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继皇后也妖娆-第5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彩霞曾偷偷跟她感叹,说咱们皇上素来就只喜欢有才气的女子,格格要是像你这样琴棋画样样精通,咱皇上一定把她宠上天,咱们这些做奴才的日子也能好过些。

说她不仅一次听到皇上跟小燕子说,朕记得你娘是个温柔的像水一样的女子,你怎么一点都没继承她的优点。

说皇上也是人,也有喜好,当初他那般宠着格格,是因为他觉得有负于格格的亲娘,想弥补,可是咱格格文墨不通,还总是大祸小祸一起闯,皇上就是有再多的耐心也被她磨光了,更何况皇上不只格格一个孩子,他日理万机,总不会有太多时间花在孩子身上的。

说紫薇,你是格格的拜把姐妹,你多劝着点格格吧。

这段时间,她从宫女太监们的小话里也问出了好些小燕子先前在宫里的行为,一桩桩一件件的让她诧异,小燕子第一次挨打,是因为聚众赌博,第二次挨打,是因为顶撞皇上、皇后,第三次……一次比一次情节恶劣,最后还闹出了人命,听说婉嫔娘娘现在还卧床不起呢?且被诊断再无生育能力。

可小燕子呢?却不知悔改,只忙着找以前怠慢她的宫女太监报仇,却不想想,她把婉嫔娘娘害成这样,婉嫔娘娘是否该让她偿命呢?

紫薇觉得这个皇宫好可怕,可她再无退路了,如果她不认爹,不当格格,那么她只是一个宫女,小燕子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拿什么来护她周全。

早晚小燕子要被指婚嫁人的,等待她的,要么以陪嫁宫女的身份随小燕子出嫁,在她还是一个大家闺秀时,福家都以门第之见不许尔康跟她好,若她只是个包衣奴才,只怕也还是个妾,兜兜转转的,她为了什么啊!

尔康说,他是皇上看中的额驸,可宫里除了小燕子,也没别的格格适合他,小燕子抢了她爹,占了她的格格,还要跟她分享尔康么?

不,不是分享,小燕子是以公主的身份下嫁给尔康,到时候整个福家都拿她当主子看,而她,只是一个妾,一个要在祖母跟前立规矩的妾,一个生了孩子,孩子要叫自己姨娘的妾。

不,她不能忍受,不能忍受在小燕子面前伏小做低,耳边是小红的清脆巴掌声,再看小燕子,笑的一脸狰狞和解气。

这还是那个有狭义心肠、爱帮助人的小燕子么?她变了!

皇宫是个可怕的地方,它腐蚀了世间所有的美好,放大了人性的阴暗、自私和劣性。

恍惚间,听到有人喊,“睿郡王到,福大爷、福二爷到……”

“永琪,尔康、尔泰你们怎么来了,”小燕子惊喜地迎了上去。

五阿哥轻咳了一声,“你们在干嘛呢?怎么这么多人,”

“没事,她手不干净,偷了我的东西,我在小惩以诫,让她长点记性呢?”小燕子轻描淡写道。

“小惩以诫?小燕子,你然会说成语了,多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啊,”尔泰调侃道。

“这算什么,我会的成语还多着呢?”小燕子一脸得意,五阿哥微微蹙眉,指着跪在地上的小红,“她偷了你的东西,这般的手脚不干净,让人退回内务府吧,”

小红红肿的脸顷刻间一脸惨白,紫薇知道,宫女若是以偷盗的名义退回内务府,是要领了板子后被潜出宫的,挨打也就罢了,落的个偷盗名声,一辈子都毁了。

“别,小红也没……”小燕子劫了她的话头,“就是,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罚都罚过了,就留她下来将功补过吧,”

“就你们最善心,这帮奴才都是欺善怕恶的主……”

“睿郡王,”尔康上前一步阻了他的长话,他们进宫一趟不容易,可不能将时间浪费在惩治宫女上面。

“算了,人是你宫里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五阿哥一挥手,“你们都下去吧,我跟你们格格有要事相商,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进来,”

“嫬,”明月彩霞带着一干宫女太监退下。

对待一条人命,他们竟这般轻贱和漠视,紫薇的心寒了,远没有方才的又惊又喜,小燕子倒是很高兴,“你们这段时间都在忙什么呢?好久都没来我的漱芳斋了,我都快闷死了,”

“皇阿玛生辰,各地使节和官员都进京朝贺,我们要负责接待事宜,就这,还是忙里偷闲来的,”五阿哥笑着说道。

“各地使节和官员都来了,那街上是不是人很多,很热闹,”小燕子唧唧咋咋很是兴奋。

“是啊,热闹极了,”尔泰馋她道,“街上到处都是人,杂耍的,唱戏的,说的,买东西卖东西的,总之就是非常非常非常热闹,”

小燕子哇哇大叫,晃着五阿哥的胳膊,“好想去看看,你们三个臭皮匠快想想,怎么把我们带出宫,”

“紫薇,”尔康见紫薇静静的一副不在状况的样子,一脸急切地问,“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不舒服么?”

“没,我很好,只是你们三个人就这样闯来了?给人看到了,没关系么?”后宫禁地,成年男子不能随便进入吧!

“五阿哥是阿哥,在宫里走来走去,当然没关系,我跟五阿哥是一道的,也没关系,就是尔康没事往宫里跑,有点问题!”尔泰说,虽然五阿哥被封为郡王,私下里,他还是习惯叫五阿哥,这样显的亲切。

“那…尔康,你还不赶快离开,让人发现了不好,”紫薇急了,宫里的规矩她懂,尔康这么来,若是被捅到皇后那,她和尔康就是私相授受。

尔康看着她,眼里盛载着千言万语,“已经冒险进来了,你就不要担心害怕了,就算有人看到,说是陪伴五阿哥过来办事,也就搪塞了,总之,皇上没出宫,我在宫里陪着,也还说得过去,”他上上下下的看紫薇,好像已经分别了几百年似的,“你怎样?好吗?有进展吗?”

“没有,没进展,到现在我连皇上的面都没见着,”紫薇很是沮丧。

尔康也急了,紫薇进宫都快四个月了,然连皇上的面都没见着,“什么?这段时间皇上都没来过漱芳斋?”

紫薇摇头,小燕子说,“皇阿玛忙,我去见他,都被挡在了门外,还让他身边的老太监给我传话,让我好好学规矩,什么时候规矩好了,什么时候去见他,还要我学成语、学写诗,什么时候出口成章了,什么时候去见他,我……”朝桌上呶呶嘴,“我在努力着呢?”

紫薇咬唇,这些都是她能轻易办到的事,可对小燕子来说,跟要她命一样,一让她学习,她不是头痛,就是肚子痛。

尔康皱眉,“你们去御花园玩时,跟皇后娘娘请安时,就一次都没碰到过皇上?”

宫里人人都知道,皇上就是再忙,也会去皇后那儿的,更何况,皇后刚给他生下一个皇子。

说到这个,紫薇一脸幽怨,小燕子倒是带她去过一次承乾宫,那次皇上也在那,不过,作为一个宫女,她只能在殿外候着,那天之后,皇后便‘恩准’小燕子不用去承乾宫请安了,事后问了才知道,小燕子竟当着皇后的面,让皇上多去延禧宫看看令妃娘娘,因为令妃娘娘也怀着他的孩子,他这个做阿玛不能偏心。

还说,令妃娘娘长的也美,生的宝宝一定好看,不比十五阿哥差!

真是,愚蠢至极。

尔康看向小燕子,小燕子呐呐地说,“皇后那双眼睛厉着呢?我哪敢带紫薇去她那,万一她发现了什么,我和紫薇还有命活么?”

“那荣寿呢?你们若跟荣寿搞好关系,有她带着,你们见皇上也容易多了,”

提起荣寿,小燕子激动了,“搞好什么关系,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固伦格格,是真正的金枝玉叶,哪里会看上我们这种野路子格格,”

天天被一帮人拿着她跟荣寿公主比较,说公主身上的衣服都是用金丝银线织成的,靴子上镶的都是宝石和玉片,随便一件衣服和靴子都够普通人家吃喝一辈子的,说公主的坐骑是汗血宝马,养的宠物是雪狼,玩的鞭子是找名家设计制作的,一鞭子出去,要你死就死,要你残就残,公主的弓是金弓,上面还镶嵌着各种宝石,一个金弓可以买下好几个济南城。

这些小燕子都是见过的,荣寿公主的衣服在阳光下都是金光闪闪的,那闪的是金丝银线,小马靴上更是华丽非凡,惊人眼球。

她没见过汗血宝马,但有听人说过,汗血宝马留出的汉像血一样,她远远看着,六公主的马流的就是红色血,还有那雪白色的狼,它不是关在笼子里,而是被荣寿公主牵在手中的,公主还敢骑着它在御花园走,那弓更是金光闪闪,恨不得射瞎人的眼。

被这样一个人时时刻刻地比着,饶是再无欲的人也会妒忌,更何况小燕子本身就是个极度爱财的。

皇阿玛对于荣寿的宠,五阿哥是知晓的,宠的连他这个做哥哥的也非常妒忌,因此倒也没觉得小燕子这情绪有什么不妥,只能尽量安抚,“荣寿是皇阿玛的嫡女,自然要宠些,”

再说,这个六妹也真是很优秀,骑马射箭不输男儿,难得是脾气欢,性子好,不骄纵、不蛮横、不娇气、不恃强凌弱欺侮他人,皇阿玛的几个女儿里,她最得人心,若是男儿身,只怕……

“皇阿玛既然只喜欢只宠爱嫡女,干嘛还要生我们这些庶女,”

听到小燕子的尖声厉叫,紫薇的眼眸一暗,听她这话的意思,倒是真把自己当成皇阿玛的亲生女儿了。

对于皇上盛宠六公主,她也是羡慕妒忌的,可是她现在连羡慕妒忌的资格都没有,当然,她没有小燕子这般偏激,至少,她从别人那也听到不少关于六公主的事,六公主极为聪慧,不仅琴棋画样样精通,还能骑善射、武艺不俗,长的又好似明珠般夺目,花朵般鲜艳,女儿装时娇俏可人、艳绝芳华,戎装时,英姿飒爽,跟皇上去木兰围场狩猎,打到的猎物竟不比男儿身的阿哥们少。

汗血宝马是皇上送的,但是汗血宝马有灵性,当人的坐骑前,是要先被主人驯服的,雪狼也是她自己捉到的,名符其实的文武双全。

这样的人儿,便是连她都不敢攀比,又何况是大字不识几个一身三脚猫功夫的小燕子?

89、知情

“小燕子,你控制点情绪,我们时间不多,要长话短说,”尔康说。

小燕子看看紫薇,有些心虚起来,摸摸鼻子,故作调笑地说,“那你有什么长话要跟紫薇短说的,要不要我们回避啊,”

紫薇脸一红,尔康还真将她拉着朝内阁走,他今个来,是因为昨个她额娘进宫见了他的姨母令妃,令妃娘娘说皇上、皇后打算在生辰过后就给小燕子指婚,以小燕子这尴尬的身份,在京城是寻不到合适的夫婿,多半是要指给蒙古亲王世子了。

按宫里的规矩,小燕子若是跟蒙古联姻,紫薇会以陪嫁的身份跟着一起去的,若是指婚旨意出了,就算皇上知道了紫薇的身份,以他们对皇上的了解,只怕也是会将错就错的。

到时候,什么努力都白费了,所以,他们必须在指婚前让两人各归各位。

若紫薇成了还珠格格,她到时候可以跟皇上说,她在福家住时,已经跟他有了情谊,皇上是男人,他跟紫薇的娘亲也有过情不自禁的时候,便是念着紫薇亡母的份上,也会成全他们的。

听了他的一番打算,紫薇眉头蹙起,“我们见不到皇上,怎么各归各位啊,”

“马上就到皇上生辰了,你和小燕子做些新奇的生日礼物送给他,吸引他的注意,只要把人引过来,以你的聪明才智和文采,总会让皇上注意到你的,”声音压低,“必要时候,你可以直接跟皇上坦白,皇上寿辰,举国欢庆,当着‘外人’面,为了皇家颜面,皇上也不会重办小燕子的……”

紫薇脸色大白,“不行,我不同意,”

皇阿玛为了脸面不会在外人面前重办小燕子是肯定的,但是皇上有太多法子让小燕子惩戒,让她‘安静’地消失。

她虽然对小燕子失望,但是她们到底是结拜姐妹,小燕子对她也一直都是好的。

“你不这么做,待小燕子被指婚,你就再没有机会认爹了,你想当一辈子包衣奴才或者小燕子的陪嫁丫头么?”

紫薇一脸茫然,好像不认识尔康一般,圆睁着大眼看着他,尔康生怕紫薇胡思乱想,或者太过激动,说出或者作出什么事来,忙扶着她的肩膀,安抚道,“听我说,紫薇,五阿哥和我不会让小燕子出事的,我们会保她一命的,相信我,”

“五阿哥知道这事么?”紫薇突然问。

尔康摇头,“我是男人,我看得出五阿哥对小燕子动了情,不是兄妹之情,而是男女之情,所以,这事儿最好从小燕子口中说给皇上,这样小燕子也不会被扣上见财起意的罪名,她最多是怕丢小命,没敢直言而已,再说,当初可是皇后娘娘亲口说她长的像十三阿哥,长的像皇上的,小燕子是被迫隐瞒,”

这样他们既不会跟五阿哥生分,也能将皇后娘娘拉下水,法不责众!

紫薇张张嘴,正想说话,就听外面传来小顺子和小桂子的急呼,“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两人一慌一喜,出了内阁,接着,是小邓子和小卓子的急呼。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接着,又是明月、彩霞的急呼:“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还来不及跟五阿哥等人交换讯息,皇上皇后已经大步走入,后面跟着容嬷嬷、宫女、太监,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进来。

一屋子人赶快行礼的行礼,请安的请安,紫薇和金琐急忙匍匐于地,喊着:奴婢紫薇、金琐叩见皇上,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千岁,”

“永琪,尔康、尔泰,你们怎么在这?”皇上大怒,后宫禁地,成年男子不经宣召,不得随意进入。

“回皇阿玛的话,昨日里儿子得了一些稀奇玩意,想着还珠格格喜欢,便捡了一些送给她解闷儿,遇到尔康尔泰,说起接待蒙古亲王的事宜,就一道来了,”

“你们两倒是兄妹情深,”皇上冷笑。

小燕子难得聪明地卖乖道,“皇阿玛,你不要怪责五阿哥,是我听说皇阿玛寿辰就要到了,就想给您一个惊喜,可你是皇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连我屋里的东西都是你给的,我不知道该送你什么,就托人给五阿哥带了信,想问问他的意见,有句老话说的好,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他们三个加上我们几个,总能想到法子的,”

“小燕子,你然连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话都知道了,有进步,”皇上的脸色稍缓。

“为了能得见皇阿玛一面,我最近可是非常用功,成语、诗词什么都学的很好,刚刚五阿哥和尔泰还夸我成语用的好呢?是不,五阿哥,”

“是的,皇阿玛,小燕子的成语的确进步很多,”

在某种情况下,小燕子还是挺会讨人欢喜的,皇上扫了一眼五阿哥、尔康、尔泰,“你们想到送什么礼物给朕了么?”

“正说着呢?您和皇……额娘就来了,”还真是巧,怀疑有人向皇上或者皇后告密了,或者皇后根本就在她宫里安插了眼线,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心里对喜宝存了恼意,却不敢在皇上面前露出半点不满来。

“皇阿玛,你日理万机的,今个怎么得空来我这漱芳斋了,”大眼睛滴溜地转着,一脸娇俏地问道。

“下个月是朕的生辰,各地使节和官员都来了,家眷从明日开始也要进宫拜见你皇额娘,所以,从明个起,宫里会很忙,人多眼杂的,你的规矩实在让朕头疼,所以朕跟你皇额娘特意来看看你规矩学的怎么样了,若是还像以前一样毛毛躁躁的,就不要出门了,免的给朕丢人,”

这又是要被禁足了?小燕子被禁怕了,忙哀求道,“皇阿玛,别禁我足,这段时间我有乖乖地跟唐嬷嬷、刘嬷嬷学规矩,两位嬷嬷都说我进步很大,不信你问她们,皇阿玛,我保证不给你丢脸、闯祸,您别关我禁闭啊,”

泫然欲滴地摸样,还是挺可怜的,“自己答应的事别转头就忘了,若是你胆敢在这种时候做出什么逾矩的事来,朕保证事后决不轻饶,”

“我保证,我发誓,”小燕子举起三个手指,又说了几句讨巧的话,见皇上脸上有了笑意,这才指着地上跪着的紫薇、金锁,说,“皇阿玛,这个是紫薇,这个是金锁,”

两宫女而已,皇上不在意地看了两眼,“都起来吧,去给朕和皇后倒两杯茶来,”

紫薇听着生父毫不在乎的语气,心中一痛,却不敢多说什么,只领了命去倒茶,相比于皇上的不在意,喜宝却是打进屋就不着痕迹地将二人打量了好几遍,皇上生辰,各地使节和官员都进京朝拜,据探子回报,漠南、漠北、漠西、科尔沁的亲王都把儿子带来了,回部的阿里和卓、西藏王巴勒奔则带了女儿,前者是来讨媳妇的,后者是来挑选女婿的,总之都是来和亲的。

她扒拉着皇上的一干儿女,娶媳妇谁娶都一样,撇一边,不操心,就头疼嫁女儿了,宫里除了养在太后身边的晴格格,也就她的六格格和颖嫔的七格格够格指婚了。

晴格格就不用惦记了,眼瞧着太后去五台山礼佛也快一年了,却没有动身回来的意思,她就不相信颖嫔没将宫里的事透知给她,宫里住着一对真假格格都没将她给勾回来,可见太后是多么沉得住气。

这么一来,真假格格之事,就迫在眉睫了,这段时间为了这事儿,她没少动心思,费脑子,先是隔开皇上跟两人的见面,让彩霞给两人洗脑,然后让颜朵激怒小燕子,分化两人的情谊,勾起这个夏紫薇的私心。

现在看来效果不错,逼得这福家大公子都敢冒险闯入内宫了,三人刚来漱芳斋,她就得了信,话说三分,不能久呆,不然格格家的名声就坏了,这不,她跟皇上踩着点来了。

扫了一眼神色怪异的五阿哥三人,开了尊口,“礼物的事今个就商量到这吧,永琪,小燕子也不小了,女儿家的名节很重要,就算你是她的兄长,也要避嫌,知道不?”

永琪面色一白,“儿臣谨遵皇额娘教诲,”

“每人罚俸半年,下去吧,”挥挥手,让他们离去,话说三分,再留下去也没啥必要了,没准还会破坏她的计划。

三人看看皇上,见他面色阴沉,却没有阻皇后的话,均一脸惶恐地退下,“儿臣(奴才)告退,”

紫薇见三人离去,心里七上八下,甚是混乱,深呼一口气,端着两杯茶奉上,“皇上请用茶,皇后娘娘请用茶,”

西湖的碧螺春,皇上最爱喝的茶,还是掐去外叶,只留叶心最嫩的一片,味道真不错,姑娘有心了,再看二人,不错,都是难得的美人,叫紫薇的肌肤白晰,眉目秀丽,腰肢袅娜,十足的江南女子风韵,若是她娘也是这样的形貌,倒是能入皇上的眼。

叫金锁的,比小姐略小一些,瓜子脸,桃花腮,柳叶眉,杏仁眼,长的竟不比她的小姐差,只是要拘谨、胆怯许多。

若是将二人盛装打扮一番……眼睛一亮,不由地多看了二人几眼,应该能勾得住漠北摸西那些蛮世子的魂,抿了一口茶,问紫薇,“你这泡茶的手艺不错,跟谁学的?”

“回娘娘的话,跟奴婢的娘,”紫薇一脸恭顺。

“你娘现在在哪儿?怎么会把你送进宫来当差呢?”做不在意地问。

“回娘娘的话,奴婢的娘已经去世了,”紫薇一脸黯然。

喜宝做惊讶状,愣愣,问,“你叫紫薇,紫薇花开的紫薇?”

“是,奴婢生在八月,正是紫薇花开的季节,奴婢的娘便给奴婢取了这个名字,”

“听你说话,像是识过字读过的,泡茶手法娴熟,茶不淡不轻,是专门学过的吧,这样顶级的茶叶和泡法,一般小门户家的姑娘是学不起的,看你的手白皙细腻,应该是个富贵人家出来小姐,至少家境不俗,进宫当宫女,是因何缘故?你娘去世了,你爹呢?他忍心将你这个养尊处优的小姐送进宫里伺候人?”

喜宝一番话,像一块巨石投入一个平静的湖中,引起巨浪骇涛,紫薇看看小燕子,咬咬牙,“奴婢爹……”眼中起了泪雾,努力维持声音的平静,依然带着颤音:“奴婢的爹,在很久很久以前,为了前程,就离开了奴婢的娘,一去没消息了,”

“原来,你也跟小燕子一样,是个身世堪怜的孩子,如今你在她这儿伺候,也算是你们有缘,”

皇上一听,眉头蹙了起来,什么叫你也跟小燕子一样,是个身世堪怜的孩子?她爹为了前程,离开了他娘,他虽然也是离开小燕子的娘,但不是为了前程,而是……

有些无力,貌似结果都一样,这小气包包的人,合着借机挖苦他呢?

不由得狠狠瞪了她一眼,哪知人家根本没瞧见,继续说,“你爹有你娘这样盼着,也是一种福气,后来呢?他回去没有?”

紫薇低声说:“没有,奴婢娘一直到去世,都没有等到奴婢的爹,”

喜宝扼腕大叹,“可惜啊可惜,所以,古人有诗说,‘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年少夫妻,最禁不起离别,当初,如果不轻言离别,就没有一生的等待,”

紫薇看着喜宝,情绪复杂,思潮起伏,纠结了一番,咬唇说道:“皇后娘娘分析得极是,不过,在当时,离别也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毕竟,谁都没有料到,一别就是一生啊!不过,奴婢娘临终,对奴婢说过几句话,让奴婢印象深刻……”说着,有些犹豫起来,“皇后娘娘大概没有兴趣听这个,”

“不,本宫很有兴趣,说来听听,”

皇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