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继皇后也妖娆-第4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阏饧改暌丫赘墒狄担傻鬃釉谀牵敫闼疾挥每桃饽ê凇

“夕小姐,我们希望你能跟警方合作,殷建已经落网,并且已经答应转作控方证人在法庭上指证秦锦华,你跟秦锦华关系亲密,若是也能够转为控方证人,法官会酌情给你一个宽大处理的,夕小姐,你还年轻,长的又漂亮,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犯不着为了一个秦锦华赔了自己的一生,”

周瑾彭叹息,秦锦华的事迹他也是听说过的,是条汉子,放在古代,也是个草莽英雄的人物,只是,他这女人太招人,垂涎的人太多,想他死的人自然也就不少。

“我真没什么可交代的,秦锦华做的事不会告诉我,我也从来没问过,不错,我的房子、车子、店铺都是他给的,你们若觉得这钱来路不正,想要冻结或没收我都没意见,若是有证据证明我也涉黑犯法了,那就控告我吧,”

她的声音绵软、轻柔,语气也是不急不缓的,连神情都是清清淡淡的,好像坐在咖啡吧享受下午茶,跟朋友聊天一样。

“扣扣……”审讯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一理着平头的小警员探头进来,“周队,岚姐,要不要添点茶啊,”

局里一些小年轻定力不够,这会儿借着送资料送档案送咖啡送茶送烟……都进来好几拨人了,且每一拨都是不同的人,开门的时候,明显可见悠哉路过的警员,脸朝审讯室,严肃地点头问好。

漂亮的女人让男人看着舒心,让女人看着憋屈,做了一上午的工作,这女人油盐不进的,一点有用的资料都没提供,还将局里男人包括周瑾彭都迷的五迷三道的,李岚的心情烦躁至极,那点子循循善诱的耐心也没了,将手中的记录本大力地朝桌上一拍,火大地冲进来的小警官吼道,“张显扬,尼玛是不是闲的蛋疼啊,一会不发浪,你菊花就痒是不是?滚,麻溜地给老娘滚出去,晚一会,老娘就给你爆—菊—花,”

下一秒,小警员捧着茶壶,华丽地一个转身,加着屁股,麻溜地滚了,一套动作下来,太过喜感,夕颜笑了。

周瑾彭也是读过书的,肚子里有点儿墨水,此刻,脑子里就冒出一句话:笑盈盈,香喷喷。姑射仙人风韵。天与肌肤常素嫩。玉面犹嫌粉。

他突然非常能理解那些想置秦锦华于死地的人的心,这样的女人该是被娶回家娇养的,给秦锦华做情妇,暴殄天物啊!

李岚也喜欢看美女,但不代表她能忍受自己爱慕的男人看别的女人直了眼。

“夕小姐,我们知道你对秦锦华有情,可秦锦华这会儿没准已经离开了青城,甚至去了国外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你应该比我清楚,跟男人谈感情,伤心,女人,他从前不缺,以后也不会缺,出了国之后,他拿着大把的钞票,一样过得逍遥自在,到时候她还能想起你是谁?可你呢?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将来,你是秦锦华的情妇,他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有没有为你想过,我还就跟你明说了,第一个不会放过你的就是她老婆,她想灭你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个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我们警方合作,指正赵敏和秦锦华夫妇,要么就等着出去后被他们灭口吧,”她口气很冲。

“小李,注意你的态度,”周瑾彭的声音略带呵斥。

“周队,我态度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么?女人一辈子,图的是什么,不就是有一个安稳的家,爱她的老公,可爱的孩子,一家人快快乐乐、幸福安康么?秦锦华能给你什么?什么都给不了你,你想无名无分的跟他一辈子么?他喜欢你,不过是因为你年轻漂亮,可女人的青春有几年,等你年老色衰了,他可以再找一个甚至几个比你更年轻貌美的,而你,你有想过自己的将来是什么样么?混黑的男人有几个有好下场的,混黑男人的女人又有几个好下场的,我是女人,你该知道我说的都是为你好,现在跟我们合作,逮捕了秦锦华,定了他的罪,你换个地方,换个身份,一样可以活的更好,”

安稳的家,爱她的老公,可爱的孩子,一家人快快乐乐、幸福安康?夕颜不得不承认,她道出了自己的梦,梦很美,可再美它也是梦!

二十八岁的夕颜无法将这个梦实现。

她双手捧起面前的玻璃杯,杯里只有几根茶叶在水上飘着,多数下落,慢慢在水底绽开,颜色浅碧新嫩,香气清雅,她不爱喝没味的白开水,水里必须加点什么东西,哪怕什么都没有,放勺糖也是要的。

“碧螺飞翠太湖美,新雨吟香云水闲”,碧螺春头酌色淡、幽香、鲜雅,就好像她,坐在那儿,静静的,安静恬然的好似一幅山水画卷儿,清透纯净,美丽娟秀,有一种悠然沉静娟丽无双的美。

周瑾彭想说男人都说漂亮的女人是红颜祸水,可还是有很多男人愿意被这样的红颜‘祸’害,秦锦华愿意,他的兄弟齐岳愿意,那个官二代愿意,那个人愿意……若是他,他应该也是愿意的!

“你们都说了我是秦锦华的情妇,情妇是什么,说白了就是个暖床的人,你们觉得他会让一个无关紧要的暖床人接触到他的核心秘密?”

李岚以为她被自己说动了,结果,她静想了半天,就丢出这句不急不缓的回话,真是让人恼火,“无关紧要的暖床人?夕小姐,你也不用这么妄自菲薄,殷建已经跟我们交代了,说秦锦华在瑞士银行以你的名义存了一笔高达一亿英镑的巨款,”

“一亿?还英镑?”夕颜莞尔,“这么说我现在是亿万富婆了?还是你们有证据证明他这笔钱是不法之财,若是的话,那我就不要了,我是好公民,”

我是好公民,这五个字她没有特意咬重音,说的极是轻淡,却愣是让李岚听出了几许揶揄成分在其中,不禁气结,“这钱虽是以你的名义存的,可同时也是你的催命符和勾魂锁,”

周瑾彭默,谁都知道秦锦华是黑道枭雄,谁都知道这笔钱来路不正,可偏偏没有确凿证据,且人家存的还是瑞士银行,别说没有确凿证据,就算有,若秦锦华不主动交出来,他们也是没法讨回来的。

这也是为何叫她过来的原因,一来是想她指证秦锦华,二来想她帮忙追回这笔巨款,可这女人看似无害,清纯的好似家养的水仙花般,其实,嘴紧的呢?

这半天下来,是一点有用的讯息都没透露。

“周队,夕小姐的律师来了,要……”

“不准保释,”李岚火很大地吼着。

周瑾彭看了看对过的夕颜,她将喝的只剩下茶叶的杯子放回桌上,用指甲捻着茶叶玩儿,也不知她是怎么弄出来的,低着头玩的极是认真,真不像个二十八岁的女人,倒像是个八岁的孩子,小动作不断。

嗯,她的手很漂亮,白皙、粉润,小巧玲珑的,跟她的人一样,让人一眼难忘,“带她出去办保释手续,”

“周队……”李岚不甘心。

“去吧,”这个样子,便是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的,这个女人,也难怪能被秦锦华这么喜欢。

待夕颜被带下后,他接到一个电话,“她还是什么都不肯说么?”

“嗯,”

“那放出消息,说她已经答应做污点证人了,”

周瑾彭皱眉,将这个消息放出去,黑道里有的是人让她活不过明天,“你想用她来引秦锦华现身?秦锦华会为了一个女人不顾自己的安危么……”

“秦锦华是不会让她出事的,”

“可万一……”

“我也不会让她出事的,”

“知道了,”

第72章吵架

弘历正在为林雪吟的事烦着呢?本来微服出巡就是个幌子,让他一个皇上亲自查案,岂不是太抬举那帮人了,再说,喜宝说得对,他是皇上,在后方坐镇运筹帷幄就行了,于是他微服是真,查访么,却是另派了一帮人。

跟林雪吟偶遇时,他以为自己被人识破了身份,这女人是那些人用来牵制他的糖衣炮弹,美人计?当真他这么肤浅么?

于是佯装自己为美色迷了眼,将计就计跟那女人周旋起来,这会儿吴存礼伏法了,他才知道,吴存礼确实安排了美人迷惑他,可不是林雪吟,

林雪吟是个意外,吴存礼见他已经被一美女迷了心窍,安排人查了林雪吟的底,发现她是真的家道中落被人卖到妓院,后来逃跑出来被皇上救下的,看林雪吟比他安排的女子美,且更适合皇上的口味,便让那人撤了,安排几人暗中监视着他们。

后来吴存礼落网,他的同伙抓了林雪吟威胁皇上,皇上自然不会理会的,杀了才好,帮他解决了后患,可江南官员里有的是跟吴存礼不对付或者盼着他落网的人,为了讨好皇上,愣是将人给救了回来,然后巴巴地送到了驿站。

林雪吟手上不仅有他的亲笔字画,且还携着她的崽子,这事吧,咳……

他正愁不知道怎么跟太后、皇后、喜宝交代呢?最主要的是喜宝,按说他是皇上,宠信个把女人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这回怎么都觉得有些底气不足,尤其喜宝又身怀有孕,正值生产,万一气到了,动了胎气,就麻烦了。

正千方百计地想怎么藏着掖着瞒过她时,就听颖妃领着一帮宫妃将这事儿给捅开了,在养心殿批阅奏折的他坐不住,颠颠了来到了承乾宫。

还以为会遇到一副美人哭泣图呢?就见喜宝正呼呼睡的憨香,脸上干干净净地不像哭睡着的样,他为这事在养心殿窝了几天,白天吃不好,晚上睡不香的,这会儿也真是有点困了,爬上床,从后面搂过大肚子贵妃,跟着睡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喜宝饿醒了,见旁边睡着人,懒糊糊地支使他道,“你容嬷嬷给我端碗燕窝粥来,”

“嗳,”弘历理亏,不敢有二话,起身去叫容嬷嬷了,看着她喝了一碗燕窝粥、吃了一碟子花蜜糕和山楂糕后,又陪着她说了一会孩子们的学习情况和生活趣事,说到好玩的地方,还笑出了声,一点伤感的意思都没有,仿佛她不知道有个林姑娘,仿佛那些妃嫔没来借机刺激她一般。

这让弘历的心忐忐忑忑,挺不是滋味的。

又听她说起大格格,说大格格毕竟不是从小生活在宫里的格格,若是住进公主所,难免会觉得寂闷,憋坏了身子就不好了,不若就住在承乾宫偏殿,以后小公主下生后,还能帮着照顾点。

弘历说好,喜宝又说起她的小白,说狼还是要在野外生活才有狼性的,等下次去寺庙还愿时,就顺便带它去放生吧!

弘历说好,这一聊就是大半个时辰过去了,两盏茶下去后,弘历砸吧着嘴儿小心翼翼地问,“宝儿,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朕的么?”

“问什么?”

“那个林雪吟,你就不想知道我和她之间发生了什么么?”

“方才听颖妃她们说了一些,说林姑娘为恶棍逼迫,皇上出手相救,林姑娘为报答您的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皇上怜其家世可怜,又见她孤身一人无所去从,便将她带在了身边,林姑娘的画像我也是瞧过的,确是个美人儿,皇上何时将人接进宫啊,只是听说她是个汉人,满汉不得通婚,这是老祖宗的规矩,不过,皇上既然喜欢,也不是没有办法,找个满人认下也是可以的,”

弘历几度张嘴,想跟她解释,却不知从何解释,又听她说“皇上既然喜欢,也不是没有办法,找个满人认下也是可以的”时候,心里没有来的一阵郁闷,再看她,一脸淡淡然的,跟说‘今天天气不错,我想吃烤乳鸽’一样平和时,这股郁闷就爆满整个胸腔,想发泄又不知从何发泄,憋屈的不行。

就在这时,门外一阵骚乱,他怒吼道,“殿外噪噪什么呢?”

吴书来进来,“回皇上,储秀宫来人急报,说慧妃吐血了,”

“吐血了宣太医啊,跟朕说,朕能治啊,”几暴躁的样。

“皇上,慧姐姐吐血了,您还是去瞧瞧吧,”吐血二字咬的极重。

弘历的神智被唤醒了几分,“吐血了?”他是知道慧妃旧病复发的,太医也说了,她这身子……

“朕去看看,你……你去院里溜达消了食再睡,”

“知道了,快去吧,”

弘历深深地看她一眼,动动嘴皮,终究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到了储秀宫,他叫过太医先问了一下慧妃的病情,得到结果是一个个的一脸为难,问急了,只说慧妃这病还需静养为主,言下之意,就是拖日子呗。

走进暖阁,宫人去了屏风后,露出慧妃一张娇弱的病颜,这几年宫里新人不断,高氏的容貌在后妃中不算是顶好的,喜宝不用说了,不是一个款儿的,同款儿的嘉妃、颖妃、令嫔、婉嫔样貌也都是不差的,真论起来,颖妃比她长得好,令嫔、婉嫔比她年轻,可既然能成为众人模仿的鼻祖自然有她的长处。

她的书香之气是几代传承下来的,岂是那些西贝货能模仿得了的,她的文采是货真价实的,岂是几首曲子几首诗能体现出来的,她的不足之症使得她从小体弱,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病态美岂是别人装能装出来的,装出来的西子捧心很容易就成了东施效颦。

只是她的美好因她的仇恨而扭曲,她的才气因她的争宠而失了灵气,她的病态美因为她的妒忌而没那么纯了。

如今收起所有仇怨,敛去所有憎恨,因着生病,将她的病态美无限释放出来,黛眉微蹙,含水朦烟的双眸泪水连连,整个人仿若江南朦胧的烟雨,美得让人心疼。

刹那间,将弘历所有的怜惜都勾了起来。

“皇上,臣妾参见皇上,”

“你都这样了,还拘泥这些礼数作甚,赶紧躺好,”

“皇上,臣妾的身子臣妾知道,只怕现在也是在拖日子,”

“瞎说什么呢?这种混话怎可乱说,”

慧妃轻轻摇头,眼泪滴滴洒落,“臣妾没混说,这半个月来年少时的画面一幕幕地浮现在臣妾的脑海中,以前听老人说,人将死之后,才会回忆人生……皇上,您让臣妾说吧,有些话憋在心里许久了,臣妾不想带进棺材里,”

这天慧妃说了很多,都是他们以前的点点滴滴,有的连皇上都忘记了,可慧妃不仅记得,连细节都没忘,比如喝茶的碗是什么颜色,绣的荷包儿是什么花色,读的是哪本书,习的是哪个字,吃的是什么菜,喝的是什么水,送的是什么材质的簪子……

慧妃的文采是好的,回忆时,总会适宜地吟上一首诗或引上一些佳句,像是在说话本里的爱情故事,很动听。

那段美好的岁月,弘历为之动容,跟着她的回忆仿佛回到了过去。

慧妃说,皇上,我爱你,你知道我有多爱你么?在见到你第一眼的那一刻,我就深深地爱上你了,爱你让我觉得人生充满了欢乐美满,我告诉自己我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爱你,一辈子陪在你的身边,爱越深,便越来越不满足。

我最大的期盼就是为你生个属于咱们的孩子,那样便是你不在我身边,我也能从孩子的身上感受你的温情,我想我会非常非常疼爱他,因为他是你的骨血,我们的骨血,延续我们的生命,我对你的爱。

可是,我终是没那个福气。

如今,我只有一个要求,待我走后,请您将五阿哥和五格格由贵妃教养。

弘历本能地皱眉,两人不合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慧妃说:皇上您就当臣妾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争了一辈子,斗了一辈子,暮然回首,才发现贵妃的确值得你爱,她比我们都豁达、善良,她干净,手是干净的,心是干净的,眼睛是干净的,只有她会真心善待孩子。

曾听祖父说过这么一句话,不争,元气不伤;不畏,慧灼闪光;不怒,百神和畅;不忧,心地清凉;不求,不卑不亢;不执,可圆可方;不贪,便是富贵;不苟,何惧君王。

回头看看,后宫妃嫔里,有一个算一个,只有她做到了。

&&&&&&&&&&&&&&&&&&&&&&&&&&&&&&&&&&&&&&&&

从储秀宫出来,皇上的脑子里总是回想慧妃最后那段话:不争,元气不伤;不畏,慧灼闪光;不怒,百神和畅;不忧,心地清凉;不求,不卑不亢;不执,可圆可方;不贪,便是富贵;不苟,何惧君王。

从而引申了他自己的见解,无爱才无欲,无欲才无求,无求才不争,不争才会豁达、善良、干净。

是啊,干净,后宫女人或多或少地都沾了鲜血,只有她没有在暗地里向任何人出过手,从来都是明面上制你个大不敬。

贵妃不爱他,因为不爱,所以她才会如此淡然处之。

这个结论让帝王的自尊心受不了,什么东西怦然轰塔了,他急急地朝承乾宫走去,进了暖阁,见了人后,将人捉住,“宝儿,你爱朕么?”

“皇上,你怎么了?”喜宝一脸狐疑。

“朕问你,你爱朕么?”

喜宝皱眉,弘历忽而惨笑,“你不爱朕,你若爱朕,你为什么可以忍受那么多女人分享朕,你不爱朕,你若爱朕,你怎么可以那么平和地跟朕说,‘林姑娘的画像我也是瞧过的,确是个美人儿,皇上何时将人接进宫啊,只是听说她是个汉人,满汉不得通婚,这是老祖宗的规矩,不过,皇上既然喜欢,也不是没有办法,找个满人认下也是可以的’,你不爱朕,你若爱朕,怎么会将朕和别人的儿子当自己亲儿子疼,你若爱朕,你怎么可以做到不妒不忌,不恨不恼,这些都说明你不爱朕,你不爱朕,”

喜宝勾唇,笑了,当真好记性,好文采,好排比……

弘历因她的笑而癫狂了,“既然你不爱朕,朕也没必要将爱浪费在你身上,朕会将自己的爱给值得我爱的人,”

吼完这句话,甩袖子走人了。

喜宝挺九个月大的肚子,也不好去追,挑挑眉,随他去!死过一次的人总比别人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当晚,皇上宿在了慧妃那,连宿五夜后,就颖妃、嘉妃、纯妃那儿轮,去的最多的还是颖妃和令嫔那。

作者有话要说:咱这点存稿都发了,明天要写新文《烟花笑,美人蕉》

第73章小公主

大年初五,慧妃教养五阿哥有功,特晋封为慧贵妃,因其自小教养五格格,二人母女情深,如今她病卧床榻,九格格自请到床前孝敬,皇上恩准。

年初六,册封拜唐阿佛音之女为林常在,至于这林常在的真正身份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那林常在也真是个美人儿,瓜子脸,樱桃小口桃花腮,肤如凝脂,好似一块经过精雕细琢的璞玉,精美的不行,尤其那双眼睛,顾盼生姿,跟说话一般,水汪汪的勾人。

这样的美人儿别说男人见了,就是女人见了,也要酥了骨,若是那小细腰一扭,柔柔地叫一声,“皇上,”啧啧啧……光想想就够香艳的。

有人拿她跟贵妃比,还真不好比,只能说两人都是美人,但美的各有不同,贵妃冷艳、高贵,这两年越发的芳华四射、灼灼逼人,逼着皇后、慧妃都不敢在她跟前走亲民路线,玩儿节俭、素朴,就怕一不小心就成了陪衬。

也难怪几年来皇上专宠如斯。

林常在嘛,娇美、婉约,水一般的江南女子,两人就是大家贵女和水乡碧柳的区别,前者高高在上,不可亵玩,后者柔媚轻软,最适合用来呵护、宠溺,老话说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且那林常在年方才二八,胜在年轻啊,这才进宫几日,就被皇上赏赐几回了,将她安排在永和宫的侧殿住,下令不许人去打搅。

这些事儿,自然有的是人想让喜宝知道,只是她产期将至,要养好身子待产才是正经。

&&&&&&&&&&&&&&&&&&&&&&&&&&&&&&&&&&&&&&&&&&&&

乾隆九年农历正月十五,喜宝午睡时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片桃林,十里桃花、灼灼芳华,风吹桃花,卷起一阵花雨,勾出一个粉色的倩影,只观背影,便知她是怎样一个绝艳的女子。

然后在睡梦中她觉得肚子一阵痉挛,要生了。

彼时皇上正在养心殿逮着一帮办事不利的手下挨个骂,从十六岁的小太监到六十岁的大臣,一个都没幸免,骂一遍后不解气,再重新骂过,这是从小年夜便时不时就会出现的场景,大家初初被骂时,老脸小脸的还有些不好意思,现在都骂皮实了,低着头任你骂,然后趁着皇上歇口气的时候,来上一句,皇上恕罪,臣(奴才)等知罪了。

前朝后宫也都是有联系的,皇上这般反常是从贵妃宫里出来后就这样的,据一些外八路的钉子汇报说有听到二人吵架,约是为了那林姑娘的事,至于具体内容,自然是没人清楚的。

有了这个影子,大家伙儿便开始编了,说贵妃仗着自己受宠,不许皇上将那汉家女子领进宫来,有恃宠而骄、撵酸吃醋嫌疑,再加上她素来说话直来直去,句句不离宫规不离祖宗家法,皇上终于恼了,非但将那林常在带进宫,还因此冷了贵妃。

男人嘛,都是喜新厌旧的主,从来都是只闻新人笑,哪管旧人哭啊。

至于皇上为何肝火这么大,大家大胆猜测,一来是慧贵妃好像不行了,太医一天三遍的传,只怕没几日了,到底是府邸的老人,皇上心急上火也是应该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只有失去才知道珍惜。

二来,贵妃含恨在心,私下里让人将那林姑娘灭口,结果被皇上抓个正着,若不是念在她是六阿哥生母又即将临产的份上,肯定是要重罚的,就这也没轻了,直接给禁足了,还封了承乾宫,不许人去探视。

三来,听闻皇后因着那林常在的事也被气病了,皇后掌管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