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继皇后也妖娆-第5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二来,后母难当,也怕她对我积怨在心,可如今,却是不得不说,小燕子已经十六七了,早到了指婚嫁人的年龄,你们父女相逢,留个一两年,一来全了父女情分,二来也算是为她生母守孝,之后呢?还是要尽早为她寻一门亲事才是正经,”

弘历知道她是个懒的,如今说这些话,也真是实心为小燕子打算,再听到‘我若是那夏氏,纵然对你有再多怨恼,也不会这般慢待孩子的,到底这是你留给她的唯一念想,为了这份情谊,为了孩子有个好的将来,也该好好教导才是’就更动容了。

同时对那个没啥印象的夏氏也怨恼起来,当初是你不知廉耻不经勾搭,枉为人女,不顾清誉,毫无节操,枉为闺秀,有了孩子,不思调。教,不管不问,枉为人母。

这样一个女子哪里是真的爱慕他,不过是因为没有攀得上龙凤,得到富贵,进而迁怒子女而已,哪里谈得上情谊二字。

两下一对比,喜宝对他的轻易就难能可贵起来,最怕疼的人,竟然连连给他生育四个孩子,且个个都是那般优秀。

不禁将人抱的更紧些,对于小燕子,即便是他不承认,他却也只当她是个开心果,还真就没为她的今后打算过,毕竟他的儿女众多,这个,的确是特殊了些,但不是最特殊的。

他有最稀罕的公主,颜朵,有最喜欢的儿子,小十三,小燕子在某些时候,是他的开心果,更多的时候,是他的污点,更何况她还害死了自己的一个小阿哥,没把她打死,那是她命大,也算是给她生娘一点脸面,以后嫁人,自然要嫁的远远的,便是祸害也去祸害别人,当然话还是要往好了说,“是我的不是,只当这些年亏欠了她,便不想拘着她,没曾想这般纵容其实是害了她,以后自是依你对她严加管教,只是你身子不方便,管教小燕子的事还是由令妃来,还有,燕子这身份,在京城恐怕是指不到合适的人家,”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小燕子这性格已经定型了,便是我们再严加管教,也不过是表里变化,内在还需要潜移默化的教养,她这年龄怕是留不住了,不过,她这份豪爽之气倒挺适合漠北风俗的,漠北小世子今年怕是要来京师提亲,不若给他们指了婚,想来燕子这相貌,配他漠北的世子也是合适的,”

皇上说是怕是要来,便是已经呈了折子已经在路上了,准头要来的。

喜宝在心里松了口气,漠北这边解决了,面上却还是有些为难,“燕子才认了爹就被送去漠北和亲,会不会太远了点,漠北那地,指个宗亲格格过去,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宗亲格格适龄的都指了婚,没指婚的到有几个,不过年龄比小六也没大多少,”

喜宝默,她说那番话其实是想提醒皇上,这闺女是个西贝货,奈何皇上跟本没朝那方面想,若是直白说出来,伤他颜面不说,没准会跟自己起嫌隙,还是徐徐图之吧!

其实真的假的又如何,有人和亲去漠北就好。

看看孝经,“不管怎么样,燕子还是有进步的,该赏的,”

皇上想想漠北的大漠,一去或许永远都回不来了,又有些不落忍,小燕子是顽劣,那是因为没人教,若是自小放在宫里养着,便是养不出小颜朵那般的孩子,小五、小九、小十,她们也是好的,想想,便存了弥补她的心思,反正也没几日好宠了,然后,一盘盘金银珠宝首饰布匹香料什么的就从承乾宫送去了漱芳斋,失宠一个年节的小燕子又复宠了。

年后小选各种忙,喜宝预产期是阴历四月,小选之事仍是由纯贵妃主持,舒妃、令妃、颖妃从旁协助。

四月,喜宝足月生下一个小阿哥,行十五。

颖嫔知道这个消息后,石化了,十五阿哥,十五阿哥,还是出来了,她努力了这么久,设计了这么一出,就是不想十五阿哥出来,不想他活,只要这个世界没有十五阿哥,她就有希望争一争,结果还是为别人做了嫁衣,不禁喃喃自语,终究是她赢了么?她是女主,那我是什么?我是什么?不,我不甘心,我要做女主,我不能做炮灰。

喜宝月子结束后,小燕子的孝经和女戒也抄完了,规矩也小有所成,走出来让人看着也有那么点格格样了,于是,皇上允许她出来走动,但是承乾宫还是不许她进的!

中年生子,喜宝要好生休养,宫务之事仍是没接手,小选结束后,永∷担窍淖限敝髌徒耍愿<野屡诺纳矸萁摹

喜宝各种囧!

这是要干嘛?

作者有话要说:胃出血修养期间,只能跟新文交叉更,保证十章内完结。

87、紫薇进宫

童话故事里后母不是坏心的巫婆,就是一肚子坏水的女人,小时候,喜宝也觉得做后母的都是坏人,等自己当了人家的后母后,才发现,后母的‘坏’是天性,是本能,本来么,人心都是偏的,没道理放着自己的孩子不疼,疼别人的孩子,哪怕那个别人是你的丈夫,就血缘而言,孩子和丈夫之间,孩子更亲,当娘的都一样,有口吃的也只会往自己孩子嘴里塞,自己孩子吃饱了,穿暖了,多余的才会分给别人的孩子。

至于那些说‘你的孩子是宝,别人的孩子就是草’的人,要么就是没当过父母的,要么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

在她心里,真假格格什么的,只要有人代她女儿出嫁,她还真不在乎她是真的还是假的,至于怎么安排那夏紫薇,也是老五和福家的事。

若是她是老五,最直接干脆的方法就是让对主仆消失,下不了杀手,就弄的远远的,惦记兄妹情谊,就为两个女孩弄个身家清白的户籍和背景,远远地嫁了也是很简单的事,最多贴己钱多给一些,总不会让她回济南或留在京城的。

若是这么干了,顾念着老五叫她一声额娘的份上,她也会让老六帮他平了颖嫔那些人,只是没想到,他们然将人送进了宫。

“包衣奴才”即“家生奴才”,汉译为“家奴”、“奴仆”或“奴才”,满族社会的最低层,无人身自由,为满族贵族占有,被迫从事各种劳动。

以这个身份进宫,便是以后认回了爹,有这样一段经历在这,也不会比不认好到哪去!

喜宝皱眉,“这主意是老五想的?”若是的话,她开始怀疑这孩子是被驴踢了。

“福家大公子提出来的,五哥原是反对来着,不知怎么就被说服了,”永∧托牡亟馐骆告傅览础

这事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话说小燕子养病期间,每日都被梦魔缠着,梦到婉妃一身是血地要她还她的孩子,梦到紫薇掐着她的脖子要她还爹。

她怕了,是真的怕了,这个时候的皇宫于她而言,是个阴深可怕犹如魔窟地域般的地方,虽锦衣玉食,却让她打心里惧怕。

她想见皇上,想跟他坦白一切,宁可要头一颗要命一条,也不想天天提心吊胆的过活。

可自从被禁足后,漱芳斋便被皇上和永∨闪舜竽诟呤肿な兀罢呤强垂埽笳呤羌嗍樱颊娜瞬荒芩姹愠隼矗饷娴娜艘膊荒芩姹憬ィ闶橇灏⒏缫仓荒苋米约旱牟喔=锢辞魄疲⊙嘧硬皇蹲郑限毙吹男偶部床欢植荒苋帽鹑税镒趴矗饪墒巧蓖返拇笞铮蝗盟煤醚耍饬私蟛藕么映ぜ埔椤

小燕子一个孤女活到十六岁,不知道委曲求全、见机行事的成语,却知道这个道理,虽嘴上喊着要头一颗,要命一条,但其实惜命着呢?

于是按捺着脾气学规矩,抄孝经和女戒,不知者无畏,学了规矩后才知道,所谓格格千岁千岁都是喊着玩的,坏了规矩一样是非打即罚,当然后宫所有格格里,只她被打过板子就是,可见皇上有多气她。

至于令妃娘娘说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也是哄自己玩的,且不说皇上、皇后、太后、贵妃比她尊贵,就连格格之间也是有等级分别的,像她这种只有封号没有品级的格格是格格里最低等的,比她小的六公主则是最高等的,她以后见了,是要行礼、跪拜、问安的。

姐姐跟妹妹行礼,这是什么事啊,可这就是规矩,就像宫外贵族,嫡子嫡女就是比庶子庶女有身份,什么众生平等,都是禁忌,被人听了,也是要挨罚的。

这些都是彩霞私下告诉她的,总之,她这个格格也就比宫女地位高些。

说白了,在宫里没有皇上的宠爱,格格的日子也不好过,就像现在,她被打了板子,皇上没来看,连个御医都只来一个,跟当初她中箭那会一屋子御医的盛况没法比,药也是一般的药,让她足足在床上躺了两个月才见好。

被禁足的日子里,除了明月、彩霞,小桌子小凳子对她好,其他的宫女根本不拿她当正经主子看,时常地都能听到有人说她是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穿金戴银也成不了格格。

养病期间,明月、彩霞也跟她讲了一些人情世故,举了一些受宠公主和不受宠公主的事,比如六公主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她不仅吃亲王双俸禄,每年宫里的进贡都让她先选,赏赐什么的从来都是阿哥公主里最多的一个,九格格是最不受宠的一个,一年到头也没两次赏赐,连底下宫人都敢克扣她的吃用,瘦瘦小小的,一副干巴巴、阴沉沉的样,说,格格,不是奴婢嚼舌根,您的赏赐在格格里算是多的了,可咱漱芳斋的赏赐加起来也没六公主一次赏的多,因为宠爱六公主,皇上连带着对皇后也好的不得了。

小燕子是个爱财的,说品级,她还真不懂,说九格格,她也没见过,说钱财,这么一比,妒忌心嗷嗷叫地起来了。

她进宫到现在的赏赐加起来已经有三大箱了,这些金银财宝要是拿出去,够大杂院的老老小小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的了,可六公主的一次赏钱就比这些还多,那她十一年来的赏赐该多少啊,一个小金山总有的吧。

立马就有劫富济贫的冲动,显然这个只能想想。

还有皇后,想起皇后,她心里就暗恨,若不是她,自己也不用学规矩,不用学规矩就不会被罚,不被罚也不会冲出去伤了那怀孕的妃子……皇后才是那个最恶毒的,都是她,害的自己成了杀人凶手。

所以,她一定要重获圣宠,只有得了皇上的宠爱,她才会有多多的赏赐和自由!

这人啊,一有了目标,才会有动力。

伤好后,她便乖乖地学规矩,抄写孝经和宫规,果然才送过去第一次,就获得了赏赐,漱芳斋那些给她冷眼的三等宫女、太监也开始对她毕恭毕敬起来,连教她的嬷嬷也对她和颜悦色地放松起来,甚至连五阿哥也能时不时地来看看她,跟她说些紫薇的事,替她们传信件,之后,遇到皇后生产,皇上心情好,全国大赦,她也被撤了禁足令。

而这时,五阿哥又带来了紫薇的信,说得知她重获‘自由’,她替她高兴,说了好些贴己话后,最后落款说,她要走了,让小燕子不要有心里负担,安心做她的还珠格格,替她孝敬爹,莫要总记挂着她,若不是总记挂着她,也不会犯错,被罚等。

总之,一句话,为了成全她,让她安安心心当还珠格格,紫薇已经带着金锁离开了福家。

小燕子听完信后,当时就急了,一来她真的愧对紫薇,二来她也是真的受够了这宫里的规矩,虽然五阿哥描述的前景很美好,但敌不过板子上身的痛,还有那些繁琐的宫规,再呆下去,真不如死了痛快,便跟五阿哥说一定要把爹还给紫薇,宁可小命没了,也要把这个格格还给紫薇。

五阿哥被她闹的不行,在他的安排下,小燕子出宫跟夏紫薇见了面。

另一边,福尔康跟紫薇几个月的相处,对她萌生了情谊,福家二老是一直都有尚主抬旗的心思,大公子尔康文武双全,是皇上亲封的御前带刀侍卫,二公子尔泰又跟五阿哥交好,令妃只四妃之一,颖妃被降之后,俨然有四妃之首的架势,福伦大学士也是很得皇上器重的,这样综合起来,尚主还是有机会的,当然这机会得自己创造。

之前皇上适龄的公主里除了晴格格,没有合适的人,那小燕子虽被封为还珠格格,但他们都知道那只是个市井小民,不学无术,跟香世家的夏紫薇比起来,绝对是一个天一个地,进宫才几个月就将宫里翻搅的乌烟瘴气,娶她回家,跟娶个煞星回来有什么两样,若是能让皇上认下紫薇,就是冲着紫薇格格在他们家住的这几个月且跟尔康互生情意的份上,皇上也会考虑指给他们家的。

于是便有了将紫薇送进宫的计划,福大公子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进了宫,就看紫薇的了!只要有机会接近皇上。

紫薇不必说穿真相,只要慢慢让皇上了解有她这么一个人,见机行事!我觉得,皇上和小燕子的父女之情已经奠定,牢不可破!如果他再发现有个紫薇,似乎更像夏雨荷的女儿,更像自己的女儿……使他不得不喜欢,不得不亲近,到了那一天,我们再把真相告诉他!我的如意算盘是,真假格格,他都喜欢,都舍不得!说不定,他会把她们两个,一起接受!”

打的就是让两人各归各位,让紫薇得回格格的身份,那么,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请求皇上指婚。

反对的肯定有,就像脑子没坏掉的尔泰,直接将他的意图挑明了,那个夏紫薇也反对,但是都被尔康的‘义正言辞’给驳了回去,他说,“小燕子现在才危险,一天到晚想出宫,有了危机不会躲,被跟踪了也不知道!紫薇进了宫,姐妹两个有商有量,紫薇可以做小燕子的手,小燕子的眼睛,小燕子的头脑,对小燕子,才是一个大大的帮助呢!我承认,我最终的目的确实是尔泰所说的,难道,你们大家不想那样吗?紫薇真的不想认爹吗?小燕子真的不想脱身吗?”

几句话说得小燕子热血沸腾,眼睛发光,激动的嚷道:“我想我想!我决定了!就这么做!”

与此同时,令妃见小燕子复宠,越发卖力地想拉拢她,小燕子不用守孝,今年怕是就要指婚了,令妃有心想派两个自己人给燕子做陪嫁,这人选的事儿便落到了学士夫人的头上,福家那边连对令妃的说词都不用想,只把两人朝令妃那一放,之后的事就由令妃运作了。

喜宝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听完后,敲着桌子问,“漱芳斋那些故意冷落小燕子的人是你授意安排的?彩霞是你的人?”

永∫⊥罚安皇俏遥切∶玫模

喜宝没再细问,儿女们都不小了,他们这般做自然有他们的道理,不过,“你们也想两人各归各位?”

“漠北虽是蛮夷之地,但人世子可不是文盲,小燕子大字不识几个,虽生命力很强,但当不起格格一责,那夏紫薇却是个琴棋画样样精通的人,”

喜宝点点头,看看时间,她的老儿子要醒了,遂问,“这事想好了怎么透给你皇阿玛没?八月,你皇阿玛寿辰,漠北漠南蒙古各地的王爷都要来京祝寿,在此之前你们要把这事给理清了,不然,落了大清和你皇阿玛的脸面事小,带累你妹的名声……”

“儿子省的的,”

两人说话间,六公主领着一个两岁的小娃娃进来了,后面跟着一旗装美人,她是端亲王四阿哥的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巴林亲王之女,小家伙叫绵恩,永珹嫡子,喜宝嫡孙,非长孙,绵恩上面还有一庶长兄绵惠,已经三岁了。

喜宝不愿儿子们早婚早育,就像现在,小家伙给她行礼,叫她皇阿奶,让她觉得原来自己已经这么老了,明明她才四十岁。

当老儿子被奶妈抱出来,小家伙嘚吧嘚吧跑过来叫弟弟时,喜宝的老厚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尴尬的不行。

晚上,皇上过来用膳时,就见皇后阴沉着一张脸不搭理他,想想自己,似乎也没犯什么原则上的错误啊,遂问,“怎么了这是,谁又惹你生气了,老十二还是老十三,”

喜宝干脆丢下碗筷,擦嘴道,“皇上慢用,臣妾饱了,”

连饭都不吃了,这气真是大发了,皇上也不吃了,丢了筷子,摆手让伺候的人退下,挨了过来,问,“怎么了,怎么气成这样,到底是谁惹你生气,”

喜宝撇过脸不说话,“你不说,朕自己也能查到,”

“你惹的,就是你惹的,”喜宝低吼。

“我今个一天都在养心殿忙,怎么就惹到你了,”皇上想想,笑着蹭了过来,“是不是因为中午我没过来陪你用午膳,你想我了,然后因思而怒,”

喜宝淬了他一口,推开他进了内阁,皇上摸摸鼻子,唤来容嬷嬷,问清楚皇后恼气的原因,笑的不行,追进内阁,将人搂抱进怀中,“真是个气包儿,就为这么点小事恼到现在,”

“丢人的又不是你,”

“爷可不觉得丢人,你给爷生了个老儿子,证明爷老当益壮,”说着,开始动手动脚,吸香舔玉,见喜宝拿眼瞪他,忙哄道,“好了,别恼了,大不了以后不让他们进宫便是,”

“那我孙子和儿媳妇,你凭什么不让她们进宫……”

“……”这女人又开始不讲理了,据以往的战斗经验来看,多说多错,所以,他将言语都化为行动,手脚并用地将人抱上了床,一夜之后,喜宝累的不行,今天的皇上格外的兴奋和勇猛,堪比她出月子后的第一次,真是撞的人老腰都快散架了,缓过劲来,遂问,“皇上今个很高兴,”

皇上拱着她的脖颈,“朕的老儿子是个福星,才降生就给朕送了个大礼物,今个,兆惠传来捷报,回部大小和卓叛乱已经平定,回部阿里和卓已经归顺我大清,且已经在来京朝圣的路上,”

喜宝对历史不精,但野史还是看过一些的,回部大小和卓的叛乱,红了一个兆惠将军的同时,还有一个传奇美人——香香公主!

乾隆皇帝的香妃娘娘!

“那真是恭喜皇上,贺喜皇上了,听闻回部阿里和卓有个女儿,自生下便带有香味,人称香香公主,不知这是朝圣中,这位公主可一同前来?”

“香香公主爷不知道,爷只知道有个香香皇后被朕搂抱在了怀中,”

喜宝翻白眼儿,能一样么,人家可是生来带香,她的香是常年用花香清油泡澡而得。

作者有话要说:我胃不好,只能慢慢写,慢慢更,无法保持更新,还望亲们莫要怪罪!

88、紫薇的迷惘

通过小选进宫的紫薇,在分配到漱芳斋当宫女前,宫里的规矩、礼仪都是学过的,人啊,不知者无畏,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蠢事,好好一个大家闺秀然被人忽悠成了最低等的包衣奴才,明明是金枝玉叶,却要伏低做小地伺候她的好‘姐妹’,而小燕子也远没有尔康他们说的那般得宠,她到漱芳斋伺候也有大半个月了,皇上一次都没来,皇后也不像他们说的那般,专门等着抓小燕子的辫子,找她晦气,而小燕子也远没有她说的那般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不是被罚就是被打,除了学规矩、认字,她生活的不要太好,穿金戴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十几个宫女、太监伺候,皇后还派人来给她量衣服、做首饰,皇上虽不来看她,赏赐却是不断的。

倒是小燕子的脾气远比在宫外时要大,不过是下面宫人怠慢了一会,就要打要罚的,就像现在,“你们是怎么打扫房间的,桌子上还有灰,茶是凉的,点心是昨天吃过的,你,你,你,还有你,把房间再给我打扫一遍,还有,我的梳妆台是谁整理的,”

几个三等小宫女面面相觑,一个十五六岁的宫女小红怯生生地站了出来,“是奴婢,”

“你偷用了我的胭脂水粉了吧,”小燕子说。

小红惶恐,“奴婢没有,”

小燕子拍着桌子,盛气凌人地站了起来,“还敢狡辩,我在上面做了记号,那记号被人动了,不是你用的还是谁,给我掌嘴三下,不五下,”

“格格饶命,奴婢冤枉啊,奴婢只是将你的胭脂水粉收好,给奴婢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用格格的胭脂水粉,”小红跪地求饶。

“小燕子……”

“紫薇,你不用替她求情,你不知道她们这些小宫女太监有多坏,我被皇阿玛罚禁闭的时候,她们不仅克扣我的吃食,偷拿我的金银首饰和胭脂水粉,还骂我是个上不了台面的野格格,飞上枝头也变不了凤凰的野鸡,”

紫薇叹了一口气,这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事实上宫里的人情冷暖,她这段时间也体会到了,她拿着二等宫女的分列,却什么事都不用做,还跟小燕子一样被明月彩霞、小凳子小桌子当主子般伺候着,四人当着小燕子的面,对她亲亲热热、恭敬有加,可背地里对她却是冷淡的很,初时,她心里也难受的紧,可想想,也能理解,大家都是做奴才的,凭啥要伺候她,又不会多发一份俸禄。

后来,她跟着大家一起做事,并在小燕子跟前帮着几个小宫女太监求情后,大家对她渐渐开始热络起来,私下里,彩霞也会提点她宫里的规矩和潜规则,而小燕子这样也是因为养伤期间受了刺激。

宫里从来都是红顶白,捧高踩低的,过的好不好,都是皇上一人说的算,因此,宫妃之间要争宠,格格之间也是要争宠的,而她们这些做奴才的则是主子好,她们好,主子不好,她们也会被其他宫人排挤的。

彩霞曾偷偷跟她感叹,说咱们皇上素来就只喜欢有才气的女子,格格要是像你这样琴棋画样样精通,咱皇上一定把她宠上天,咱们这些做奴才的日子也能好过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