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星际银河启示录ⅰ-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凑巧望见了坐在他对面女孩脖子上的项链,那是条泛着银质金属光泽的饰品,一个个小圈围成的链条显得非常淡雅和古朴,应该说那是件历史久远的东西。
    不过韩影旭对它一点也不陌生,不,是非常的熟悉,甚至是有些亲切。
    因为那是他妈妈的东西,他母亲手上流传下来的物品,而后来它则从自己的手中流进了另一个女性的手中。
第十二章(下)
    他还记得那时他九岁,在父亲的授意下每天进行着枯燥乏味的课程学习,人变得和周围的孩子格格不入,就如同他的二个哥哥一样寡言。
    一天他们家来了客人,客人带来了个小女孩,父亲让他带小客人去玩,一路上只闻那个女孩说个不停,还一直笑,他则心里有些不耐烦,只想着快点去完成一天内的作业,因为如果他不早完成会被父亲罚没饭吃的,而对这个可能导致他没饭吃的罪魁祸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
    即使是他的表情装得再酷,或是话语再冷漠,而那个自来热的女孩却一点也感觉不到他这个小主人的不快,仍旧缠着他让他介绍这介绍那。
    “喂,我要回去了,你一个人玩吧。”
    “你别走,还有很多地方你没带我玩哪。”小女孩不满地道,嘴角一翘,对于这个主人的不热忱她非常的不满。
    “喂,我有事,你自己一个人玩吧,我家很安全,不会有强盗来的。”
    “什么喂,人家有名字的,你真不懂礼貌……喂,喂你别走啊。”女孩也同样不知道男孩的名字,只是见他要走,忙赶上去拉住男孩的衣袖,央求着:“我是客人,你怎么那么没礼貌啊。”
    “礼貌又不值一顿饭。”小男孩心里想,拉了拉衣袖,竟然没拉动,便用力一拽,还是没夺回来,见女孩咬着牙就是不松手,小脸憋得通红。
    他急了,一把把女孩往旁边一推,迈开步就走。
    只是急赶了几步,女孩仍没赶上来阻止他,使他心里好奇,转回头看了看。
    “喂,你没事吧。”瞧见女孩跌坐在一边,他有点不放心了,怕女孩子等会儿去告状,那父亲又要罚他了,以前就有几个孩子去告状,害他被打,“又不是我的错。”每次他都觉得很冤枉。
    女孩没搭理他,只是坐在那里,肩膀轻轻晃动,不时传来低低的呜咽声。
    “喂……”他走到她跟前,拍着她的肩膀叫道。
    “哈,你上当了。”女孩子一跃而起,欢蹦乱跳地拍着小手叫道。
    花草中,女孩的笑容天真活泼而纯真开朗,他瞧在眼里,心中有了短暂的失神,这是他心中向外的生活吗?
    “喂,你陪我玩一会儿啊!”女孩又跳回他的身边甜甜地缠着他。
    “我还要做作业。”回过神,他就要走,不过这次他没有把眼前的女孩推走。
    “那我去求伯伯让你不要做作业好不好……二个人玩会很有趣的啊。”
    他没理她,绕开身前的阻碍,默默移动着脚步。
    “喂,我们打赌啦,好不好嘛……你说句话啊。”女孩子不死心,仍然拽着他的衣角缠着。
    皱着眉头,他无奈地点了下头。
    “那好,输了我要你这串项链。”女孩指着男孩的脖子开心的大叫着。
    “不行”男孩冷冷地甩出一句,转头就走。
    “喂,你这个小气鬼,胆小如鼠,畏首畏尾,一点都不像男孩子,我妈妈说男孩子该心胸开阔,行事如风,潇洒自如……”
    “不走吗?那我可回书房了。”男孩背对着,站在花园尽头的阶梯上冷冰冰地突然道。
    “……耶……”女孩欢呼着。
    最后男孩输掉了他的项链换来了三天悠闲的假日,那是他唯一一次身心的放松,虽然他没有怎么玩,甚至坐着或站在原地看女孩自己疯的时候要大大多过自己的参与,但他满足了。
    第一次望着自家的后花园,他感受到了风的气息,听到了鸟儿的欢唱,他突然发觉原来这个世界上除了课本还是许多有趣的东西。
    ……
    “敬礼”
    回了个礼,韩影旭径直往驻地中走去,下面的日子将是无尽的等待了。
    道旁的树木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如同战士般巍峨挺拔,空气的流动带了一片片树叶,而后又携来了新的气息,绿色,黄色,宇宙中他们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一遍又一遍地交替。
    ……
    半个月后,罗科的伤势在精心地条理下彻底的康复了。
    同时而来的是一纸调令,鉴于几位军官的非纪律行为,星域司令部给予措辞严厉的警告,且从头至尾未提巡逻队半个字,并要求十日后他们必须开拔前往与叛军对恃的前线报道,处罚建议报告将会随同档案一同前往。
    再半个月后,负责管理的“第七舰队”少将手里拿着厚厚的新兵与重新整编档案一份一份查阅着。
    “一群有趣的家伙。”说完,他把韩影旭一堆人的档案归入重新整编的老兵行列,然后把下面的处罚建议书扔进了垃圾桶,于是仕途很可能会应污点而到此为止的这些人又再一次地踏上了起点。
    ……
    一天后负责招收新兵以及整编老兵的各个舰队校官从电脑里开始挑人了,当然尉官或者已经参加过战役的少部分士官是被分开来仔细审查的。
    “呵,一个好军人。”说完,一名脸带微笑的中校把苏奇的资料调走。
    “简历还行,正好充实女兵。”另一位上校把哲雯的档案调走了。
    “……”一名中校看了看韩影旭的档案,耸了耸鼻子,放过了。
    “……”接下去又有个好奇的少校拿出来扫了几眼,眉头展了下,也放了回去。
    “……”时间过了很快,上百名校官经过了核对,要走了他们需要士兵的档案,其中包括了罗科,最后只顺下了五万四百余名新老官兵的档案仍然静静地躺在电脑资料库中。
……(本卷结束) ……
第三卷 第一交响乐章
第一章(上)
    “嗨,嗨”资料的分配室里,几个好心的校官把正在角落里午睡的坎比中校推醒。
    “坎比中校,您还没挑人哪。”另外几个人从他身边吹着口哨经过,远远地传来幸灾乐祸的笑声。
    “挑人?”眼角还存着几颗眼屎的坎比中校显然还没有睡醒,疑惑地望着周围,可能他还在懊恼到底是谁把他从美梦中惊醒吧。
    “挑人!”三秒中后,他一声大喝,从原来的位置上一下子蹦得老高,算是清醒了。“人哪?”
    一间宽大的资料室里整齐的排放着各式各样的电脑和各类仪器,可除了自己身边站着的几个校官外,其他一个人也没有。
    “我说你小子……”本来围站着的几个人,一起好笑地的对视了眼,有几个离开了,还有几个则干脆围了上来,其中一个大个子中校一屁股坐在坎比的对面,冲着他左瞧右瞧。
    “你小子还真行啊,从开头睡到现在,三个小时,睡得美吧?”
    “完了,完了。”坎比没兴趣应对周围人的调笑,只是懊恼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使劲地搓。
    “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舰队怎么派你小子来干这差事,你那么累不会请假啊?”
    “那不派我派谁啊?”坎比大概是急疯了,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如果是其他人来估计得睡上六小时了……所以我来了啊。”
    大个子中校和周围的人皆无语。
    “啊,有了。”坎比满脸兴奋地手舞足蹈。
    周围的人忽然觉得周围的空气凝固了,身体有不好的感觉,不由打了个冷颤。
    “霍金森,我们是兄弟对吧,这次我们‘第七七舰队’差了六万人的份额,你那……借我点吧。”
    “不行,这事没的商量。”霍金森双手一抱,把脚翘在桌子上,口气没商量的拒绝道。
    “不过,你们舰队怎么缺那么多人?其他舰队可就只要三、四万啊。”
    “不会是你们的人还没开仗就有伤亡吧。”
    “哈哈,那到是有可能,那么多新兵,搞不好,训练的时候搞错了方位自己开到叛军区去了。”
    “要是那样就好了。”坎比咕哝了句,“不知道后勤部是哪个王八蛋分配的,我们舰队是舰多人少,而且……而且”他咽了口口水,扫了眼门口,才小声道:“新来的指挥官简直就是魔鬼,发了神经地训练新兵,我都三天没合眼了,有些受不了的自然就请调了。”
    逃兵自然是没人敢的,这个是让人一辈子抬不起头的事,而且波及到家人,调离虽然也不光彩,但总好些。
    “我四天没往家里通讯了。”旁边的一个少校叹了口气,看来他们舰队即使没那么疯狂也好不到哪。
    “我未婚妻吵着要我早点回去结婚,要不就要解除婚约。”
    “哎,不知道要呆多久。”
    “嘘,你们小声点,被执法队听到,你们不要命啦。”霍金森一把打断了他们的即兴发挥。不过原本还算轻松的气氛到是一下子沉闷了。
    “你小子果然是霉星,往我们这要人没有,不过电脑里还有五万多,也够你回去交差了。”霍金森笑骂了坎比一句,拍拍他肩膀,率先走了,其他几个人也相继离开,只听见坎比中校一个人在资料室里大呼小喝的。
    “等会儿有的这小子哭了。”所有人心里都是那么想的。
    就这样,韩影旭随着数万人一起进入了第七主力集团舰队下新编的“第七七舰队”。随同档案袋的既没有污点,也没有突出的成绩,不知是否是那位负责后勤分配的少将大意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总知,现在的韩影旭就如同一位刚从军官学院毕业的新生。
    ……
    一望无际的荒漠,黄色的沙土组成了它的主色调,而墨绿的军车们便开始了为其点缀的任务,一长串的军车队组成了荒凉土地上独特的风景线,漂浮车不时荡起一道道沙土,数百部的数量产生的共振和响声也足以让身在其中的人们无比震撼了。
    一部普通军车内坐满了四列士兵,他们都是刚在西比特星球空港登陆赶往距离空港三小时路程的“第七七舰队”在此的驻地——底诺星系坎贝尔星域新田星。
    而就在他们临近的最前线——斯坦星系克拉星域,联盟正集结着七十三支舰队,但时至今日双方均未曾再有交锋。
    经过了长途的劳顿,车上的大部分士兵们都十分疲劳。坐在移动的车厢内,近百的士兵搭拉着脑袋静静地休憩着,身体不时随着行进的军车晃动,拥挤异常。
    “……”
    不知道是从哪个角落先传出的骚动,整个车厢内越来越吵闹,原本就因为人多沉闷燥热的空气一下子像被煮沸了般,昏昏欲睡的士兵们茫然地转动得着头,找着根源,一些胆小怕事的则缩起身体,双耳不闻窗外事,而更多的老兵们则纷纷起哄。
    “瞧那小子,打得多慢,老子出拳一定比他漂亮多了。”一个老兵在骚乱的中心向附近的士兵自夸道。
    “那你也上啊!”其他的人不甘寂寞地开始哄他了。
    “要是个女兵,哈,那老子就上了。”
    这辆军车上没有一个女兵想是让他们非常的感叹运气不佳。
    在他们的附近二个士兵正扭打在一起,滚在地上,互相撕扯着对方的衣领,抱着在地上翻滚,一旁其他士兵围着圈子,也不上前劝阻,要不远远让开,要不就是声撕力竭地叫喊。
    那些远远避开的新兵恐惧地望着眼前的一切,说这些人是市井流氓可能更让人信服,兵痞子的称呼他们应该并不陌生,但相信今天通过视觉上的直接冲击后所有人该会有个全新的认识。
    “啪”到底还是老兵经验丰富,扭打中的新兵被对方一掌扫飞了出去,滚到一旁。
    “臭小子,要条项链那么不爽快,下次再让我碰上看我不废了你。”老兵恶狠狠的向一旁啐了口唾沫,耀武扬威地甩甩手中的一串项链。
第一章(中)
    “还给我。”新兵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摇摇晃晃地爬起来,勉力伸出一只手。
    “队长,瞧,我对您说得就是这东西。”老兵理也不理他,转身对身边的几个人走过去,其中一个身形瘦瘦地上士接了过去。
    上士接过,在手里掂了掂,打量了一眼,然后皮笑肉不笑地讥笑道:“早点听话不就没事了吗,还有你们,谁手里有好东西都拿出来孝敬老子。”
    “快点,听到没有!”一群人嚣张地指着周围的新兵叫道。
    他们一路观察了很久,发现车上大部分都是新兵,而那些具有稍高军衔的军官基本上都在前面的几辆车里,只要没有被亲眼瞧见,他们也不把军事法规当回事,所以有意选择了这部军车,这次算立威,即使以后到了新的部队,也可以竖立自己的小群体。
    已经见识到了这帮人的凶狠,一些胆怯的新兵马上孝敬身上穿带的物品,当然也有几个不服的,一个可能是在新兵营表现突出获得中士衔的大个子首先反抗,随即便被五、六个人群殴,满脸鼻血地躺倒在地上,之后再也无人敢出头。
    “还给我。”那个被抢去项链的新兵仍然不甘心的扑向上士。
    恰好军车在行使的过程中遇到了狂风,车身震动了一下,年轻人扑过去时身形不稳,被上士轻易地躲了过去。
    “哟,还不死心。”上士可能是觉得无聊了,一时起了玩心,用手指挑着项链在光线下晃动,不待那新兵扑来,直接从空中甩给了另一边的一个老兵。
    老兵笑呵呵地一把接过去,用手抛着金属项链,发出一串串悦耳的声音。
    新兵双目已经充血,奋力把眼眶瞪得大大的,大叫一声又冲了过去。
    “接着”那老兵哈哈大笑,把手中的东西高高扔出,往右面扔去,但可能是没有把握好力度,项链在空中划过了一条优美的弧线,越过众人的头顶,落到了右侧人群的角落里。
    一下子,身处角落的人群“嗡”的一下沸腾了,像水进了煮沸了的油锅一下子就消失了一般,大家都不想惹火烧身,所以片刻之间便让出了一个空间,而那闪闪发光的项链则安静地躺在地上,或者说是一个年青人的面前。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都瞧他忘去,年轻人全身披着件黑色的外套,只露出“第七舰队”特有的绿色军服领子,有点乱糟糟的黑色头发,双腿盘着坐在地上,正直直地盯着自己的手发呆。
    “喂,你小子,把那串东西扔过来。”老兵只是不好意思地看了眼上士,对自己的失手表示歉意,然后非常粗暴地向他喊道。
    年轻人向是没听到般的无动于衷,仍然坐在那里。
    而另一边的新兵则趁着这一刻的时机,扑了过来,紧紧把地上的项链抓在手心,满脸的喜色,然后正对那几个老兵退到车厢边上。
    “混蛋”几个老兵的脸色顿时变得不怎么好看,尤其是那个带头的上士的脸色更是变得很白了。
    “妈的,你小子活得不耐烦是吧,让爷爷我教教你。”那个老兵首先挂不住脸了,当着那么多人立威竟然还有人敢不理他,也不再去理会抢回项链的年轻人,大跨步向角落里坐着的黑发小子走去。
    围观的新兵中多是流露了同情和惊惶的神情,而老兵则大多幸灾乐祸或事不关己的漠然。
    “好你个小子。”直到老兵走到了面前,黑发青年仍然没有抬头看他一眼,这让他越发火大,忍不住再次大喊了一声,好像一定要让面前的青年流露出害怕的眼神,才能得到快慰。
    青年人终于缓缓抬起了他的头,旁人接触到的是一片深洞洞的眼瞳,像是没看见前面的人,有像是面前的所有都尽在那深邃中,老兵被一种说不出的心悸或者说是压力的东西震撼了一下,好半天接不上话。
    “好啊,装聋作哑啊!”身后的上士首先发作,见二个人竟然都不出声,冷冰冰地喝了声。
    这时那个老兵才算回过味,想想更不是滋味,今天一再失态,脸色铁青,一脚向地上的那人踢去。
    眼看脚就要踢到了身上,黑色的军靴夹着阴冷的气息扫向了角落里。
    青年仍然顶着他那簇乱糟糟的黑头发,好像是发出了声低低的叹息,别开了眼,像旁边让了开去。
    “小心”
    站在他身边的新兵不忍地提醒到,手里仍然牢牢地拽着属于自己的东西。
    距离太近,靴子仍然是触到了那件包裹着身体的外套,被角尖挑开了去,薄薄的黑衣披风轻柔的在空中飘落到地上。
    刹那间,周围的原本就小的可怜的声音变得更加安静了,即使那条原来还要再次踢出的腿都在半空中凝固。
    明白无误的,挑开披风下的显示出了那身被大家所熟悉的绿色军装,笔挺的军服一尘不染,说明它的主人是多么的爱洁,但肩膀上却标着中尉衔,同样是那头乱糟糟的黑头发,可现在再也没有刚刚那么刺眼了。
    “长、长官……”老兵放下了他那条另自己万分尴尬的腿,咬了咬牙,把手举到胸前敬礼,只是声音控制不住的有点哆唆。
    在军队中高一级就说明了一切,级别的区分是残酷的,就好像那些老兵可以肆意欺负新兵,而士官要整治手下,那你也无半分怨言。更何况这次是自己惹上门去的,冤不着谁。
    年轻的中尉没有看他,弯下腰捡起了那件落地的黑色披风,轻轻地拍了拍上面的灰,又是一声轻轻的叹息,如果说刚才没有人注意到,那么现在周围的人则都听到了。
    大热天的,年轻人奇怪的再次把那件披风披在了身上,站直了身体,这时旁边的人才发觉这个举止冷漠的中尉身材瘦高,他没有看一旁仍然举着手敬礼的老兵,默默的朝车厢的门口,面对上士几人走去。
    上士等几人瞬间脸色变得苍白,尤其是上士好不容易挤出个不算笑的笑容,把手举起来准备敬礼。
    一步、二步……五步,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周围士兵们压抑着自己的呼吸不敢喘气。
第一章(下)
    上士的表情现在笑不像笑,哭也不像哭,想往后退却发现自己一步也动不了,完全僵直在原地,余光扫了下发觉原本围在自己身边的几个老兵也全不知道何时退后了数步,把他完全顶在了前面。
    中尉直视着前方,像是穿过了上士的身体看到了后面,就这样二人擦肩而过,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上士这才察觉这个年轻人的眼睛聚光点一直未曾集中在他身上过,他自己却把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不由放松了下神经,微微出了口气。
    “好了,我们到站了。”
    突然清冷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尤其是把离声源最近的上士给吓死,虽然声音不响,可平稳的音调却极富穿透力。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还在行进的车队已经停了下来,透过二边的厢门能清楚地望见远方矗立着许多金属建筑物,只几眼,便告诉这些新来的客人们,这里是个大规模的军事基地。
    随着那句话语,中尉率先走了下了车,半晌其他人才反应过来,陆陆续续地跟了下去。
    “大、大哥,我们怎么办?”踢了一脚的老兵惊惶地跑回上士身边问道。
    不待回答,其中一人先开了口:“瞧那年纪也就刚从军校毕业,以前这种人对我们还避之不及哪,怕什么?”
    “别烦,以后我们少惹点事,以前是以前,新兵营谁管我们。”上士已经没了张狂,他现在很烦。“这里是‘第七舰队’,军队里不比从前了,我们还是收敛点吧,那个人的军衔是中尉,你应该也看清楚了吧?”
    说罢,上士也不理旁边那几个人满头的雾水,径自走下去了。
    “不就比军校出来的高一级嘛?……”那些人的话淹没在“沙沙”地大漠风中,后面的上士没有听见,他也不想去听了。
    他心里自己对自己接下去说:“曾经有人说过,年轻与年老对军人来说可以没有任何意义……而且那是双怎么样的眼睛……”一想起那眼睛中包含的感觉,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虽然里面没有什么冷酷,可就是有种令他不舒服的感觉包含其中,反正他是决定以后不再惹事生非了,谁知道军队里像这样的人还有多少。
    从基地里开出了一辆辆军车,停在他们车队周围,而从车上迅速跳下的军官则开始各自点名,集合团队,原本每辆军车上的士兵便是按照一定团队集合的,所以场面上未见多少混乱。
    一队队士兵就这样按顺序被领入硕大的军事基地中,这点人对于基地整体来说并不算多,所以引起的骚动也没持续多久。等一切又重归平静后,韩影旭已经跟着他的队伍进入了基地某个角落的底下一层大厅。
    “各位”领路的中士突然停下来,对着身后的数百人用扩音器喊道:“请所有人往左边前进,先领取登记牌,然后大家将会得到数天的休息,在休息的数天中,大家将会得到各自的分配。”中士随手指了指大厅靠左边的通道口的几名正在等待的士兵,示意所有人自行排队,最后用奇怪的语气加了一句:“希望大家能够好好利用这数天休息。”
    韩影旭也未再见到那车老兵甚至新兵,随即跟着一大群人进入了通道,接受登记,经过一个小时的折腾,终于被安排进了一间独立的居所。
    居所里的设施和空间都很完善,而他的这一间只不过是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3 1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