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星际银河启示录ⅰ-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当他见到那条参军新闻时便想去报名,但问题在于以后万一有所调查,人们一定会对他的参军动机表示怀疑。
    任何一个有稳定中等工资,吃饱喝足的市民去报名参军总会让人觉得奇怪,所以当他看见带他来的人显露出了不寻常的动机,便顺其自然地被打了次劫,也好使其理所当然地进行下步计划。
    就这样,在整个城市仍然笼罩在黑夜中,他跌跌撞撞的问了数个行人后终于找到了城市中心的报名点,当即丢弃了那车,找了个附近的旅店住进,准备第二天报名。
第八章
    睡了个颇为安稳的好觉,结了帐。他全身没有带什么东西地走去报名点,报名点外奚奚落落地站着几个人排队,一名中士坐在一楼的桌子前接待着,韩影旭打量了会儿,这些人里的穿着他倒是最像样的,其余怎么看都像吃不饱饭那种。
    不一会儿就轮到了他,中士扫了他一眼,提给他份表格,指着身边一排电脑室道:“填好表格去电脑室里再填一遍,然后把表格交还给里面,自然有人会带你进去。”
    拿着表格韩影旭找了间空电脑室进去,表格上的内容和电脑显示内容是一样的,只是为了资料保险需要一式二份。
    按照上面的要求他很快填好了相关内容,但在兵种选择上有点为难,陆军他当然不会选择,那个他根本不擅长,问题就在空军和海军上。
    “到底选哪个哪?”韩影旭思考了起来。
    进入海军作战是比较保险,生还的机会大,而且高级军官的升迁大都来自于此。
    但问题的关键是,韩影旭目前是作为一名间谍而存在,他除了保证生存外,还需尽可能地打听更多有价值的情报,如果只是一名普通小兵,那他也就失去存在的价值了。
    海军虽则保险大,但相对参加的也多,即使表现突出也要有机遇才可能升得上去,像他自己在联盟那边,即使表现优异,加上碰到几次小规模遭遇战正好死里逃生,但也花了近二年时间,何况在海军战时一样有太大的高危风险。
    而空军人数较少,虽然危险也大,但普通情况军衔则要高过其它二个军种,因为空军士兵优秀者培训不易,周期长,所以一般都是陆军薪酬最低,海军中间,空军最高。
    有了决断,韩影旭毅然在军种表格上填下了空军,附属注释上写明自己曾参加过飞行员培训,开过民用货运飞机,同时在电脑上签了名,但从内心角度讲选择这个军种更多的是他下意识的行为,内心深处儿时梦想无忧无虑遨游天空是那么的真切。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的行为是否符合一名出色间谍的标准,或者说他从来就不该是个间谍,他的舞台该是在战场。
    按照电脑结束时的指示,填完表格的韩影旭走出来后便往里侧走,里侧有个大厅,门口仍然有个中尉与几名士兵守着,他们问他要了表格,便让他进里面等候,如果还有需要携带或者回去准备的,可以明天再来,但如果无事就等着他们今天开车直接送他们去军营报道。
    韩影旭到了无牵挂的,便直接走了进去,选择个位置坐了下来,他顺便观察了下,里面坐着的二十多人都是社会上的混混打扮,或者看上去家境不富裕,人少的可怜,显然毫亚公国商业虽然发达,但民众对军队并不热衷,而且公国本身的不重视也导致了军队战斗力较弱。
    当天,加上随后报名的将近百人被送去了这个星球的军事基地。
    可当韩影旭真正站在了基地里面,他彻底地惊讶了,完全收起不屑的心态,这里的建筑外表上虽然看着不怎么样,但内部训练设施却是相当先进,他不敢说比联盟强,但他敢肯定这些和他当年训练时所用器材是一个级别的,而他很清楚联盟花在军费上的开支不是公国所能比拟的。
    刚到的第一天他们便被要求进行了小测试,再根据个人填表时的情况,分成初期和高级训练课程,因为有些报名者完全没有驾驶知识,而像韩影旭这类则是最起码有驾驶过民用飞机,所以需要区别对待。
    但从中,韩影旭也窥视出一丝急迫,看来公国一样等不及了。
    自次后,他也就专心参与训练,平时稍微观察了下基地以及教官私底下的聊天情况。
    与此同时,在毫亚公国的首都星秘卢星上,却是一片热闹飞扬,议会选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所有的民众无时无刻不在街头巷尾议论与关注着目前形式的最新发展。
    “嘟——”
    首都星上的首都中心大道上,一辆警车拉着警报飞驰而过,马路上正在行使着车辆都停下来等待给它让道。
    望着飞驰向议会山而去的警车,一辆黑色汽车重新开动了起来,与它同时,它前后还有二部车开动着。
    “这段时间还真热闹!”中间车辆内只坐了开车的司机与后排穿着整齐的六十开外的长者。
    这个人正是目前公开宣布参与竞选的某中立政党主席,他的司机兼秘书和保镖队长明白,这时候老头说话的对象不是他,而是自语,也不插话。
    当整个中心大道的交通都恢复正常,车流快速流动时,老头开口道:“吃完饭去趟议会山,那里估计已经很热闹了,我们也去凑凑数。”
    他的保镖队长犹豫了下通过后视镜道:“我觉得您最近还是留在官邸比较好,外面如今风声太紧张,我总觉得不安全。”
    “哼,他们以为弄死几个地方参议员就可以杀鸡给猴看!我们偏去光明正大的给他们看看,难不成他们还真敢把我这把老骨头怎么样,他们不怕舆论?反了天了。”
    看着很生气,有点激动的老头,他的秘书兼保镖也只能无奈的笑笑,顺从了。
    就在这时,忽然中心大道前面有辆大车突然打横,拦住了去路,几部车刹车不及,斜飞出去或来了个对撞。
    保镖眼皮一跳,冷笑着打着方向盘,向中心大道的反方向转去,同时它前后二部车亦紧随着转动。
    而那打横的大车侧车门被打了开来,里面发射出微型激光炮,正好轰在后面的护卫车上侧面,虽然车子都被加固,但也抵挡不住这种重型武器的冲击波,被整个侧锨了起来,翻转到路面打转。
    “该死!”保镖从后视镜里看到敌人有激光武器,脸色一变,急忙变道。
    这时候中心大道的车辆被惊吓地乱窜,怕受到无枉之灾,这大大阻碍了他们的行驶。
第九章
    通过后视镜,保镖队长安慰后面的老头道:“请您系上安全带,抓紧了,我马上就甩开他们。”顺带着观察着紧跟车后的车辆,随时变道。
    坐在后坐的老头,脸如漂白了一样,手牢牢地把住扶手,系上安全带,没有说任何话,看得出他很相信自己的护卫队长。
    “混蛋,警察厅那帮饭桶,怎么过了那么久都没反应!”保镖队长大声咒骂着,都有人在中心地域用重武器了,竟然连个警察人影都没见着。
    徒劳地骂了几声,他闭上嘴把怨气全部用在甩开后面的跟踪车辆,不停得坐出高难度技巧躲闪变道,从后面打来的激光束全部被避开了。
    不过中心大道即使再长,也有尽头,就在他们不远处有了三岔如口,中心是个喷水池。
    这时候他也顾不上许多,开着车以最近距离冲上喷水吃的休闲平台,人群惊慌失措,惊恐的大叫,四散逃离以避开如脱缰野马般的车子。
    老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实在不忍看到许多无辜的生命被他们活活撞死或者被后面的激光束误伤。
    保镖打开通讯,联系另外部车,那辆跟在他们车旁,不过走得是马路。
    “你们立刻往右开,直接到老爷的官邸门口等着,并且快点通知护卫人员。”
    “好的,头。”那边车里的保镖回话道,立刻车变向朝右岔路开去,后面跟踪的车则不理会,继续紧追。
    保镖队长大急,他原来的想法是想牺牲那些保镖替他们引开一部分人,现在看来别人不上当,急欲除他们家老爷而后快,只是他们怎么确定老爷就一定在这部车里。
    他变道朝左岔口飞驰,不过借着混乱的人群和车流还是逐渐拉开了车距,渐渐从后视镜里消失了跟踪者的踪迹,车里的二个人都松了口气。
    保镖队长忙把车钻进城市中心的高楼大厦中,弯进了一条隐蔽的巷子,这才打开了加秘通讯。
    “喂,你们在哪?”他连通另外一辆车。
    “头,我们已经回来了,你们人哪?”
    “我们现在暂时安全,你们那附近有没有可疑的人出现?”连通后,他更放心,忙问。
    “没有,你们在哪,头,我们来接你们。”
    队长想了想,回头用目光征询了老头的意见,才回复道:“行,你们联系多点人手,然后通知亲我们的警察厅人员,大张旗鼓地过来,我们在***街旁的巷子里,路上小心点。”
    “好,等我们。”
    然后,他们二人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老爷,要不您休息会儿。”
    “嗯”,老头精神太过紧张,但毕竟年纪大了,有些吃不消,靠在座位上打起了磕睡,直到他听见车辆的声音才睁开眼。
    这时,他正好看见前排的队长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才发觉,他手下的保镖们到了。
    “怎么就你们几个?我不是让你们多带人手来的吗?”队长走下去看见来的只有一辆车,而且就三个保镖,便有些脸色不善,大声质问道。
    其中一个手下阴沉地走出来笑道:“多带了,我们怎么下手?”
    队长脸色大变,忙伸手掏枪,可没了防备的他哪来得及,被三个手下当面数道激光直接打出几个窟窿,“你们”,队长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他们轰然倒地。
    “头,真不好意思,兄弟们也只是想混口饭吃。”说着绕过队长的尸体,直接来到车旁打开了车门,对着坐后排目瞪口呆地老头狞笑着。
    “老爷,您是要我们动手,还是您自己动手。”
    老头好半天才惶过神,冷然地看着三个属下,“我自己解决,不过告诉你们的新主子,他这样做迟早要后悔的,你们自己自求多福吧。”
    然后掏出把微型枪对着头部射击,倒在了后座上,鲜血瞬间喷射满了整个车子。
    “嘿,糟老头,临死了都不说几句好话,去你妈的。”其中一个家伙恨恨地踢了车子一脚,检查完确实是断了气,然后三个人准备回车上走人。
    回过头才发现不知何时,他们车旁已经站了个穿着制服的中年男子。
    “哈,华先生,您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了,您看……”
    中年人没接他的话,“他说得没错,你们几个确实该自求多福。”不等三人有反应,华姓中年人快速掏出枪连射三下,精确地把三个人暴了头。
    “蠢货!”中年人迅速布置和检查了遍现场,然后离开了。
    之后姗姗来迟的警察封锁包围了现场。
    第二天,毫亚公国的通讯社以沉痛的语气在新闻中播报了某位参选领袖在其手下内讧中不幸被枪杀,内讧原因还在警方调查之中。
    随即几天,有数名原本宣布将会参与竞选或已经参选人宣布退出本次竞选,只剩下了现任议长道格与自由党领袖温瑟仍然积极备选,但舆论一边倒的全看好道格连任,包括几名退出者或原本大部分中立者也纷纷倒向了道格的阵营,让之前雾里看花的民众迅速地做出了他们觉得最明智的选择,公国大部分选区道格的民意显示大比例领先,甚至几个自由党传统优势选区也出现了倒戈现象,最后只剩下自由党发展根据地毕丝星系以及自由党主席温瑟的家乡和发家地蓝天星系仍然保持的绝对优势,但一切眼看着就大势已去了。
    宇宙历385年5月7日,毫亚公国的首都星上,议会山热闹非常,各界人士与媒体云集,大家都来参加这场议长参选答辩直播会,能够容纳15000人的会场被各界人士所包围,挤得满满的,警察厅甚至寻求驻扎部队的帮助,总共调动了五万名军警在议会山附近及地区警戒。
    答辩会上,道格猜得首先演讲权,站在15000人面前,五十多岁的他红光满面,谈笑风生,数次被满场听众的热烈鼓掌声打断讲话,被迫延迟了十分钟讲话时间。
    而后自由党领袖温瑟上台,无论在场人士还是直播银幕前的观众都静悄悄的,他们都在等待他能够以什么样的更精彩绝伦的说词来挽回局面,一扫颓废之势。
    温瑟站在讲台前,沉默了数秒,然后说道:“女士们,先生们,在此,我万分遗憾的承认此次竞选失败,要对支持我的选民表示歉意。另外,我向道格先生表示祝贺。”说着,他走下台去,来到道格面前的方向鞠了个躬,飘然而去。
第十章
    全场惊呆,民众哗然。
    道格也面显惊讶,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微笑着迎接众多蜂拥而来的祝贺者,眼角鄙见温瑟悲凉而去,笑意就更浓了,一名就站在附近的心腹手下朝他做了个手势,他见到后不为察觉地摇摇头。
    离开议会大楼的温瑟接过助手给他的大衣批上,一头钻进了外面等候的专车,离开前吩咐另外名手下道:“通知所有想走得人尽快离开这里,全部去毕丝星系和蓝天星系。”
    “我们去空港!”温瑟对着司机说完靠在后排椅子上闭起了眼。
    长长的车队迅速地行驶在宽敞的公路上。
    过了一会儿,年近五十仍然算是精力充沛的温瑟一边搓揉着太阳穴,一边开口询问坐在前排的秘书,他的秘书——今年刚四十的古井,“古井,你怎么看今天的事情。”
    古井的样子看上去很书生气,头发梳理地一丝不苟,带着副银边复古眼睛,他推了推鼻上的眼镜架,整理了下思绪说道:“说实话,先生,我对您今天所说得那些话和举动表示非常的诧异和惊奇,这实在不符合您以往的性格和习惯。”
    温瑟苦笑一声,道:“我是指道格。”
    古井一点不以为然,回道:“他的举动是理所当然的,但我更对您的行动感兴趣。”
    温瑟睁开眼,看了看他,把头转向窗外,意味深长地道:“那我们路上再说吧。”
    ……
    “议长阁下,您就那么放温瑟那家伙离开吗?”议会答辩演讲以出人意料的速度结束,在议会大楼楼顶,议长办公室里,一个男子站在阴暗的角落里问着舒适地坐在办公椅上的议长道格。
    道格从办公柜里抽出一根雪茄,然后用古式火枪点燃,吸了口,在肺中过了一遍才缓缓地吐出,空气中有一股清淡的烟草味。
    阴影中的人一点也未因他的没有回答而焦躁,就那么静静地等着。
    “他现在到哪了?”
    “应该已经到空港基地了。”
    “现在追,还能让他回来吗?”
    “能,只要现在向首都圈防卫司令下达命令,他是我们的人,一定能够在一小时内迫使温瑟的护卫编队返航。”
    “还是算了,他要走就让他走吧,少了他在这里惹事反而对我们有好处,而且现在这时候,全天下的舆论都盯着我们哪,他倒真会挑时候啊!”
    ……
    坐在巡洋舰休息区的温瑟,透过窗看着渐行渐远的首都星,默默无语,古井悄悄地走过来坐在他身边也不打扰他。
    “古井,你说,权利到底是个什么?”首都星慢慢消失在了窗外,只留下漫天的黑暗,温瑟转过头问道。
    古井眨眨眼睛,好像没听到他的问题似的。
    温瑟重新转过头,过了一会儿换了个话题。
    “今天如果我不那么示弱,只怕是再没机会离开那个星球回去了。”
    “您是想示敌以弱,攻其不备?”古井接口问道。
    温瑟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笑道:“古井,你真应该留在学校图书馆,研究那些古文,而不是做在政府的办公室里。”
    “事实上,我确实是被您从学校里硬拉来做您秘书的。”古井严肃地推推镜框。
    “呵呵呵——”温瑟一如既往地对这个话题报以干笑。
    “可是您让我们的人全都撤离,是不是操之过急了,道格即使再嚣张也不会对其他党派人士胡乱动手吧。”
    温瑟的神情立即严肃了,他仔细看看周围有无他人,然后面对着古井很认真地说:“有一件事,我想现在必须和你商量,这次回去,政务方面的事就要多劳繁你了,我要组织地方部队的扩编和训练。”
    “什么——”即使如古井这样稳重的人听后也不禁大惊失色,“您——您这样做——”
    温瑟大手一挥打断了他的话,叹了口气回道:“你也知道我脾气,换做以往,别说让我给温格示弱,就是见面打招呼也难,可这次我却做那么大的让步,你不是一直很奇怪吗。”
    古井点点头,确实如他所言,而且之前路上就问过。
    “因为我得到可靠消息,道格这家伙疯了!”
    “疯了?”古井一愣,无法理解他的意思。
    “这家伙想要称帝,改变公国的政体,他要权利,要更大的权利,他不满足现在的一切,你知道吗!”说到后面,温瑟已经是在低吼了,他甚至想说:“为了这该死的权利,他已经杀了很多人,很多无辜的人。”
    “什……什么,疯了,真的疯了。”古井被这可怕的消息惊得失去了以往的冷静,呆滞地看着温瑟。
    温瑟笑得很苦涩,摇着头,“是啊,为了权利,他早就疯了,竟然想把公国改成帝国……”
    “玩笑!”古井突然站了起来,面色苍白,愤怒的神色布满了脸,他质问着:“凭他?就算他是议会议长,哪来的权利改变国家的政体,收拢政府的权利?民众既然能够赋予他权利,也能收回他的权利,难道他就不怕吗?您为什么不站出来反对他,把真相说出来!”
    “古井啊,你看来真的不适合政治的舞台,你太书生意气了!”温瑟只是无奈的大摇其头,痛苦地道:“如果能够站出来反对他,我又何必示弱?他如果没有把握,又怎么敢大张旗鼓地行动?我现在才发觉早已为时过晚了,他早准备好了一切,就差发动了,所以我们只能退回去等着他的手段。”
    看着古井仍然不忿的神态,他继续道:“你知道军队为什么最近大肆招兵买马?以前军部的开支可是出奇的少,你知道为什么有大批部队开往了与联盟的边境线?”
    古井的脸已经惨白无比,“他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还要和联盟开战……他疯了,以我们孱弱的实力,即使联盟现在内忧外患也是瘦死的骆驮啊。”
    “我说了,他没有依靠,怎么敢这么干,谁又能从中获利哪。”
    “扬威帝国!”古井费了好大劲才一字一顿的从铁青的嘴里憋出这四个字。
    温瑟忧郁地看着他,沉重地点点头。
第十一章
    此后三个多月,无论扬威帝国,星际联盟和毫亚公国互相之间,还是各自国内形式都可以用风平浪静来形容,但任何嗅觉灵敏的人都意识到一切的波涛汹涌全隐藏在了那层薄薄的薄冰下,脆弱不堪。
    已经宣布连任成功的毫亚公国议会议长在他的大办公室内正召见着他的心腹。
    “温瑟这家伙最近很不太平吗?”
    “是的,据可靠消息,他正在扩充毕丝星系和蓝天星系地方防卫舰队,而且其他星系的大部分自由党派人士正全部赶往那里。”仍然是喜欢站在阴影中的家伙回答道。
    “哼,看来放他回去还真是我大意了,你让人继续盯着,顺便趁他大肆扩编部队,按插几个间谍进去。”
    “是的,阁下。”
    “另外,你让人继续好生招待帝国派来的使者。”
    “可是,阁下,那个人一直在催,想立即见您,前一阵以您竞选为由推脱,现在怎么办。”
    “你就告诉他,我会立刻见他的,最迟不超过三天。”
    “是的,不过,我个人觉得他们并不可靠。”
    “那是当然,只不过到底谁利用谁不到最后谁又说得清楚哪。”露出神秘莫策的笑容,道格从心底喜欢这种下属无法猜透他想法的感觉,这就是上位者才能拥有的主宰一切的美妙。
    “你下去办事吧。”
    摒退了属下,他拨通自己秘书通讯钮,“准备一下,通知明天的议会讨论案将会增加一个议题。”
    “好的,还有什么吩咐吗,阁下。”
    “没有了。”
    他再连通心腹助理专线,“研究一下,主题关于调动与联盟边境边上集结的军队前往靠近毕丝星系和蓝天星系地区进行常规演习,另外调派新招募部队换防到联盟边境地区这么个军事议题,明天开会讨论时就要。”
    一切吩咐就绪后,温格舒服地靠在软背椅上,暇意地用火枪点燃一支雪茄慢慢的吞云吐雾,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
    与此同时,在高级飞行员训练营中接受训练的韩影旭到是过得非常舒心,整天除了高强度训练与阵型战术讲解外就是休息,其他人早上累得半死,一回房间就倒头睡下,韩影旭则不同,他本来就是军人,这些训练量虽然高是挺高,但完全支持的住,为了能够获得尽量多的消息,他冒着相当大的风险做出决定,在平时训练中刻意比较高调,但这种行为一旦让某些人有了疑心,那么作为间谍的他就会很危险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3 1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