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继皇后也妖娆-第4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来对个质什么的,为了贪功,把小事做大,可若是交由皇后查,只要口径一致,语气诚恳,认错态度好,她多半不会计较的。

因此,倒也没那么紧张和拘谨。

“皇后,你要审便审,要问便问,我小燕子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偷偷上了五阿哥的马车,五阿哥事先并不知情,出了宫门他才发现我的,”小燕子有些沉不住气地说。

这段时间,总有人在她耳边说,皇后严肃、刻板、最重规矩,像她这种规矩不好的人最好少在皇后眼么前转,犯了事,学规矩事小,小命丢了事大,她上次不过无聊赌了几把色子,就被打的皮开肉绽,若是知道她冒充格格,铁定小命玩完,因此对皇后十分犯怵。

五阿哥一听她这话,急了,皇后不爱揽事,不代表她好说话,相反最不好说话的就是她,开罪皇上,最多就是个死,开罪皇后,生不如死。

就见皇后眸光一冷,阴沉沉地说道,“还珠格格,你不懂规矩,本宫不跟你计较,反正皇上也特许你不学规矩,但不懂礼貌,本宫就不能纵容你,想你也是大姑娘了,身为晚辈,对长辈该有的礼貌总归要有的吧,皇后也是你叫的么?没人告诉你,你现在是皇上的女儿,要叫本宫一声皇额娘么?还是在你心里,本宫当不起你叫一声皇额娘?”

小燕子是弃儿,从尼姑庵里跑出来后,便混迹在市井之间,算是从社会底层长大的,从小到大受尽白眼,最起码的察言观色还是有的,见皇后冷着脸,瞬间底气全无,嗫嚅地说,“我……”

“皇上特许你不学规矩,本宫对你没有这个特许,容嬷嬷,将格格带下去,让她好好学学身为一个格格给皇额娘请安觐见的规矩,”当了二十几年的贵妃加皇后,还没人敢这么跟她说话呢?

“嫬,”

小燕子看向五阿哥,大眼睛骨碌转的都是求救,五阿哥不落忍,起身替她求情,“皇额娘,还珠格格也是因昨天的事而神经太过紧张才对您一时不敬的,还望别跟她一般见识,”

“本宫没有跟她一般见识,本宫只是替她额娘管教管教女儿,免得等她指婚嫁人后,让夫家笑话我们爱新觉罗家的女儿没家教,丢了咱皇家的脸面不说,她自己也得不到夫家的尊敬和爱戴,”喜宝这几日也听说了,这位格格不会成语,拽文嚼字的话说了她也听不懂,所以话说的极是直白。

“怕我丢了皇家的脸面,就让皇阿玛不要让我当这还珠格格了,反正我也没想当这格格,没想以格格的名义嫁人,我来送信物,不是为了当格格,也不是为了嫁人为妻的……”小燕子从小无父无母,没少被人指着鼻子骂她没家教,因此挺激动的。

“还珠格格,你既然进了宫,就不要再赌气说你不是格格的话,你额娘让你替她送信物,难道只是单单让你替她问皇阿玛那句话的么?她也是想让你和皇阿玛相认的,”五阿哥大声斥责道。

小燕子知道自己差点又要‘掉脑袋’了,眼眸一转,颇为委屈地说,“我娘生前,皇阿玛不记得她,我娘为他伤透了心,死后,皇阿玛封我做这个格格又有什么意思,弥补我娘么?”

如果是皇上的女人在她跟前说这番话,喜宝肯定会嗤之以鼻,因为被皇上辜负,被皇上伤透心的女人多着呢?那个夏雨荷不是一个人,可小燕子是无辜的,她是父母不负责的产物,是真正可怜的人。

因此,倒也没再难为她,“老五,还珠格格不懂宫里的规矩,难道你也不懂么?无令牌私自带格格出宫,你可知罪?说吧,你们都去了哪?”

宫外的诱惑喜宝是知道的,因此最后一句话也真是想知道他们去哪玩了,是不是真的那么好玩,若是的话,就缠着皇上带她微服出宫转转。

她也觉得皇宫很闷。

五阿哥长吁了一口气,说,“回皇额娘的话,还珠格格生于民间,长在民间,不习惯宫里的生活,想出宫走走散散心,前段时间还珠格格为了出宫,半夜爬宫墙被侍卫当刺客抓了,儿子也怕她再做出什么荒诞之事,这才冒险带她出宫走走的,昨个我们也没去哪,就在我府里坐了会,索绰罗氏陪着聊了些闺房趣事,用了些晚宵就送了回来,”

“你们费尽了心机,哪都没去,只是在府里坐了坐?”

“回皇额娘的话,实在不敢带还珠格格去别的地方,”

“是么?”转头看向小燕子。

“回皇后……皇额娘的话,就是这样的,我跟皇阿玛说过很多次,让我出宫走走,皇阿玛就是不许,我在宫里吃最好的,穿最好的,用最好的,可是真的跟坐监牢一样,我好闷好烦好想出去走走,哪怕就是看看街道,看看人群,上次为了要出宫,我连围墙都翻了,这次不敢翻围墙,我就偷偷地钻进了五阿哥的马车,求他带我出宫走走,可五阿哥不敢带我去别的地方,就带我去了他的府邸认了下门,”

“就算是这样,无令牌出宫就是犯了宫规,本宫念你们初犯,也不重罚,永琪罚俸禄半年,以儆效尤,还珠格格罚抄写宫规三百遍或者自请皇上着内务府派教养嬷嬷教你学规矩,两个选一样吧,”又说,“还珠格格,不要以为本宫针对你,你既然进了宫,当了格格,就得有个格格样,皇上特许你不学规矩,那是因为你初进皇宫,他念着你的生母,对你宠爱有佳,若你仗着这份宠爱,继续这般胡闹下去,本宫保证到最后受伤的那个一定是你,不要说什么不嫁人的话,就是在普通人家,女孩到了年龄也要嫁人,不要辜负你娘的一片苦心,本宫不强求你在多少日学成一个仪态万千的格格,但至少你得知道什么叫礼义廉耻,尊重长辈,下去吧,”

挥手让他们退下。

“儿臣告退,”

永琪拉扯了下有些隐晦不明的小燕子,小燕子甩了下手帕,“小燕子告退,”

待人走后,喜宝吃着容嬷嬷重新上端上来的热燕窝粥,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就听十三阿哥说,“额娘,五哥对还珠格格真好,”

“额娘,我怎么觉得五哥没说实话啊,”十二阿哥说。

“晚会,叫你六哥来见我,”

“额娘,你怀疑五哥骗你,”

若是永琪说带小燕子去逛了夜市逛了街,喜宝还真就信了,可只去了他的府邸认门?皇宫这么华美大气的宫殿都让小燕子觉得像坐监牢,没什么可逛,永琪那个小王府又有什么吸引她放弃好不容易出宫的机会去那坐了这么久?

“额娘,前个那还珠格格的确是去了五哥家,但坐了一会就随五哥去了福家,”

“福家?”喜宝一脸疑惑,“去他们家干嘛,”

福伦是令妃娘娘的表姐夫,汉军旗人士,官拜大学士,膝下两子,大儿子福尔康是御前行走,二儿子福尔泰是五阿哥身边的哈哈珠子。

两孩子只相差一岁,今年一个十七,一个十六,都到了指婚的年龄,去年传出福尔康跟晴格格在雪地看星星看月亮的传言,太后为了辟谣,带着晴儿去五台山祈福了。

“难道他们家还没断了尚公主的心思?把主意打到了燕子身上?”

皇子们年龄大了,各方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太后看重的是八阿哥,为着牵制太后那边,让她不要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她和孩子们身上,她也将前朝的权衡之术用在了后宫,不怕狼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对手,真感谢颖嫔这个拖后腿的,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快控制局面,若非她面上跟令妃交好,暗地里却让人提防着令妃跟八阿哥亲近,无子的令妃也不会转而接近了生母去世且是满人血统的永琪,为了给永琪加势,她放任永琪跟福家兄弟交好,提拔令妃一脉的势力。

就连给五格格私房钱,也是出于离间太后和五格格、五阿哥关系的目的,皇宫是个大染缸,从来都没有一个真正纯善的人,更何况,五格格还在她家小颜朵的碗中投过毒,让她风风光光的嫁人,也算是对得起高氏留下的丰厚财产了。

福家是个心大的,这几年顺风顺水的,居然动起了尚公主的心思,说实话那福尔康的皮相也的确长得不错,高高帅帅的,是女孩欢喜的那种,再者,大学士的公子,文采自是不凡。

晴格格不是她的女儿,跟她关系一般,因此她也由着令妃给自己侄子制造机会,当然,她也知道太后是不会将晴格格指给福家的,玉蚌相争,渔翁得利,太后一走,后宫可不就是她的天下了。

只是,这小燕子是她看重替颜朵指婚的,自然不能让福家抢了去。

“只怕不只这些,”永∷怠

“还有什么?”

“据探子报,福大学士家里前几日住进两位姑娘,小燕子昨日就是去见那两位姑娘的,探子说,那两位姑娘操着济南口音,”

“济南口音,两位姑娘?”

“福大学士家里挺紧张这两位姑娘的,小燕子去时,两人关起门来说了许久的话,”

“你说她们是……”喜宝惊,不会吧!

“只怕是了,”

“先别打草惊蛇,看看,先看看再说,”

冒出皇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小燕子一活蹦乱跳如花似玉的适龄少女就这么被砍头了,她会觉得很可惜的,得废物利用啊!

第84章

现在想想,小燕子是个冒牌货的行径也真是疑点多多、破绽百出,比如她娘是才女,她却大字不识几个,其解释是她娘怨怪皇上的负心,不想女儿重蹈覆辙,还有小燕子自小生活在济南,却说的一口地道的官话,其解释是她娘早就寻了让她来京认父的心思,这才从小请了师傅学官话的,当时听了让人唏嘘不已,现在想想,也真是有些牵强,既然寻了这样的心思,就该想到有两个后果,一是认到了,那么她报复的目的达到了,可皇宫这种地方,本就容不下一个私生女,如果这私生女是个粗鄙不知礼的,那就更容不下了,夏雨荷这是想报复皇上的薄情,还是报复自己?用这样一个粗俗不堪的女儿来磨灭皇上心底对她那最后的美好?

这般损人不利己的行为,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做吧!

二是没见到皇上,那么小燕子只是夏雨荷的女儿,都说孩子是父母的延续,夏雨荷一生高傲,怎可忍受如此粗鄙不知礼的闺女继续毁她的名节呢?虽然她早已没有名节可言,可是骄傲、自尊总会有的吧!

其实,燕子能顺利过关,也是因为当时皇上和喜宝都先入为主地认为她是夏雨荷的女儿,再者皇上爱面子,私生女这事吧也真是不光彩,不愿深问,尤其当着皇后和妃子的面,再加上小燕子胡诌乱扯、问七讲八的本事极高,又有令妃娘娘母爱泛滥的为其‘圆话’,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过关了,糊里糊涂地认下了。

“这事你五哥那边?”

“在此之前,五哥已经见过那位夏姑娘了,”

喜宝叹气,单小燕子这事办也好办,只是这事儿牵扯到五阿哥、福家,不管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喜宝却不想这些年来的平衡被打乱,尤其还是在太后去五台山的当头,很容易就会被人编排一个排除异己,不能容人的罪名。

摆摆手,有些无力地说,“先继续让探子监视着,探探他们打的什么主意,小六,你试着跟那小燕子接触接触,看她……”

“额娘,儿子都已经长大了,有些事儿不用你交代,儿子自会酌情处理,倒是您,安安心心地养胎才是正经,”永〗踊暗溃锏暮⒆佣嘣缡欤彩侵噶嘶榱炝瞬钍碌那淄酰馄浼涞拿琶诺赖烙制裼胁恢睦怼

“六哥说的没错,那小燕子既是我们引进宫的,自会找人看着的,您真不用太惦记,”六公主说。

喜宝插着嘴角,看着一双儿女,“我这不是无聊么?找点乐子打发时间呗,”

“了解,”

“明白,”

永『脱斩渫档馈

得知小燕子居然对皇后不敬,皇上当时就怒了,听在承乾宫伺候的宫人说,自两人走后,皇后就有些郁郁不欢,早膳也没吃两口,这要是平时,他或许还会小心眼地拿话刺两句,为自己被她看了两月的好戏出口闷气,可现在,喜宝可是有孕在身,高龄产妇,心疼都来不及,皇后的责罚,小燕子选的是学规矩,皇上除了让内务府给她挑了两名严苛的教养嬷嬷外,另外罚她抄写五十篇女戒和孝经,五阿哥在罚俸半年的基础上又加罚半年,同时抄写孝经、佛经五十篇,小燕子哭着求饶,皇上直接拿话吓唬她,抄不完女戒和孝经就不准出漱芳斋,更不许出宫,若是再敢像前几次一样爬墙偷溜或者扮成小太监混出宫,那就等着君无戏言,板子上身吧。

小燕子怕了,老实安分地跟两位嬷嬷学规矩,第三日,她将下了早课的永琪堵在上书房的门口,将他拉到一边,苦哈哈地说,“我不要学规矩了,一个磕头学了一上午,一个走路学了一下午,中午吃饭还挑三拣四的,那什么唐嬷嬷、刘嬷嬷的根本就是皇后找来故意刁难我的……”

嘴被永琪捂住,“这是什么地方,你就敢胡乱说话,不要命了,”拉着她闪进一处僻静的假山石后,让身边的心腹太监小路子去把风。

“我要命,可是再学下去,不等皇上砍我头,我就已经被那两位嬷嬷折磨死了,”小燕子踱着脚的团团转,“你赶紧给我想想办法吧,你知道我不是……总有一天我是要离开这的,这规矩学了也是白学,我听说皇后最喜欢罚人学规矩,原来学规矩比挨板子还痛苦,她果然……”

“宫里越忌讳什么你越说忌讳,皇额娘也是为你好,这规矩都是要学的,就是皇额娘跟前的六公主也是要学的,唐嬷嬷和刘嬷嬷是宫里的老嬷嬷,不会故意刁难谁的,你都见过紫薇了,别总提不是格格这话,她原谅了你,将格格之位让给你,你就得替她把这个格格当下去,以后不许说不要学规矩的话,再说这话,被人听了去,不仅你……”比了个咔嚓的动作,“便是连我、紫薇、金锁,尔康、尔泰,令妃娘娘和福家所有人都会被牵连,连你宫里的明月彩霞,小桌子小凳子都跑不了,”

小燕子做惊吓状,“那我……”

“好好的学规矩,学好了规矩讨得皇阿玛和皇额娘欢心,你的脑袋就保住了,你的格格之位也保住了,兴许皇阿玛一高兴,就准你一个可以随意出宫的旨意,那时想见紫薇也不用这般费难了,待你在皇宫站稳了脚跟,还可以用你的俸禄在宫外给紫薇置办个院子,养些奴才奴婢伺候她,你在宫里继续做格格,她也不用过着颠沛流离,衣食不保的日子,待到了年龄,我也可以帮她寻一门好亲事,有你这个还珠格格,我这个睿亲王做后盾,自可保她荣华富贵、一世无忧,如此不好么?”

对于小燕子,永琪的感情很复杂,一来有愧,因为他的一箭,小燕子差点死去,后来得知她是自己流落民间的妹妹,愧疚之余又对她心生怜惜,他是皇子,自小长在宫里,帝王的无情和薄情,他比小燕子了解的更为深切,后宫多少被皇上冷落、淡忘、遗弃的女子,他早亡的额娘是,他温柔的养母是,便是小燕子的娘亲夏氏进宫,不见得有比现在的结局更好,‘一进宫门深四海,从此萧郎是路人’,这里的萧郎也可作皇上,看着皇上在自己眼皮底下宠爱别人,淡漠自己,不如不见,不见便不知,不知便不痛。

至于小燕子,她的确受了很多苦,很多罪,可同时她也是幸运的,不用生活在压抑的皇权下,不用被条条框框的规矩束缚,不用处处提防皇宫里其他妃子和兄弟姐妹的陷害,作为一个生母不在的满人皇子,他像是在夹缝中生存的野草,一步一惊心,提防别人的同时也要绞尽脑汁地算计别人、讨好皇上。

从小他就特羡慕六阿哥永。敲吹南拧云⒄趴瘛⑼缌樱顺谱暇3堑囊鞍⒏纾褪悄敲锤鋈巳送诽鄣挠阔 ,却敢让九五之尊的皇阿玛气的跳脚,敢跟皇阿玛单挑、对打、争执、瞪眼,他也知皇阿玛该是最喜欢六阿哥那样的儿子,可他不敢,他连同皇阿玛正视都觉得心在打颤。

可是小燕子敢,第一次在御花园同她偶遇时,从她滴溜溜转的大眼睛和自然而然的说笑逗趣,乃至拿茶当酒敬他时,他就从她身上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影像。

相较于活的肆无忌惮,笑得张狂放肆,可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直来直往,单细胞的小燕子,每日战战兢兢,顾三虑四的他显的很累,所以他对燕子是羡慕的,那样的生活是他渴望而不渴求的,那样纯真和美好他想保护,想靠近,想拥有。

在小燕子跟他说起自己不是格格,只是一个送信的,因着被他射伤而昏迷没有将事情及时告知,待她清醒后,自己身为格格的事实已经落实,待她想解释时,所有人都告诉她,她若说自己不是格格,便是杀头的大罪,虽然为了姐妹可以两肋插刀,要头一颗,但是她已经死过一次,她还年轻,还没活够,不想死。

这是人性,永琪知道,人都是惜命的,她能将这么大的秘密告诉他,说明她是信任自己的,那双乌溜溜的大眼里,满满的都是信赖。

那一刻,永琪的心撼了,软了,被这样一个女孩毫无杂质、全心全意地信赖,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无法抗拒的,更何况,她只是全姐妹情谊送信,并非想桃代李僵,若非没有他的一箭,也不会有这个乌龙,没有令妃娘娘的警告,也不会默认。

同时,她并没有想将错就错的意思,她病好后,一直惦记着找夏紫薇,并为此不惜惹恼皇上,一次次地将自己放入危险之地,见到紫薇后,也是一门心思地想将爹还给她,这么一个毫无城府、毫无心机、纯善可爱的女子又怎能不让人怜惜呢?

所以,他想保她,这也是目前对紫薇和对她最好的安排,他比谁都知道皇上是多么的爱面子,皇家颜面是多么重要,皇上之所以认下小燕子,是因为她闯入围场又中了箭,当天有那么多人看着,皇上不得不认,即便这样为了维护皇家颜面,皇上脸面,依然只是以义女的身份进宫,若是皇上知道这个小燕子是假的,依着他对自个皇阿玛的了解,一准要迁怒与人的,首先遭殃的便是小燕子。

不如这样将错就错,如今格格封号已经昭告天下,就说明皇上已经认下了燕子,只要他们不把真假格格的事爆出来,皇上是不会再重新查证的,毕竟那并不是一段光彩的往事。

“好,”五阿哥描述的前景太美了,小燕子心动了,为了紫薇,为了她,为了大杂院的老老小小免受饥寒受冻的生活,她一个人受这点苦算什么?

于是她高高兴兴,蹦蹦跳跳地回漱芳斋,继续学习规矩去了,可是小燕子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五阿哥也高估了小燕子的忍耐力。

被两嬷嬷摁着又学了三日的磕头、走路、吃饭、请安……为了体现女子的仪态美,要头顶铁盆,胳肢窝夹书,头一遍遍的磕,站起跪下,跪下站起的,但凡有点脾气的人都受不住了,更何况她还是个脾气不小的。

若非五阿哥从旁劝着,拿紫薇诱惑她,让她一忍再忍,早撂跤子走人了,到了第四日,她真是忍无可忍了,一怒之下,将手中的帕子朝地上一甩,冲着两位嬷嬷吼着,“不学了,不学了,我说,你们是不是故意刁难我的,这磕头、走路、吃饭、请安要不要一遍遍的教,一遍遍的学啊,你们不觉得枯燥乏味吗?”

“回格格的话,奴婢们不觉得,教格格规矩,本就是奴婢们的职责所在,格格说奴婢们故意刁难与您,实在是冤枉奴婢了,格格是金枝玉叶,奴婢们怎敢故意刁难与您,宫里的格格包括皇后身边的六公主都是这样教的,还望格格配合学习才是,”唐嬷嬷绷着一张嬷嬷脸一字一顿地说。

“别拿我跟六公主比,她是正牌的格格,起小在宫里长大,这些规矩看多了也就会了,学起来自然不难,我是宫外来的格格,连皇阿玛都许我可以不学规矩,我是应了皇后娘娘学规矩,可你们也不用这么较真吧,随便教教就是,干嘛一遍遍地折腾我,你们也知道我是格格,是金枝玉叶,万一我走路太多,把脚脖子崴了,磕头太多,把头磕破了,你们担当的起么?”

“回格格的话,奴婢们担当不起,但是皇后娘娘既然派奴婢们来教格格,自然是希望格格学好学精了,奴婢们不敢随便教教,辜负皇后娘娘的交托,还有格格,按照宫里规矩,你该称皇后娘娘为皇额娘的,”唐嬷嬷说。

“你们不敢辜负皇后的交托,就敢一遍遍折腾我是不?”皇后二字咬的极重,虽然她也想有个像皇后那么美的额娘,可是她见着皇后总不自觉犯怵、起毛,就好像高高在上的女神俯视凡人,端的是贵气逼人,虽美好却让她不敢亲近,也不敢顶撞。

“格格,皇后娘娘只说让奴婢们来教您规矩,并没规定什么时候学完,格格若配合,咱们也好早点交差、复命,格格若不配合,咱们也只能慢慢教,一遍遍的教,”刘嬷嬷恭敬地问,“格格,要继续么?”

既然可以慢慢学,小燕子也不想难为自己,憋着一肚子火说,“我今个累了,不想学了,”

“那奴婢们告退,”

待两人走后,明月上茶时为小燕子抱不平道,“格格,皇上是特许您不用学规矩的,如今皇后娘娘罚格格学规矩,不是跟皇上的旨意有所违背么?您何不去求求皇上,跟他说说你这几日的境遇,”

小燕子也不傻,一下子就听出了中心思想,在皇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