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继皇后也妖娆-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锛伊耍夏呐炀谱雒朗嘲。圆⒚环袢稀

她的唇红润而饱满,好似露水洗礼过的红樱桃,一张一合的,勾的人想一亲芳泽,弘历喉咙一紧,这小嘴还没喝酒呢就已经让人微醺了,若喝了,还不知怎么魅人呢?

“别馋了,想喝回头爷给你搬一桶,让你喝个够,先说好,醉了可不许闹人的,”

“我酒品好着呢?”

“等有时间你亲自下厨弄几道小菜,爷陪你饮上两杯,”倒要看看那酒品是不是像棋品一样好!

“爷有这等兴致,奴婢自当奉陪,”笑吟吟地福了福身,只要把酒送上来,怎么都好说。

已时出发,出发前,富察氏带着一干姐妹过来送行,宫里规矩,皇子娶侧福晋,前三日都要歇在她这儿,所以这三日,只有富察氏和高氏见过弘历,前者有宫务相商,后者在病中需要关怀。这会子,大家一齐来,一来是想在弘历面前露个脸,告诉他,你可千万别喜新厌旧。二来,是因为弘历的出手‘大方’,让她们坐不住了,想看看他是否真的被这侧福晋给迷上了!

一个个婀娜小蛮、花枝招展的,打眼一看,倒是挺赏心悦目的,喜宝眉眼恭顺的从旁看戏,不过,富察氏也没空手来,让人抱着两匹丝缎和一些点心、果脯做添礼,她是侧福晋,后院女眷里也就富察氏有这个资格,一来彰显自己的大度,二来也显了自己的身份

有礼物收,喜宝自然乐意,让容嬷嬷收了礼,规规矩矩行了谢礼后,站在一旁看那些妻妾们用肢体语言吸引弘历的注意,因为从明个开始,他就要到后院采花了。

高氏婷婷袅袅向前几步,温婉柔顺地笑着说,“庄子在逍遥游中写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请安那日,奴婢就觉得侧福晋的相貌生的极美,今日再见,倒有种恍若仙子的感觉,爷,这三日,您同侧福晋最为亲密,您倒是给奴婢们说说,莫不是侧福晋当真是不食五谷,吸风饮露的仙女神妃?”

“若真是,那倒是爷的福分了,”弘历含笑道,虽说只是相处三日,但他观察细致,不食五谷,吸风饮露倒不至于,只是看着是个挑食的。

高氏一愣,心下一紧,各种心思闪过,面上不显,笑笑说,“恭喜爷,贺喜爷,若真是,也是奴婢们的福分,”

“高姐姐说笑了,姐姐才是秋波暗闪花含露,眉似春山月朦胧,面如敷粉红芍药,唇似丹珠玉芙蓉呢?”其中宫里姐妹之间的称谓按分位来的,只是这高氏大她近八岁,让她叫这个老女人为妹妹,她叫不出口,叫高氏、高格格似乎都不妥,索性卖她个面子,叫一声姐姐。

一诗激起千层浪,长的美也就罢了,居然还是个才女?美女不可怕,可怕的是有点才气又有点内涵的美女!女人们隐晦了,只弘历一人讶异之余有些欣喜,他是真没想到那布尔那武夫还能教出个才女来。

高氏见弘历眼中闪过的惊艳,不淡定了,在他身边伺候多年,自认对他的喜好了解没有八九,也有六七,爷之所以钟情汉女,一来汉女身份低微,懂得温柔小意逢迎他,二来满人贵女比较傲气,架子端得比较足,对汉人文化只略懂皮毛,就像富察氏是掌家、理账的能手,是爷的贤内助,能让他不用为后院的事多烦心,只需一腔热血为皇位奋斗,诗词歌赋什么的也是为了迎合爷而学的,比她要差些,苏氏、金氏、黄氏、富察格格则都是只识的些汉字不做睁眼瞎而已,这侧福晋的诗倒是押韵,但功底比她肯定是不如的。

有心想卖弄一下,压压这侧福晋的风头,一番思索,有了,却在这时,弘历拿起怀表看了一下,对喜宝说,“时辰不早了,咱出发吧,”

高氏张着嘴,很是憋屈。

那布尔带着妻儿在门口迎接女儿女婿,待两人从车上下来后,“奴才参见宝亲王,恭请宝亲王到来,”与私,他们是弘历的岳丈岳母,与公,他们是臣子,是以礼不能废!

“免礼,”弘历虚扶了下自己的岳丈大人,只见他生的一副粗犷豪放样,几位大舅子也是粗眉星目的,怎就生出喜宝这么个妍姿艳丽的女儿,老天爷疼憨人,此话不假。

那布尔及四个儿子看着喜宝也是一愣,怎么跟家里时不一样了,脸还是那张脸,可看着就是不一样,心想:到底是皇宫的水米养人,不过呆了三天,就通身带着股仙气和贵气,若不是自家出品,都不敢直视!

丈夫、儿子都是武将出身,人情世故、繁文缛节的都不精通,瓜尔佳氏也来不及跟喜宝来个动情的母女相会,忙将宝亲王引进大厅,叫了两个心眼活、手脚利落的丫鬟在一旁奉茶伺候,命大儿媳妇派几个下人帮着将回门礼搬下车。

陪着将场子开了,便去张罗宴席的事,虽然那布尔父子都是武将出身,但不并代表他们不能说,事实上他们都挺能说的,军中的情况,府里的情况,倒是没冷场,更何况为了今个,那布尔还特特将族里的族长和能说会道的叔伯兄弟都请了来。

喜宝陪坐了会,便跟弘历告退进内堂找女眷们聊天了,清荷和容嬷嬷已经将宫里的情况向瓜尔佳氏阐述了一番,再加上那丰厚的回门礼,瓜尔佳氏和几个嫂子、婶娘都眉眼笑开了,见她进来,瓜尔佳氏又是让人准备玫瑰露,又是让人舀她平时喜欢吃的点心,然后打发妯娌去厨房帮忙,儿媳妇去后院帮忙,打赏宫里随行的丫鬟、太监、嬷嬷们,张罗他们用茶吃点心,并让容嬷嬷等人同去领赏,叫了两个心腹守在门外,这才拉过喜宝问她宫里的情况,这宝亲王是不是真如容嬷嬷所说待她真好?福晋好不好相处?宠妾高氏是怎样的人?其他妾氏又是怎样的性情?

喜宝挺感动的,这额娘待她是真好,“额娘,女儿的相貌您还信不过吗?女儿看得出爷是喜欢我的,待日头长些,不能保证越过富察氏和高氏,但至少也不会让人任意欺凌了,”

“我儿要千万记住……”

“树大招风,莫要做出头鸟嘛,女儿知晓的,倒是额娘,切不可让人再传老神仙的事了,”将宫里贵主子向她盘问的经过说了一遍,又将用冷香丸应对的法子说了一通。

瓜尔佳氏听着心惊,“听我儿的意思,上面还是没断了寻老神……老道人的意思,”

喜宝摸着自己的脸,“额娘莫慌,女儿已经知道如何应付了,”

“你是说……”

若是寻常人家,这归宁之日,小夫妻还能在家里住上两日,只是宝亲王是主子,能陪着喜宝回门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哪还敢求旁的啊。。

申时,启程回宫,喜宝这离别的酸楚竟比大婚时还要难过,忍不住地扑进瓜尔佳氏怀中,“额娘,女儿舍不得你和阿玛,舍不得哥哥、嫂嫂们……”现代的亲人以后是见不着了,这古代的亲人只怕以后也难能见上几回,她是情淡,不是冷血,对于对自己好的人,还是很留恋的。

那布尔正在不远处恭送弘历,一听这话,脑回路不受控制地奔了过来,“宝啊,阿玛也不舍得你啊……”一入宫门深似海,瓜尔佳氏还好说,实在想得慌递个牌子还能见上一面,他虽是父亲,但也是外男,以后怕是再难相见了,宫里又是个人吃人的地方,他的小喜宝可怜啊……

加上喝了酒,这一激动,就老泪纵横了,要不是瓜尔佳氏在中间隔着,这就要抱过来了,喜宝黑线,难怪自己规矩这么差,弘历都不觉得诧异,合着有你这个珠玉在前啊,把王爷丢一边,来抱王妃,你小心被小心眼的弘历嫉恨上,回头参你个大不敬的罪。

弘历也是囧的很,素来知道武将不重繁文缛节,可也没见过这样的,说着说着话就窜了出去,见喜宝搂着瓜尔佳氏的脖子,原本眼泪汪汪一副小女儿的作态因她阿玛的突然跳出而一时愣神傻呆呆的模样,只觉好笑。养晦,要隐忍算计,皇宫富丽堂皇,却容不下寻常人家最平凡的感情。

今得见喜宝一家的互动,心里百感交集,有羡慕,有感动……

瓜尔佳氏见宝亲王脸上并无恼意,被自家老爷吓到嗓子眼的心也放了下来,让人将那布尔拉过去,扶正喜宝,柔声交代道,“儿啊,额娘也舍不得你,今日得见王爷一面,知道他待你是好的,额娘就放心了……”又不着痕迹地奉承了弘历几句,也不说让他多疼惜、顾看的话,只说自己孩子性子直,让乖一些的话,这皇宫里,不受宠,不是好事,可太受宠也不是好事。

“知道了,额娘,女儿规矩一直是好的,不信,你问爷,”喜宝歪头看他,凤眼三分含媚、七分带羞,一副小女人的娇态,雾煞煞的眼眸还带着几许讨好。

弘历笑着走过来,顺势牵起喜宝的手,在袖子底下揉搓着,“夫人,教了个好女儿,娴雅的品性和规矩都是好的,额娘和福晋都欢喜她,”至于旁人,分位太低,没资格提。

“欢喜就好,欢喜就好,”瓜尔佳氏喜笑颜开,又交代了几句,这才恭敬地将两人送上马车。

“宝啊,阿玛的小宝儿啊,”那布尔嚎叫声凄厉地响起。

马车上,弘历倚靠在软榻上,一脸笑歪歪地对喜宝说,“宝儿,坐过来些,”声音略显沙哑,勾着唇,眼里笑意更浓了。

“不许叫,不许叫,”喜宝红着脸嚷嚷道,像个炸毛的猫,弘历猜想,若非在马车上,只怕她要跺脚抗议了。

“那叫宝——宝,”弘历挑眉,拉长音地唤道。宴席上,喜宝的四位兄长牟足劲地想把他灌倒,可碍着他的身份不敢放肆,因贡酒味美,几人贪杯喝了不少,酒劲上来,这话就多了,跟喜宝年岁相近,素来感情最好的三哥便说起了她少时的趣事,balabala的,他旁的没听进多少,自个小福晋的乳名却记劳了!

那布尔夫妇感情好,府里只有一妻两妾,许是阳气太盛,一连四胎都是儿子,盼了多年才得这么个嫡女,自然疼爱有加,女儿家大多是长大要议亲时才有大名,一般都是取个乳名先叫着,那布尔是个粗人,起名无能,倒是想叫大丫来着,可他兄弟家的女儿就叫大丫、二丫、三丫……族里走一圈,叫大丫的没十个也有八个,不愿自个闺女跟人同名,冥思苦想了一个下午,大手一挥,说,叫喜宝,寓意最喜爱的珍宝!

喜宝也是今个才知道,来的这段时间,瓜尔佳氏都是‘我儿’‘我儿’地叫着,因着赐亲,阿玛和哥哥们都管她叫——娴儿、雅儿,只当大名和现代时一样,不曾想连乳名也一样,真是囧的很,现在不承认这具身子是她前世都不成了。

见弘历一脸恶趣味的调笑状,又气又恼,“不许叫,不许叫,”扑上去就要捂他的嘴,却被弘历勾着腰搂进怀里,低笑着俯下头,薄唇轻点她的唇瓣,“为什么不许叫,爷觉得这乳名可比那闺名适合你,娴雅?你哪儿娴又哪儿雅了,倒是喜宝这名很适合你,”

见她小脸红艳艳的,似嗔似恼的样儿,可人的紧,低头攫住她的粉唇,滑溜的舌头探入她的口中,舔遍了她小嘴的每一处,搅弄著香甜的津液,末了再缠住香软的唇瓣吮弄着、交缠着。

鼻息间充斥著他浓郁的男性气息还有淡淡的酒香,喜宝‘嘤咛’一声,瘫软在他怀中,啜息着,软香的娇气扑打在他脸上,弘历双唇如蝴蝶一般轻轻划过喜宝透红的脸颊,“宝儿,宝儿……”一声声的呢哝,暧昧地飘浮在空中,倒真真是个让人欢喜的宝贝!。

听墙角

弘历是个说话算话的,一回府就让人搬了一橡木桶葡萄酒给喜宝,乐的她当即就开了封,用橡木勺子舀了一勺在青花瓷的酒杯中,一晃二嗅三品,咋么着味儿,贡品就是贡品,味道绝对是赞的。

见她眯着眼睛,一副回味享受的样子,弘历戳着她的脸颊,打趣道,“瞧瞧,爷倒是娶了个小酒鬼回来,也是,你父兄都是好酒的,你若不沾,爷才觉得奇怪呢?”

喜宝摇头晃脑边走边说,“我阿玛说,酒在地窖里沉淀经年的芬芳,男人在世事中磨练成熟的血性。酒倒在杯子里铿锵有声,男人行走在世上爽朗沉静,与酒相谈亲切有声,可以剖肝沥胆起豪情,后劲十足。辛辣亢奋发于肠,傲然意气从头生。所以。自古以来很多男人都离不开酒。

酒,对男人似乎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会须一饮三百杯’,就连‘五花马,千斤裘’,都要‘呼儿将出换美酒’,‘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也要‘把酒临风’来‘叹滚滚英雄谁在’,国事家事,杯酒能盛。而人生机遇,一樽何解?所以,知己相逢,千杯嫌少。即使多情男儿,华发早生,也要‘一樽还江月’,更那堪‘酒入愁肠,化做相思泪’?有酒在,发少年狂,酒中有男人的秉性,男人自带有酒的灵魂。酒,透明清亮,却又渗透着酒精的浓烈,烧灼和芳香,澄静缓慢,却又渐如波涛汹涌,生出无穷后劲。

风流易逝,岁月易老,华发早生,一樽还酹江月。酒作友情,‘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酒当爱情,‘红酥手,黄藤酒,满城□宫墙柳。’‘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举举杯中酒,咋么一口,叹道,“何以解愁?唯有杜康。”

当年,小堂哥泡妞时,就爱卖弄自己的博学,勾搭那些文艺小女生,她听多了,卖弄起来也是得心应手的很。

弘历不是个嗜酒的,在岳家饮了酒,这会也不想喝,可听了她这番豪情论酒,也禁不住为自己倒了一杯,小口慢啄着,“这些话是你阿玛说的?”那布尔好酒,他知道,慷概激昂的话也说得出来,但让他引用诗词说出这番豪情壮语,他不信!

“诗词方面是我加上的,是不是听着要慷概激昂些,”喜宝在他跟前坐下,单手支下颚,忽地逼近,眉眼弯弯,樱唇微勾,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拿一双水润润、晶晶亮的眼眸望着他。

弘历勾了下她的鼻尖尖,眼带笑意道,“倒是没看出来,那布尔大人粗人一个,竟教出个才女来,”

“才女及不上,不过是闺房无趣,看过几本汉书不当睁眼瞎而已,比不上福晋和高姐姐的博学多才,”放下酒杯,笑意盈盈地挨过去,巴着弘历的胳膊说:“爷,古人有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葡萄美酒有了,那夜光杯也赏奴婢一个呗,”

眼波流转,似一汪清泉般,晶莹如镜,剔透如玉,灼灼生辉,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

弘历哼了一声,故作凶悍地说,“爷看看你这脸皮有多厚,讨了酒还想要杯子,得寸进尺,知道那夜光杯有多珍稀么?爷也就一套,”

“脸皮厚不吃亏,再说奴婢也没说要整套啊,您赏给我一个就成,”喜宝也不怕,小嘴微嘟,说出来的话好像半含在嘴里一样,显得越发软甜,撒娇意味破浓,凤眼眨巴着,黑亮的眸子清澈见底,无惧无畏凝视着他,长而密的睫毛呼扇呼扇的,萌死个人,弘历眼神一暗,“爷给你,爷有什么好处?”

“爷想要什么好处?”脸上便笑开了花,甜丝丝的笑一直漾到嘴角,长长的睫毛半掩着妩媚的眼睛,风致嫣然,娇美难言。

弘历痴了,眸光倏地转为深幽黯沈,“爷想要……”薄唇唰过她软软香香的樱唇,“吃了你,”下一秒,将人搂抱在怀中,低头给了她一记缠绵的深吻,舌与舌交缠、吸吮,把那芳腔里的一切全占为已有……

外面传来喧闹声,“爷,奴婢是香韵,高格格晕倒了,求爷去瞧瞧吧,”一连说了几遍,一次比一次急切。

正是临门一脚的关键时刻,弘历很是火大,“外面闹腾什么呢?”

“爷,是高格格跟前的香韵,说是高格格晕倒了,让您过去瞧瞧,”梅香在暖阁外回话。

“晕倒了,赶紧去请太医,叫爷去,爷管看病啊,”他这会正是下半身支管上半身的时候,别说高格格晕倒了,就是儿子出花了,也……要去看看的。

喜宝眼眸有些清明了,推了推他,“爷,还是去瞧瞧吧,”

“爷这样怎么去,”弘历勒紧她的腰身,用硬挺的宝儿隔着衣物顶弄她。

“高格格那肯定是不好了,不然也不会这会子让人急巴巴的来请您,”

香韵还在外面等着回话,悲悲切切的,想来这高氏是大不好了,弘历被这么一番闹腾,兴致也减了不少,高氏跟他也有几年了,他对她自是有情,平息了下欲。望,起身一边整理衣裳,一边吩咐贴身小太监去请太医,让香韵先回去照应着,说他马上就过去!

喜宝起身,“送爷出门,”

弘历贴身过来,勾着腰含着唇□一番,“爷去去就来,你上床等爷,”

“爷,”横了他一眼,百媚娇柔尽在其中,惹得弘历恨不能立刻化身为狼,将她生嚼了吞入腹中。

弘历前脚出了暖阁,后脚清荷就进来了,一脸愤愤样,“主子,奴婢听柳儿说,那高格格仗着自己得宠,经常以生病的借口将爷从别的主子那劫走,”

“别听风就是雨的,谁还拿自个的身子开玩笑,”喜宝打着哈欠说,“今个我是见过高格格的,她身子的确不太好,脸色苍白的很,”

她是喜欢清荷的,一来她和前身是一起长大的,对她是真维护,二来她适应力强,人也机灵,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跟周遭人打成一片,收集到你想知道的所有八卦和信息,还让人不提防,若是干革命的话,这种人最适合做通讯兵,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难得的是,还长着一副很纯良、很直白很好套话的无害相,其实,也真是有点小心眼,但没啥大心机的孩子。

这样的人放在跟前掩护自己的同时也能降低别人的警戒心。

“主子,就您心眼实在,”清荷怒其不争道,“这府里女人为了争宠,什么招使不出,今个她敢装病打你脸面,改日您也装病把这屈辱找回来,”

“我不,药苦,”喜宝拒绝的干净利落脆。

屋里的清荷怒了,恨铁不成钢道,“只是装病,又没让你真喝药,”

“宫里的规矩我知道,这有病一准得请太医,太医开了药,能不喝?”喜宝犯困般嘟囔道,心道,这高氏是好的,今晚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这几天晚上闹到半大夜,白日还是早起请安,想睡个回笼觉吧,这个来窜门,那个来拉呱的,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只希望这高氏真如外头说的那般,是个能绊住爷的人。

“……”清荷被噎着了,我的傻主子哦,这宫里女人为了得爷宠爱,别说装病,就是没病自个把自个弄病的也大有人在。

屋外听墙角的弘历亦是哭笑不得,身为皇子,后院女人的争宠戏码自是没少见,他当然不会认为自己的后院是妻妾和睦,姐妹之间相处融洽的,只是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更大的责任要担,女人不过是锦上添花,她们愿意将粉饰太平的一面给他看,他也乐得装傻。

清荷说的情况他心里也明白,只是高氏跟他时间最长,十几岁便在他跟前做使女,这人啊都是有感情的,日子长了,这情意自然比旁人来的亲厚,再说,高氏虽是包衣出身,但也是出身大家的小姐,人长得漂亮不说,又是个琴棋书画皆能跟他畅谈的主,他也知道这后院大多都是表里不一的,面里和和睦睦,背地里却恨不得将对方生撕活咬了,可高家的势力他要拉拢,高氏的身子也是真柔弱,婷婷袅袅的,性子也是温柔恭顺的,所以,他愿意给她这个脸面。

因他看重高氏,这后院女子便跟风似的学她,可男人都喜欢猎艳,女人如衣服,自然是款式越多越好,就算再欢喜这件衣服,也不愿一柜子都是差不多的款。

猛不丁的,喜宝这款的入了他的眼,不同于后院女人的婷婷袅袅,就像是火红色的裘狐大衣落入一柜子素锦缎袍中,娇憨可人,又不失柔媚风情,很是讨喜。

听墙角的行为,也是临时起意,没有愤怒,没有生气,没有怒骂……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心里闷闷的,这女人,难道爷还不及一碗苦药?

弘历自然是一去不去的,喜宝抱着被子美美睡了一宿,早上请安时,这气氛就有些不对了,大家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怜悯和同情,高氏没来,因为她病了嘛!

被抢了男人打了脸面,喜宝也不好表现的太精神,只做蔫蔫状地跟一干女人周旋着。

“妹妹的委屈姐姐我是知道的,只是,爷对高格格素来……我也是……哎,”富察氏甚是无奈地叹了口气。

“福晋,妹妹不觉得委屈,我也是生过病的,知道生病人除了身体不舒爽外,心里也憋闷,这个时候最希望有个人在身边陪着,高格格是府里老人,爷对她的感情自是比我这个新来的要深,爷去陪她也是应当的,这说明,咱爷是重感情的,”喜宝一本正经地说着场面话。

富察氏神情不明地说,“妹妹能这么宽心,姐姐也就放心了,”这只是第一次,等日头长了,看你还会这么想的开不?

一旁,苏格格、金格格等人借着喝茶的空,将喜宝打量了一番,虽然这会神情郁郁略带愁容的,但依旧掩不住她的好相貌,冰肌莹彻,美若芙蓉出水、清若姑射仙子。尤其昨日,真真一个惊艳,这样的美人,爷也能抛的下,到底爷对那高氏有多看重啊,看重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