。

这会儿,也是大快朵颐,美人、佳肴的,既秀色可餐,又赏心悦目。

想起午睡时两人的玩笑话,不禁逗她道,“谁刚还嚷嚷着要减肥来着,”

“不吃饱哪有力气减肥,”

弘历呵呵笑了起来,点着她的鼻尖,“小吃货,就你借口多,”

咽下口中的红烧肉,喜宝哼哼,“反正我就这样了,爷喜欢瘦的,大可去找别的姐妹,”

“小嘴嘟的都能挂油壶了,爷真去找别人了,你还不嘴一瘪,就哭的惨兮兮的?”

也不知他哪儿的自信,喜宝嘴角微抽,不知道说什么好,低头吃肉。

弘历当她默认了,笑着说道,“爷可不喜欢瘦得,抱起来咯手,你这样的正好,粉粉润润的,看着也喜气,就是再胖一些,爷也不嫌弃,”比起后院那些杨柳细腰恨不得风一吹就倒的女人,她是要圆润些,可因为骨架小,倒不显胖,皮肤白皙晶莹、水润柔滑,抱起来也是软乎温润的,让人爱不释怀,不过,话又说回来,除了她,他也没抱着女人睡觉的习惯。

喜宝笑了,“是吧,我阿玛也说,我胖一点好看,说小妹就是太瘦了,才总是病怏怏的,她就不爱吃饭,一顿一小碗粥几根菜叶子,比猫吃的还少,我就不乐意跟她一起用膳,她不怎么吃,就显得我特能吃,额娘总说我,”说着说着,腮帮就鼓了起来,配上那晶晶亮的带着小委屈小愤怒的眼眸,真是可爱的不行。

“你额娘是怕你吃成小肥猪嫁不出去,”拿手指戳腮儿,离的近就是好,戳起来也方便。

喜宝哼了声,别开脸,低头继续啃排骨。

“别光吃肉,多吃些青菜和胡萝卜,对身体好,”这丫头挑食挑的厉害,合口味的菜能多吃两口,不合的是一点不碰,青菜和胡萝卜就是后者。

“虫子才吃青菜,兔子才吃胡萝卜,”皱眉,一脸嫌弃。

“……”

“不行,一定要吃,”弘历不惯她。

“我吃饱了,爷你慢吃,”筷子一放,撒丫子溜了。

弘历真是哭笑不得,他这是娶的媳妇,还是女儿啊,够任性的,想来,她吃的也差不多了,便没去找,自己兀自吃了起来。

吃的差不多时,人进来了,手里端着两个白瓷碗儿,“葡萄酒泡果子可以吃了,这是你做的,”将一碗搁在他跟前,坐在他旁边,“快尝尝看,”

这吃货,才放下碗多会儿,不过,还是舀了一勺放嘴里,嗯,挺好吃的!

“我尝尝你做的,”凑嘴过来让人喂,喜宝舀了一口喂进他嘴里,他卷着舌头细细品着。

喜宝捏着调羹搅着碗里的水果,看向他,“爷,谁的更好吃些?”粉颊、红唇,含笑的眼眸弯如新月,闪着晶亮的光彩,像孩童一样清纯、明亮,却透着一股挣不开的蛊惑,不知不觉中勾走人的神魂。

弘历愣怔着,他的定力还不足以抗拒她的魅力。

喜宝舀了一块草莓放进嘴里,含着调羹,轻轻地叫了声,“爷,”

“嗯?”弘历回神,也不知是喝酒上脸,还是被他看臊了,丫头脸颊艳粉粉的,唇瓣也是水光红润的,光瞧着就很诱人,眼神直勾勾的,里面是幽深的毫不掩饰的情。欲和痴迷。

喜宝放下勺子,冲门外叫道,“清荷,清荷……”

弘历咬牙,这坏丫头,明明是她勾的自个情难自禁。

“主子,怎么了,”清荷疾步进来。

喜宝指指面前的红酒泡水果,“找个瓷罐儿装上一些送去圆明园,福晋和几位格格那也送去一些,”

“你倒是会做人情,”弘历哼哼,“还说专门给爷做的,”

“爷真小气,这么多,你又吃不完,”

“今个吃不完,还有明个呢?”

“明个要吃,再做就是,”

弘历不说话了,抬手将她面前的瓷碗夺了过来,吃了两口,对清荷说,“圆明园那装大瓷盆里的,大海碗里的送去给福晋,由她分赐给其他人,”

“是,”清荷虽是不解,却也没问。

喜宝倒是猜到一些,他不愿委屈自己的胃,又不想自己的辛苦白白浪费,便想让别人替他买单,当然了,人大爷心里肯定不会觉得内疚的,堂堂皇子亲手做的,就是臭……豆腐,赏给你们,你们也得感激淋涕地收了。

“这个不许教给别人做,”

“啊……”

“啊什么,”弘历伸手过来掐她的脸,“不许教别人做这个听见没,尤其是弘昼,给多少银子都不许教,听见没?”

喜宝吃疼,撅嘴,委屈地说,“听见了,”

弘历满意了。

小别胜新婚,再加上酒精作祟,为了一雪书房里的耻辱,晚上闹的有些凶,浴桶里、软榻上、梳妆台前都做了一遍,被抱上床后,喜宝浑身发软的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弘历却还不尽兴,将她以莲花坐姿的姿势搂在怀中,“宝儿,在额娘那,有没有想我,”

点头都不行,非要说出来,“想,”潮红着脸,连身子也绯红绯红的,承欢后的娇态和媚态又勾起了弘历的兴致,男人骨子里都带着些受虐和虐人因子的,重重地吻上她的唇,大力的咬吮着,恨不得吃了她,身下也冲的很猛,就想狠狠,狠狠地要她。

一连几日弘历都歇在喜宝这,他比他老子出手阔绰,这会儿稀罕喜宝,那赏赐便跟流水般搬进她的院子,富察氏私下比对过了,这些赏赐比之高氏可是贵重多了,连他最喜欢的几尊玉雕、珊瑚石、字画、笔砚也都赏给了她,这可是连给旁人看都很小心翼翼的珍玩呢?就是她也没有的,还有火铳、怀表、望远镜,那可是连弘昼要都没舍得给的西洋玩意儿,富察氏心提了起来,可她这福晋不是当假的,这斗法的事还是交给别人来,她从旁看着就是。

放任章佳。柔儿去勾引弘历,章佳。柔儿倒是成功了,可弘历吃干抹净提上裤子后,把她配给了一六品官员当添房,那官员还是个京官儿。

婚前失节,就是再美的女人也只有被冷落的份。

又挑着章嬷嬷去打压、报复喜宝,结果一纸恩典,被弘历送出宫养老了,当然赏赐丰厚,够她滋滋润润地颐养千年了。

纵观满院的女人,能跟喜宝抗衡的也就高氏了,于是在高氏抄经满一个月后,不等弘历吩咐,就主动去熹贵妃那,把人接了回来。

高氏本来就盈盈弱弱风吹就倒的身子,在被软逼着在小佛堂里抄了一个月的佛经,吃了一个月的素,越发羸弱了,小脸苍白的,都见菜色了,若非有人搀和着,只怕连站都站不稳。

弘历本来挺喜欢她这款的,让他有保护欲,可现在看着,的确是病病怏怏的,不甚寡淡,念她侍疾有功,陪了她两晚,纯睡觉,这样柔弱又委屈的身子,他还真提不起兴致,正好也缓缓前几日在喜宝那的劳累,夜夜笙歌的,就是铁人也要休息的。

他是皇子,未来还会是皇上,即便对喜宝再上心,也不可能因为她而放弃其他女人,陪完高氏后便开始临幸其他女人,初一、十五固定是福晋的日子,然后一个月有半个月都歇在喜宝这儿,剩下的就瓜尔佳氏、高氏、金氏、苏氏那轮轮,完颜氏那儿,一个月也能轮到两回,许是被熹贵妃关老实了,高氏竟从未从瓜尔佳氏、完颜氏手中抢过人,金氏、苏氏明面上跟她是一伙的,所以,她多数时候都是从喜宝手中抢人,成功了两次,之后再没得宠过。

甚至,有几次,弘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