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继皇后也妖娆-第4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苯痈懔耍狗饬顺星恍砣巳ヌ绞印

三来,听闻皇后因着那林常在的事也被气病了,皇后掌管后宫所有事物,可皇上并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将人领进宫了,这不仅打了皇后作为嫡妻的脸子,也扫了她作为皇后的面子。

这年节里的,一桩桩的烦心事儿,皇上心情能好喽?

皇上心情不好,大家最好低调做人,否则被贬被罚的那是好的,丢出去乱棍打死的也不是没有,连和亲王这种皮赖赖的人都安分了,门脸大,有路子的还能告几天病假歇歇耳朵,没路子的就只能低头被骂。

“和亲王,你说你堂堂一王爷,怎么尽干这些与民夺利的事……”弘历怒吼一声,丢了个折子砸到和亲王身上。

“臣弟惶恐,以后不敢了,”老哥不高兴,这姿态必须低着。

“皇上,承乾宫的浣株求见,”

就见皇上脸上一喜,瞬间又敛去,“你们都下去吧,”

“嗻,”一干人鱼串儿地步伐稳健地退下了。

“传浣株进来,”声音还算稳重,只是眉心蹙了起来。

待人进来后,脸更沉了,“浣株,你不在承乾宫伺候你主子,来这作甚,”快说,是你主子叫你来的。

就见浣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回皇上的话,主子未时开始阵痛,这会儿宫颈才开两指,已经痛的把嘴唇都咬破了,手臂上也咬出了好几个血印子,万岁爷您是知道,主子是那么怕疼的人,若不是真的疼极了,哪会做出咬自己手臂的事,奴婢位轻言微,不知道主子是如何恼了万岁爷,可奴婢知道主子心里是想见您的,奴婢求您了,看在小皇子的份上,您去看看主子吧,让她有个可以生下去的勇气,”

“贵妃要生了,怎么没人来报,”

这让人怎么说,你骂人骂的正酣畅时,谁敢打搅啊。

不过,皇上也没等人回,大步流星地出养心丹去承乾宫了。

因还没到生的时候,这会儿喜宝在容嬷嬷的搀扶下在产房内走着,多走动,有助于开产道,见他来,由着容嬷嬷扶着,福了福身说,“臣妾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都这个时候还管这些虚礼作甚,”

弘历走过去将她扶起,却她白嫩的脸上,嘴唇红艳艳的,手摸上去,就听她冷呲一声,心疼万分,“疼么?”

“不疼,”比起阵痛,这点痛算什么。

忽地又一阵痛,喜宝抽了一口冷气,抬起手腕就要咬,被一旁的容嬷嬷拦住,“主子,您咬嬷嬷吧,您咬嬷嬷吧,”

弘历一看,她手腕上已经咬了好几个口牙出来,白嫩的肌理衬的那口牙血糊糊的,他心里过不得了,“怎地这么狠心,就不知道疼么?”上次他来时,她都已经生了,这过程他自然也没瞧见,后来,光盼着她能醒来,其他的也就没在意。

“就是因为太疼了,只有胳膊疼了,肚子上的疼才会减轻一些,”苍白着小脸,甚是虚弱。

“太医呢?太医怎么说,就不会开些助产的药来,”

“回万岁爷的话,已经去熬了,”容嬷嬷说。

又是一阵紧疼,喜宝抬起手臂就要咬,被弘历拦住,一把横搂着带进怀中,“宝儿,你咬朕,你咬朕,好不好,”

喜宝抱着肚子,无力地说,“咬你不顶用,皇上,您日理万机的,这会儿离生还早,你先去忙吧,等生了后,臣妾会让嬷嬷去通知你的,到时候你再来看小公主,”

“宝儿,朕错了,你别撵朕,现在没有任何事比你重要,别跟朕置气了好不好,”他后悔了,气哄哄地说完那些话后就后悔了,回到养心殿心绪平复后回想过去,贵妃嗔时、怒时、骄时、嗲时、哭时、闹时……那般的活灵活现,犹在眼前。

比后宫任何女人的情绪都真实,他能感受的到,她在自己眼前所呈现的都是最真实的一面,如果这都不算爱,那后宫就没有女人是真的爱他了,这么一想,就想回来跟她和好,可作为皇上拉不下那个脸面,降不下那个自尊心,就这么耗着,等她给自己一个软乎。

他倒是埋怨过高氏误导他来着,可高氏的病重却是真的,估计也没多少时日了,自然他是不会怪自己的,皇上没有错,有错那也是别人的错,然后就是那林雪吟,你不是想进宫么?好!就让你进宫,让你一辈子老死在宫里,正好,也将贵妃的风头转移转移,毕竟快要生产了,不能再被人坑了。

又怕她情绪激动对身子不好,犹豫着要不要服个软,哪曾想她这么沉得住气,该吃吃该睡睡,该问孩子功课问孩子功课,一点都不影响,不由得心里又郁闷上了,闹了一出又一出,将整个后宫前朝的水都搅合混了,却仍没等来她的软台阶。

到头来,服软的还是他!

“谁跟你置气,反正我不爱你,也不在乎你,都不爱不在乎了,干嘛跟你置气,”喜宝一脸淡漠地说,“皇上不也说了么,会将自己的爱给值得你爱的人,臣妾瞧着,颖妃和令嫔都是值得你爱的人,新来的那个林常在更是,”

弘历这次是真的心疼了,“宝儿,你明知朕的心,朕的心里只有你,那些话不过是一时气恼下说出口的,朕这些日子一直后悔来着,是你总不给朕台阶下,但凡你软乎一次……”

喜宝直勾勾地看他,鼻子一酸,小泪儿就下来了,“我就不给你台阶下,你说那些话字字戳我心窝上,疼的刺啦啦的,你还让我给你台阶下,想的美,”

弘历觉得他这辈子可以跟任何女人撂脸子,耍横,却独独不能跟这个女人横,横不过,闹一次,心疼一次,“好好好,你不给朕台阶下,朕自己个找台阶下,朕自己下,朕没想得美,朕就光想你了,”

真想,一想到她,心就疼的刺刺啦啦的……

方才浣株那‘扑通’一跪,他就觉得好像天都黑了,当时就一个念头,只要她没事,只要她好好的,只要她们母女双全,便是不爱,真不爱,他也认了,谁叫他爱惨了她呢?

他这态度一放低,喜宝也不端着了,更何况她真的疼的很,眼泪簌簌落下,“爷,我疼,真的好疼,”

“爷知道,爷知道,”弘历这心啊,哇疼哇疼的,恨不得揪出来给她,抱到怀中,哄着。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永远没法体会这种痛,永远没法,”喜宝疼的脾气也收不住了,一张小脸白惨惨的,那么娇弱,那么纯美。

“这种痛朕或许体会不到,可有一种痛朕却是体会过的,那就是失去你的痛,生不如死,朕不想再经历一次,”

“弘历,我不是不吃醋,不是不在意,我只是不想在这种时候伤了肝火动了胎气,我不想再经历那种痛,我不想跟你生离死别,我不想看着你为我哀伤,想对你说我也爱你,不想离开你时,却发现怎么努力都没法触摸到你,那种恐惧,那种绝望我不想再来一次,”

“宝宝……”弘历的声音是颤抖的。

喜宝回应他的是一个浅尝辄止的轻吻,很轻,一触即离的那种,可是弘历却觉得一颗红心要跃出胸膛般,很想凑过去,加深这个吻,却被喜宝捂住嘴,“你以后再因着谁的话质疑我对你的感情,我就把所有台阶都断了,让你只有想的份,”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弘历笑了,他真的觉得圆满了。

他发现说话可以缓解喜宝的痛,转移她的注意力,便一直跟她说话,天南海北地聊着。

戌时三刻,喜宝顺产生下一个小公主,行六,满语名叫松格里色克图哈宜呼,意思是优雅灵透袅娜多姿的传家宝,这个名字早早地就被弘历取好了。

喜宝觉得挺囧的,这么长的名字谁能记得住,便直接叫后面一个字,呼呼。

弘历觉得他家贵妃起名也真是囧,四阿哥叫噜噜,六阿哥叫嘟嘟,小女儿叫呼呼,合着都是猪啊,想想结合喜宝给他说的梦境,起了个汉名,叫颜朵,小名朵朵!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是我起名无能!

如果这个文不是贴着还珠同人的标签话,到这儿差不多就可以完结了,后面丢几章番外交代一下也就可以完结了,可是,我一时手抽放在了同人文这儿,那么我还得再写几章交代一下。

但是,我再重申一遍,还珠就是来打酱油的,当时开这文时,也是被新还珠雷到了,但是偶满打满地也就看了五集,还是给我妹看孩子时有一眼每一眼看的。

当时看着是气氛,但是现在那种感觉没了,让我再去看找感觉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只能从喜宝的角度写小燕子她们,稍作一提的那种,不会从她们的角度去描述的,那什么出宫啊,私底下的感情啊,我都不会细写的。

到时候出来后,你们别说我是敷衍啊!

不过,保证是大家从没写过的角度,绝对不会太黑,或者太虐几人的。

第74章交代(一)

六格格洗三时,弘历丢了一只金凤钗子当添盆,这只金凤嵌一等东珠五颗,内无光七颗,碎小正珠二十五颗,内乌拉正珠二颗,重八两六钱,众人惊,要知道后妃戴饰品皆是按品级来的,镶嵌五颗东珠的金凤钗是嫡女的规格,皇上这一举动,是打算将六格格过养在皇后名下。

这过养和抱养是不同的,过养是要改玉牌的,相当于六格格是皇后生的,连同皇后在内的所有人都等着皇上传旨时,却没了下文。

就在大家拿捏不准皇上的用意时,就见他凑头过去看收生姥姥怀里仅有三天大的六格格,一脸喜色地夸赞道,“朕的小公主可真俊,”

是俊,粉颜雪肌的,自她下生被嬷嬷包在棉褥里被抱出来时,那皮肤就跟桃花瓣做的一样,粉嫩柔滑的,一点都不像包括六阿哥在内的其他孩子,一个个皱巴的跟个小老太小老头般,那时虽闭着眼睛,却也看得出,是个漂亮的孩子。

今个眼睛睁开了,黑白分明的凤眼像极了她额娘,看着他滴溜溜的乱转,一看就是个聪明伶俐的主,当得起他起的名。

贵妃在暖阁做月子,这个时间她是不能出来见客的,大家看不见皇上对贵妃的态度,但是皇上对小公主的喜爱却是不言而喻的。

待收生姥姥抱着六格格依着尊卑长幼让宾客和后妃们依次添盆时,大家的礼也不敢轻了,好在准备的是两份礼,一份贵重的,一份在规制上,这送哪个,全看皇上的意思,现在看来,是前者了。

太后是丢了个金锭子,皇后是金镶珊瑚顶圈一围,嵌二等东珠二颗,重五两四钱。

慧贵妃是金手镯一对,重八两七钱,其他人金锁、玉镯、玉坠儿、玉如意、玛瑙、翡翠、暖玉、银锭子的都朝盆里扔,这一番下来,竟比阿哥们的洗三礼还要重些,直逼九阿哥,不过他是皇上登基后的第一个女儿,倒没有谁人敢说这规格逾矩了。

便是逾矩了,也没人敢说,连御史都默了,皇上这心情才回暖儿,谁敢这时候去找歪,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那林常在也来了,放的是一尊白玉观音,通体雪白的,一看就是好东西,只是在放的时候,略带忧伤的眼神不经意的看向对过的皇上,她进宫也有些日子了,宫里的传言也是听到一些的,尤其贵妃买凶杀害她的事被人传的有鼻子有眼的,说得多了,连她自个都觉得贵妃是害过她的。

一进宫就被养在永和宫偏殿,她跟前伺候的宫女说皇上这是在暗中保护她,防止被贵妃再次陷害,她也就信了,那宫女又隐晦地提醒她,皇上之所以先前不敢重责贵妃,是看在孩子的份上,如今小公主也生了,贵妃也该为自己的‘恶毒’行径受点惩罚的时候了。

将大慈大悲,普救众生的观音菩萨送给恶毒的贵妃,又是她这个作为受害人送的,不知道皇上会怎么想。

“妹妹这观音选的真好,通体雪白无一丝杂质不说,连观音的眉眼也刻画的跟真的一般,慈眉善目的,看着就让人心生敬畏,这玉观音跟皇后娘娘那儿的送子观音正是一块籽玉上雕刻而来的,当初我跟皇上求了许久,皇上都没舍得给,没曾想竟是赏给了妹妹你,可见皇上对妹妹有多厚爱,”颖妃说着,话里甚为酸楚。

“颖妃姐姐说笑了,雪吟位卑命贱,这等好物自是不敢独享,虽雪吟自进宫还未曾见过贵妃,但听身边宫人说,贵妃姐姐待人最是和善,一直想着要来拜见结交的,今个是小公主洗三的喜日子,选来选去,这白玉观音最能代表我的心意,”说话间,眼眸含情的一下一下又一下地向皇上飘去,端的是脉脉深情。

可皇上却在她开口的刹那,脸一下子阴沉下来,语气极是冷淡地说,“既知自己位卑命贱,就学好了规矩再出来见人,皇后,你有派人交她规矩么?”

“回皇上的话,臣妾在林常在进宫次日就着内务府派了嬷嬷教她规矩了,”

皇上轻哼一声,对林常在说,“念今个是小公主的喜日子,朕就不跟你计较了,皇后,再找两个嬷嬷好生教教她规矩,另外罚她抄写宫归五百遍,”

“是,”

林常在身子一僵,面色惨白地看着他,一脸的不可置信,规矩她有学过,知道常在是后妃品级中地位最低仅比宫女高一级的封号,没有编制的,如果高兴皇上想封几个就封几个,虽说满汉不能通婚,但是常在不计入玉牌,放在大户人家,连妾都算不上,顶多就是个通房之类的玩物,常在里还有好几个跟她一样是王公大臣们送来给皇上把玩的汉家女子,这些汉家女子连宫女都瞧不起,因为宫女都是从八旗中挑选出来的。

当然,她从未将自己跟那些常在们相提并论过,她觉得自己不是任何人送给皇上的玩物,曾经他们有过那么一段美好的时光,她相信皇上待她是不同的,将她挂在满人的名下就是最好的说明。

她家虽然家道中落,却也是大户之家的小姐,有着比一般女子更为良好的家教和品格,她不觉得自己是奴婢,不该对任何人卑躬屈膝,那句位卑命贱,不过是想勾起皇上对她的怜惜而已,既然皇上爱她,便是不能被封为妃子,也该是个贵人的,虽然她觉得自己不在乎名分,可也不想被几个小贵人轻看、鄙夷了去。

可皇上竟然当众给她难堪,这是当初那个温柔体贴、风流倜傥待她呵护备至的贵公子么?他眼里的冰冷和嫌恶像一把把利剑,剑剑扎入她的心窝,仿若是一场梦,这个紫荆城里的皇上和江南的那个贵公子只是长得像而已。

她双手揪着心口,想问一句‘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却未等开口,人就被两个宫女拖请了出去。

“瞧着不像是个傻的,”嘉妃眼里的鄙视毫不掩饰,皇上都把她记在满人名下了,她还一口一个雪吟的自称,这不是打皇上脸子,让满堂宾客瞧皇家笑话么?

为这么个蠢物她竟然还担心了许久,好几日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没曾想不等人算计给她挖坑,她自个就把自个给埋坑里了。

颖妃用丝帕擦拭着嘴角,掩饰嘴角的笑容,心说,她不是傻,只是不够精明而已。

看她那双写满你好无情好残忍好狠心的控诉眼眸时,她就知道丫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个叫爱情的玩意,可惜哇,皇宫里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个,曾经她也希冀来着。

林雪吟长的真不错,身上那股子忧郁气质比高氏还来的让人心疼,比魏氏更是漂亮多了,且更为年轻,又是皇上喜欢的款,若是因此上位,这历史就真的崩的太厉害了,她总得把握点什么吧!

更何况,如今皇上对贵妃不满,一次将她斗垮估计不太可能,可让皇上对她心生嫌隙还是可以运作运作的,若是能借由林雪吟pk掉贵妃最好,若是不能,干掉这样一个不安定因素也是好的。

效果不错,她很满意!

那拉夫人在洗三礼结束后就进暖阁看喜宝了,她方才在盆里丢的是一个红宝石碧牙么小坠角,这会儿拿出一个金项圈,项圈上挂着一个刻有如意的金锁,和六阿哥当初的是一对,是那拉大人亲自让人打的,因着太贵重,不好当人面将人拿出,怕被人拿捏了把柄,给那拉家贴个受贿的黑标签,带累了正在风口浪尖上的贵妃。

喜宝接过沉甸甸的金项圈,这物件拎在手上都沉的很,挂在脖子上还不将人脖子给累着,喜宝跟她额娘逗趣了几句,让月瑾拿下去收好。

手抬起时,露出一截手腕儿,上面还留着浅浅的牙印,都这些天了,还能见着,可见当时该有多深,那拉夫人当下眼圈儿就红了,“我儿受苦了,”只是今个却是不能流泪的,“方才瞧着皇上是真心喜欢小公主的,”

“那是他女儿,他能不喜欢么?”喜宝倒没她娘那种‘皇上喜欢小公主,就是小公主和你的福气’的感觉,本来么,她生来死去生的孩子,他若不喜欢,那就边儿去!

“你这孩子,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漫不经心的,”压低声音说,“前些日子外头传闹的厉害,咱们提心吊胆的,想进来看你又进不来,你阿玛都写好了荣归的折子,被皇上给打了回来,”

这事儿不好说,总不能告诉她娘,皇上跟她置气,是因为她没吃他的醋?想想,还是撒了个善意的谎言,“那是皇上为了护我们娘两,弄的一出幌子,这会儿孩子生了,我们自然也就和好了,”

“那就好,就怕你一时糊涂,真就像外头传的那样,”

“一常在女儿还没看在眼中,”

“就是这话儿,你现在是贵妃,除了皇后,谁也越不过您去,”那拉夫人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想速战速决的,让大家也瞧瞧咱也有废话短说的时候,可一写起来,就发现需要交代的东西好多,暗线埋的也好多。

得,咱就不是个废话短说的主。

亲们追了咱这久的文,想来风格也是习惯了,就这么着吧!

75交代(二)

小格格满月的时候,皇上又是一番惹人红眼的大肆赏赐,除了赏赐小格格外,连同贵妃的喜宝也重重赏赐了一番,众人发现,皇上和贵妃似乎和好如初了(坐月子期间,弘历是不能见喜宝的,因此没人知道二人已经和好),那林常在自小公主洗三之后就再没见过皇上,宫里传言她怀孕的事也因她扁平的肚子让谣言不公而破。

颖妃轻抚小腹,千番心思在心头闪过,继而寻了个人多又不会被挤到的地方,身子一软便向下倒去,幸儿她身边宫女眼疾手快,在她软身的刹那将她扶住。

“颖妃,怎么了?”太后问。

“回太后的话,臣妾只是偶感头晕,歇歇就没事了,”

“哀家瞧你今个脸色挺差的,还是叫个太医来瞧瞧吧,”

太后招来太医,经查颖妃怀有近两个月身孕,太后大喜,重重赏赐了一番。

众妃嫔绞着帕子在心里犯酸水啊,颖妃先是一愣,继而狂喜地看向喜宝,说,“臣妾这也是沾了小格格和贵妃姐姐的福气,”摸着小腹,一脸幸福甜蜜的样。

这胎正是在皇上和贵妃闹矛盾的时候怀上的,好吧,她就是想恶心恶心喜宝,顺便在这个时候爆出来,让皇上护她一护的。

喜宝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又似笑非笑地瞟了眼弘历,弘历的小心咯噔一下,虽然今个是十五,依着规矩是要留宿皇后那的,但是宫里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孩子满月这天,皇上要给那妃子脸面留在她宫里的,皇后又是个贤惠的,不用他说,也会让他留在承乾宫的。

他可是叫嚣着要好好补偿自己的。

却被这颖妃恶心到了,作为皇上的妃子肯定是能怀孕的,不然怎么为大清开枝散叶?可她竟敢在他宝贝公主的满月酒宴上玩儿这心思,这就让人不能原谅了!

弘历皱眉,眼里有几许阴冷,就是有火也不能在这大喜的日子发,之后依着规格打了赏。

这让颖妃方才还笑微微的小脸瞬间白惨一片,妃子规格的赏赐还是不少的,只是跟今个的六格格比,委实寒酸了些,且都知道皇上是个大方人,从来赏赐都是在规格上加三成、五成甚至翻一翻的。

而今,她只是依着规格,这说明什么?心里懊悔,这步棋走错了。

颖妃因怀孕被皇上让人送回了宫,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贵妃,好似受到感应般,贵妃也正好看了过来,一脸笑盈盈的样儿极是刺眼,她觉得贵妃这是在嘲笑她自不量力,自作自受,好像在说,“你不行,你不是我的对手,赶紧洗洗歇着吧,”

瞬间,心口一疼,似有一口血要喷出。

好似为了显摆自己得了个漂亮的小公主,在颖妃走后,皇上心情大好地让容嬷嬷抱着打扮的漂漂亮亮小公主在满朝文武、王宫贵胄的夫人面前转一圈,让大家也瞧瞧小公主长的什么样。

亮了一圈,在大家类似于“小公主长的可真是俊,就跟那观音座下的小玉女般,看着就喜人,”“太后,臣妾可从来没见过这么标致的小人儿,莫非真是那仙童转世托生”的恭维夸奖话里,皇上笑的,那嘴就没合拢过,嘴里说着,“是吧,”“哈哈,”很是得意。

太后、皇后见着,面上都是笑摸样,心里却是各怀心思。

从容嬷嬷手中接过小公主,太后逗弄着几下,说,“哀家瞧着这孩子就是个有福的,一双眼睛乌溜溜的,精神劲儿可真足,瞧着就让人喜欢,”

皇后凑脸过来,“可不是,这小摸样儿长的比她前面几个姐姐都俊,这小皮肤嫩的,臣妾见着都想掐上一掐,”

一旁的晴格格垫着脚儿,抻着脖子也要看,太后抱低了些让她看。

“小公主长的可真好看,”晴格格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福袋子,“皇祖母,这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