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当惊雷掠过天空-陈镭-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感谢作者陈镭授权
作者专栏 



本书由“E书时空”免费制作; 
想要更多的免费电子图书,请光临 
http://www。eshunet。com/
 


本书由“E书时空”免费制作; 
想要更多的免费电子图书,请光临 
http://www。eshunet。com/
 
为夜晚而作

当暮色的钟声撞开旋转的乱云, 
当黑夜的手掌拍击大地的边际, 
我缓缓渡过狭窄的急流, 
用沉默的目光凝视:人们的声音。
     
当紫色的魂灵安眠在他们的坟墓, 
当更多的人们突地失声痛哭, 
夜却象君主一样降临, 
静止在一颗又一颗的心。 
     
也许夜莺会发出销魂的歌唱, 
也许人们都喜欢热情的胸膛,   
但苍鹄用尽啼血的伸展, 
只为那自由的飞翔。 
     
而照耀渐渐来临的夜晚的, 
是争取幸福的烈士 
宁静而未知的内心, 
在深夜里,他们,发着珍珠般的光。
    2000年8月 

上一页目 录下一页

□ 作者:陈镭
感谢作者陈镭授权
作者专栏 



本书由“E书时空”免费制作; 
想要更多的免费电子图书,请光临 
http://www。eshunet。com/
 
回答

——已经消无的热情 
当雷电越过山谷 
荆棘在龟裂的土地上 
时而摇动,时而趴伏 
惨淡的光一闪之间 
大地已割开深深的伤口 
     
冬天是一只安静地野兽 
突如其来,盘亘在你身旁 
昏暗的暮色微笑着 
用冰冷的手,微笑着掐住 
凝固的花朵 
     
这是新的寒冷 
新的、无所不在的寒冷 
热情不过是冷了的咖啡 
腥而无味 
     
让我们的血液一起凝固吧 
     
    2000年10月15日暮 

上一页目 录下一页

□ 作者:陈镭
感谢作者陈镭授权
作者专栏 



本书由“E书时空”免费制作; 
想要更多的免费电子图书,请光临 
http://www。eshunet。com/
 
嘀嘀哒哒向前走

雪的风暴似狂舞的魂灵,
在窗外呼啸着高声欢庆。
这魂灵追着南下的列车, 
在大地上闪着懵懂剪影。 
       
这是场多年未见的风雪,
这雪令我心中倍感亲切,
它让我想起童年的旅行, 
最痴迷的是窗外的一切。 
而今我看着猛烈的风雪, 
他们在窗外尽情地发泄,   
火车是发光的梦幻之舟, 
一闪间掠过村庄和河流。 

一瞬间我想了很多很多, 
想风雪夜在中原的飘泊, 
想人世变幻不定的生活, 
车厢里的灯光猛地熄灭。 
  
睡吧,为了更好的明天,
我对自己说。 

上一页目 录下一页

□ 作者:陈镭
感谢作者陈镭授权
作者专栏 



本书由“E书时空”免费制作; 
想要更多的免费电子图书,请光临 
http://www。eshunet。com/
 
歌声中的恋人

迷人的歌声从林深处传来, 
歌声断续,如破碎的蜀锦, 
铺满云层的天空,   
在树尖坠下,已不堪沉重。 

年光的铜镜,
用昏黄之光轻诉温柔, 
晓风中的堤岸与河流,
不尽依依的杨柳。 
          
我曾经有过的岁月, 
是绚烂的梦想,不曾有一点残缺, 
可如今我独看江边的新月,
早忘了往日的鲜血。 
风声霍霍, 
我惊诧地想起那往日的歌声, 
也想起歌声中的恋人, 
我们不会再在一起,我们彼此都不会忘记。 
       
      2001。5。15 

上一页目 录下一页

□ 作者:陈镭
感谢作者陈镭授权
作者专栏 



本书由“E书时空”免费制作; 
想要更多的免费电子图书,请光临 
http://www。eshunet。com/
 
一个特殊群体

——太平间管理员 
  他们是一群迎送死者的平凡人,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地工作着,但由于历史存留的迷信观点和人们多年形成的误解,他们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为了让人们对这一行业有更为科学与正确的认识,本报记者在西安市民政局有关部门的协助下,用近一周的时间,专程走访了西安几大医院的太平间,揭开了太平间管理员生活的一角——…
  在古希腊神话中,众神之王宙斯手中掌握着人类世界的天平,决定着人的存在状态,而存在状态无非是两极,在天平的一端,是生;另一端,则是死。而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已构成了人内心深处的〃原始恐惧〃。在文明尚未开化的年代,此种恐惧甚至影响到人们的心理乃至行为状态。直接表现就是人们对死亡以及与死亡相关的种种忌讳。即使在物质生活日益丰裕的今天,人们依然没有完全破除这些忌讳。而时下一些影视作品,更有意无意地加深着人们的一些错误的看法。除有关殡葬行业外,太平间管理员是受误解颇深的一群。为了让人们对这一行业有更科学的认识,记者在西安市民政局殡葬处有关领导的协助下,克服了种种困难,专程走访了西京医院、西交大一院、省肿瘤医院等几所医院的太平间。
太平间内的情景
  10月18日,记者冒着绵绵秋雨,在民政局有关同志的陪同下去西京医院采访。太平间附近正坐在门外椅子上与一民工聊着的赵师傅起身接待了我们,值班室小屋里,一张上下铺床和一套桌椅挤得满满当当,桌上放着一台21英寸的牡丹电视机。赵师傅说:〃我这儿很少有能说说话的人,除了死者的家属,人们都躲得远远的,忌讳不是?″赵师傅告诉记者,太平间归属医院总务处管,这里平时就一个人值班,连续盯一个月以后休息4天。
  〃我干这一行有段时间了,我的工作就是接送去世的病人。病房有一个人去世了,一个电话打过来,我就推上平车,拿上尸袋迅速赶到,将尸体放入一次性的黄色的尼龙袋,拉上两旁的拉锁,推进太平间的停尸柜。登记工作很重要,死者的姓名、性别、年龄、住址和死亡原因要认真填写,最后还要家属签名。家属离去后,联系火葬场。待家属输完结账手续,遗体经核实被取出,可根据家属的要求在告别厅进行简短的仪式,然后就'上路'了。当然,也有遇到特殊情况我们还需要特殊处理的。比如,一些没有家属或不明死因或身体不完整的死者,我得义务处理,因为我就是干着这一行的么,我不干谁干?〃
  赵师傅带我们来到太平间,打开大门,屋里摆放着8个约1米7高、1米5宽、2米长的白色停尸柜。柜内温度夏季要保持在10度以下,秋冬季则在5…6度之间。每三天柜内消一次毒。柜子有两个门,从中间打开后可以看到两边各有上下排列的三个大抽屉,右下那个抽屉上有白色的卡片,有位逝者安息于此。关上柜门,我们看到放在平台上未使用过的尸袋,鲜艳的黄色,上面点缀白色的花。
太平间里的新婚夫妇
  今年28岁的小王,从富县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到西安后已干了好几种行业,在西京医院干这一行也近半年了。当记者问小王,干这一行社会上有很多忌讳,刚来时有什么顾虑没有?他红着脸有点害羞地说,刚开始特别不习惯,过些日子后,见得多了,又有老师傅的带领,也不觉得有什么顾虑了。其实在工作的第一个月,死者特别多,还真有些不适应,并且干这一行,刚开始总觉得心虚,自己也挺害怕,还瞒着女朋友,没想到她知道后,不但不嫌弃,反而很支持我。你看我们刚结婚,两人一起努力,在这儿布置了一个小小的隔间,她在生活上给了我很多帮助,我没了后顾之忧,可以更专心地工作。我感谢我爱人。小王说到这里时,他的爱人正好迎面走进来,清纯、漂亮。记者不由问她,你第一次知道爱人是干这一行的,你怎么想?她很腼腆地说,不管哪一行总要有人干,我觉得没什么。
  记者看到他们挤在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屋子里生活,和医院的太平间只一墙之隔。虽然组织上尽量使他们的工作与生活条件好一些,为他们配备了电视和各种生活用品,但仍然不免有几分零乱。倒是小王爱人的梳妆台摆在屋子的一角,上面摆着一些常见的女性化妆品,为这个小屋增添了几分温馨的情调。
机器与床
  18日下午,记者在西京医院的太平间里对52岁的老冀又进行了专程采访,老冀形容清瘦,戴着眼镜,仅就外在形象而言,更像是某个企业的老会计,他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对记者说,刚开始,当他每天推着尸车,从病房到太平间时,总觉得众人看他的眼神怪怪的,那时,他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表的苦涩,不过,随着时间推移,也就习以为常了。老冀说,我这人不怕死人,却怕活人胡搅蛮缠。太平间不像有些人所说的〃太平间中都是尸体〃,如果真有这么严重,那这家医院就要报请卫生署检查了。病人多半是在病房咽气,到太平间也只是暂停。
  记者又看到了老冀师傅独特的休息间。老冀师傅那间屋子在里间,其实是安放太平间冷藏柜供冷的空气压缩机的房间。老冀就在噪音很大的机器旁架了自己的床,有时累了,就在里面小憩一下。虽然机器的噪音足以把记者与老冀的说话声淹没,但老冀说,我管它叫生活的音乐机,条件虽然简陋了些,但心却特别宁静。
  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发现这些太平间的工作人员,自愿干这一行的毕竟不多。这有社会和个人两方面的原因。像老冀老赵都是部队转业,年纪大了,服从组织分配来的;而28岁的小王,则是由于在西安生活困难,才加入这个行列。考虑到人们对这种行业的歧视,相当一部分人的偏见根深蒂固。许多人干这份工作,实属不易。
让老车心跳的坡……
  西交大第一附属医院太平间,在绿意蓊郁的医院最偏的一角。由于进行了电话联系,当我们一行到达时,老车已笑盈盈地站在太平间门口。老车是西安雁塔区的人,1961年初中毕业后就直接参了军,八年的部队锻炼使老车明白纪律高于一切的道理。复员后,老车作为西安人又回了西安,分在东大街一家印刷厂做胶印工。谁料这时老车的父亲一瘫痪就是好几年。当时家庭经济困难,老车就调到了当时福利待遇相对优厚的市民政局下属的火葬场。去年8月,民政局接管了西交大一医院的太平间,第一个就考虑让老车来。老车回家与爱人一商量,爱人当时就犯了嘀咕,老车50好几的人了,熬几年就可以退休了,何苦再调来调去,更何况是去太平间。老车这些年虽然在火葬场工作,但毕竟不是直接和死者的遗体打交道,自己心里也不免有些发毛。以前的战友问起来也尴尬。尽管这样,老车还是克服了种种困难,坚决服从领导的分配。开始了他的太平间工作。
  工作上老车从没喊过累,但他也谈了一下工作中面临的一些问题。老车的工作不仅要与死者的遗体打交道,也要与死者的家属们打交道。家属们的情绪是悲伤的,老车刚开始干这行时,面对大哭的死者家属,常常是束手无策。时间一长,拙于言辞的老车也学会了用合适的话语来安慰家属们。对死者的家属们来说,老车不多的言语有时挺管用。
  一些观念较为落后的地区,死者家属们往往还存有比较顽固的土葬观。老车还得努力协同有关部门做工作,让家属们想通。老车也有着一个很操心的问题,西交大一院的地方不小,每次到科室去运遗体,老车都要费挺长的时间,有时来回竟然要花四五十分钟。而最远的病区,更隔了一道马路。老车经常得推着运送遗体的小车过马路。为验证老车说的话,记者亲自陪老车一起到马路对面的36、37病区走了一圈,记者的步伐不慢,仅仅是单程,也花了20分钟左右,可以想见老车手中推着车子来回所需的时间。在病区大门附近,还有一个下坡。老车说:〃每回我过这个下坡,心里都会咯噔一下。万一遗体有个闪失,这附近的人怎么想,死者家属们又怎么想。〃而记者亲见马路上车来车往,在客观环境上给老车的工作造成了很多困难。
  当离去时,记者心里想:干哪一行都挺不容易,但像老车这样,算得上是任劳任怨。而社会上由于对这一行还存在着种种忌讳,使老车在工作中还常常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这让人不免替老车生出些感叹。
小院深深马师傅
  10月19日清晨,记者在省肿瘤医院贾主任的陪同下,在绿荫点缀的太平间见到这里的管理员——…马师傅。马师傅来自陕北绥德。1994年就干起这份工作,一干就是6年,谈起第一次干这份工作时,心里还真有点害怕,如今已没啥感觉了。不过有时需要给死者整容、剃头。刚开始马师傅还真有点不舒服,慢慢地就习惯了。当然,这经过了相当一段时间的适应期。马师傅把工作环境和住处都整理得规范、庄重、清爽。屋外的绿化搞得挺好,有松柏、女贞子、各类花卉,太平间旁边马师傅亲手种的丝瓜架子上吊着几个丝瓜,讨人喜欢。当记者问他近来忙不忙时,马师傅说,旺季的时候,一天一般处理两具遗体。一个人做,稍稍有点累。一个人24小时值班,平常除了下下象棋,还喜欢摆弄花草什么的。一个人长期单身生活惯了,也不觉得什么叫孤独,就是有时候难免想想老家的爱人和孩子。说到孩子,马师傅指着墙上挂着的一面小国旗,说那是国庆时孩子到西安玩时留下的。
  我们又随马师傅来到他的工作区域。当马师傅打开太平间的门时,出现在我们视线内的是焚烧炉、解剖室和太平柜。太平柜顶上零零星星地放着几个小祭瓶、香炉,很招眼。当记者问起一部分人的迷信观点——…例如认为太平间有鬼魂出现等荒谬的看法之类,马师傅说,那根本不置一信,假如真是这样,那我老马还敢在这儿上班吗?这种说法听得多了,我已经没有感觉了。
  采访结束时,记者想起了老冀小王们的面容,似乎对他们又有了新的认识。在我们这个社会里,事实上存在着许多不合理的心理现象与惯性的思考。社会已构成了一个庞大的整体,像太平间这样的行业,是现代社会保持正常运行所必不可缺的一环。且由于我国的特殊国情,相当一部分地区还保留着土葬风俗。太平间的工作就显得尤有意义。
  而在这个城市里,许多人干着像太平间这样为他人所忌讳的行当,像与之相关的殡葬行业等。由于种种原因,人们常常用闭口不提或视而不见来对待他们,这些人在城市里的生存,似乎已经处在边缘的状态。他们,或者是我们应该关注的一群。
本报记者陈镭/文强军/图  
  华商报2000。11。01新闻特写

上一页目 录下一页

□ 作者:陈镭
感谢作者陈镭授权
作者专栏 



本书由“E书时空”免费制作; 
想要更多的免费电子图书,请光临 
http://www。eshunet。com/
 
洪流

  生活不过是悲剧的一再重复而已。 
  国家一日一日地走着自己的路,而远方的人们,只像是原野上无数蓝色的小花,忽而盛放,忽而凋谢;忽而蔓延天边,忽而尽复不见。
  洪流来临的时候,所淹没的,是无分强弱、无分善恶的人群,而当社会运动终于汇集成一个洪流的时刻,人群也终于汇集成避难的荒岛,将与这逆流抗争。
  悲剧与喜剧终究不能抵挡洪流的侵袭。浪花冲撞着即将崩塌的泥土,把黯淡的时光点出,让高峻的悬崖在血色的暮云中倾斜、腐蚀、融化。
  有人看见了洪流将淹没一切的前景,惊呼起来。然而伴随着惊呼的,只不过是荒岛上微型的洪流更快地把惊呼者淹没。
  荒岛终于沉没。
  而洪流继续肆虐,将人类的历史不知卷向何处去。惟一可以庆幸的是,毁灭一切的力量来得永远那样迅速,那样凶猛,也那样短暂。
  当洪流过去后,也许那历尽艰辛曾创造过的一切,食物、工具、文明——都消失了。但只要还有一个人在,他会努力地站起来,在历尽沧桑的大地上,重建一切。然而不会有人说,洪流创造了一切。

上一页目 录下一页

□ 作者:陈镭
感谢作者陈镭授权
作者专栏 



本书由“E书时空”免费制作; 
想要更多的免费电子图书,请光临 
http://www。eshunet。com/
 
“五四”与秦俑

  五一假期,远方有朋来,不亦乐乎。 
  秦兵马俑是陕西最著名的旅游地,决定去看。
  在入夏的炎热之中,在挤成了〃肉罐头〃的旅游专线车里,那做老师的同学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在车内闷热的空气与嘈杂的人声中,悄悄跟我说,〃今天是五四〃。
  我已经站得麻木了,突然听到这句话,好像被人刺了一针,在心里。
  四周是兴奋的人民与穿着新潮服装的大学生们,他们都那样健康,带着节日特有的情绪嬉笑着。还有年轻的情侣,彼此依偎着在窃窃私语。
  我看了同学一眼,我们都在沉默。
  尽管有这不快的压抑感,但是我们还是在购买了昂贵的门票后,进入了秦俑博物馆。
  在面对秦俑一号坑的时候,我震撼了。巨大的坑、巨大的展馆、巨大的涌动着的人流,而游客,真正是中外兼有、各色并行啊!
  而那沉默的俑,用庄严的、凸起的双目面对2000多年后的人们,他们是整齐的方阵,或跪或立,带着群体的威严。
  这巨大的美感带着空前的压迫降临在我们面前,这帝王的殉葬品仍然带着它那时代的壮伟的气魄,把辉煌的感觉留给今天的我们。
  中华的历史已经亘绵了4000多年,一统的中国为人类贡献出璀璨的文明。征服了我们的民族,最终无奈地,还有几分欣然地融入了我们,曾经的征服者还是被征服了。而这一切,是有部分来源于秦的——那第一次的、伟大的、封建的统一。
  现在我明白了那带着压迫的美感是如何产生了,因为那是一种壮观的、集权的美,这美,体现在那从未在真正意义上灭亡过的旧中国,那华美的、循环往复的旧中国。
  然而我的心依然是那样的不舒服,因为我很煞风景的想到,就在我在愉快地参观节日里热闹的也是沉默的秦俑时,有许多的青年曾在我们前方的路上倒下去。
  旧中国毕竟已经灭亡了——
  在那个曾经屈辱的历史背景下,2000多年的封建文明,从来没有被这样的怀疑过。我们遇上了强劲的对手。而激烈的五四运动,亦绝不仅仅是一场暴力的学生运动,那是一个新中国的开始,同样,不仅仅是政治的,更是塑造着无数新中国人的。从反抗到模仿,从模仿到创新,〃五四〃终于延升开去,再造了一代新的中国人。
  〃中国已不再是过去的中国——〃
  是的,有些东西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但是,当我在〃五四〃这一天,面对秦俑博物馆里如织的游客,我不由得发出疑问:即使外国人忽视了这些东西,这些所谓民族的、文化的与他们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东西,即使我们的广土众民们忘却了这些东西,请记住,这里是忘却。那么,这一群群的大学生,这些年轻的、健康的、美好的面孔与身体,享受着劳动者的假期,而把自己的节日于嫣然笑声中淡忘,这一切,又意味着什么?
  难道说,当代的中国,已经达到我们可以高呼新文化已经形成,不再需要思想与精神的变革的地步了吗?难道说,前人,还有我们,在身心上一点一点那艰辛的探索,已经无用,或是应该停止了?难道说,我们所有的节日,再没有值得缅怀的苦难,或者只需要欢欣与灿烂?
  那不断的对自己发出疑问,那在疑问后自新的精神,还有那永不停息的追求真理的思想,就在这欢快的节日里,普天同庆的节日里,连仅仅作为信息符号的意义都不复存在了吗?
  在愉快的观赏着2000多年前古老帝王殉葬品的年轻人中,我随着人群向前流动,四周是各种语言和各种面孔。当离开这壮伟的集权主义的王朝的博物馆时,我买了两个埙作为纪念,这古老的乐器所发出的声音与2000多年前未必有什么不同,但身处苍凉的古音间,更兼有特殊日子里的回想,不由得思绪万千。而面对兴高采烈的人们,一刹那掠过我心头的,除了那难解的针刺的疼痛,还有无尽的沉重。
2001。5

上一页目 录下一页

□ 作者:陈镭
感谢作者陈镭授权
作者专栏 



本书由“E书时空”免费制作; 
想要更多的免费电子图书,请光临 
http://www。eshunet。com/
 
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日本新首相小泉纯一郎的当选,与年初美国小布什竞选胜利一样,是一个对我国影响深远的行动。 
  世事岂能尽如己意,这话用来说明目前我国的处境,是很恰当的。
  小泉的当选,或许意味着十年来日本内阁更换频繁、政局不稳的局面的结束。正如一些人分析的那样,泡沫经济后的日本,对政府、对目前主宰首相人选的自民党内部而言,都希望求〃变〃,事实上也正在这求〃变〃的形势下,导致了这少数派的小泉能够当选。
  小泉的当选,从短期看,是自民党内最大的派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