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继皇后也妖娆-第4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声音娇的,这小嘴嘟的,弘历将人往上提了提,亲着她红嘟嘟的小嘴,笑着打趣道,“是啊,你真不是妒忌人家有才,又会做诗又会唱曲,”

“切,谁不会啊,就她那些诗啊,曲啊,我若愿意,张嘴就来,可我现在是皇后,我不能跟一个小妃子一般见识,你说对吧,”

激情才过的小脸若艳若桃花,配上她这副我端庄我大方我不跟她们一般计较的理直气壮样,真是萌死个人,弘历顺着她的长发,笑意更胜了,“嗯,咱不跟她们一般见识,平白掉了自己个的身份,朕知道你是最最有才的就行了,”

“哼,谁不知道你就喜欢这种连花开花落这种自然现象都能伤悲感秋,愁容萧索的美人,听说午日里你两又在御花园偶遇了?”

弘历爱死了她这副吃小醋的模样,收起笑颜,绷了脸埋汰道,“呦,你这皇后没白当,消息比以往可是灵通多了,”

“那是,咱怎么说也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多的是人巴结讨好咱呢?”

傲娇样,弘历绷不住脸,笑了起来,捏着她的仰着的下巴颏,揶揄着问道,“说说,你都听到了什么?”

“自然是说颖妃又做了首新曲子,您从旁听着都入迷了,什么曲子这么好听啊,您哼两句也让咱饱饱耳福呗,”

弘历把她裹紧些,俯身在她脸上点点的亲,“真想听?”

“想啊,”

“那你亲亲爷,”

喜宝就着嘴亲了他一下,弘历不满意,捧着她的脸,非要让她来个深刻一点的吻,喜宝小舌头灵活地探进他的嘴里,四处乱搅,搅的弘历一身欲火腾腾直冒,楼贴这她的腰,蹭弄着,一声声的叫她,“宝儿,”“宝宝,”“雅雅,”……

又是一阵激情燃烧的欢爱后,喜宝累的不行,什么颖妃啊,晋位啊,歌啊,曲啊,都不管了!

眯哒眯哒要睡着时,就听见耳边低沉的歌声哼起,“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在我怀,”至于那什么‘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的晦气曲子他是永远都不会唱给宝宝听的。

乾隆十二年三月,先皇后唯一嫡女固伦和敬公主嫁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辅国公色布腾巴勒珠尔,因皇上不忍爱女远嫁,破例准其留驻京师,同月,晋升嘉妃、纯妃为嘉贵妃、纯贵妃,令嫔为令妃,怡嫔为舒妃,愉嫔为愉妃,其他人不变。

圣旨下来后,太后气的差点没厥过去,忍不住将喜宝叫过去质问她,怎么回事?

喜宝抽着小泪说,“臣妾是向皇上提议颖妃来着,可皇上不知为何突然生气地说,八阿哥好,那是因为皇额娘您教导有方,跟颖妃有何关系?说颖妃若是个好额娘,就该一门心思地将女儿教好,而不是将心思放在那些毫无灵气的诗啊、词啊、曲啊的上面,都是做额娘的人了,成日里悲伤感秋的,让人听着晦气不说,连带着小格格也……”

喜宝离开慈宁宫后,太后让人打听了颖妃又做了什么事惹恼了皇上,听闻颖妃居然扛着锄头在御花园里葬花,还唱那么晦气的曲子,一脸恨恨地,“这个成日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皇上宠皇后是毋庸质疑,但是他再宠皇后,也不耽误繁衍子嗣。

乾隆十三年六月,十一阿哥降生,生母嘉贵妃。

乾隆十三年七月,十二阿哥降生,生母那拉皇后。

乾隆十五年二月,大格格和硕和婉公主下嫁蒙古科尔沁草原世子巴林博尔济吉特氏德勒克,五格格和硕和嘉公主下嫁太后的嫡亲内侄孙钮钴禄氏。齐格,按说,齐格一个御前侍卫是没这资格的,可是她是太后的内侄孙,她说好,谁敢说不好?

指婚圣旨下来后,喜宝将二人叫到跟前,除了明面上的添妆外,一人又给了一个梨花木的匣子,对和婉说,“生在帝王家,享受了平凡人不能享受的富贵,也要勇于承担你将来所要承担的责任,这叫权力和义务并存,就像平民家的女子,她们享受平淡生活的同时也要为家里生计发愁、劳苦,老天给了你一副美丽的眼睛,是要你用它来发现世间的美好的,科尔沁草原是苦,没有咱京城繁华、大气,可是反过来想想,那儿也没有咱们这儿的规矩和拘谨,草原那么美,风吹草地见牛羊的生活该是多么的自由自在的生活啊,抬头看白云,低头看草地,看雄鹰展翅,看绿草生生。

记住,世子是你的丈夫,府邸是你的家,丈夫是用来爱的,家是用来打理的,你未嫁人前,是大清朝的公主,嫁人后,就是世子府的世子妃,那儿是你的家,这儿是你的娘家,想了便回来看看,人生短短数十年,要对得起自己,莫要为了谁伤了自己的身子,莫要因为谁而放弃自己的权力,和婉,你的能力,额娘是知道的,这么大的后宫你都能管的妥妥帖帖,那个小世子府对你来说应该不在话下,既然你能打点好一个后宫,一个世子府,那么小小的世子爷,应该不在话下吧,”

和婉甚是感激地说,“皇额娘,女儿明白您的意思,我定不会辜负您这些年的教导的,”虽然采取的放纵式的教导方法,但她该学到的东西都学到了,甚至更好,连亲生的阿玛和额娘都说,儿啊,皇后待你是真真的好。

喜宝笑了,转脸对五格格说,“和嘉,虽然你不是在我身边长大,但皇额娘对你有一份责任,这是慧娴姐姐临时前的交托,我既然应了下来,就会护你的,这些年没有太管过你,是因为若是明面上护了你,咱两就得荣辱共存,对你来说,太后比我更适合依靠,筹码总不能放在一个盘子里吧,”

和嘉脸白,咬着下唇有些惊恐的样,喜宝笑,“你莫要害怕,我既然讲这话儿说开了,就没有怪罪你的意思,皇额娘虽然人品不行,但还有低到跟晚辈计较的份,如今你被指给了齐格,我有几句话要嘱咐你,一,男人和家都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真的,管家要用心计,对付自己男人也要用心计,莫要因为脸面冷落了自己男人,但也不能让他们蹬鼻子上脸欺负了你。

二,额驸们的那些小妾、通房,从来都不是你们要对付的对象,要知道握住男人的心,其他人又何足为惧?

三,谨防奴大欺主,记住一点,再有背景再厉害的奴才也是奴才,是奴才就不能越过主子去,”对于降服奴才的事,和婉当了几年的掌宫人,有的是法子,这话是说给和嘉听的,太后早就存了将她指给内侄子的心,自然在管家方面不会太尽心。

“最后一点,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少了私房钱,古董首饰永远都不如银票来的实际,”

回到房间里,和嘉打开皇后给她的首饰盒,里面是两套黄金的头面首饰,拿掉头面首饰和垫布,下面是一个暗格,里面是厚厚的一叠银票,数数,竟有五万两之多,和嘉的眼泪瞬间下来了。

都说皇后霸占了慧娴母妃的遗物,那些本来是给她和弟弟的,曾经她也因此怀恨在心,若是有了那些遗物,她也不会在慈宁宫看人脸色过活了,嫡亲的孙女儿竟连晴儿的待遇都不如,不就是因为晴儿手中有她阿玛和额娘留下来的财物么?

如今她明白了慧娴母妃的苦心,皇后是个好人,大好人。

若是这些东西落在了太后手中,便是给她,也是明面上给,那样还不是便宜了她的娘家人?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上盗版章节,骂声不断,打负分的也很多,但效果不错,点击是平时的三倍!咱熬夜写的文,也对得起咱这张脸。

78还珠开篇

乾隆十五年三月,八格格降生,生母纯贵妃。

乾隆十六年五月,十三阿哥降生,生母那拉皇后。

乾隆十六年八月,九格格降生,生母舒妃。

乾隆十七年二月,令妃有喜,六个月时突然小产,流下来的是个成了形的小格格。

乾隆十八年四月,令妃有喜,怀胎八月早产生下一女,却是个死胎,还是个畸形的,皇上嫌晦气,不计入玉牒。

乾隆十八年六月,颖妃怀孕,怀胎十月,诞下十格格,那一刻,她圆满了,这可是历史上乾隆最宠爱的固伦和孝公主,乾隆对她的宠爱,比对几个儿子加起来还要多。

乾隆十九年二月,十四阿哥降生,生母舒妃。

乾隆二十二年四月,婉嫔被查出怀有两个月身孕,六月,喜宝的月事迟了半个月,这让她非常非常非常郁闷以及暴躁,她可是四十岁的高龄,从来都没想过她会生三个以上的孩子,这是第五个。

嗷嗷……

最恼人的是,本来皇上说好了今年要去木兰围场秋闱的,届时和婉会带着她的老公和儿女来看她的,结果因着她的疑似怀孕取消了,改去西山围场行猎。

这些年喜宝微服啊,官服的跟着弘历也去了不少地方,这种一抬脚就到的地方她还真不乐意去。

“真不去见识见识朕的马上英姿?”已经年近中年却保养得当不显老态的弘历将一脸蔫蔫的皇后搂抱在怀中,拱着她的脖颈问。

他是保养得当不显老态,可人家却跟吃了青春不老仙丹般,容貌一点都没变,那小脸嫩的跟奶糕子做的一般,软软香香的,一口咬下,一嘴的奶香。

“你什么时候的英姿我没见过,”喜宝眼皮都没抬地,继续吃葡萄,新疆乌鲁木齐进宫的马nai子葡萄,又甜又好吃。

“那是,尤其是床上,”弘历笑,手打着圈儿,“你说这里是儿子还是女儿啊,”

“御医都没确诊呢?谁知道是不是贪吃凉的东西,月事才会推迟的,我都四十了,再怀上,人该说我是老蚌生珠了,”喜宝有些犯恼了。

“你这样还叫老,那嘉贵妃、纯贵妃她们算什么,朕又算什么啊,当真应了那小犊子的话,是老头子么?”手指在她小腹上游走,都是四个孩子的额娘了,这腰肢还是那么纤细妖娆,小腹还是那么平坦白皙,进去时还是那么的紧致,缠人,“朕知道你有了,或许连你自己都没发现,你每次怀孕时都会格外的犯懒、嗜睡,”还爱耍娇,尤其是皮肤,跟焕然新生般,嫩的都粘人的手。

手从她的小腹一路向上,抚摸摩挲。

喜宝怕痒,哼唧一声,扭着身子不让他摸,对于她的反抗,弘历已经掌握了镇压的技巧,双手双脚地锁住她的人,下一秒,嘴就咬上她的粉耳尖尖,舔咬着。

喜宝耳后十分敏感,被啃咬得太舒服,忍不住泄出一丝呻吟,下一刻,就感觉一个熟悉的硬物顶住自己。

“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能想这事,要泻火,去找别人去,”

“找谁啊,一个个又老又松的,朕哪儿有兴致,”

“宫里不是新进了几个贵人么?我瞧着,一个个水灵的很,去找她们啊,”

“朕都四十有七了,满足你都勉强,哪里有多余的精力去滋润别人啊,这些年孩子也生了不少了,朕累了,怕是没心也没力了,你放心,太后那儿朕自会应付,你安心养你的胎就是,”说话间,还不耽误啃香肉,吃软豆腐。

“太后能同意么?那群贵人里,有一个可是出自钮钴禄氏家,”还是嫡亲的侄孙女儿,叔叔跟侄女,算不算是乱。伦啊!

“兰贵人么?”弘历抽抽嘴,那姿色,要不是给太后面子,进宫当宫女都没资格,拱着喜宝的脖子,“反正朕不去,朕以后谁那儿都不去了,就认你这儿了,”

“皇上,臣妾可又要忠言逆耳了,为君之道雨露均沾才是正理,”绷着脸,一副人前的耿直严肃样。

若是忽略她眼底的笑意,皇上还真就信了,“装,让你装,笑的跟个小狐狸似的,心里指不定怎么得意呢?”他的惩罚一向是将人扒光,光溜溜地抱在怀中,肉贴肉地搂在身前。

人人都道皇后端庄守礼、耿直严肃、规矩重,甚至是恶毒,哪里知晓她私下里就爱跟自己撒小娇、使性子,耍无赖、转心眼,时不时地还闹个小脾气啥的,偏生他就爱宠着她、纵容她,包括她‘恶毒’的一面。

“宝贝,朕对你好不好?”

喜宝笑咪咪地点点头,“那你也心疼心疼朕,放朕进去,好不好?朕不动,朕就放在里面,”下一秒,人就分开她的腿挤了进去,舒爽地叹了声,“还是你这里面最舒服,”

“……”

“宝贝,你说你是不是妖精变的啊,”弘历咬着她的脖颈,开始蠕动起来。

“不是说不动的么?”

“你信那话,反正我不信,”

“……”

八月,皇上带着一干儿子和大臣浩浩荡荡地去发去了西山围场,喜宝留在宫里养胎,顺便为自己的六公主挑拣额驸,颜朵儿也十二岁了,到了指婚待嫁的年龄,和婉在科尔沁混的不错,颇得人心,这不漠南杜尔伯特部的小世子和漠西杜尔伯特部的小世子都有求娶公主的意思。

虽然很早就知道公主是要和亲的,但是也希望能离家近些,漠南比漠西不仅距离近,条件好,且漠南已经在康熙时就归顺大清,漠西却刚刚有归顺之心,这还是因为被大清的铁骑打伤了元气的缘故,皇上有心用和亲来平息战争,却又不舍得将大清第一美公主远嫁,虽然相信她有自保的能力,可还是舍不得。

偏生宫里未嫁的公主里数她最大,宗亲里的格格到年龄的都被指婚了,没指婚的还没她大,晴格格倒是比她大些,可若是让她代替六公主嫁去漠北,恐寒了愉亲王的旧部,七格格倒是没比她小多少,可就算是皇上愿意,六公主也不愿让自己额娘被人指责偏心自己闺女,打压别人闺女的恶名。

还有就是,漠南的小世子只比颜朵大两岁,若是指婚,等几年完婚正好,而漠西的小世子已经十六岁了,现在指婚,就算他不能娶妻,可收房的丫头肯定不能少吧!以颜朵的武艺,收拾几个小丫头不成问题,但她一人远在漠西,难免有些寡不敌众,若是小世子护着还要好些,若是小世子念着旧情,那么颜朵就要遭老罪了。

喜宝托着腮,挺头疼的,真希望老天能给她降个适龄的女儿下来。

“容嬷嬷,有没有吃的,”

“十三阿哥,你们怎么都回来了,”

“嬷嬷,璟儿肚子都快扁了,您赶紧地给我弄些吃的来,”

“好好好,嬷嬷这就去拿,十三阿哥等着啊,”

“多备些来,我也饿了,”

这几个小魔头们不是都去西山围猎了么,怎么都回来了,喜宝的头更疼了,好不容易得了清闲,怎就这短暂呢?

“皇额娘,皇额娘,儿子回来了,儿子走了这么长时间,您有没有想儿子啊,”

“这才走了一天,”喜宝扶额。

“谁说一天,昨个早上走的,这会儿已经一天半,好不好,”十三阿哥永璟纠正道,四个孩子里,六阿哥和六公主最随娘,十二阿哥一半随娘,一半随爹,只有这个老十三像极了他阿玛,连太妃和太后都说,活脱脱就是一个摸子里刻出来的,也因此,他再混,太后都不说他,怕是喜宝几个孩子里,唯一一个真正得她欢心的吧。

偏生他也是几个孩子里最黏糊人的,按说他才几岁,弓箭都拿不稳,可皇上说,皇后要静养,便将老十三提溜去围场了,不能打猎,骑个小马从旁溜达帮忙拣拣猎物也是好的。

“不是随你们皇阿玛去西山围猎了么?怎么都回来了,还是你们皇阿玛嫌你们吵,都给撵回来了?”

“五哥在围场上射鹿时射中了一个姑娘,”六公主笑着说。

“刺客?”喜宝皱眉。

“不是,那姑娘身上挂着一个包裹,里面放着一张画卷,一把扇子,她被皇阿玛跟前的侍卫福尔康抱到皇阿玛跟前时,冲着皇阿玛喊了句,皇上,您还记得十七年前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么?那扇子和画卷女儿瞧过了,确定是皇阿玛的笔迹?皇额娘,我可是听说皇阿玛最是喜欢微服私访的,”六公主说着,笑意更浓了。

喜宝脑子又涨疼了几分,后悔自己当初太懒,任由几个孩子自由发展,六阿哥基本是四阿哥带大的,六公主又是四阿哥、六阿哥、大格格一起带大的,十二、十三又由六公主、四阿哥、六阿哥一起带大的,性格一个影响一个,没一个朝纯善方面长的,一点都不随她!

尤其这颜朵,四个孩子里就她一个女娃,可最蔫坏的那个就是她,什么坏主意都有她的份,偏又长着一副纯善又绝美的脸蛋,一动坏脑筋,就笑,笑的人是一点思考力都没有,越笑的开怀,越没好事。

“那姑娘多大了?长什么摸样,”

“十六七岁的样子,浓眉大眼的,有点像老十三呢?”

“女的?十六七,像老十三?”喜宝念叨着,然后眼睛一亮,坐了起来,“那姑娘现在人在哪儿,伤势如何,”

“正在太医院医治呢?伤势挺严重的,一箭穿胸,又一路颠簸地赶回来,”

喜宝有些急了,“你去吩咐那些太医,一定要把人救活,不管用什么法子,”

“四哥留在那呢?”

“好好好,老四办事我放心,”永珹几年前大婚后被皇上册封为端郡王,放出宫建府邸了,如今在户部当值,于皇位是没了希望,但是在政途上还是有前途的。

“你六哥呢?”永 ⒂犁魉湮创蠡椋贾噶瞬喔=罢叻馕倏ね酰笳叻馕?ね酰汲龉ǜ耍⒏缛チ吮康敝担灏⒏缛チ死癫康敝怠

“被皇阿玛派去白云大师那给您讨茶去了,”

白云大师,就是之前赠予喜宝茶的有着仙风道骨之气的老和尚,自打喝了那茶后,喜宝就馋上那口了,奇怪的是除了她,谁也不觉得那茶多好喝,可她每次怀孕时是一定要喝那茶的,否则就会觉得胸口憋闷,脾气异常烦躁,还总觉得浑身像火烧般,倒不是天天喝,喝一次总能管上好一阵,有点想吸食鸦片的感觉,可不怀孕时,就没那么想,甚至不喝都行。

“那你皇阿玛呢?”

“我想他大约不好意思来见你,”

作者有话要说:从今天开始,还是隔日更!嗯,遇到节假日时会休息,比如清明时节。

提前祝大家清明节快乐。

不知道大家会去哪里玩儿?

79小燕子

宫里人多嘴杂,皇上前脚回宫,后脚他从围场带回一个年轻姑娘的事就传遍了整个后宫,姑娘的来历也被人在心底来来去去地猜测了一通,因着有林贵人这个珠玉在前,这位身份不明的姑娘初初时便被列为路边野花野草之类的人物。

有人在宫里气的摔杯砸碗,有人恨的咬牙切齿,有人急的撕巾扯帕,都在心里恼皇上放着后宫的莺莺燕燕们不来宠幸,竟去招惹宫外那些骚蹄子,难道真的是家花不如野花香?现在的姑娘也是,为了攀龙附凤,竟是什么法子都能用,那么高那么陡的悬崖峭壁都能爬上去,也真是神人。

也有人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的,这些年来,皇上对皇后非但没厌弃,反而越发恩宠了,大有专宠之意,因着她怀孕无法远行,甚至取消去木兰秋弥,如此‘怜惜’却在一出宫,就带回一朵野花,不知道皇后会怎么想?怎么做?

当初为了一个林贵人,皇上跟皇后可是闹过分歧的,虽然后来和好了,可如果再来一次?高高在上的皇上还会再一次‘妥协’么?这女子可是中箭被皇上亲自护送回来的,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不惜爬山涉险,这等‘深情’,是个男人都会感动吧!

尤其皇上已是小五十的年龄,被二八年华的少女如此爱慕,便是不爱,这份感情,这个女子对他来说也应该是特别的吧!

不知道这特别的存在能让皇上如何特别的对待?真的让人拭目以待啊!

只是还未等她们上瓜子沏茶准备看戏,这曲目就来了个大逆转,一句‘皇上,您还记得十七年前的夏雨荷么?’让痴情野花为爱独闯围场的戏码变成了私生女千里迢迢寻父记!

皇后老蚌生珠,竟生出了个‘双喜’临门,这出戏真是越发精彩了!

皇上看着手中的画和扇子,再三确认后终于承认这是自己的笔迹,至于大明湖畔的夏雨荷,貌似真有这么一个人,当年他微服私访,路经济南的大明湖畔时为了避雨,住进了一户姓夏的人家,那夏家家主是个文人,甚是酸腐,女儿倒是长的不错,确有几分才气,对于男人,尤其是有权势的男人,泡了个美女才女什么的,不过是则风流轶事,在女色上有原则的男人不少,不过能做到柳下惠那种程度的却是少之又少。

更何况当时正逢雨季,雨水连绵不绝地下了半月有余,他也真是无聊的紧,一个巴掌拍不响,汉人素来讲究礼义廉耻,姑娘家的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别说跟男子私相授受了,若不是那夏家人知道他是皇上,妄想攀龙附凤,也不会由着女儿每日跟自己谈诗论画,甚至在婚前委身于自己,且还在夏家。

这等卑贱之女玩了也就玩了,带回宫,不过耳鬓私缠间的情话,说说而已,历朝历代的皇上都喜欢微服私访,把个妹,泡个妞,若都要带进宫,先不说宫里住不住的下,就是满汉不通婚的这条祖宗家法就过不去。

且当时宫里妃子,论才气,有高氏,论宠爱,有喜宝,论贤惠,有孝贤,论娇俏,有庆嫔,论温柔,有纯妃……那夏雨荷不过是个野食,图个新鲜罢了。

后来弘皙谋逆,他赶回宫主持大局,夏雨荷便被他丢在了脑后,没曾想十七年后,他的沧海遗珠竟然找上了门,还是以这样戏剧的方式,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孩,要说一点不愧疚,那得是多么铁石心肠的人啊!

“皇后娘娘到,”

“臣妾参见皇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